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都市情感 > 驱灵人笔记
驱灵人笔记

驱灵人笔记

作者:鬼火点烟

状态:已完结分类:都市情感

时间:2021-01-24 12:50:28

《驱灵人笔记》小说情节波澜壮阔,鬼火点烟主要说的是:“男人婆,找尊上什么事儿?”我调侃道。“尊上你个吃屎,教学楼下,马上给姑奶奶过来,晚了我就告诉你爸,说你不好好学习天天搞对象,还把人肚子搞大了。”“我靠,你…………”我话到嘴边,人家早就挂了。赤果果的威胁呀!挂了电话我真是欲哭无泪。可是,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谁让我老爹耳软心活呢?若是真的被奏上一本的话,我可保不准我老爸不会拿大嘴巴子扇我。
展开全部

七星阵

我没敢把久地天成大阵告诉柳依依,毕竟每人想做怨灵之体,更不会有人喜欢发疯。

当天晚上我带着柳依依到学校附近找了一个旅馆住下,看她睡熟了我才离开,可我一晚上都没有睡。

这个衡州职业学院到底发生过什么诡异的事情,怎么会有人在这个学校摆下这么大的一个大阵,百鬼禁忌,这可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到的,定然有高人施法才行。

现在柳依依进不去,这可怎么办?我得想办法破了这个大阵。

转念再一想,还是不行,别说我道法不高破不开大阵,就算有高强道法在身,这个大阵也不能轻易破开。

百鬼禁忌这种阵法都摆了出来,说不定衡州职业学院真有什么邪祟,若是破开的话,万一收拾不了后果将不堪设想。

不过,不管怎么说,也先得让柳依依入学才行,左思右想,只能用最下作的办法了。

阴血。

常人只知道阴经之血可以破煞,也可以让道法暂时失灵,但是很少有人知道,阴经之血也可以破阵,尤其是关乎神鬼一道的阵法,阴经之血百分之八十可以破掉。

只不过,阴经之下太过阴寒,若是真的用来破阵的话,指定会被反噬,而阴血则不同。

阴血乃是女人下阴之血,只需一点拌以朱砂便可,可是目前的情况,身在异乡,我能认识的女人也只有柳依依一个,这阴血还需要从柳依依下手。

下阴之血呀!我要怎么才能搞到呢,头大。

出门买了把小刀,然后又找了一个很小的塑料袋子,偷偷的溜进了柳依依的房间。

这丫头被狮子镇住伤了三魂六魄,现在睡的正熟,是下手的最佳时机。

我犹豫了几分钟,一咬牙,心道:“不管了,反正也是为了救她,就直接来吧!”

快速走过去,对着熟睡中的柳依依小声道:“对不住了依依,为了帮你入学,我也只能出此下策了。”

掀起被子,一双美腿露了出来,再往上看,这货竟然没穿小内????

芳草青青,小包饱满,哥们的必须哗啦一声流了出来。

我赶忙抹了把必须,再不耽搁,上去就用小刀在她的下体出拉了一下,血一出来,我赶紧用小袋子一抹。

虽然不多,却是够用了。

搞完这一切之后,急忙将小刀和塑料袋装了,没事人一样看着尖叫的柳依依。

柳依依先是啊的一声,然后猛的掀起被子,看着下体出的刀伤,再哇的一声,接着,她看向我了,又啊的一声。

妈蛋,一惊一乍吓死老子了,眼看这货就要发飙,我赶紧往出跑。

然后就听到柳依依的房间啊啊啊啊啊啊啊的怪叫。

完了完了,朋友是没得做了,以后当陌生人吧!不过,我这也是为了她好呀!

不多想了,赶紧去石狮子那里,用阴血先破开阵法,之后再想办法补上。

我赶忙跑到学院门口,看看手表,现在已经是四点多钟了,再过几分钟天就能朦朦亮,然后环卫工人就会出来工作,所以我要快着一点。

用阴血破阵没有那么复杂,我只要把阴血抹在狮子的眼睛上就可以。

快步走过去,拿出阴血涂到手指上,将两个狮子的眼睛全部抹上阴血,这时候就听到一阵战栗,不是狮子发出的,而是大地,整个地面就像是要裂开了一样。

坏了,衡州职业学院下面肯定镇着什么东西,这下要完蛋。

阵法已经被我破了,现在捅出了篓子我是一点办法都没有了,正在着急,突然看到很多身着白衣的阴魂从远处飘来。

成千上万啊!这要比柳家老宅的那些鬼多出几十倍,坏坏了,要完蛋,怎么办?

我赶忙拿出炼魂鞭,将绳子两头拴在铁狮子上,将五帝钱挂在上面,然后站在门口,大喊:“临、兵、斗、者、皆、阵、裂、在、前。”

也许是心急,我的体前竟然幻出一道玄黄之光,随着手势的变化,玄黄之光越来越强,恍若一面镜子一般。

但是,这种法术对于施法人的精气耗费太大,只三两分钟的时间,我就撑不住了。

炼魂鞭在不断的抖动着,五帝钱呱啦啦的响着,数万阴魂化成阴风吹过,眼看就要把炼魂鞭撞断了。

这个时候,学校大门的顶端突然亮起了一盏明灯,那灯光强劲恍若佛光,数百阴魂被那强光一照纷纷后退发出鬼叫。

接着是第二盏,第三盏,第四盏,我仔细看了看一共七盏。

七星阵????

竟然有人摆出七星阵护佑这所学校?

当年师傅为了帮我辟邪,曾经摆过七星阵,我虽然知道阵法的方法,却没有那么高的道术支撑,想不到在这危机关头,竟然有人助我一臂之力。

有人相助我士气大增,道门九字真言伴随着九字密手势不断使出,玄黄之剑逐渐成形,炼魂鞭也不再颤抖,结结实实的挡住了数万阴魂。

终于太阳出来了,天亮了,数万阴魂烟消云散,我一屁股蹲在地上大口喘气,若不是有高人相助,指定死的老惨了。

但是,那高人究竟是谁?他又是出于什么原因护佑着这座学院呢?

高人不肯现身,我自然不知道这高人是谁,但是,我得赶紧修复学院的阵法,避免群鬼入校。

太阳出来了,就没什么事儿了,我摇摇晃晃的走回旅馆,一开门就看到风情万种的柳依依正躺在我的床上。

见我进门,这小妮子马上竖起长腿,摆出一副妖娆的姿态,含情脉脉的双眼紧盯在我的身上,让我浑身都不自在。

“发春呀?”面对群鬼大战了一夜,筋疲力尽的我一下子倒在床上。

柳依依却狠狠的瞪着我,道:“昨天晚上偷偷进我房门,还做了那么下作的事情,转眼之间就把本宫姑奶奶忘了个一干二净,杨石头,你行呀你!本宫姑奶奶可是黄花大闺女,你说看就看,还有没有天理。”

天理个屁,我懒得和她解释,蒙头大睡起来。

等我睁开眼睛,已经是下午了,柳依依打过电话来道:“赶紧给本宫姑奶奶滚回学校,人家登记分班,让你交钱呢!”

“好了好了,知道了。”我迷迷糊糊的应了一声,既然这货去了学校,那就证明学校的阵法真的被我破了。

对,阵法让破了,再有群鬼该怎么办?奶奶的,这些闯大祸了,我顾不得洗脸,急忙起身跑向了学校。

入学

学校门口人来人往,今天是新生入学的日子,很多学生都是家长送过来的。

远远看去就像是蚂蚁大军正在搬家,熙熙攘攘好不热闹,可是仔细再看却让我颇为心痛,一些农家学子的父母破衣烂衫,却给孩子穿的光鲜亮丽,那套衣服估计都够他们老两口半年的生活费了。

念书念书,谁家都是望子成龙,可是穷人家和富人家能一样吗?

就拿我和柳依依比较,同样是念书,人家走出学校就能走上老爸给找好的工作岗位,我呢?走出学校才正是九九八十一难的开始。

算了,不多想了,我走到铁狮子跟前,仔细去看,这两个铁狮子红光熠熠,显然久地天成大阵已经被修复了。

如果是这样的话,柳依依怎么会没事儿人一样进入到学校呢?这不可能。

我快步走进学校,打通柳依依的电话,等找到柳依依之后才发现,这丫头根本没事。

这是怎么回事儿?

我问道:“依依,你进门的时候没有再昏倒?”

依依斜了我一眼道:“昏倒让你欺负呀!流氓。”

这丫头,哎,我一头黑线,突然发现柳依依的胸前戴着一个吊坠,这是一个很古朴的吊坠,玻璃瓶子里面塞着一叠黄纸,看起来就像是符咒。

而且,柳依依身上的那个黑影消失了,是那种彻底消失,并不是被压制住的,难道跟这个吊坠有关?

我赶忙问道:“依依,你的吊坠在那儿买的?”

“什么呀?”柳依依道:“这是一个老头送我的,他说保佑平安的,本来不要钱,可是我看老头可怜,就给了他二百。”

老头?我突然想起点亮七星灯阵的那位高人,便问道:“什么样的老头?他现在在哪儿?”

“什么样?人模人样的,哪象你呀,敢做不敢当,哼。”柳依依撅着小嘴,显然对昨天的事情还有点生气。

“赶紧交钱去吧!以后我们就不在一个班了。”柳依依的话音稍显落寞。

我答应了一声,柳依依却突然抬头瞪着我道:“以后在班里,不,在学校,遇到女生只许看,不许碰,看也只能看脸,不能看胸,更不能看腿,尤其不能看人下边。”

我靠,这丫头怎么什么都说呀!

“告诉你,要是让本宫姑奶奶发现你移情别恋,我可饶不了你。”

移情别恋?我纳闷道:“我都没有恋爱过,跟哪儿移情别恋啊?”

“什么?你,你气死我了,哼,我要去班里开会了,不理你。”柳依依转身快步离开,我却是一头雾水。

算了,不多想了。

来到这个学校反而轻松了很多,毕竟有久地天成大阵,百鬼禁忌,正好克制想欺负我的小鬼,在这里我终于可以放心了。

接下来我要好好研究下师傅传给我的法术,只等到七月十五那一天去还阳路找枯骨沼泽,成为鬼事人。

莫名其妙的想起往生车上的那个女鬼姐姐,我狠狠咬了咬牙道:“女鬼姐姐,你等着我,我肯定让你转世投胎当贵妇。”

报道交钱分宿舍,一连几天都过的太平无事,老班给我分配了一个班长,让我好好干着,我心里也十分开心。

一晃就是一个星期的时间,星期五晚上,很多学生都回家了,毕竟这是他们入学后的第一个星期,还不太适应,都等着放假回家跟家人团聚。

我呢?由于离家太远就没有回去,一个人待在宿舍里面打游戏。

有人说考大学就是为了找个网速好的大城市,王者荣耀的时候不至于因为网速不好而送人头,对于这句话我是深以为然,确实,衡州这地界的网速就是快,哥们两次超神三次五杀,牛逼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

正在紧要关头,电话响了起来,一看是柳依依的,勉强的按下接听。

“男人婆,找尊上什么事儿?”我调侃道。

“尊上你个吃屎,教学楼下,马上给姑奶奶过来,晚了我就告诉你爸,说你不好好学习天天搞对象,还把人肚子搞大了。”

“我靠,你…………”我话到嘴边,人家早就挂了。

赤果果的威胁呀!挂了电话我真是欲哭无泪。

可是,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谁让我老爹耳软心活呢?若是真的被奏上一本的话,我可保不准我老爸不会拿大嘴巴子扇我。

去就去吧!想来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我起身向教学楼下走去,兜兜转转拐了几个弯,教学楼就到了。

对面坐着一堆人,其中就要那个惹事精柳依依,看到我走过来,柳依依马上蹦过来,一把缠住了我的胳膊道:“这就是我男朋友,我们青梅竹马,光着屁股一起长大的,怎么样?帅吧!”

“我靠,谁和你光着………”我刚要反驳,目光一扫,顿时看到坐在拐角处的一个女生。

这个女生不就是我在还阳路上救的那个女鬼吗?还真的还阳了,也不枉本尊救她一次。

不知道为什么,再次见到这个女生的时候,我竟然有种异样的心动,好像前世注定有什么姻缘一样。

柳依依一一介绍,到了那个女孩儿的时候,柳依依道:“她叫青青,跟我一个班的。”

“哦,你好。”我点了问好,青青却使劲瞅着我。

半响之后道:“我好像在哪儿见过你,对,在梦里见过,你叫杨石头对不对?”

“什么?”柳依依如临大敌一般站到我身边道:“这样也行,做梦都能梦到真的名字?”

我冲着依依眨巴了一下眼睛,依依就闭口不言了,我猜她已经想起我对她讲过的在还阳路上的故事了。

青青走过来和我招手打招呼,我彻底迷醉了,下头那个东西也不争气的挺了起来。

这个时候,青青走上前来讲了一个关于衡州职业学院电教室的鬼故事。

衡直技术学院流传着一个恐怖故事,据说就发生在电教楼的四楼,说是一个女生被人肢解了,保安发现的时候,她的脑袋在四楼的窗口上挂着,那叫一个恐怖。

而杀她的人正是她的男友,现在已经被判刑入狱。

事情也就发生在两三年前,算起来也就是上几届的事情,从那以后四楼的一整条楼道都被学院封锁了,外面是一个铁大门还上了一把铁锁,锁的严严实实的。

尽管如此,上晚自习的时候还是有人听到里面有女人的哭声,听起来肝肠寸断惨烈无比,只不过,来了有段时间了我倒是没有发现有什么异常情况。

可是,今天就站在楼下,听了这个鬼故事之后还是不由的后背发凉。

柳依依跳出来说:“不要怕,我有法宝,对吧!石头。”

小说《驱灵人笔记》 第9章 七星阵 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一条小慕梅点评:

《驱灵人笔记》这篇小说作者对人物的刻画非常的细腻生动。好多情节多感同身受。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