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灵异科幻 > 乡间诡事
乡间诡事

乡间诡事

作者:莫西

状态:已完结分类:灵异科幻

时间:2021-01-12 11:35:44

胡望钱阿呆是《乡间诡事》本书的主角,《乡间诡事》这本书的主要内容:“那蛤蟆了?”小蔡四处看了看,没发现鬼哈的踪迹:“怎么突然不见了?”就在小蔡四处张望的时候,我突然在山洞边看到了一个熟悉的东西,那是胖子的手机!“小蔡,你待在外边,我进去看看”小蔡负了伤,我不放心让他和我一起进去,要是山洞里面有什么危险,那就糟了。我打开手电筒,朝里面照了照,里面并不是很大,地上有许多树叶树枝,还有一些小动物的骨骸和腐肉。我顺着路,很快走到了头,尽头的碎石上,堆着一些动物的尸体,尸体上,一个庞然大物一动也不动的躺那儿。
展开全部

再见鬼蛤-莫西

山魈是种常年生活在树林间的精怪,虽然只有一只脚,却不影响他的灵活,除此之外,他还异常的聪明。我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发现不对劲的,是发现了猪肉上的鱼线?还是说从早上那会儿,他就已经知道我们躲在一边?

看到他从树上向我们扑来,我马上将小蔡推到一边,接着反作用力,我也顺势向一边跳了开来。山魈见没有扑到我们,显得有些生气,龇牙咧嘴地盯着我。我单膝着地,将刀紧紧的握在手上,防止他突然扑过来。我和小蔡手里的刀,是在屠宰厂买来的几把屠宰刀和剔骨刀,这几把刀常年被屠夫使用,多多少少都会沾上些血腥味和杀气,而山魈对这些是极为敏感的。

小蔡也握着手里的刀,悄悄的从山魈的后面靠近。我一看小蔡的动作,赶紧配合着他,努力的也朝着山魈龇牙咧嘴,想吸引山魈的注意,以免让他发现身后的小蔡。

但我还是低估了山魈的智商,原本和我对峙着的山魈,突然回过身来,朝着身后的小蔡扑去。小蔡迫不及防,被他猛地撞倒在地,山魈张嘴边对着小蔡的脖子咬去。情急之中,小蔡抬起手臂挡着脖子,鲜血从小蔡的手臂流出,染红了衣裳。我一看这情景,顿时怒气攻心,迅速朝山魈冲了过去。可没想到,山魈松开了咬着小蔡的嘴,接着小蔡身体当跳板,一转身又向我扑了过来。我没想到他竟这么的灵活,眼看着山魈即将扑到我面前的时候,突然,从不远处的草丛伸来一条长长的舌头,将山魈的身子一卷,然后向后一拽。

我没有反应过来眼前所发生的事情,喘了口气,跑到小蔡旁边问道:“怎么样了?”

小蔡咬了咬牙,说了句没事,然后朝不远处的草丛里望去。草丛里传来山魈愤怒的吼叫声,象是在和什么东西打斗着。我仔细看了看,大吃一惊,那分明是上次在公寓楼下看到的那只鬼蛤!

鬼蛤左奔右跳的,不停地用长长的舌头和山魈缠斗着,而山魈显得异常愤怒,不停地躲着鬼蛤的舌头,想靠近鬼蛤。我看到鬼蛤的左眼紧闭,上面是已经干涸了的血迹,难道,上次我们看到的血迹是它的?

我不明白他们为什么要争斗,是领地受到了侵犯?还是什么别的原因?但可以看出,那只鬼蛤明显力不从心,几次都差点让山魈接近,要是让山魈近了身,估计这鬼蛤便毫无招架之力了。

“胡子,那癞蛤蟆怎么老是望着我们这边啊?是想让我们帮忙嘛?”小蔡紧紧的按着手臂上的伤,说道。

我并没有怎么注意鬼蛤的眼神,听小蔡这么一说,我看了看,的确,那只鬼蛤时不时的望向我们这边,但并不是警惕的眼神,反倒是想寻求帮助的样子。

我想到刚才它也救了我一命,咬咬牙,从包里拿出几根绳子,打了绳套,朝他们打斗方向的地上扔去。我不知道那只鬼蛤是不是知道我在想什么,又或是山魈急着杀掉眼前的猎物,所以没有注意到我的动作,鬼蛤很配合的将山魈朝我绳套的方向引去。

眼看山魈的独脚踩进我的绳套,我迅速一拉,将他的脚死死地拴住了,接着我猛的一扯,山魈猝不及防,摔倒在地。可马上,山魈便爬了起来,吼叫着朝着我扑来,可刚扑到一半,便被鬼蛤长长的舌头给抽了下来,接着,一股翠绿色的液体从鬼蛤的背后喷出,准确无误的落在了山魈的脸上。我估计这液体是毒液之类的,果不其然,山魈痛苦的在地上不停地翻来覆去,隐约看得见微弱的白烟冒出,同时还闻得到少许轻微的腐臭味,过了一会儿,山魈抽搐了两下,便没了动静。

我有点不放心,迅速的走过去补了两刀。小蔡走了过来,想仔细看看,我把他挡到身后,虽然山魈是死了,但眼前还有个不知道是敌是友的东西。不远处的鬼蛤并没有怎么理我,伸着舌头自顾自的舔着左眼上干涸的血迹。我看他没有想攻击我们的意思,便从包里拿出药物,给小蔡包扎。

“现在怎么办?这丑猴子死了,我们怎么找胖子?”小蔡摸了摸手臂上的的伤,有的无奈的问我。

我摇摇头,我也没想到山魈会这么聪明,现在的我的确是没有办法了。突然,不远处的鬼蛤朝我们叫了两声,我们望了过去,只见它朝草丛方向蹦了两步,接着回过身来望着我们。

“它不会想让我们跟着去吧?”小蔡看着鬼蛤的举动有点不敢相信:“喂,怪家伙,你是不是想让我们跟你走啊?”小蔡朝鬼蛤吼了两声,只见鬼蛤真的点了点头,小蔡哈哈的笑了,说道:“这畜生真通人性啊!”

于是,我们跟着它,朝树林深处走去。小蔡一脸兴奋,全然忘了自己受伤的事,而我却有些警惕,刀一直握在手里,因为我并不确定这鬼蛤到底是敌是友。上次的老道士也说过,这鬼蛤一直跟着我,也不知道跟了我多久,又为什么要跟着我。所以,我依旧不放心。

走着走着,鬼蛤突然不见了,而出现在眼前的,是一个一人高的山洞。

“那蛤蟆了?”小蔡四处看了看,没发现鬼哈的踪迹:“怎么突然不见了?”就在小蔡四处张望的时候,我突然在山洞边看到了一个熟悉的东西,那是胖子的手机!

“小蔡,你待在外边,我进去看看”小蔡负了伤,我不放心让他和我一起进去,要是山洞里面有什么危险,那就糟了。

我打开手电筒,朝里面照了照,里面并不是很大,地上有许多树叶树枝,还有一些小动物的骨骸和腐肉。我顺着路,很快走到了头,尽头的碎石上,堆着一些动物的尸体,尸体上,一个庞然大物一动也不动的躺那儿。

“胖子!”我跑了过去,试了试鼻息,松了口气,还活着:“胖子!胖子!”叫了两声没反应,难道是晕过去了?我用力的掐了他一下。

“啊!”胖子吃痛,醒了过来,顿时,我一直悬着的心,总算放下了。

“狗娃,你怎么在这儿?”胖子看到我,有些惊讶:“怎么样,你没受伤吧?那鬼山魈真阴险,乘我不注意打晕我,看我待会儿不生撕了他”

我听着不对,胖子失踪已经好几天了,也就是说他很早便遇到了山魈,并被打昏了过去。可是,他可能昏迷这么长的时间嘛?而且还是不吃不喝?而且山魈这么喜欢吃人肉,又为什么没有吃了它?有问题,绝对有问题!

就在我正想问问胖子的时候,突然,从外面传来了小蔡的叫声。

疑云重重(一)-莫西

听到外面有动静,我心道一声不好,迅速的跑了出去。不知不觉中,已到了清晨,阳光洒在树林间,显得那么的宁静。可是,这宁静中,少了小蔡的身影。

胖子也急急忙忙的跑了出来,问道:“狗娃,怎么了?出什么事了?”接着,胖子看到地上掉落的背包,象是明白了什么:“狗娃,不会是小蔡和你一起来的吧?”

“胖子,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你一直都不告诉我?”我望向胖子,我总觉得他会知道小蔡在哪儿:“还有,你是不是知道小蔡去哪儿了?”

胖子看了我一眼,叹了口气,说道:“如果我没猜错,小蔡应该是被牛王带走了,牛王不会允许到手的灵魂就这样轻易地逃掉的。如果他没有到我们镇来,说不定他还能逃过这一劫,唉,都是命中注定啊!”

我听着越发不明白:“牛王?怎么和牛王又扯上关系了?”

胖子从地上捡起小蔡的背包,接着在附近找了块石头坐了下来,我跟了过去,坐到他身边,然后,胖子才将整件事完完全全的告诉了我:“明嘉靖三十三年,由于朝政腐败,倭寇在我国东南沿海地区不断大肆袭扰,朝廷曾多次派大军抗倭,都惨败告终。尚书张经上奏朝廷,请征湘鄂西土兵平倭,明世宗准奏,派经略使胡宗宪督办。永定卫茅岗土司覃尧之与儿子覃承坤及桑植司向鹤峰、永顺司彭翼南、容美司田世爵等奉旨率士兵出征。可朝廷派给他们的士兵根本不能和倭寇的人数相提并论,要是迎战,无疑是鸡蛋碰石头,但他们没办法,只得背水一战,却在途径我们镇时,听到了一个神秘的传说……”

“牛王的传说?你指的上报玉帝,反映人间疾苦的那个传说吗?”我打断了胖子的话,有点不明白。

胖子摇摇头,接着说道:“相传很久以前,各国为了扩大自己的领土,于是,世间烽烟四起,战火连天。老百姓们是这些战争的最大受害者,整日风餐露宿,吃了上顿没下顿。可在这战火中,也有一方净土,那里的青年,没有被迫入伍,那里的妇女,没有遭受侮辱。那是一个叫做建邺村的小村庄,这里之所以能够获得安宁,是因为村里有位能人名叫阿牛,阿牛之所以叫阿牛,是因为村落里的牛都不怕他,并和他极为亲密,人们都说,他是天上太上老君的青牛转世,虽然是讹传,但他的确天生神力,聪明睿智,他集结了村里的所有青壮年,将村庄上上下下打理的有条不紊。但是,再怎么强大的个体,也敌不过数量庞大的敌人。战火终于烧到了这里,一夜之间,这方净土,化作乌有。看着自己的家园遭到破坏和毁灭,阿牛死不瞑目,亡魂化为厉鬼杀尽了那些破坏他家园的人。只不过,在这血腥、杀气、戾气与怨气交汇的地方,渐渐地,他终是被蒙蔽了心智,见人便杀。终于,他身上所散发出的暴戾之气引来各方阴阳能士,各方能人将他擒住,准备剥夺阿牛的轮回,让他魂飞魄散,可这时,村里幸存的人全部站了出来。他们认为,阿牛是因为他们才会变成这样的,所以,恳求放他一马。各方能士了解了事情的真相,决定将他封印于此,受世人香火,以此来化解身上的暴戾之气,待到完全消除时,便可重入轮回。村里人为了让阿牛多受香火,便做了个关于牛王的传说,从此以后,在那个小镇,便多了一个叫做牛王庙的地方。”

“你说的,不会就是我们镇里的那座庙吧!”我大吃一惊,毕竟从小听到大的传说突然有了一个新的版本,着实有些吃惊:“可是,这和那些抵抗倭寇的将领们又有什么关系了?”

胖子叹了口气,说道:“覃将军身边有位老道士,当他来到这里的时候,便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他觉察到这里封印着一个很强大的灵魂。于是,他辗转反侧的了解到了整件事,接着将这件事上报给了将军,并告诉将军,他可以唤醒这个强大的灵魂为他所用,用来打败倭寇大军。将军听到这个消息,本是不想同意,可前有朝廷威逼,后有倭寇逼近,在这种两难的地步,将军真的想不到别的什么办法了。老道士的办法得到了许可,便开坛做法,瞒着全村人民,唤醒了牛王。”说到这里,胖子停了下来。

“然后了?”我被这个故事所吸引,迫不及待的想知道接下来的事。

“边走边说吧,早点下山,做好准备去救小蔡,虽然他这几天应该没什么生命危险但再过几天就不知道了”胖子站了起来,背着小蔡的包向山下走去,边走边和我说着下面的事:“靠着牛王的灵魂,将军们打了胜战,将倭寇赶了出去。但阿牛好不容易才化解的暴戾之气,又慢慢地回来了,于是,老道士渐渐控制不了阿牛,他也知道,要是让阿牛逃出,那又将是人间一场灾难。可是,以阿牛现在的暴戾之气,他根本无法将其镇压,无奈,老道士让将军以翻新牛王庙的名义将牛王庙重新建成了坐南朝北的格局,接着,道士拼着性命,设下一阵,然后魂归天际了。道士设下的阵名为“须臾镇魂阵”,用来镇压牛王。”

何为须臾?一刹那为一念,二十念为一瞬,二十瞬为一弹指,二十弹指为一罗预,二十罗预为一须臾,一日一夜,不过三十须臾。由此可见,那道士所设下的阵,不过是缓兵之计,并不能长久的封印牛王。

果不其然,胖子接下来说的,和我想的不谋而合:“这阵法并不能长久的封印牛王,除此之外,此阵发还是禁术,是道士自己所创,此阵每十年便需要七七四十九人的灵魂,重塑阵眼。可这些灵魂却偏偏是牛王大补的养料,所以,道士将庙口建成坐南朝北,以此来减缓牛王的变化。”

坐北朝南我是知道的,古人以为应当相其阴阳之和,尝其水泉之味,审其土地之宜,正吁陌之界。其次,北为阴,南为阳,山北水南为阴,山南水北为阳。坐北朝南,不仅是为了采光,还为了避阴风。也就是说,坐北朝南原则是对自然现象的正确认识,顺应天道,得山川之灵气,受日月之光华,这样,可以颐养身体,陶冶情操,使得地灵人杰。那老道士的用意,应该是为了隔绝牛王吸收天地灵气,日月光华,其次在借以阴风扫堂,以毒攻毒,好减缓牛王暴戾之气的增加。

快到山下了,胖子的故事也接近尾声了,他告诉我,将军们为了弥补这里的百姓,便留下了自己家族的本家人,来守护他们,这也就是为什么我们镇覃姓、向姓、田姓较多的原因。而每年的牛王节,将军的后人便会从自家选出填充阵眼的人,以他们的灵魂,祭奠牛王。可是久而久之,有一部分的将军后人不愿牺牲了,于是,他们盯上了村里的人,以他们的灵魂来代替他们。也有的,没有告诉子孙,让他们选择忘记,过平常的生活。可他们没想过,这会使得那些灵魂的怨气更加的暴戾,使得牛王更早的突破封印。听完胖子的话,我突然明白了当初为什么太姥爷坚持让舅舅和妈妈跟外公姓的原因。

“这些,都是你爷爷告诉你的吗?”我听完胖子说的,想着为什么覃爷爷不愿把这些事告诉我,可胖子的回答,让我悬着的心,绷得更紧了。

胖子说:“我爷爷?关我爷爷什么事?他什么也不知道啊?”

胡望,钱阿呆完本试读结束。

是你的岚霏呀点评:

《乡间诡事》是一本非常好的书!内容很精彩!主人翁非常强!非常好看!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