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都市情感 > 全职风水师
全职风水师

全职风水师

作者:活着的鬼

状态:已完结分类:都市情感

时间:2021-01-14 16:06:22

这本书《全职风水师》的主人翁唐棠苏道一会给大家带来什么样的表现呢:唐棠这姑娘也算言而有信,占了我好大便宜的事就不说了,一百块钱倒是给我了。我不由得苦笑,这笔买卖做的,不仅没赚到什么钱,还领回去一个累赘。她办事很利索,收拾了一下屋子里属于自己的东西就给房东打了电话,说临时有事不能继续租房子了。房东在电话那边高兴的答应了,唐棠临时搬走,房租肯定是不用退了,说不定能早些招到下一个租户,再赚一笔,他不高兴才怪。
展开全部

全职风水师第2章试读

“怎么了?”

我回头的时候,唐棠正一脸疑惑的看着我,而我手中的罗盘也没有了反应。

一碗米打回来,我拉过来一张桌子,清理掉上面的杂物,打开旅行箱,开始布置香案。

唐棠就站在一旁,好奇的看着旅行箱里面那些古怪的东西,似乎想要拿起来好好研究一下。

我毫不留情的制止了她,“别碰这些东西,否则后果自负。”

她吓了一跳,连忙躲出了老远,好像小白兔躲大灰狼一样。

香案布置得很简单,用黄布罩在桌上,摆好三清祖师的牌位,点起两根红蜡烛,安上香炉就算完了,在她家我也不可能把所有的程序做全,因为条件不足。

把一碗米都倒在了香炉里面,我将碗递给她,又取出一个木质的盒子,抽出了三支黄色的燃香。

“咦!你用的香怎么和平常我见到的那些不太一样啊。”她好奇的问道。

“这种香叫做贡香,是作法事专用的,三支香五十块钱都不一定买得到。”我瞥了她一眼说道。

“呵呵呵……”她听了我说的,有些尴尬的摸了摸头。

把燃香用烛火点燃,我朝着祖师的牌位拜了拜,这才把香插进香炉中。

又取出一把桃木剑,看着箱子里面的一沓符纸,我忍着肉疼挑出来一张。

“你那里不是有那么多符纸吗?怎么就拿一张?一会儿要是不够用了怎么办?”她有些担心的问道。

“你知道画一张真正有用的符纸有多麻烦吗?这一张符没一千块钱都买不来,这可是真正能起到作用的灵符!”我很是气愤的说道。

她见我还是对五十块钱的事耿耿于怀,只好不再说话,委屈的站在那。

一切准备就绪,我收拾好箱子,坐在了沙发上。

“完事了?”她有些诧异的问道。

“时机未到,白天阳气重,我得想个法子把她引出来,你以为捉鬼那么简单?”我没好气的说道。

“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我不就是少给了点钱吗?就算我不给钱遇到了这种事你就不管吗?”她被我呛了一下,更加委屈的抱怨起来。

“不管,你以为做道士就能随便管这些事了,这是有因果的,我懒得和你解释,你要想快一点也行,把窗帘都拉上,灯也关掉。”我说道。

“切!神神秘秘的,一会儿要是不行,我就把你送去派出所……”她嘀嘀咕咕的去拉窗帘了,顺手关了灯。

她以为我听不见她嘀咕的话,却不知修道之人耳聪目明,不过我也懒得和她计较。

窗帘拉上,灯也关掉了,屋子里黑漆漆的,只剩下摇曳的烛光。

唐棠毕竟是个女孩子,嘴上再倔,遇到这种事情还是很害怕,她紧紧的靠在我的旁边。

我闭上眼睛,伸手把罗盘放置在大腿上,果然,房间里的阴气重了许多。不用猜我也知道,那个女鬼一直都在。

我很好奇,阴气这么重的女鬼昨晚为什么没有杀掉她。

“你身上是不是有什么辟邪的东西?比如开过光的挂饰之类的?”我随口问道。

“你是说这个东西吗?”她从衣领中扯出了一块玉。

“这是我祖传的东西,是我妈妈留给我的。”她似乎有些伤感。

我也没有在意,接过她手中的玉看了看,这居然是一块宝玉,通体洁白,雕刻成了一个月牙的形状。

不过如今这块玉出现了裂痕,“这是一块好玉,它帮你挡了一劫,以后就没有用了,如果没有它,你昨晚可能就被那女鬼害了。”我说道,把玉还给了她。

“啊!”她仔细的观察了一下手中的玉,似乎也发现了上面的裂痕,不过还是把玉挂了回去。

又等了半天,虽然阴气不断加重,但是女鬼却迟迟没有现身。我有些不耐烦了,侧头一看,她似乎比我还急。

“你怎么了?”我好奇的问道,她不是很害怕吗,怎么看起来这么迫切的想看见女鬼。

“我想去卫生间……”她很是不好意思的说道。

“去呀!”我彻底无语,“去卫生间还要我和你一起去吗?”

“我害怕……”她的脸看起来红得像熟透的苹果一样,也不知道是烛光晃得还是因为什么,看的我心头一晃。

“拿着它一起去,有事喊我就行。”我把符纸递给她,摆了摆手。

她还有些犹豫,最终还是忍不住了,接过符纸,打开手机照明,一阵风似的冲向了卫生间。

我揉了揉被燃香熏得有些发晕的头,继续等待着。

“啊!救命啊!”卫生间传来了唐棠凄厉的呼叫声。

我一下子从沙发上弹起,提着桃木剑就冲了过去。

卫生间的门是打开的,等我冲进去的时候眼前的一幕差点让我鼻血狂流。唐棠裤子半褪在腿上,露出白皙晶莹的皮肤。她看到我,吓得一把扑进了我的怀里。

柔弱的肌肤,摩擦在我的胳膊上,要不是此刻厕所如同冰窖的温度,我差点就管不住自己的禽兽之手了。

美人在怀,我强迫自己转移注意力。厕所里,我给唐棠的符纸已经快要燃尽了,在明灭的火光照射下,马桶里面似乎满是头发。

“走!”我拉着她跑向客厅,心里直突突。

电影里面经常能看到鬼从马桶里爬出来,其实这纯属扯淡,马桶是污秽的东西,克鬼怪之流,真正能玩这个套路,从马桶里面爬出来的鬼都不一般。

领着她冲到香案旁边,我准备有些不足,连忙打开箱子,犹豫了一下,我又取出了一张符纸,还有一个铜铃。

“咯咯咯……”铁锈摩擦般刺耳的声音伴随着骨头的摩擦声。

虽然说我是一个道士,但还是被搞出了一身的鸡皮疙瘩,这声音实在是太刺耳了。

“啊!”唐棠尖叫一声,跳过来抱住了我的胳膊,胸脯紧紧贴在我的胳膊上。

这次我没有再嘲讽她,拍了拍她的后背,轻声说道:“别怕,有我呢。”

她没有出声,但是我感觉她把我胳膊抱得更紧了。

“你快放开我,你这样抱着我我根本就动不了,怎么和那女鬼斗?”我无奈地说道。

“啊!我没想到。”她连忙松开我的胳膊,鼻尖的馨香却依旧浓厚,她躲在了我身后。

打发了她,我看向卫生间的方向,一个红衣女鬼正趴在地上,用反关节的方式一点一点的向这边爬来。

女鬼每动一下都会发出刺耳的咯咯声,摄人心魂。

在烛火的照射下,我看到了女鬼的脸,果然和唐棠那丫头说的一样,我只找到一个词语来形容,车祸现场。

女鬼爬得并不快,但是随着她的接近,我清晰的感受到了强烈的阴气和怨气扑面而来,这女鬼不简单。

就在这时,阴风骤起,除了我眼前的香案,房间里的所有东西都抖动了起来。

“救命啊!”唐棠在后面尖声大叫。

“临兵斗者,皆阵列前行!”我念了一句咒语,将手中的符纸扔向了女鬼。

阴风虽强,但是却没能吹动飞去的符纸,符纸接触到女鬼就燃烧了起来,女鬼发出一声惨叫,周围的阴风顿时停了下来,我不由得松了口气。

然而,还没容我高兴一会儿,女鬼发出了一声分贝极高的尖叫声,更加强烈的阴风吹了起来,用来铺香案的黄布都开始了抖动,两支蜡烛的火焰也摇曳不停。

“擦!这不是普通的厉鬼!”我暗骂一声。

“怎么办啊?”唐棠弱弱的声音从我身后传来。

“还能咋办,拼命呗!我这单生意真是赔大发了,千古奇冤啊!”我没好气的说道。

然而现在说什么都晚了,我已经陷进来了,现在想要收手也是不可能了,先把自己的小命救下来再说吧。

这个女鬼道行不浅,如今周围已经起了幻象,除了香案还在以外,其余的东西都已经看不出原本的面貌了。

我和唐棠正处于一个乱葬岗之中,周围都是荒坟,一个个残缺的尸体破土而出,发出凄惨的声音,向我们爬来。

我仔细一瞧,那些鬼物居然是有灵魂的,而不是单纯的幻象。还叫帮手,我心中暗道。

我深吸一口气,沉于丹田,大声念道:“茫茫酆都中重重金刚山,灵宝无量光洞照炎池烦,九幽诸罪魂身随香云旙,定慧青莲花上生神永安,急急如律令!”

咒语刚念完,我就喷出了一口鲜血。这是破地狱咒,威力极大,但是反噬也不轻。我有些后悔自己没有多做些准备,不然哪里用得到这种咒语,不过现在说什么都来不及了。

当初师傅说过,破地狱咒不到生死关头切不可使用,如果倒霉,极有可能损伤阳寿,甚至沾上冤魂因果。

五十块钱把自己的小命给搭进去,这下亏大发了!这也怪我自己,术业有专攻,我主学风水,捉鬼并不是我的强项。

曾经有个特别漂亮的女孩子坑我,如果上天能够给我一次重来的机会,我会对那个女孩说三个字,“我不干!”,如果非要我再坚决一些,我想会是:“坚决不!”……

全职风水师第3章试读

一扇漆黑的大门出现了,它缓缓张开,一只巨大的手臂伸出,只是一握,我便看见女鬼发出凄厉的一声惨叫就化成了空气。至于其他的孤魂野鬼,都被大门吸了进去。

然而,这还没有结束,巨大的手臂居然伸向了我和唐棠。我不由得一愣,这个咒语属于禁术范畴,会发生什么我也不清楚。

眼见大手抓来,我也是没办法了,只好将铜铃抓到手里,握紧桃木剑,准备拼命。

然而,在我举起铜铃之后,大手居然停了下来。

“原来如此!”大门里面传来了一个振聋发聩的的声音。紧接着,我看见大手收了回去,门也消失了,我们还在唐棠的家里。

“结束了?”唐棠她在我身后探出头来,看了一圈,有些不确定的问道。

“结束了。”我强忍着想要晕倒的冲动,坐在了沙发上。没想到自己的第一单生意就这么凶险,我都想要转行了。

“刚才那个巨大手臂的主人似乎放过了我们。”她有些不确定的问道。

“嗯,虽然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但是为了保险起见,你一会儿还是买些烧纸烧了吧。”我对她说道。说实话我也不知道那大手的主人怎么会放过我们,低头看向手中的铜铃,那是我师傅留下的。

“我现在就去。”她似乎有些后怕,拉开窗帘后就跑了出去。

我坐在沙发上,等到香炉中的香燃尽后开始收拾香案,最后给祖师行了礼,收起牌位。

鬼神之事都有因果在内,道士如果插了手,就是沾了因果,像今天这样让一个灵魂魂飞魄散,是很作孽的,有损我的修行。

大道无情,杀人无算,上天好生,活人无数。一个人或生或死,万物有荣有枯,这些都是天意。也不知道这单活儿会让我以后的人生有什么变数,但因果已沾,我也只能顺其自然。

楼道里面诡异的气氛已经消失不见,随着女鬼的消失,一切烟消云散。

我仔细的感应了一下,周围似乎还是有阴气环绕,这阴气不像来自于鬼物,反倒像来源于天地之间。

天地之道,阴阳调和,此处阴气有些过于重了,也难怪那女鬼如此厉害。

我舔了舔嘴唇,对这个小区的风水越来越感兴趣了。

来到单元门口,我从衣兜中掏出罗盘。这个罗盘有三层,第一层是指南针,翻开之后,下面才是罗盘,再翻开,下面还有星图。

这个罗盘集指南针,罗盘,星盘于一体,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个不可多得的宝贝。想当初我拜师学艺的时候,这个罗盘可是我用三瓶竹叶青才从师傅那老头子手里换来的。

想起师傅,我不由得眼圈一红。修行之人与天争命,一般都会折寿,如今物是人非,那个邋邋遢遢好喝酒的老头子我是再也见不到了。

吸了吸鼻子,我收起纷乱的心绪,拿稳了罗盘,开始在小区里面走来走去。

虽然是白天,但是小区里面却少有人在。人是一种很有灵性的动物,万物灵长不是百叫的。这里阴气如此重,住的久了人就会觉得身体不适,自然搬走。

我跟随罗盘的指引,来到了小区中的大垃圾箱旁边。刚才我都没注意,如今我才发现问题。

这个垃圾箱真是绝了,正好摆在小区门口,就朝着小区大门。垃圾箱是各家各户倒垃圾的东西,晦气很重,秽气更重,放在小区门口不仅会给小区里面招来脏东西,更会挡住财运,福运等好运。

这还不是最重要的,这个垃圾箱后面还种了一颗槐树,槐树很大了,生长得也很好。我不由得回头一看,这个小区里面居然种的都是槐树,其他什么树都没有。

更可怕的是,这些槐树隐隐形成了一个阵势,我虽然不认识,但是从排列方式上来看,阵非好阵,邪气逼人。

再一看小区里面几栋楼房的选址,加上门卫室等建筑的布置,我赫然发现,这居然是一个钗剑形穴的风水局。

这钗剑形穴可不是阳宅的风水局,而是阴宅的,用在小区的建设上,我实在想不通这是有人刻意为之还是无心之失。

仔细一看,这钗剑形穴还是个斜曲,斜曲钗形穴非是真金形,是垂头木星形,全凭四面包裹,方是真穴,然而小区正门大开,散了一面壁障。

剑形是倒地木星形,要龙虎包裹才能葬人,然而这小区里面没龙没虎,还住着活人,而且那剑形不直,好似死鳝,大凶。

如此的风水局,已经凶得不能再凶了,住了活人结果可想而知。

我心里已经有了一些定论,这绝对不是巧合,应该是有行里的高人想要以这里作为养阴地。

我知道有些道士偶尔也会养一些小鬼之类的东西,但是多用作行法事,不敢让其肆意害人。

莫非这人想借这里的风水局养什么东西,我不由得心中起疑。然而自己有几把刷子我还是很清楚的,莫说是这个设计风水局的人,就算是这里养出来的东西,也不是我能解决的。

我现在能做的只是叫唐棠搬走而已,至于这里的一切,我只能说举头三尺有神明,苍天自有公断了。

那时的我绝对不会想到,在不久的将来,我不仅要毁了这里养出来的东西,破掉风水局,还要和设计这局的人恶斗一场,险些丧命,当然,这些都是后话了,暂且不提。

没有再纠缠下去,我回到了唐棠家。然而,站在门口我才想起来自己没有钥匙,不由得一阵尴尬,只好等在门口。

所幸,没过多久下面就传来了脚步声,唐棠那丫头拖着一大袋子烧纸,元宝,铜钱之类的东西回来了。

我看了一眼,语气古怪的说道:“你不是说自己只有二百块钱吗?这些东西怎么也要一百吧,你再给我五十,那你吃什么过接下来的一个星期啊。”

她俏皮地朝我吐了吐舌头,“我那不是害怕你是骗子吗?不过现在我已经能够肯定,你是一个有本事的人,放心,我不会亏待你的,我给你一百。”

“呵呵……”我顿时感觉心中有一万头神兽呼啸而过。一百,不亏待我,如果让行内的人知道了,一定会笑掉大牙。

就算是在我旁边摆摊的那些江湖骗子知道了,都少不了一顿嘲讽。

烧了黄纸,她自己下厨,留我在她家吃午饭。

饭桌上,我对她说道:“你们这个小区很不好,你最好搬出去住,不然时间长了肯定会有别的不好的事发生。”

“啊!”她顿时目瞪口呆,“可是房子还有三个月才到期啊,我也没钱,搬出去的话住哪里啊?”

我一阵无语,“你在这边难道没有亲戚吗?你父母呢?”

然而,这话一问出口我就知道坏菜了。从面相上来看,唐棠这姑娘虽然是个好人,但是克父母,估计她的父母已经与世长辞了。

果然,我话音刚落她就红了眼圈。

“我是在孤儿院长大的,我的父母小时候就不在了……”她开始哭诉自己凄惨的生活经历。

“别伤心,你将来一定会发财的,还会有一个幸福的婚姻。”我安慰道。

话一出口,我又后悔了,虽然我说的都是实话,但是这一句话就指明了她的一生,泄露了大天机,也不知道多少功德才能偿还。

“真的?”她擦了擦眼泪,有些不相信的问道。

我怕自己再口无遮拦,说出什么话来,只好保持沉默了。

“大师,你收徒弟吗?我愿意拜师。”她见我不说话居然提起了拜师的事情。

“拜师不是件简单的事情,这个以后再说,不过搬家的事却是必须的,原因我就不细说了,必须要搬。”我很是严肃的说道。

她住的这个宅子,是风水局的大煞之处,而且她的护身符也坏了,要是不搬,一个星期内必出人命。

唐棠皱起了眉头,犹豫了很久也没回话。

“如果你没钱的话,可以先住在我家,等有钱了再搬出去。”我心急之下不由得脱口而出,话说出口我就再次后悔了。

然而,已经晚了,“真的吗?”她兴高采烈的跳了起来,差点把桌子掀翻。

“真的。”修行之人忌讳说谎,她既然愿意,那也只能如此了。“下午就搬,早搬早好。”

“没问题!”她更加兴奋了,我也不知道她是在兴奋什么。

唐棠这姑娘也算言而有信,占了我好大便宜的事就不说了,一百块钱倒是给我了。

我不由得苦笑,这笔买卖做的,不仅没赚到什么钱,还领回去一个累赘。

她办事很利索,收拾了一下屋子里属于自己的东西就给房东打了电话,说临时有事不能继续租房子了。

房东在电话那边高兴的答应了,唐棠临时搬走,房租肯定是不用退了,说不定能早些招到下一个租户,再赚一笔,他不高兴才怪。

路上,我对她说道:“既然以后要暂时住在我家,那就不要再叫我苏大师什么的了,叫我道一就行。”

“嗯,一道,我以后就跟着你了。”她兴高采烈地说道,好像捡了钱。

“是道一,不是一道,还有,发了工资你就给我搬出去,我喜欢一个人。”我毫不客气的说道。

然而,我的话没有起到任何作用,她摇头晃脑的说道:“一道,你现在想甩掉我不可能了,我已经发短信辞掉了工作,以后做你的经纪人。”

我顿时感觉眼前一黑,差点晕过去。

“你说什么?”我难以置信的问道。

“我要做你的经纪人,你这么有本事,一定会赚大钱的,比我在公司上班强多了,你可不能抛下我,不然就是作孽,会遭报应的。”她一本正经地说道。

看着她带着一丝狡黠笑容的俏脸,我噎了半天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你是我的第一单生意,还赚大钱呢,能养活自己我就知足了。”我只好这样说,争取能让她改变主意。

然而,我小看她了。

“那是你笨,有了我你就会知道一个懂得理财的女人对一个能赚钱却赚不到钱的男人来说有多重要了。”她挥了挥小拳头,骄傲地说道。

“那好吧,你非要这么说我也没意见,先说好,今天这些事都是你自己的决定,将来不要怪我。”我做了最后努力。

“嗯!”她依旧跟在我身后,还哼起了小曲。

我叹了口气。此时的我没有想到,就是这一天,我的生活开始脱离轨迹,如同师傅所说,风水能杀人,亦能救人。唐棠的到来,是我风水先生生涯的一个变数,万事皆有因果。

唐棠,苏道一完本试读结束。

一只陶宁呀点评:

《全职风水师》此书我看过很多遍了,内容十分精彩人物形象生动有特色这是我最喜欢的一本书。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