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穿越重生 > 腹黑女:母仪天下
腹黑女:母仪天下

腹黑女:母仪天下

作者:蔷菲

状态:已完结分类:穿越重生

时间:2021-01-10 10:28:04

蔷菲给大家带来的《腹黑女:母仪天下》讲述了司马乐怡连金苏的故事:她说的十分随意,含着轻笑,眉眼间尽是天真。月树与南郡王还打得不可开交,司马乐怡像是才注意到似的,讶异道:“月树,你怎么还在打?快些回来,跟哪老头子浪费体力做什么?粮食都不要银子买啊?”原本梅子弧拂了连金苏的手,连金苏便自觉的到了司马乐怡身边,看着她慵懒悠闲的眉眼,便觉得十分舒心,正是赏心悦目之时,却突然听到这么一句,只觉得喉咙里有股气不上不下的,憋着难受。
展开全部

腹黑女:母仪天下第5章试读

顾夫人一惊,愣愣的看着连金苏,许久才望向他身边的梅子弧。

梅子弧只有一瞬间的失态,被连金苏扶住之后便恢复如常了。

他走过去,衣袖与顾夫人想擦而过,嘴角含着淡淡的笑容,仿佛顾夫人只是一个陌生人一般。

顾家的人风风火火的走进来,正巧听着顾夫人饱含痛苦的喊道:“子美……”

这一声呼唤,囊括了这么所念的思念,包含了一个个母亲生生放弃孩子的痛苦,更透彻了被伤得体无完肤的心碎。

梅子弧转身回头看着她,风轻云淡的笑了,淡淡道:“你知道吗?我在普及寺等了十年,等着你和顾子辰来接我,等着等着我就长大了,十年了,我所有的信你们没有回过,我所有的期待在这长流的时光中被你们碎了满地,渐渐的消失,梅子弧,多么可笑的三个字,因为这三个字,我十四年活在厌恶中,你现在来跟我说,我姓子美是你顾家的人?顾夫人,请问顾家有什么了不起?让我梅子弧不得不回去?”

“没有吧?顾家这两个字只会让我想要摧毁,只会让我觉得龌蹉!”凌厉的眼神落在顾夫人身上,冷漠道。

“你这个畜生!顾家岂能容你侮辱?!”顾家家主大步跨过来,厉声道。

“畜生?顾家主?我梅子弧若是畜生,你又是什么?”梅子弧丝毫不让的反唇相讥。

“只有畜生才能生出畜生,顾家一门大约都是畜生了吧。”司马乐怡靠在窗边上,看着街上人流不断,突然回过头来说了一句。

她说的十分随意,含着轻笑,眉眼间尽是天真。

月树与南郡王还打得不可开交,司马乐怡像是才注意到似的,讶异道:“月树,你怎么还在打?快些回来,跟哪老头子浪费体力做什么?粮食都不要银子买啊?”

原本梅子弧拂了连金苏的手,连金苏便自觉的到了司马乐怡身边,看着她慵懒悠闲的眉眼,便觉得十分舒心,正是赏心悦目之时,却突然听到这么一句,只觉得喉咙里有股气不上不下的,憋着难受。

顾家家主顾鸣的目光沉了沉,发丝被风扬起来,一个黑色人影快得只能看见一团黑影朝司马乐怡冲击而来。

连金苏一惊,刚要动,司马乐怡伸手将他拦住。

“阿悦。”连金苏着急喊道。

司马乐怡不动,就这么盯着顾鸣,面无表情,身上的冷气散发着,如那冰冻三尺的寒冰。

月树在黑影刚动之时,便移步去了梅子弧的身边。

黑影刚到之时,司马涂适时的在椅子上爬了起来,揉了揉眼眶,风流的声音有着些许埋怨,“阿悦,我好歹也是个皇子,你下次让我晕之前能不能先给我打个招呼,也好歹让我晕得好看一点啊。”

顾鸣一怔,喝道:“回来。”

司马涂也不是白起来的,而是司马乐怡设计好了要给顾鸣提个醒,他们还是皇子公主,光天化日之下杀了司马乐怡,这顾家,怕是自找灭亡。

黑影是顾家暗卫之手,听从顾家家主吩咐,一听到顾鸣的话立即停了下来,想要返回。

司马乐怡目光一沉,拔出头顶上的簪子身形一动,便落在黑影面前,黑影侧身而过,单手抓住司马乐怡的手,司马乐怡冷笑一声,倾身向前,挡回他的手,右手狠狠的往他腰间而去,在黑影忙着去挡的瞬间,拿着簪子的左手插入黑影的脖颈间。

没有鲜血,没有激烈的争斗。

就是这么一瞬间,顾家暗卫之手便命丧司马乐怡之手。

连南艺都有些惊讶,小姐的剑术虽然不错,却还没有达到登峰造极的火候,袭击黑影的时候,她还十分担心,若不是之前她传音与她,在黑影到来之前,她怕是早已挡在她面前了。

现场最为惊讶的便是司马涂了,他一直都以为这个小妹只是比寻常闺阁女子不同了些而已,没想到论起心狠手辣,丝毫不下雨他与皇兄!

滇真郡主扶着南郡王的手臂,身体颤抖的瑟缩着,直往南郡王的怀里钻。

顾鸣的脸色可谓是黑得不能再黑,可总有是那么的不识好歹,火上添油这活熟悉得不能再熟悉了。

“阿悦威武,阿悦打他个落花流水,我说,顾家主,你们家的暗卫不是都挺厉害的吗?怎么连阿悦也都不过?也太不堪一击了吧?”连金苏边鼓掌边呦呵着,突然朝着顾鸣问道。

梅子弧走过来也是不屑道:“顾家能耐大着呢,即便暗卫不实用,出去吹嘘一番,吓唬吓唬人也好啊。”

两暗卫此时还站在一边,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司马乐怡,这样的身手,哪里还需要他们两人来保护?!

司马乐怡睨着顾鸣,冷道:“顾鸣,人不犯我,我必不犯他,你顾家若不是对我心怀不轨,我也不至于想要废了顾子辰!”

说完便走了过去,身后一群人随之而去。

房间是开的,好奇是能害死人的,此刻便有许多人为了看热闹而不要命的围在门口,见着司马乐怡出来,纷纷自觉的让了一条道。

出了蝴蝶坊,到了之前那个房间的下面,司马乐怡突然飞身而起,进了房间,扔出一锭银子给老鸨,淡淡道:“付账。”

老鸨懦懦的捧着银子,哆嗦道:“长公主,不,不用了。”

“我不吃白食。”司马乐怡笑了声,从窗口跃了下去。

落地之时,连金苏看着她,大约是猜到了她上去的意思,那些人见证了顾家丢脸的整个过程,如此好面子的顾家又怎么容得了她们,但司马乐怡若是要抱住她们,就是顾家,也是思量一二的。

这样的一个人,杀人不眨眼,却偏偏善心又重,如多年前的那一眼,便让他深藏在心里,难以言喻。

意识到连金苏的目光,司马乐怡问道:“锦世子有话要说?”

“没有。”连金苏摇了摇头。

司马乐怡收回视线,突然运气轻功,携着梅子弧飞奔朝公主府而去。

公主府,虽然不如隔壁五皇子府的玉宇琼楼,亭台水榭,但一看也似个富贵之家,更是舒适安静,简朴温馨。

司马乐怡带着梅子弧直接到了为他安排的卧室,匆匆奔了进去,将他放在床上,着急道:“子美,你再撑一会,再撑一会儿。”

梅子弧紧闭的眼眸动了动,始终是没有睁开。

司马乐怡运功输进梅子弧的体内,喊道:“子美,睁开眼睛,睁开眼睛,睁开眼睛啊。”

可是即便她多么着急的喊着,梅子弧仍旧是一点反应也没有。

室内一片寂静,连连金苏这么嬉闹的人都大气不敢出,待在床边不动。

御医仔细的翻了翻梅子弧的眼睛,对上司马乐怡期待的眼神,摇了摇头。

“你摇头做什么?你倒是说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事情啊?到底是中了什么毒啊?!”司马乐怡提着御医的衣裳吼道。

“殿下息怒,老臣看不出!”

“看不出?看不出留你们这些御医有何用?!”司马乐怡眼睛通红,一向冷静的她句像是被惹怒了的红牛,随时都可能撞你一头血。

南艺上前拉住司马乐怡,司马涂则是将御医拖了出来,挥手让他们下去,道:“阿悦,你别冲动,子美会好起来的。”

司马乐怡回头盯着梅子弧如玉的容颜,摇头说不出话来。

“小姐,你会医术的啊。”南艺抿了敏唇,突然道。

在场的人多多少少都是会点医术的,连金苏虽然不学无术,但是武功都这么高,想必医术也不差,而南艺身为雪山老头的弟子,医术自是不差的。

因此没有惹怒拿南艺的话当一回事,连司马乐怡都当做没有听到似的。

“是谁,究竟是谁给你下的毒?!”司马乐怡抚着梅子弧的容颜,喃喃道,眼中的疼惜与怨恨交杂在一起,让司马涂与连金苏心惊。

月树出了蝴蝶放便跟在暗处了,进来之后被司马乐怡召见一次便又隐去了。

南艺见着这样的司马乐怡,心中更是着急,拉过司马乐怡,箍住她的肩膀一字一句盯着她的眼睛道:“小姐,我说的是真的,你真的会医术,比师父还要高明,是你体弱之时,师母为你疗伤,后来你得她喜欢,师母便将医术传与你了,否则你怎么会比我们都先一步的发现子美身体的异样?!”

司马乐怡有些发愣,心里止不住的苦涩。

她是卫珑月,不是司马乐怡啊!

她摇了摇头,垂首道:“我不会医术,一点也不记得。”

“你试试,试试。”南艺将司马乐怡的手放在梅子弧的手上,指引着她号脉,轻声道:“你的身体会有感觉的。”

“长公主……”门外突然传来一声清脆的声音。

安迪儿公主拉着气喘吁吁的司马清欣跑了进来,感觉到房内紧张严肃的气氛,有些讪讪的问道:“是不是我来的不是时候?”

没有人搭理她,只是扫了眼便关注司马乐怡去了。

司马乐怡闭着眼睛,回忆着脑海中的记忆,可是却搜不到半点。

“我不会。”她颓废的低下来,沮丧道。

她说过要保护子美的,可是却连子美中毒还是毒发了她才知道!

安迪儿好奇的看着梅子弧,指了指他,疑惑道:“他快死了啊,怎么还不医他?”

众人一愣,视线全部聚焦在安迪儿身上。

安迪儿是一个热情奔放的女孩,少有害羞的时候,此刻被她们齐齐盯着,一举一动都感觉不自在,只想躲在司马清欣后面。

腹黑女:母仪天下第6章试读

司马涂优雅的走到安迪儿面前,温和道:“安迪儿公主,我是五皇子司马涂,你知道子美是怎么了?”

“啊……原来你就是那个五皇子啊!”安迪儿瞪大了眼睛惊讶道,突然被身边的司马清欣扯了扯,才咳了两声,指着梅子弧到:“他应该是中了毒了,毒都快蔓延到心脏了。”

此话一出,惊了众人半刻!

他们这些人看了半天都没有看出什么来,这安迪儿却是一眼就看出来了!

司马乐怡快步到了安迪儿面前,凌厉的眼神盯着她,问:“你怎么知道的?”

安迪儿下意识的退了两步,这样的眼神,让她从心底里散发出惧意!那样温和亲切的长公主怎会有这样如狼似虎的眼神!

连金苏见状直呼不妙,这阿悦明显是将怀疑落到安迪儿身上去了,而梅子弧今天接触的人恰好有安迪儿!

他上前揽过司马乐怡,用内力固定住她,笑道:“安迪儿公主既然知道这种毒?那能否会解了?”

安迪儿抬眼看了看司马乐怡,见她低着头没有说话,也不敢上前去靠近她,眨了两眼不说话。

司马清欣是知道司马乐怡的,只有一瞬间被吓得不敢动,司马乐怡的视线没有扫过来,她又是那个优雅端庄的七公主,挽着安迪儿的手臂温柔道:“安迪儿公主,这是皇姐很重要的朋友,你既然知道他中毒了,可否一一告知?!”

“是啊,我们都检查不出这种毒,连太医反反复复检查了好几遍都查不出来,安迪儿公主可否帮忙?”司马涂扬了扬眉,勾唇笑道。

这般风流人物,难怪在帝都迷惑了各家闺阁的少女的心!

安迪儿看着呆了呆,愣愣的点头:“当然是可以的。”

南艺将她引到梅子弧的身边,她凑过去仔细闻了闻,上手将要扒了梅子弧的衣裳!

南艺一愣,司马乐怡简直是要吃了她,冷气蔓延了房间,使得安迪儿打了个哆嗦,连金苏捂住司马乐怡的口鼻,对着安迪儿笑道:“没事没事,安迪儿公主自便!”

安迪儿疑惑的看了眼司马乐怡,初步印象的好感还是让她没有往别处多想,专心的扒开梅子弧的衣服,看见他胸口的一颗红痣,皱了皱眉头问道:“你们是不是给他输入了大量的内力了?”

司马乐怡一愣,从她感觉到梅子弧的生命力十分虚弱后,便将他掠了回来,放好便是输入内力,此刻调动体力的内力,只剩下大约三成,也是她七成的内力都输到他体内去了。

她不知道自己体内的内力有多少,但是绝对不少,南艺只说过她的内力比一般人都要雄厚浑圆。

安迪儿得不到回答继续说:“他本来有两个时辰的命的,被你们这一弄,缩短了一个半个时辰了,他中毒大约是有一个时辰了,还有半个时辰的时间你们可以帮他解毒。”

半个时辰……

司马乐怡不敢想象,若是没有解毒,她反倒成了催命的凶手!

“达迪儿知道这是什么毒吗?又怎么解?”连金苏扶着司马乐怡问道。

“这是我们草原的毒,很容易见的,叫失心草,它只需要涂上一点便可以中毒,然后人在一刻钟后陷入昏迷,这种毒不难解,只是毒发的很快,而且不容易发觉,并且普通人还能撑得久一些,有武功的人反倒会被内力自噬而亡。”安迪儿有条不紊道:“取一坛无心酒来,还要牛奶。”

公主府一片静悄悄的,司马涂和连金苏连哄带骗的将司马乐怡给哄下去了。

房内,安迪儿脱了梅子弧的衣裳,有些犹豫。

低头看去,可以看到他胸间的那粒红痣很是明显,它在蠕动着,朝着心脏的位置前进。

安迪儿将无心酒含在嘴里,对着梅子弧的嘴喂了下去。

几口下去,梅子弧的身体微微有些抽搐,安迪儿将牛奶拿过来倒在梅子弧的胸口,仔细的揉捏了他一番。

半刻。

梅子弧睁开了眼,长长的睫毛蒲扇着。

突然,定格在安迪儿身上,眼光冷了下来,问道:“安迪儿公主怎么会在我的房间内?”

许是没料到他刚醒便是这般冷漠,安迪儿因为娇羞而微红的脸,瞬间退了下去,恼怒的一闪袖子,瞪了他一眼,径直走了出去。

梅子弧有些摸不着头脑看着她的背影,手抬起来却发现衣裳都是空荡荡的,自己完全地裸露的,想起安迪儿的恼怒,梅子弧想象到某些不好的事情,面色越来越来红。

他快十四岁了,比一般孩童都还要早熟,这些事情自然是熟知的,只是知道不代表他能风花雪月。

“子美,子美。”在他刚刚难为情,十分恼怒的时候,司马乐怡推开门踉跄的跑了进来,直奔他而来,扑子啊他身上,率先替他把脉。

脉象沉稳有力,不似之前那般死气沉沉。

司马乐怡惊讶的看着被司马清欣拉进来不情不愿的安迪儿公主,感激道:“多谢安迪儿公主,南艺,去将那一只五百年的灵芝拿来赠与安迪儿公主。”

南艺一愣,垂首道:“是。”

“不用,不用,这只是安迪儿刚好会的,不需要这么重的厚礼!”安迪儿一听,连连摆手。

五百年灵芝不少,但是绝对不多,这一味疗伤圣药在整个西国都只有寥寥无几,公主府的一一支还是雪山老头送的。

“应当的,子美的命比一支五百年灵芝重了千千万万。”司马乐怡庆幸的睨了一眼梅子弧,淡淡道。

她不知道应当怎样去描述自己的心情,但绝对十分欢喜的!

安迪儿还想要推辞,南艺已经递到她面前了,司马清欣笑道:“你就接了吧,皇姐一片心意,你要是拒绝了她,她反倒是不高兴了。”

安迪儿看了眼周围,见他们都是含着笑赞同,便接了下来,递给旁边的侍女,朝着司马乐怡行了一个草原的礼节。

司马乐怡点了点头,道:“安迪儿公主无需这般客气,你救了子美,这是我该谢你的。”

连金苏半躺在梅子弧身旁,双手圈着梅子弧的漆黑柔亮的发黑,羡慕道:“什么时候阿悦也为了这般大方,我便是死也情愿了。”

司马乐怡冷冷的扫了他一眼,冷硬道:“你若是这般想死,我这就成全你!月树,杀了他,放你一个月的假期。”

话音刚落,杀气便弥漫而来。

对于山花组织的人,没有什么诱惑是比假期来得更为实在的,雪山老头一个人待在实在无聊,便想着办法给自己找乐子,于是山花组织的人个个都是梁上君子,没少做偷鸡摸狗的事,虽不累,但到底是丢人的!

连金苏轻描淡写的瞄了一眼司马乐怡,一点也不理会月树,反而将头靠在梅子弧身上,闭起眼来了。

“瞧你没出息的。”司马涂见着司马乐怡不像说假的,连金苏的反应也不对时,上前一步挡住月树,踹了一脚连金苏,骂道。

连金苏生生被他踹了一脚,一点反应也没有。

月树不断突破着司马涂的防线,像是拼了命般的兴奋。

司马涂看着他们这个样子,不由的大为恼火,吼道:“阿悦够了,你看你们两个成什么样子?你非得要取了他的命你猜心甘情愿?他胡闹你的理智去哪里了?”

司马乐怡冷冷的哼了一声,不说话。

梅子弧见状推了推连金苏,后者“嗯”了一声,便没了下文。

司马涂对着司马清欣说:“八皇妹,你先带安迪儿公主下去洗漱一番,待会好进宫参加宫宴。”

司马清欣也知道他是要打发她们下去,应了下去便自觉的和安迪儿下去了。

司马涂将门关上,瞪了眼司马乐怡与连金苏,道:“你们回来就嚣张,将整个帝都玩得鸡飞狗跳,等你们走了,太子皇兄承受的压力你们是否想过?”

“连金苏,你是纨绔,帝都早已盛传,我也不指望你能做些什么好事,但是以你父王的权势,想要在朝廷中玩得风生水起,若不是有父皇的允许,他怕是还没有那个本事,我之所这么坦白的跟你说,就是想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告诉你,父皇留着我们,留着斐家还有用,但是不代表我们与你一样,如鱼得水,我们随时都会被父皇一纸圣旨脑袋分家,我感谢你对阿悦这般好,但你若是真拿我们当初混花街的交情当回事,那便不要来做我们的催命符。”

月树的身影在司马涂关门的那一刻便消失殆尽,皇帝给的暗卫怕是将今儿的事禀告给了皇帝,司马乐怡虽然有隐藏的力量,但为人鲁莽,若是将暗卫见着了冷静的司马乐怡,司马乐怡想要离开帝都,怕是难了!

谁也不愿意让一个心怀怨气且又聪明伶俐,杀伐果断的公主作为一枚迟早都会牺牲的棋子去和亲,对于西国皇帝来说,司马乐怡越嚣张,他便越满意!

于是在月树传音与司马乐怡的时候,司马乐怡便给司马涂与连金苏传音了,也就有了司马乐怡恼怒的一面。

连金苏盯着认真的司马涂,自嘲道:“原来在你们眼里,我就是催命符。”

“你不是催命符,还是护身符不成?”司马涂淡淡道。

“我为何不能是护身符?”

梅子弧咳了一声,正要说话,司马乐怡突然地瞪了他一眼,“好好休息,瞎掺和什么。”

连金苏看了他一眼,视线又转到司马涂身上,“父王这么多年受控于陛下手中,而我扮演了这么多年的纨绔,难道就是为了持续受控于陛下吗?阿涂,我是真心想要帮你的。”

天下传闻,陶王权倾天下,已经威胁到皇权,若不是连金苏这个唯一的子嗣不成用,怕是举兵反了。

司马乐怡,连金苏完本试读结束。

一条小乐生点评:

人物的性格鲜明,前期可能不太好,但到后面就非常好看,写到现在,《腹黑女:母仪天下》这本小说已经非常好了!!!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