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幻想时空 > 天赐良神
天赐良神

天赐良神

作者:醋溜土豆丝

状态:已完结分类:幻想时空

时间:2021-06-29 14:38:02

《天赐良神》,这本小说的作者是醋溜土豆丝,这本书主要内容试读:向着面善和蔼的青袍仙,我不能失了梅花镇的颜面,礼数不可荒废,遂清了清嗓子道:“大仙竟听得见小人的心声?不知大仙方才所言可否当真?”青袍仙继续夹菜扒饭,对我的话置若罔闻,神色没有丝毫的起伏。我不禁怀疑是自己说得太小声了,正想再提一遍,那人终于拿眼尾扫了我一眼。那眸色却冷得令人发颤。他一口饮尽桌上的清茶,唇角微翘,似笑非笑道,“本君又不是道士,不喜人称大仙,上神,仙上,你自行挑一个,再者,我道明你的伤势便不是要让你相信。”
展开全部

误闯灵山

可惜世上少有我这般聪明之人,因了那群庸医的污蔑之词,全镇上下都信以为真,不敢再与我打交道,累得我生意做得是越来越不济,买卖之余,听那街头小鬼给我取了灾星,扫把星这等外号。

我将这番称谓放在心上颠了颠,灾星之名我勉强还可以担着,可那扫把星却与我名不副实了,我倒霉是出了名,可有谁因我跟着倒霉了,此乃深深的谬污蔑。

所以说没文化真可怕。

夜幕垂临,雨夹着烈风滂沱而下,湿了大半个梅花镇,亦湿了我端着的这节玲珑梅花伞。

镇口甩掉那帮人后,我自门外探了半晌确信无人后轻轻提了步子,撑着小伞,向着家的方向踽踽独行。

此刻雨声淅沥,我心忡忧。

行了大致有十来步远,我听见自灰蒙蒙的远方隐约传来了一阵“霹雳擦啦”的声响,接着有一阵鲜红的火光跳跃着,险些映亮了整片树丛。

好家伙,他们又追上来了。

我咽了咽口水,惶恐不安地托着肩上的包袱,连忙取下艳丽醒目的玲珑伞,就地蹲了下来。

远处随雨张扬的火炬愈来愈亮,紧促的脚步声也离我越来越近,我吓得大气不敢出一声,手心的汗珠已然滚滚而下,却丝毫顾及不上。

一阵喧闹的埋怨声,咒骂声,鞋断枝桠的清脆声,以及“刺啦”的火光声伴着沥沥而下的瓢泼大雨,融就了一曲别开生面的徽音,只是这声响于我而言,未免太过惊心动魄了些。

“走~,再去那边瞧瞧!”一个嗓音粗躁的男子向他身旁之人提议道,接着便朝我行来。

不好,他们离我已不足半步之远。

便是在这紧要的关头,一阵干涩嘶哑的嗓音倏然响起:“如何,人寻到了?”

那声音打飞落的雨瀑传来,听得我一阵朦胧,趁着他们寒暄的当口,我拽起包袱,拔腿便奔。

我几近拼命地朝前跑去,不觉中竟跑上了灵山,灵山是我平素种花植菜的地方,听说灵山是夙州距天界最近的地方,是传达天意的圣地,外人不得擅闯,所以我也只在其山脚下挖挖地,浇浇花,从未踏足半步。

前些日子听建木说灵山住进了不少神仙,被设下多处禁制,危险具在,我定不能掉以轻心。

我一面细细摸索着前路,一面认怂地祷告着:“眼下形势所迫,五五不得已上山,定然尽快离开,还望诸神莫怪。”

这般祷告着,林间的雾气越来越重,莫非察觉了我的闯入,迷蒙间我好似走进了一片灵气繁盛的林子。

仙气实在盛得有些闷人,我混混沌沌,举步维艰地朝前走,周遭生得张扬的树丫拦了我一半的视线,我只得硬生生地一面走一面掰。

掰到一半,隐约听得前方有叮咚流水声,我心中一喜,连忙撩开障目的枝桠,竟是一眼氤氲着霭霭雾气的碧池。

再揉开眼瞧过去,碧水那端隐约还立了一个人,正对着皎月撩水。

我伸直了脖颈,费力望了望,夜色昏沉,虽没瞧清楚那人的样貌,却大抵瞧得出此人沐浴正沐得欢畅。

建木常说做人要厚道,非礼勿视,非礼勿看,非礼勿听。我虽不是人族,却以为此话很是在理。

是以,我压低身量准备不动声色地退出去,以免搅了他的兴致。

我这厢腿还未来得及迈出去,忽闻“扑通”一声巨响,碧池里的银月碎落了一地。

碎月和着碧水,扑到我身上,顿时令我清醒了不少。

借着月辉我观了观,碧池当中似乎又多出一个人来,那人嘻嘻哈哈将碧水尽数泼到方才那人身上,玩得很是欢欣。

先前那人却有些欲拒还迎,忸怩了一会儿也跟着撩拨起水来。

唔……这等良辰美景,这等月下嬉闹的段子当真要比话本里头的精彩许多,即便在一旁遥遥观望,也是惬意的很呐。

“你,怎的来了?”

“老身这不是想你了么?”

怎的,却是两个男子的声音。

咦!都说世间痴情恩爱男女不少,如今看来,痴情恩爱男子亦不在少数。两个大男子能将满池碧水泼得如此恣意酣畅,倒也难得。

龙阳之好的话本子我虽未瞧过,此番却不能担着被人发现的风险,留下来慢慢观戏。

于是我很识相地捞了包袱准备离开,此时身子却倏然一轻,被人拉下水中。

池中雾气寥寥,月影下,两个男子已披上青色薄衣,立在岸边看我。

只是瞧我的目光有些惊悚,显然也给我满身是伤的模样骇住了。

“你这是在做甚?”其中一个隐在夜色中率先回过神来。

“小人偶经此地,不慎搅扰了二位的雅兴,当真罪过,还望两位公子莫要见怪。”我立在水中,连连做了三揖,生怕礼数不够周到,显得诚意不足。

却不知是这三拜做得太用力,还是方才蹲的太久,眼下脑袋竟又开始犯起晕来,最后竟直接栽了下去。

也不知过去多少时候,待我再睁眼时,已是烈日当头。此时清风微漾,夹着阵阵食香侵入鼻息。

我翻身坐起,正欲寻寻是何处醉人的炊烟,却恍然发现四肢被人绑得严严实实,丝毫动弹不得。

我如愿做了回话本子里被人绑架勒索的受害者。

正当我激动又悸动时,一个着了降红袍子的男子搁了筷箸,朝我走来,竟勾起一抹淫笑:“老身今日算是开了眼,你一区区三百岁的小蘑菇竟已修得人形,这灵山当真是个修仙福地,难怪老白你日日沉沦于此,乐不思蜀了。”

着嗓音听,此艳红不可方物的男子应是那个泼水泼得欢脱的人,能一眼瞧出我的道行,八成是个神仙。

又以老身自称,想来岁数已不小了。

“自来钦慕老身的人不在少数,”那厮绛红提手扶额,笑得满面春风:“你却是头一个激动得现了原形的妖精。”

还是个自视过高的神仙。

我咧了咧嘴:“大仙怕是误会了,小人道行浅薄,一时没稳住人形,这才显出真身来,怕是惊扰了两位,先行赔个不是。”

现了原形,我此番伤得究竟有何重?

“妖肋折了三根,精血失去三成,修为折损一百年。”旁边一个着了青衣长袍的人扒着饭如数家珍地为我解惑。

讲的如此详尽,想来他必然精通药理,又与那绛红仙一道,定然也是个道行不浅的神仙。

向着面善和蔼的青袍仙,我不能失了梅花镇的颜面,礼数不可荒废,遂清了清嗓子道:“大仙竟听得见小人的心声?不知大仙方才所言可否当真?”

青袍仙继续夹菜扒饭,对我的话置若罔闻,神色没有丝毫的起伏。

我不禁怀疑是自己说得太小声了,正想再提一遍,那人终于拿眼尾扫了我一眼。

那眸色却冷得令人发颤。

他一口饮尽桌上的清茶,唇角微翘,似笑非笑道,“本君又不是道士,不喜人称大仙,上神,仙上,你自行挑一个,再者,我道明你的伤势便不是要让你相信。”

“本君不喜欢不明不白,自然也要别人死得明白。”他的唇角勾起了一抹诡谲的笑意,看得我有些发怵。

死?他莫非想杀人灭口,呀,定是为掩盖他的龙阳之癖!

好生狠毒的神仙。

“不知小的所犯何事,竟惹得仙上动此大怒?”我倒要瞧瞧你能说出什么大义凛然的幺蛾子来。

“灵山之地,人妖族不得擅闯,其罪为一;深夜鬼祟,色胆包天,观瞻上神玉体,其罪为二;出言不逊,顶撞上神,触怒天颜,其罪为三,如此可认罪伏法?”

他仰头望天,俨然是一派妖府衙门的官老爷审犯人的气势。

只是这做妖精的尊严我还是要顾的。

我心头攒了口气,大声道:“我并未谋人性命,理应罪不至死,却为仙上笃定该死,只怕仙上要误杀了好人,有损仙德才是。”

“好一个牙尖嘴利的小妖。”降红仙抛来一个惊叹的目光。

我私以为这是个顶好的赞美,便默默朝他笑了笑:“大仙谬赞了!”

绛红仙对我来了兴致,竟往隔壁搬了把椅子干脆坐在我与青袍仙之间,诚是一派看戏的姿态。

青袍仙轻哼一声,满口不屑。

“仙德一物,由来便与本君挨不上边儿,如此你是咬定不认罪了?”

除却第一条,你叫我如何认罪?

“罢了,本君最讨厌麻烦,你若是留下一双眼睛,便可离开了。”他慵懒着靠在卧椅上,像是很难得宽宏大量了一回。

说着,我像是被他控制了一般,竟自行朝他移去。

他的朗星目似剑带刃令人浑身不适。

我卯足了勇气,睁眼瞪他,却在看清楚他的模样后,一瞬间认了怂。

只因他是白染上神,而我又恰巧亏欠了他。

天赐仙丹

世人都说得道成仙,需积万件功德,行万件善事才可圆满。我不曾有行善积德的能耐,却白白捡了一个修炼成形的便宜。

只是这便宜付出的代价太过沉重。

那会儿的我,只是一朵刚刚成了精的蘑菇,不过将将能动动身子,张张嘴,磨了两百年,好在没把自己闷死。

我与白染的渊源,便从那时开始。

那日惠风和畅,天朗气清,我一面靠在建木的脚趾头跟前遮阴小憩,一面听他头头是道地唠嗑话本子。

建木是只活了千余年还未化形的老树精,扎根在灵山之巅,没什么别的本事,不过是见识比我长了万把倍而已,四海九州的故事若被编纂成本,独数他的这版最齐全。

“嘣——”建木的话本子正讲在兴头上,一个物什不知从何处落下,狠狠地击在我的脑门瓜子上,生生将我的伞帽砸出一个小疙瘩来。

我吃痛地坐起,脑袋疼得厉害,奈何我这身板如今四肢未化,想揉揉脑袋也是有心无力。

正懊恼时,建木伸了枝藤过来,大抵是想替我揉揉,我板了脸过去,将他一瞪,他心领神会地默了一默,及时收了藤蔓,止了这番不理智的动作。

若叫他的毛刺再蛰上一蛰,我这伤恐怕养个把月都好不了了。

哎!

“呼呼……”正叹息时,一个喘着大气,跑得麻溜的兔子精从山那头急急刹到我跟前,手中捧着只木匣子,左顾右盼,像是在寻什么东西。

她伏在地上摸索了一会儿,最后拾起了一块小石子,便高兴得手舞足蹈。

原来,她有收集石子儿的怪癖。

“好在,这枚仙丹还在,那神仙当真是厉害,追了我三天三夜也不肯罢休,实在是缠人。”兔子精一面宝贝地将那块石子塞到匣子里,一面喃喃自语。

只是她太大意了,临走时匣子没关严,那石子借着缝隙打了个滚便落到了地上。

我正要好心提醒,身后忽然有根藤蔓伸过来堵住了我的嘴。

我忙回头,建木的脸色由红到紫轮番的变幻,着实将我骇了一骇。

“你这是怎么了?”我盯着他似笑非笑的树纹,以一个老友的姿态关怀道。

建木却像是中了魔怔一样傻笑个不停,待他笑得岔了气,才停下来与我道,“五五,你今日可算捡着大便宜了。”

自来时运不顺,甚连吸口灵气都能给呛着的我,不明白他的意思。

“你方才没听那兔子说么,此物是枚仙丹!”建木翘起脑袋,两眼放光。

我实在不忍揭穿他想成仙想魔怔了的心思,暗暗在心中轻叹了一声,道:“若是仙丹自然是好事,你不妨服了,即便不可一步登天,修成正果,想来让你炼成人形应当不是难事。”

本是随口一说,不想建木当了真,皱眉轻叹好一阵思量。

任他慢慢思忖,我兀自挪了挪身子,寻了块舒适的地儿继续会我的周公去了。

美梦将将进入佳境,只听“呀!”的一声,建木这厮惊慌失措地将那“仙丹”慌忙一丢,脸色惨白得想是撞见了恶鬼一般。

“建木你如今倒是越发胆小了,怎的连颗石子也怕?”我望着翻滚到我跟前的“仙丹”,私以为他这反应委实夸张了些。

“五五,莫碰!以我千年的道行来思量,此仙丹绝非寻常仙丹。”建木深吸了一口气,又道,“方才我将你中肯的建议好生斟酌了一番,便想着不如服了它碰碰运气,不想此物入口不化,又咬它不动,最诡异的是它似乎还能反噬我的灵力,你说邪门不邪门?”

我望着惊恐不安的建木,又望望那颗睡在地上本本分分的“仙丹”,一时不知该做个什么表情的好。

他却是以为我不信,卷了“仙丹”悬在我面前,斩钉截铁道:“你若是不信,不妨也试试。”

考量到他的玻璃心此番再经不起我的推拒,便咬牙允了下来。

只是我不曾想到,此“仙丹”搁他那儿不好使,搁我这儿却好用的很。

我凝了道灵力,朝着“仙丹”推了一口灵气,那“仙丹”却不似建木所言那般诡异要反过来食我的灵气,直至被我消化干净,一直规规矩矩全无半点动静。

建木杵在一旁张大了嘴,如同看怪物一般,将我上看下看。

我知他难以置信,心中定是又羡又苦,便想着宽慰他:“你瞧此物怎会是仙丹,我食了竟半点反应没有,你也莫……”

话将将说到一半,不想身子忽然有了反应。此时有团火在我心口腾腾的烧,那滋味实在难以形容。

建木见我冒烟面赤,也骇了一跳。待他平定后,竟抄手杵在一边,惊呼:“莫非是要升仙了?”

我自来怕疼,此番被火热之气烤得头昏脑涨,心想这若是升仙要历的难,那不升也罢。

不待我缓过劲儿来,体内的灵气便主动一凝,最后散将开来,再睁眼时,顿觉自己拔高了几尺。

建木愣在一边,没瞧见升仙的壮观景象,神情有些沮丧。

只两百年道行的我便如此鬼使神差地化了形,一时间不知该喜该愁。我正想捏面镜子瞧瞧自己的模样,忽感一阵极盛的灵气压近,建木倒吸了一口凉气。

我亦倒吸了一口凉气。

自远处行来一位翩翩男子,以我过去两百年所见的男子相较,如今这位生的最俊,甚合我的心意。

那人手持一柄玉笛,携着一身风华,朝我们款款而来。单瞧他行路的姿态,便足以惹得我春心泛滥。

今日刚化人形,又撞了桃花,老天爷今日待我出奇的厚道。

我提起右手捯饬好自己凌乱的仪容,又变出一柄玲珑小伞。

持着小伞,我想学着话本子里才人与佳人邂逅的情景,敛了步子装作一副婉约温娴的姿态,迎上前去。

一旁的建木却忽的脸色大变,慌忙敛了气息,立地不动了。

我自然不懂他这番一惊一乍,又是为何,便问:“你这是在做甚?”

“以我千年的道行思量,来人正是昆仑山的白染上神,灵山百年不见一尊上神,他此番前来恐怕正是为了那‘仙丹’,你快些藏起,莫被他发现了去。”

“发现了又如何,我已服了仙丹,他莫非还要逼着我吐出来不成?”我瘪了瘪嘴,只觉他有些小题大做了。

建木赶忙伸来枝条拉了拉我的袖子,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我的小姑奶奶,那是你不晓得,白染仙上是群仙中最不与人和善的,他神法天成,洞悉力过人,识人辨物最是在行,你绝不可能从他那儿讨得半分好处。即便是天帝,他亦不会留半分情面。

何况他向来对妖类心存芥蒂,若叫他晓得是你偷食了他的‘仙丹’,他的北冥沧泽剑一旦祭出,你怕是只有被劈死的命儿了。”

劈死?我自然是怕的,可东瞅西瞟寻了半天也没寻出一处妥当的可藏身的地方,一时急狠了,我抱头一缩化了原形,蹲在建木身旁不动了。

只是手中的那节玲珑伞一时忘了收回,只得眼睁睁见它落入泥尘,激起阵阵纤尘。

此刻,那位白染上神目色沉沉,负了手,已然走近。

“应当落于此处才是。”他左右张望。

果真是为了仙丹而来。

行到离我不足三寸之远的地方,他倏然停下,将萧冷的目色投到我身上,顷刻间我仿若被万仞凌迟一般,难受非常。

“竟是株千年通天树,”他抬眸转向我头顶卯足了劲儿憋气的建木,微微摆首:“却是生错了地方!”

听他不知所谓的谈吐,当真是个怪神仙。只是,可惜他那幅好皮囊了。

兀自沉吟了一会儿,他起身似乎要走,我将将要鼓双手双足欢呼,不知为何他又转身瞧上我这方了。

他弯腰拾起我那柄玲珑伞,细细打量,那眉宇间显尽苍凉的神情,我似乎打哪里见过。

好在最后他只是一时兴起,在我的小伞上绘了株艳红梅花,便转身离开了。

我虽未瞧出他待人不善的性子,此后的百年间,却一直殚精竭虑,恐他忽然反应过来,回来向我索命。

是以,我常常往夙州各地跑,一来是想尝遍外界的新鲜,二来便是想尽法子躲着他。

可阴差阳错,此番竟还是撞见他了。当真是命呀!

小说《天赐良神》 第3章 误闯灵山 试读结束。

庚子小娘子点评:

《天赐良神》是由醋溜土豆丝编写的激情洋溢悬念丛生令人心醉神迷的精彩小说,文笔很好,情节也不错,但是对于感情部分描写太过小白,作者感情经历应该不多对于女性心理描写太过主观。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