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古代言情 > 特工狂妃,七王挚爱
特工狂妃,七王挚爱

特工狂妃,七王挚爱

作者:凉音小荷

状态:已完结分类:古代言情

时间:2021-01-14 14:16:28

凉音小荷给大家带来的《特工狂妃,七王挚爱》讲述了虞子苏夜修冥的故事:还当真是一个拎不清的丫头,她难道没有看出来这是虞丞相的试探之意吗?只怕这件事情自己现在认了,不被虞婉心那丫头倒打一耙就是怪事一件了!更何况,这件事情,她还是对虞婉心小惩一番而已。当初虞婉心被连夫人当做筏子,常常狠狠欺负自己。有一次,更甚者,她自己心气不顺,居然跑到裕幸院将原主狠狠抽打了一顿。阿碧告到了连夫人面前,反而被连夫人以照顾主子不利被罚了。
展开全部

魔鬼变了-凉音小荷

只见虞子苏拿起床下鞋子里的袜子,迅速放在虞婉心嘴巴里,一手突然扭过虞婉心的脸,啪啪就是两下子,完全让其余几个人没有反应过来。

虞婉心直到感觉到脸上的疼痛,才反应了过来,只是还不等她尖叫出声,虞子苏不知道到底做了什么,她只觉得背上突然狠狠一疼,仿佛快要死了似的。

然后就是腰上,还有自己的手腕上,都十分的疼痛起来。

“唔唔唔……唔唔唔……”虞婉心细细感受了去却又偏偏感受不到是哪里疼痛,反正就是十分的疼,很是难受地扭动着身子,但是又不能挣脱。

她是魔鬼!她是魔鬼!不知道什么时候,虞子苏已经放开了虞婉心,虞婉心惊恐地指着虞子苏,颤抖着说不出话来,连嘴巴里的袜子也忘了拿出来。

腥臭的尿骚味传来,虞婉心居然被吓得失禁了。

虞子苏“活阎王的”称号可不是白白得来的,气势散发出来,冷冷一笑:“滚!”

虞婉心这个时候才反应过来,看着虞子苏那冷冷的目光,不知道微微瑟缩了一下,不过她还是强撑着道:“虞子苏!你给我等着!爹爹不会放过你的!”

只不过话刚刚说完,怕虞子苏还要继续对她做些什么,拉着刚刚醒过来,不明所以地紫竹急匆匆的就离开了。

“小姐,你,你这是……”

紫竹看着虞婉心,不由得小心翼翼地问道,免得牵连了自己。

哪知道还不等她把话说完,虞婉心就一个耳光打过来,冷声道:“该死的!这个时候知道关心本小姐了!刚刚虞子苏那个贱人欺负本小姐的时候,你又去哪里了!”

“奴婢……奴婢……”紫竹心下委屈,却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她根本就还没有意识到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就连小小姐这一身狼狈是怎么来的就还不清楚!

虞婉心才不管她到底心中委不委屈,她今天丢了脸,更甚至在虞子苏面前,居然失禁了,简直就是天大的耻辱。

她心中正是又羞又恼的时候,见到紫竹这般模样,更是气恼,拿起桌子上的茶杯就往紫竹身上泼过去,也不管那茶水是才刚刚倒出来的!

虞婉心迅速换了一身衣衫,冷冷道:“走!身上处理一下,跟我去爹爹那里!虞子苏今日这般对我,定要让爹爹给我一个公道!”

虞婉心敢说这话,也是有原因的,她虽然是家中的庶女,可是因为是最小的一个,又加上平日里比较讨人喜欢,所以虞丞相也是十分疼惜她的。相比之下,虞子苏根本就没有入虞丞相的眼。

虞婉心说着,带着处理好身上伤痕的紫竹,就往前院的书房去了。

裕辛苑中,虞子苏看到离自己站得远远的碧玺,皱了皱眉,冷声道:“过来!”

碧玺听了,居然反倒是往后面退了两步,一张娃娃脸上充满了戒备,让虞子苏不由得皱了皱眉的同时,心中也不由得感到好笑。这个样子,好萌!

“再不过来,后果自负!”不过虞子苏是不会表现出来的,她觉得碧玺这个丫鬟实在是需要调教一下,跟在自己身边,就这点水平,可是一点也不够看的。

虞子苏原本想着自己或许应该去一趟自己娘亲的娘家要两个可靠的丫鬟,可是发现,自己的娘亲,根本没有什么娘家,真的只是一个不知身世的风尘女子,一切的一切,也就只有靠自己而已。

碧玺害怕的摇了摇头,急忙往前面走了两步,不过本能的又想往后面移动,只不过强忍住了。“小姐……奴婢……奴婢……”她说话的声音都在颤抖。

“怎么,觉得本小姐很残忍?”

碧玺摇了摇头。

“觉得本小姐很可怕?”

碧玺点了点头,又迅速摇头,让虞子苏不由得发出一声轻笑“那你,离本小姐那么远做什么?”

“奴婢……”碧玺犹豫了一会儿,又道:“小姐……变了。”

她虽然不是小姐的贴身侍女,可是阿碧姐姐被处置了之后,她就一直侍候在小姐身边,自然是第一个发现小姐的变化,原本还以为是自己想多了,可是今日这一切,都告诉自己,小姐真的变了。

原本那个懦弱的小姐,是根本不敢跟嚣张跋扈的四小姐对着干的。

“那你觉得,是变好了,还是变差了?”虞子苏淡淡笑道,目光中却是带着些冷意。

她原本以为自己足够小心翼翼了,就算是换了个芯子,只要自己循序渐进,就不会引人注意,哪知道居然这么快就被人注意到了。

若是这个碧玺不可靠,自己也就只有……

“没有!”碧玺急忙道:“小姐这样就很好,小姐以前也很好,但是很容易被连夫人和二小姐欺负!”

碧玺虽然糊涂,但是还是看得清楚的。小姐在这个家中并不得宠爱,想要活得好一点,就必须自己强大一点,让别人不敢来欺负。

虞子苏听罢,欣慰一笑。好在,这个丫头,并没有让自己失望,自己护着她还是值得的。

就在虞子苏刚刚和碧玺说完话,院子外面有一个丫鬟突然小跑着走进来道:“大小姐,老爷让你去一趟前院的书房。”说完,也不等虞子苏说话,就匆匆离开了。

“小姐,这……会不会是四小姐去老爷那边告状了?”碧玺听罢,十分担心地望向虞子苏,“若是老爷怪罪,就说是奴婢打的就好了。”她咬了咬牙,还是坚持道。

虞子苏听了碧玺这话,心下一暖,微微一笑道:“没事,走吧,你只需要记住,今天早上,是四小姐让丫鬟打了你,我们是受害者,什么都没做。”

碧玺似懂非懂,但是也知道听小姐的没错,从小姐从白马寺回来之后,连夫人和二小姐三番五次的吃瘪就看得出来。

虞子苏换了一身衣裳,稍作收拾,就让碧玺带着自己往前院去书房了。临行前,她看了看院子外面几个嘀嘀咕咕,不做事情的丫鬟,眯了眯眼睛。等她回来后,再来收拾这些丫鬟。

裕辛苑虽然不需要像铜墙铁壁一般,但是也不能把自己这个主子当做摆设。

不过一盏茶的时间,虞子苏就来到了前院的书房。她让碧玺守在外面,自己上前去敲了敲书房的门。

“是子苏丫头吗?进来吧。”虞丞相道。

虞子苏推开门走进去,就看见虞丞相拿着一份奏折类似的折子正在细细看着。等到虞子苏走了进去,虞丞相只是看了一眼,也不说话,就自己处理自己的事情。

虞子苏皱了皱眉,不明白,虞丞相这到底是什么意思,明明早上还是好好的,怎么突然之间变脸变得这么快?难不成,是她低估了虞丞相对虞婉心的在意程度?

虞子苏抬头问道:“不知道父亲叫子苏过来是为了什么事情?”不管怎么样,表面上的功夫,她还是要做好的。

虞丞相听见虞子苏说话,这才抬起头看了一眼虞子苏。虽然早就知道自己这个女儿有什么不一样了,可是这还是他第一次这么觉得自己这个女儿真的不一样了。

不仅仅是人变得大胆自信了些,整个人给人的感觉也不一样了。有什么不一样了?是了,他就说怎么这么熟悉呢?现在的她,何尝不像是当初的洛儿呢?

哪怕是一身素衣,也掩盖不住清淡的风华!虞丞相一直都知道,秦雯洛的女儿就算不是天姿国色,也会是清秀佳人一个,现在看见了虞子苏,更加这么觉得了。

“放肆!子苏,你就是这样跟爹爹说话的?”想起秦氏,虞丞相就想起刚刚婉心过来哭泣着说的话,不由得对不听话的虞子苏更加不满起来。

这两天看着虞子苏乖乖巧巧的,他原本以为连夫人说虞子苏放肆反骨,不听教训,是连夫人故意在自己面前抹黑虞子苏,没想到,虞子苏今天就把虞婉心给打了。

虞丞相一想到虞婉心那哭泣着的模样,心底就不由得对虞子苏感到失望。这个女儿,怎么一点也没有学到洛儿的乖巧柔顺,反而竟是做些蛮横无理的事情!简直太令他失望了!

虞子苏不语,抬起头,直直望向虞丞相,不躲不闪,不避不退,反倒是让虞丞相被那目光看得一怔。

虞子苏在虞丞相的目光中看到了失望,不由得嘲讽地一笑。

虞丞相觉得很碍眼,大声道:“你为什么要打婉心?那可是你妹妹!”

虞丞相望着虞子苏,隐隐有着质问的意思,见虞子苏不回答,那味道越来越明显。

“子苏,就算是你不喜欢婉心这个庶妹,可是也改不了她是你妹妹的事实,你是姐姐,要谦让一些,总得有些大家闺秀的样子!你看看你,一天到晚都做了些什么事情!”虞丞相越说,眼中的失望就越明显。

虞子苏嘲讽一笑,语气客气而又疏离,看了一眼虞丞相。

她淡淡反问道:“子苏不知道父亲说的是什么意思?子苏今日在院子里好好的睡觉,倒是不知道哪里惹着四妹妹了?父亲,不知道四妹妹到底跟您说了些什么,让您居然这么生气?”

罚庶妹被调戏(上)-凉音小荷

“你……”虞丞相被虞子苏这般咄咄逼人的语气又是弄得一怔,他看着虞子苏十分委屈但是又分外坚强的面容,不知怎么的,就又想起了秦氏。

他第一次遇到秦氏的时候,秦氏也是这般,身形虽然柔弱,但是却分外坚强,没有落一滴眼泪,就算是被玉香楼的老鸨打得体无完肤,也镇定地讨价还价。

难不成,真的是他误会子苏了?

他不由得揉了揉自己的额角,分外头疼。婉心那丫头,虽然骄纵了点,可是一向懂事,也从来不任性,怎么可能污蔑自己的嫡姐呢?

虞子苏一见虞丞相这般模样,就知道他心底还是更加相信虞婉心一些,心底不免更加的失望。

这个父亲,当真是真的喜欢自己的母亲吗?疼爱关心自己的吗?

虞婉柔就罢了,毕竟她一向柔柔弱弱,在大家面前都是温婉懂事的模样,再加上身后有一个十分得势的外祖父,得到虞丞相的疼爱并不奇怪。

可是为什么一个庶女也能得到他的相信,轻易地怀疑自己这个嫡女呢?

虞子苏乃是从现代穿越而来,倒不是真的在乎这个嫡庶之分,只是这个时代,寻常人家,庶女不过就是个比丫鬟好一点的丫头,只有嫡女才是府里正儿八经的主子!

可是看看这丞相府,却完全不是这么一回事儿。

虞子苏嘲讽地笑道:“父亲既然不相信女儿说的话,不如让府医为四妹诊治一下,这残害姐妹的名头,子苏可担待不起!”

“小姐……”碧玺站在虞子苏身后,小心翼翼地拉了拉虞子苏的一角,希望她不要再这般说话了。

“没事。”虞子苏看见碧玺那担忧的眉眼,心头一暖,好歹,还是有个人关心着自己的。

碧玺咬了咬唇,小姐这般对老爷说话,真的没事吗?

虞子苏一看就知道碧玺在纠结着些什么,不过她也没有解释。时间长了,碧玺自然会明白,人啊,该坚持的时候就得坚持,该争取的时候就得争取。

她会在面对连夫人的时候退一步,是因为连夫人在府中后院一手遮天,除了虞丞相和老夫人可以治住她一点点,自己根本还没有实力跟她抗衡。

可是虞婉心不过是一介庶女,若是今天不好好收拾一番,只怕以后还会跑到自己头上撒野。

“怎么?父亲觉得女儿的这个方法不好?”虞子苏看着虞丞相,神情淡漠,刺疼了虞丞相的眼,这个女儿,什么时候,和他真的是越走越远了?

虞丞相对着一直站在外面的管家道:“含章,你去叫婉心那丫头过来,顺便把府医也叫过来。”

于含章毫不诧异老爷会做出这样的决定,他深深看了一眼,这个大小姐,疾步走了出去。府中,看来是真的要热闹起来了。

“子苏,你老实告诉爹爹,你到底有没有打婉心。你放心,就算是你打了婉心,爹爹也不是不明事理的人,只要你去跟婉心道个歉,这件事就这样揭过去把。”

虞丞相放软了语气,无奈道。这个女儿,已经不是他能给管得住的了。他能够做的,就是不要让她走上歪路。

虞子苏觉得真是好笑。虞丞相这个语气,还不是觉得自己打了人。她索性也不再辩解,反正待会儿虞婉心过来后就知道了。

倒是碧玺,低声道:“小姐,不如……”

“你忘记本小姐跟你说的什么了吗?”虞子苏转过头,冷声盯着碧玺道。

还当真是一个拎不清的丫头,她难道没有看出来这是虞丞相的试探之意吗?只怕这件事情自己现在认了,不被虞婉心那丫头倒打一耙就是怪事一件了!

更何况,这件事情,她还是对虞婉心小惩一番而已。当初虞婉心被连夫人当做筏子,常常狠狠欺负自己。有一次,更甚者,她自己心气不顺,居然跑到裕幸院将原主狠狠抽打了一顿。

阿碧告到了连夫人面前,反而被连夫人以照顾主子不利被罚了。

因为没有上药,全凭原主自己挨了下来,直到今天,她的背上还有着点点痕印。

那一次由于伤口发炎发热,若不是阿碧一整天都在给原主擦身子,只怕原主的性命早就没了。

“奴婢知道了。”在碧玺眼中,能够小事化了,就这样算了最好,给四小姐道个歉,总好比到时候被查出真相后被罚好一些。

不过她看见了小姐那双清冷的眉眼,就不敢说出来了。她知道,她家小姐自从白马寺回来之后,就变得有主意多了,肯定也是有自己的打算。

“老爷,人到了。”就在虞丞相低着头,打量着这个女儿出神的时候,于含章走进来躬身禀报道。

“爹爹,你可是要为婉心做主啊!婉心现在背还疼着呢!”虞婉心等着看虞婉柔的下场,也顾不得敲门,自己推开门就跑了进来,一下子撞进虞丞相的怀抱中,哭泣道。

那个委屈的样子,别说是虞丞相,就是虞子苏这般的女子看过去,也觉得她受了天大的委。

不过,虞子苏知道,这次虞婉心还真的是受了委屈,只不过的,待会儿当她发现自己并没有受伤的时候,心中的委屈只怕会更大!

虞子苏淡淡道:“父亲,让府医给四妹看看吧。”这个时候,府医也赶到了。

虞子苏没想到府医居然在虞婉心后面才过来,这是于含章故意这般安排的?还是不经意为之?要知道,若是虞婉心早就知道有府医在这里等着,她肯定是不敢来的。

虞子苏猜的没错,虞婉心根本没想到虞丞相会请了府医过来。

这府里的府医是虞丞相的人,医术高超,就连连夫人也得看他脸色,她身上确实是疼,只是被自己夸大了无数倍,只要这府医一诊治,根本就瞒不住的。

虞婉心有些急了,急忙道:“不用了,我身上只是有些疼罢了!大姐,大姐,我没事的。”虞婉心一副瑟缩的样子,仿佛被虞子苏威胁了似的。

不过虞丞相还真的信以为真,他恨铁不成钢地道:“子苏,婉心是你妹妹,你就不能多多担待些吗?”

虞子苏道:“父亲是什么意思,难道子苏关心妹妹也有错吗?子苏只是说让府医检查一下,四妹自己这般紧张,又关子苏何事?难不成,父亲以为是子苏威胁了四妹,不让她检查?”

虞子苏一看虞丞相的样子,就知道自己猜对了,她冷冷一笑,身上气质清冷,宛如在冬夜里盛开的子苏花。

“父亲就在这里,想要府医给四妹检查也不过是一会儿的事情,子苏犯得着去做这样的事情吗?再退一万步讲,父亲,你再怎么不喜欢我,我也是丞相府的嫡女,犯得着去跟一个庶女计较吗?”

虞子苏最后一句话完全是吼出来的,她没有了往日里的平静,眼眶通红。她想,这或许是真正的虞子苏的情感吧。

这个家,也真的是令人寒心。

虞丞相蠕蠕道:“子苏,我……”虞丞相忽然发现,虞子苏说的每一句话,他都不能反驳,虞子苏都说得对。尤其是最后一句,深深触动了虞丞相。

原来在子苏的心底,自己是不喜欢她的啊。难怪子苏每次都是一口一个“父亲”,而从来不会如同婉心婉柔一般叫自己“爹爹”……

后宅的事情,虞丞相虽然不是很懂,但是他好歹是堂堂一国的丞相,还是有些脑子的,听了虞子苏声色动容的话,他不由得望向了虞婉心。

这一望,就看见了虞婉心的慌张,和躲避自己目光的眼神。

虞婉心到底还小,根本不懂得怎么掩饰自己的心思。

虞丞相一见,还有什么不明白。

“父亲不必多说了,让府里的大夫看看就是了。若是子苏没有打四妹,还请父亲给子苏一个公道!”虞子苏毫不退让地道:“好歹我是她嫡姐,这般陷害自己的姐姐,当真不知道四妹是怎么想的!”

虞婉心听了,急忙道:“我没有诬陷你!虞子苏,明明就是你打了我!我才没有诬陷你!”

她再也顾不得装乖巧,一手插着腰,一手指着虞子苏骂道:“虞子苏,你真是不要脸,我哪里诬陷你了!你明明就打了我……”

“够了!”虞丞相没想到虞婉心居然还有这一面,和他之前见到的完全不一样的一面,他怒道:“婉心,让府医给你把把脉,看一下!”

“杨大夫,麻烦你了。”

由不得虞婉心不愿意,虞丞相又对杨大夫道。杨大夫不仅仅医术高超更是直接听命虞丞相,身上有着武功,听了虞丞相的话,也不多言,两步上前,根本不顾虞婉心的挣扎,直接把起了脉。

过了一会儿,他摇了摇头,淡淡道:“丞相,四小姐只是心火虚旺,根本没什么病。属下先告退了。”

虞丞相听了,额头上的青筋隐隐凸起来,自己这是被婉心当做枪使了吗?

杨大夫见虞丞相没有说话,值得站在那里,看着这一幕。他看见于含章那小子的目光一直望着大小姐,也不由得望了过去。

虞子苏,夜修冥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一只滨海呀点评:

《特工狂妃,七王挚爱》这本小说想象大胆,构思别具一格。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引人入胜。不错!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