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现代言情 > 站在星星上的奚望先生
站在星星上的奚望先生

站在星星上的奚望先生

作者:猫三姨

状态:已完结分类:现代言情

时间:2021-02-23 16:36:45

猫三姨的书《站在星星上的奚望先生》以魏雅诺尤彬为中心,主要讲述了:张嘉源的口气让魏雅诺实在不能再拒绝,她只能心里暗暗感谢自己的大金主了。“还有一件事……”张嘉源想说又觉得为难。“你是说尤彬吗?”魏雅诺表情有些沉下去。“嗯。”“我想在休息几天,你过几天陪我过去,我就把电脑一取咱们就可以走了,我不想再和他有什么瓜葛,你说得对,我欠他的早就还清了,我也想要重新开始,有你在,我不会再害怕了。”张嘉源点头,“好,我知道了。”
展开全部

站在星星上的奚望先生第4章试读

房子所在的地段算是个黄金地段,近几年才开发出来,所以人还不算太多,但是各种设施一应俱全。

房间除了必要的隔断基本都是落地玻璃,通透明亮,家具和摆设也都是魏雅诺喜欢的风格。

“你还真用心,谢谢你啊大源。”

张嘉源站在魏雅诺身边搂住她的肩膀说道,“你谢我?有病吧你,就咱俩这关系,明天去领证都行。”

魏雅诺身体往侧边一挪笑道,“别乱说,你永远都是我最亲的家人。”

张嘉源听出了魏雅诺有些尴尬的口吻,便转而打趣道,“放心,哥是不会看上你这样的平胸小矮个的。哈哈哈哈……”

“张嘉源!”魏雅诺撅起嘴憋笑叫道。

“好了好了,我点了好多你爱吃的,绝对丰盛大餐。你在医院清汤刮水的估计早吃烦了……我去把餐具洗洗,你先随便转转。”

说完,张嘉源卷起袖管去了厨房。

魏雅诺挨着房间里里外外的审查,每个房间都让她很满意。最满意的,还是张嘉源的细心。大到家具电器,小到日用品全都合魏雅诺心意。尤其是衣帽间,衣服,鞋子,包包……张嘉源都给她换成了新的,而且尺码无一不是自己的。嗯……就连贴身的衣服都是合适的。

魏雅诺内心深处其实还是很感叹的,张嘉源还真的是可以考虑的结婚对象。可是,以她和张嘉源的感情也已经好到她实在下不去手了。

“叮咚”门铃响了,魏雅诺赶忙跑出去开门。

“您好,您定的外卖……”

送餐小哥手上提的满满的,不用打开看也知道,都是魏雅诺最爱吃的那些辣味十足的菜品味道。

就在魏雅诺刚伸出手,张嘉源抢先接了过去,“太重了,我来。你签个字就行,谢谢你了,辛苦。”

魏雅诺签完单送送餐小哥走后,再走到餐厅时,东西都已经取出摆好。

“快去洗洗手,吃饭啦!”张嘉源笑道。

魏雅诺顿时被这样的温柔侵噬,太久了,真的太久没有得到这样的对待,她都有些不适应了。

以往出了院都是心惊胆战的回家,心惊胆战的面对家里的人。别说喜欢吃的,估计连吃的都没有。

今天的一切,就像是在做梦一样,因为她确实无数次梦到这样的场景。

“喂!这位朋友,你在愣什么?洗手吃饭啦!”张嘉源敲着碗发出叮叮叮的声音。

“啊?哦好,嘿嘿。”

这顿饭吃的魏雅诺心满意足,果然,进食疗法名不虚传,再坏的心情也可以被美食重新唤醒。

“好饱啊……可是还想吃……”魏雅诺坐在沙发上拍着肚子懒懒说道。

“放心,以后有的是,有哥在,亏不了你。”

“明明比我小,还一口一个哥……”魏雅诺小声嘀咕着。

“你再说一遍。”分开太久,她忘记了张嘉源是出了名的顺风耳。

“什么?我听不见……”说完这家伙赶紧溜之大吉。

因为身体还没彻底恢复,魏雅诺还是有些困倦感,她早早的洗漱完便上了床。张嘉源不放心她一个人,准备陪着她住一段时间。

“睡了吗?我能进来不?”见魏雅诺房间灯还亮着,张嘉源想进去跟她说会儿话。

“你进来吧。”

进屋后,张嘉源躺在了落地窗旁的躺椅上,“怎么样?房子还喜欢吗?”

“喜欢,超级喜欢。”

“喜欢就踏实住,这房子我买下来了,所以,你可以任意享受。”

“你买下来了?你,该不会去找你妈……你阿姨了吧……”魏雅诺嘴里的妈变阿姨其实是一个人,就是张嘉源的亲妈。

从小张嘉源的父母就离异了,张嘉源哭死哭活的选择跟他爸。他爸就是个普通的公司白领,而他妈可就不一样了,在他们那个年代选对了时机下海经商没有不赚的,张嘉源也算得上是个名副其实的富二代了,但他宁愿选择和他爸过着中产生活。因为他妈一年365天,有5天是在家就不错了。

但其实最主要的原因,还是他想和魏雅诺在一起。他妈那时候想把他带到C市去,那里环境更好,条件更优越。

so,这两个硬性条件加在一起,他必然选择了他爸。

而他管他妈叫阿姨也是他心里的不爽,因为他妈自从走后就没回来看过他,只是不停的给他汇钱,汇钱,汇钱……

“对呀,我去找提款机提了点款,就把这买下来了。”张嘉源说的轻松,感觉就跟真的是在提款机上取的别人的钱一样。

“一点?这得多大一点啊?!”魏雅诺不可思议,这房子少说也得8位数字。

“对她来讲可不就是买毛毛菜的钱吗?管他的,我们不啃老,但我也不能把她放过了。”

魏雅诺想说点什么,但是又不知道怎么开口。再怎么说,这是张嘉源的家务事,她最好不要过分参与,越是亲密,才越要保持清醒。

“对了,你不是一直想要做关于自闭症的研究吗?你资料收集的够了吗?”张嘉源问道。

“够是够了,但是,我还是乱七八糟的,反正资料上怎么形容他们的都有,我越看越糊涂。”

“其实照我说,你就别看那些东西,每个人的认知和审视角度不同,他自然给出的判断就会不一样。我觉得吧,你还是自己去真正的走进了解更为妥当。而且,你要知道,你做这件事情,是为了什么?”张嘉源说的句句在理,魏雅诺连连点头。可为了什么?魏雅诺也说不出。

“为了什么?我……帮他们?”

“那你想好怎么帮他们了吗?”

接过问题魏雅诺又思考片刻,“没有,我就想着根据他们的状况先做一份计划,然后再慢慢实施。”

“可你了解他们真实的情况吗?”

又是一个问题,魏雅诺还真没想那么多。

“就收集的那些资料……”

魏雅诺越说越没底气,感觉自己做了好多,又觉得什么都么做。

张嘉源一笑坐起身来,“你看啊,其实呢你就是想通过了解自闭症在帮助他们康复对吗?”

魏雅诺点了点头,她听得仔细。

“那我们先说说第一步,了解。你想了解他们,就像我刚才说的,光靠你收集资料是不可取的。资料上面显示的当然不全是对的,一定会加入很多的个人色彩在里面。大多数人都会把自闭症当成是一种病,然而我并不这样认为,我觉得他只是一群人有着不同于我们的生活方式罢了。既然是方式不同,我们就不能带着我们的生活习惯从他们的表面状态去看待他们,而是要走进他们,真的融入到他们的生活中去,融入到他们的内心活动中去,你才能真的做到了解。对吗?”

“嗯。”魏雅诺听得入神,大眼睛充满期待的盯着张嘉源。

“那第二步就是帮助,其实最难的也是这一点。你也说过,现在的人都用着不适合他们的方式关心着他们,才导致这些自闭症患者抗拒外界,所以,我们要做的就是用不一样的方法来对待他们。”

“不一样的的方法?那我们要怎么做?”

张嘉源放下手里的饮料瓶站起来坐到了床上。

“首先,你要改变外界的态度,告诉他们,我们要做的其实不是把他们强行带出来,而是我们努力走进去。其次,就是针对自闭症,至于对他们怎么做,我不能给你一个明确的方法,因为他们也是独立的个体,也有自己的生活方式,这就只能你自己慢慢在过程中揣摩了。”

魏雅诺深吸一口气哐铛躺在了床上,“啊……听着是很有道理,但怎么感觉起来好难啊!”

张嘉源笑了笑道,“慢慢来,不着急,你一步一步地去做,就会发现其实很简单。你现在要做的第一步就是走进他们。放心,有我这个坚强的后盾在你怕什么?”

魏雅诺偏头看了看张嘉源,“可是后盾,走进他们需要时间,我要是没工作了,就没饭吃了,自己的温饱都解决不了,还怎么帮助他们?”

张嘉源笑得很有内容,“不知魏雅娜小姐可否加入我的工作室呀?就当这是我派给你的任务,工资翻番,年底分红,给你股份。”

魏雅诺噌地坐了起来,“你说什么?你的工作室?你什么时候开工作室了?”

“我?我早就开时准备了,咱们俩不是约定好三年后一起开个工作室嘛。你住院的那段时间我都弄好了。就等着您大驾光临。”

“真的?!”

张嘉源摸了摸魏雅诺的脑袋,“真的!你就说你来不来?”

“来!我当然来。只是,股份什么的就算了吧,我去你那,成天折腾的都是自己的东西,也帮不上你什么,你……”

“打住!”张嘉源双手交叉打断魏雅诺,“我说了给你就给你,哪那么多话,自闭症的案子本来就是好事,你能做,我就不能做了?你做,我支持你,都是好事。好了,就这样决定了……”

张嘉源的口气让魏雅诺实在不能再拒绝,她只能心里暗暗感谢自己的大金主了。

“还有一件事……”张嘉源想说又觉得为难。

“你是说尤彬吗?”魏雅诺表情有些沉下去。

“嗯。”

“我想在休息几天,你过几天陪我过去,我就把电脑一取咱们就可以走了,我不想再和他有什么瓜葛,你说得对,我欠他的早就还清了,我也想要重新开始,有你在,我不会再害怕了。”

张嘉源点头,“好,我知道了。”

张嘉源回房后魏雅诺下床走到了窗边……

低头是看不到头的霓虹闪烁,抬头是一望无际的明亮星空。他们就这样平行着无限延伸下去,有没有尽头?尽头处他们是否交融?

“希望你们可以接受我……”魏雅诺对着满天繁星倾诉着。

张嘉源其实早就给魏雅诺找好了适合她过去的自闭症学校,只是出于她的情况一直没告诉她。本来打算再过一段时间等魏雅诺缓和一些了再安排这件事情,可转念一想,也许让她快一点投身进一件事,就可以少一分对尤彬的回望。

站在星星上的奚望先生第5章试读

尤彬去医院发现魏雅诺早已了人影,询问后才知道有人将她接走。他估摸着是张嘉源回来了,因为在这个城市里,除了他,魏雅诺不可能跟别人就这么堂而皇之地走掉。

他心里再不爽也没有办法,自己造的孽太深,魏雅诺的心早已经是千疮百孔。即便能勉强愈合,也会被自己不知何时何地的再次重击而撕裂。

尤彬坐在家里沙发上,屋里已经乱的没法直视,他也无心打扫。身上的衣服还是去接魏雅诺时穿的,没怎么吃饭,也没洗过澡。头发缕缕散落,胡渣也在脸颊上窜开。

几天之内他给魏雅诺拨了无数次电话,发了无数条语音但都石沉大海一般。

他第一次有种莫名的空洞感,他不曾想过魏雅诺会这样毫无征兆的弃他而去。习惯就这样被强制性改变,他一时之间还不能接受。罪恶的心态又开始蔓延,他心里闪过无数画面,无数针对魏雅诺暴力的画面。他不能忍受,不能忍受这个只知道围着自己转,一心只有自己的人会被别的男人轻而易举地带走。

他们现在在干什么?一起吃饭?一起狂街?一起做家务?还是……尤彬不敢再想下去……思绪遏制住他的喉咙,他快要窒息,快要死亡!

“尤彬。”魏雅诺站在门口唤道。

她从进门起已经唤了好几声尤彬的名字,可尤彬就像樽蜡像一样毫无反应。

直至最后一声她刻意提高了嗓门,才将尤彬拽回。

尤彬顺着声音慢慢侧过头去,他的样子让魏雅诺不由向后退了一步,这样的眼神和反应,实在是再熟悉不过。

张嘉源一把从后面扶住魏雅诺,他的脸色也是极其的阴沉。

“尤彬,我们来取魏雅诺的东西,取完我们就走。”张嘉源沉沉说道。

“取东西?走?你要去哪里?这就是你的家你要去哪里?”尤彬缓缓站起身指着魏雅诺说道。

“我……尤彬,我们分手吧。”

尤彬如雷轰顶,他走向魏雅诺,“分手?你不是说不分手吗?你为什么要和我分手?!”

说着,他想从张嘉源手里拉过魏雅诺,却不想张嘉源将魏雅诺从背后一把搂进怀里,接着将他猛地推搡开。

“尤彬,你再敢碰一下她试试?!”

尤彬被推的有些暴躁,这样直接的上门挑衅绝对会毫无保留的激发他的“斗志”。

他看了看魏雅诺,又看了看张嘉源,突然如猛兽一样大步向前将魏雅诺的胳膊死死拽在手里往自己的方向拉扯!一边拉扯还一边挥起巴掌!

魏雅诺伴随着一声尖叫声将头瞬间偏向张嘉源怀里,张嘉源终于是亲眼证实了这一切!

就在尤彬大手挥下那一刻,张嘉源抬手拦了下来,他将魏雅诺推向一边,接着拽住尤彬的衣领向下一扯!张嘉源的膝盖狠狠的撞击到尤彬的胸口处。

几天没好好吃饭的尤彬被这样暴击一下,顿时没了力气。张嘉源愤怒不减,提起尤彬就是一顿猛捶。

魏雅诺站在一边只觉得一阵头晕恶心。

“大,大源。”她伸手想要张嘉源接住摇摇欲坠的自己。

张嘉源赶紧松开尤彬跑到魏雅诺身边将她扶住。

“你没事吧?”

魏雅诺摇了摇头,“就是觉得胸口闷,咱们拿了东西就走吧,我不想见到他。”

张嘉源点头,“东西在哪?”

魏雅诺在这跟垃圾场一样的家里巡视了一圈后指着餐桌说道,“在那。”

张嘉源将魏雅诺安顿坐在椅子上,自己几步走到餐桌前将电脑捞起装进背包后,又赶忙回到魏雅诺身边。

“雅诺,你别离开我,求你。”

尤彬恍惚的坐在地上哀求起来。

魏雅诺含着眼泪,但是一句多余的话都不想和他讲。

“尤彬,我警告你,如果你在动魏雅诺一根手指,那就法庭上见!别把她的善良当软弱!”

说完张嘉源扶着魏雅诺离开。

一路上魏雅诺都闷不作声,她有不舍,这谁都看得出来。

“不要再想了,就当做了个噩梦,梦醒了你该回到现实好好做自己了。”张嘉源安慰道。

魏雅诺将自己完全缩进座位,她没有回应张嘉源,此刻的她需要好好整理一下,把自己彻底从噩梦中剥离开来。

接下来的几天,魏雅诺一直处于半梦半醒的状态。时而觉得尤彬的事情已经过去了,时而又再次被拉回梦魇中去。

毕竟两年了,我们可以用两年忘记两天,但想用两天刮尽两年,这就是妄想。

“想要治愈上一个情境里留下的痛,最好的方法是进入到下一个情境中去。”

这是张嘉源一天前告诉魏雅诺的。

魏雅诺思来想去,目前最有效的愈合方法,就只能是这样了。

“我想这几天就去你说的那个学校。”吃晚饭时魏雅诺提出自己想要开始工作。

张嘉源放下碗筷,“好,那我给你安排,你是想住在那里一些日子,还是家里学校两边跑?”

魏雅诺盘算了一阵说道,“要不我就住那一阵子吧,来回跑挺麻烦的,而且住那我才能更好的接近他们。”

“可我担心你一个人住那不习惯……”

“没事,我能照顾好自己,你放心好了。我刚好也能在那趁机清静一下,你不是说了吗?让我忘掉的最好方法是走进下一个情境。”

张嘉源觉得魏雅诺说的也有道理,来回跑她也累,倒不如就让她住在那里一阵子,换个环境,换个心情……

“那好,我给你安排。”

晚上魏雅诺刚准备躺下,张嘉源在门外轻唤了一声。

“小诺你睡了没?”

“没有,你进来吧。”

张嘉源笑嘻嘻地推门进来道,“给你安排好了,你从明天开始随时可以过去。那边的院长是位中年女士,为人很和善,听说你要过去也很高兴,你想好什么时间过去了我就送你去。”

“那就明天吧……”

“明天?”张嘉源被迫不及待的魏雅诺震住。

“对啊,反正也没什么可准备的了,就直接过去吧……。”

“那行,那你早点休息,明天我陪你过去。”

第二天一大早,魏雅诺睡眼朦胧的走出卧室,一眼便看见张嘉源已经将她所需要的行李打包装进了行李箱。

“大源,你起这么早就为了给了我收拾行李?”魏雅诺揉了揉眼睛蹲在张嘉源身边问道。

“对呀……这样你就可以多睡一会儿了嘛……”

魏雅诺把脑袋顶在了张嘉源的肩头说道,“大源啊大源,我要怎么报答你的大恩大德呐。”

张嘉源宠溺一笑,“这都是我乐意,你快去洗洗吃早餐,完了咱们就过去。”

梳洗完毕的魏雅诺坐在桌前享受着张嘉源准备好的美食,看着张嘉源在一旁最后一次清点她所需的必需用品。

“谢谢你大源,我只有照顾好自己才是对你最大的报答。”魏雅诺心里默默想着。

学校那边,院长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见到这个叫魏雅诺的小姑娘了。

“应该快来了吧?”院长问道。

院长是一位45岁的女性,但岁月并没有过多的带走她的美貌,反而还为她增添了一份优雅和大气。

“院长您别急,一会儿估计就到了。”说话的老师也是满脸期待。

倒是另一位看起来不太欢喜,她的眉头一直就没怎么舒展开来,“院长,你说这小姑娘行吗?可别又是个来添乱的。”

其实也不能怪她这样讲,这么多年,多少小老师都是满怀信心的来到这里,过不了多久便打起退堂鼓,甚至落荒而逃……

院长从容一笑说道,“李老师,不要这样讲,咱们不是还没见到人吗?再说,之前的老师我们也不能怪罪于他们,毕竟自闭症确实是个很特殊的群体,他们也是因为没有办法改变而不能接受才选择离开这里。”

老师们都不再讲话,他们也都是这里的老员工了,所以深知这份工作的特殊性,他们只期望这次来的老师,可以真的有不一样。

“院长,他们来了!”门口出现一名男老师笑着说道。

院长赶忙带着老师们走出办公室迎接。

此时的魏雅诺已经下车,张嘉源将行李取出后也走到了她身边。

院长还没走到魏雅诺跟前就已经开口唤道,“小诺,你好呀!”

魏雅诺见院长这样热情近人,此前还悬着的心放了下来,她也很开心的上前走去,“院长您好。”

院长看着魏雅诺,心里总有种说不出的熟悉感,真的就像看到了当年的自己一样,她对这个小姑娘一下子充满了信心。

“知道你要来,我实在太高兴了,谢谢你愿意加入我们这个大家庭协助我们。”院长拉着魏雅诺的手久久没有松开。

魏雅诺转而腼腆一笑道,“是我谢谢您才对,谢谢您愿意给我这个机会接近这些孩子们。”

院长一听更加的愉悦,“哪里,你是个善良的好孩子,我们都很高兴能有你的出现。你,是张嘉源吧?”院长看向张嘉源问道。

“是的,您好院长。”张嘉源有礼貌的鞠了一躬。

“哎呀,好好好,都是好孩子,都是好孩子。那走吧,咱们就别站着了,我先带你们去看看住的地方。”

“院长,我就不去了,小诺在这里我很放心,我工作室还有很重要的事情,必须先离开。”张嘉源说道。

院长笑着点点头,“好好好,那你就去忙你的事情,不忙了就过来看看,小诺交给我们就好。”

张嘉源点头,“那就麻烦你们了,小诺,我就先走了,有什么事情你给我打电话。”

魏雅诺笑道,“好的,我知道了,你放心,我会照顾好自己的。你路上注意安全。”

目送张嘉源的车子开远后,院长和魏雅诺两个人去了学校安排给老师的宿舍。

魏雅诺,尤彬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立群郎点评:

《站在星星上的奚望先生》这本书好好看,情节一环扣一环,很精彩,结局也很完美,支持猫三姨大大。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