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现代言情 > 风起时,念你
风起时,念你

风起时,念你

作者:江南雪

状态:已完结分类:现代言情

时间:2021-01-14 12:07:00

许一念慕晨风是《风起时,念你》本书的主角,《风起时,念你》这本书的主要内容:母亲现在住的普通病房条件极差,一间病房里六七个人,还有家属,环境极其嘈杂,空气也不新鲜,对于母亲的病情十分不利。眼前的景象震惊了许一念,连忙把自己近两个月来陆陆续续攒下来的二十万块立刻用来缴费,把母亲又转到了特殊病房。“许小姐,现在骨髓也有了,就您母亲的病情来看,最迟下个月,就得手术,所以希望您把手术费尽快解决一下。您的母亲真的不能再拖了。”医生语重心长地说。
展开全部

7-心软 他不

离开那里的慕晨风显得有些心神不宁。

关上车门,盯着皱皱的衣角和手心出神。

这里是许一念刚刚碰过的地方,似乎还留有她的气息。

自己分明恨极了她,可是为什么面对她的泪水与哀求会心软、不舍?

看着出神的慕晨风,秘书忍不住问道:“慕总,需要我给你拿一件新的衣服吗?”

慕晨风这时才回过神来,“哦,不用了,叫你查的事情怎么样了?”

“是这样的,门口这群人应该是顾氏找来的,他们似乎也想从这里捞一笔。”

“恩。”慕晨风若有所思地点点头,看来真如他所料。

“那么,要不我……”还不等秘书说完就被慕晨风打断了。

冷眼一瞥,“不该管的别管,你太闲了吗?”吓得秘书直缩头。

然后慕晨风不耐烦地挥挥手说:“开车。”

自己分明是巴不得看到那女人吃亏受委屈,干嘛要好心帮她。

最好许家人都死绝了自己才高兴呢。

不让她受尽耻辱痛不欲生,自己又怎么能甘心呢。

慕晨风两眼冷漠地看着窗外的大楼,狠狠地告诉自己,一定要让叶家付出应有的代价,为父亲,为慕家报仇!

最后,许建南的秘书到楼下扶起了许一念。

许一念如救命稻草一般抓住了秘书的手,问道:“爸爸呢?我要见他。”

秘书推开了许一念的手,面露难色:“董事长让我告诉您,在您筹到钱之前他是不会露面的,还有夫人的医疗费也要等您筹到钱才会继续。”

“我真的办不到啊!”

“小姐,我也是听命行事啊!真的帮不了您。”秘书无奈道。

最终,许一念还是没能见到许建南,落寞地离开了公司。

神色恍惚地打车到了母亲住的医院。

母亲现在住的普通病房条件极差,一间病房里六七个人,还有家属,环境极其嘈杂,空气也不新鲜,对于母亲的病情十分不利。

眼前的景象震惊了许一念,连忙把自己近两个月来陆陆续续攒下来的二十万块立刻用来缴费,把母亲又转到了特殊病房。

“许小姐,现在骨髓也有了,就您母亲的病情来看,最迟下个月,就得手术,所以希望您把手术费尽快解决一下。您的母亲真的不能再拖了。”医生语重心长地说。

许一念认真的回答:“我一定尽快。”

医生悄悄地离开了。

没多久,许母醒了过来,虚弱地叫了一声,“一念,你来了。”

闻声,许一念立刻整理好情绪,换上笑脸,乖巧地凑到母亲身旁,“妈,醒了?现在感觉怎么样?口渴吗?我倒杯水给你。”说着就要去倒水。

许母拦住了她:“一念,不要忙活了,我不渴,坐下来陪我说说话。”

拉过许一念的手静静看着,又慈爱的摸摸许一念的脸,说道:“一念,你好像瘦了不少。”语气中有些心疼。

“妈——还不是晨风嘛,他喜欢我瘦一点,而且再说了,瘦一点更好看,现在流行骨感美。”许一念略带撒娇地说道。

“我的小一念一直都是最漂脸的。话说晨风那孩子对你怎么样,当年的事情他有没有计较?”许母有些担心。

“妈妈,这你就不用担心了,晨风他一直对我都很好,而且我也说了,他也理解我,知道当年的事不怪我,我俩一直很好。”说话间,许一念一直扯出看似幸福的微笑,以使得母亲相信。

“好,好。”许母欣慰地点点头,“对你好就好!”

又陪着母亲聊了一会,离开了医院。

走在回去的路上,回想着医生的的话,许一念有些失魂落魄:“许小姐,现在骨髓的需求很紧张,所以希望你尽快筹集齐手术费,否则我们只能把合适的骨髓给其他人了。”

此时的许一念感到力不从心,如此高额的手术费该怎么办?

回到别墅,依然空荡荡,静的没有一丝人气,冷冷清清。

虽然知道今夜慕晨风是不会出现了,可是她依然等到了很晚,也许这成了一种习惯,来到这里的每个夜晚她都是这么度过的。

思绪回到五年前,他和慕晨风订婚,当时两个人还开心的畅想未来。

如果没有那些意外变故,她和慕晨风的畅想可能已经成真了,结婚、生子,幸福美满。

但是人生只有一次,没有彩排,无法重来。

8-装什么白莲花

又一周过去了,许一念依然没有慕晨风的消息。

然而,说不见她的父亲许建南却意外的打来电话,叫她去帝豪酒店吃饭,说是许母的手术费的问题解决了,要给她手术费。

一听是手术费,许一念想都没想就答应了。

看来爸爸还是在意与母亲之间的情分的。

想到这里,许一念立刻收拾收拾,换了一身体面的衣服前去。

按照许建南的指示,在服务员的带领下许一念来到了包厢,打开门的一瞬间,许一念有些意外,这包房里不只有许建南,还有一个外人,她有印象,好像是一个大银行的行长,长相猥琐,满脸横肉,传闻还十分好色。

许建南看到许一念,立刻笑着招手示意许一念:“一念啊,来了,快过来过来,做到林行长身边去,替爸爸好好招待招待。”许建南笑的十分灿烂,还带着些谄媚,明明这么多的位置,可许建南偏偏把自己往那里推,这其中的用意,许一念也明白了几分。

可是清楚又怎么样,妈妈的医药费还得靠他,只得硬着头皮坐过去了。

虽然坐在了林行长旁边,但许一念的身体却抗拒的偏向另一侧。

“一念还真是越长越水灵了。”林行长的眼睛不怀好意的在许一念身上扫视。

许一念只能报以尴尬的笑来回应。

这是许建南赶紧赶紧端了一杯酒过来给许一念,使了个眼色,示意说着:“一念,来,咱们这杯酒敬林行长,以感谢他给咱家放贷三千万!”

这样啊!许一念心下明了了。

不得已,只能硬上了,扯出一副笑盈盈的样子给林行长敬了一杯酒。

有了这杯酒的开头,后面的一切似乎也就顺理成章了,许一念被接二连三地灌下了好多杯酒,心头一阵恶心,打算逃往洗手间去清醒清醒。

洗过脸,意识清醒了不少,不过走起路来还是如踩在云朵上,步子深深浅浅,头晕目眩。

刚出洗手间的门,林行长就等在门口,油腻的双手扶上许一念的腰,色迷迷地问道:“许小姐这是醉了?”

许一念无力的试图推开林行长,“我要找我爸,”结果非但没推开反倒被搂得更紧了。

“许小姐,别急,你爸已经回去了。走之前还叮嘱我好好‘照顾’你,来,我已经开好了房间,咱们去休息吧。”林行长不怀好意的劝着许一念,急不可耐地拉着许一念往电梯里走。

“不,不要,我要回家,你放开我。”许一念不安的挣扎起来。

可是此时的许一念,软绵绵的挣扎并没起到任何好的作用,反而使得林行长不耐烦了。反手就给了许一念一巴掌,使得她一个趔趄,要不是林行长还拉着,肯定得甩出去。

“你给我安静,少装什么白莲花了,你这样的不知道和多少人睡过了,少在我这装纯洁,就今晚,你让我舒服了,那我明天二话不说,就给你爸放款三千万。”

“不要,你滚开,老色鬼!”许一念继续挣扎着,像只愤怒的小猫。

而这一切,被不远处的慕晨风全都看在了眼里。许一念的挣扎在他看来就是在男人怀里扭捏作态,搔首弄姿。

惹得远处的慕晨风愤怒不已。

好啊!这女人还真是水性杨花,自己不过外出才谈项目几天,就这么耐不住寂寞出来找男人了。

许一念,好啊!还真是长本事了。

发现慕晨风迟迟不走,助理不解,顺着慕晨风的目光看过去,才发现不对劲。

“慕总,那里好像是许小姐,和,林行长,不好,她似乎有麻烦了,我们……”

话还没说完,一转眼发现慕晨风已经走了,快步跟上去,又说:“我们不去帮帮她吗?”

“够了!”慕晨风愤怒的打断了助理的话,“究竟谁是你老板,既然你那么关系,那你去找她好了。眼神愤怒的扫了助理一眼,助理吓得立刻闭上嘴跟在了慕晨风身后。

那女人为了钱什么都干,自己为什么要多管闲事。

虽然这么想着,可是慕晨风依旧怒火中烧。

醉醺醺的许一念终于还是被林行长拖到了酒店房间。

被像一件衣服一样丢在了床上。许一念害怕地想逃走,才刚刚爬到床边上,就被脱掉上衣,解下腰带的林行长拽了回来。

许一念,慕晨风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怀思酱大魔王点评:

这本书《风起时,念你》挺不错的既幽默还搞笑文笔也不错加油努力更新,别理哪些喷子们没看多少章就到处瞎评论。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