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穿越重生 > 嫡女逆袭:皇子别缠我
嫡女逆袭:皇子别缠我

嫡女逆袭:皇子别缠我

作者:裴新

状态:已完结分类:穿越重生

时间:2021-01-09 13:56:54

公孙羽墨慕容天一在《嫡女逆袭:皇子别缠我》里面是一波三折,裴新让故事情节起伏跌宕:过了一会儿,张阿姨突然站起来说道,“瞧我光顾了高兴了,还没有将这么大的喜事告诉老爷和太太呢。小姐,你稍等!我这就去喊老爷和太太过来。他们若是知道小姐醒了,一定会高兴的不得了。”说完,张阿姨轻轻地按了按小姐肩头转身就要离开。“等一等,这里是哪里?我怎么到这来了?”公孙羽墨不解地问道。“小姐,你这是怎么了?为什么这么问?”“我是这家小姐?”
展开全部

再现今生-裴新

刚才天气还是好好的转眼间黑云便压了过来,将原来初上阳光的清晨染上了墨色,一道道闪电划过幽暗的天空指向平京市西山山脉玉山脚下一栋外观是白色的三层小楼,瞬间小白楼完全笼罩在耀眼的光芒里,光芒慢慢收缩凝聚成多层光环将二层团团围住,然后光环从窗户进入房间内变成无数道光束照射在躺在床上的小姐身上……

正坐在床前守护着这家小姐的张阿姨被耀眼的光束刺得眼前白茫茫一片,惊得她心脏就要蹦出来了,双手紧紧地握住一直躺在床上小姐的玉手,生怕自己一直精心守护的小姐再受到什么伤害。

这家小姐名叫公孙姜羽墨,不知道什么原因,前几天晚上睡下后再也没有醒过来。这家老爷和太太急得就像热锅上的蚂蚁坐卧不安,带着她寻遍了平京市所有的大大小小医院,但谁也说不出到底是什么原因。

羽墨小姐自幼便由张阿姨看护,与她有着很深的感情。自从小姐昏迷后,张阿姨除了日常做家务外,其他时间便坐在小姐的身边静静地看着她、守着她,她向上苍祈祷小姐能够遇难呈祥、苏醒过来。她在菩萨面前光燃香就不知道燃烧了多少根,可小姐一直没有苏醒的迹象。

今天清晨忙完早餐后,张阿姨像往常一样又坐到小姐的身边,慈祥地看着小姐过于漂亮的脸蛋。

小姐这样仁义、善良,又这样柔美、俊俏,怎么会染上昏迷不醒的恶疾呢?这一定是见不得人的坏蛋在小姐身上施的魔法,她一定要抓住这个坏蛋,为小姐解除了魔咒。张阿姨又宽慰自己,这么美娇的小姐静静地躺在那里,若不是近前人知道内情,还真的以为她只是睡着了。

张阿姨感到眼前刺眼的极光稍稍暗淡一点后,心中放心不下小姐一个人面对这么恐怖的事情,让她立即睁开双眼看向小姐,眸前的情景让她惊喜不已,原来小姐睁开了久违的美眸。

瞬间,张阿姨激动地想跳起来,兴奋的五脏六腑都在燃烧,她又将原来紧握小姐玉手的双手握得更紧了,高兴的连声音也变了声。

“小姐…小姐…,真是天地菩萨保佑,你终于醒了。真是好心人有好报,我还要给菩萨多烧几柱香,求得他们保佑小姐一生平安……”张阿姨话还没有说完,已是老泪纵横、泣不成声。

过了一会儿,张阿姨突然站起来说道,“瞧我光顾了高兴了,还没有将这么大的喜事告诉老爷和太太呢。小姐,你稍等!我这就去喊老爷和太太过来。他们若是知道小姐醒了,一定会高兴的不得了。”

说完,张阿姨轻轻地按了按小姐肩头转身就要离开。

“等一等,这里是哪里?我怎么到这来了?”公孙羽墨不解地问道。

“小姐,你这是怎么了?为什么这么问?”

“我是这家小姐?”

“对呀!”

“怎么会呢?……”

公孙羽墨还要说什么,张阿姨心中惦念老爷、太太对小姐的挂念,急忙转身匆匆地向外走,“小姐,请稍安勿躁!我这就将老爷、太太请上来。”

张阿姨对于公孙羽墨奇怪的问话并没有向心里去。她是这么认为的,小姐昏迷了这么多天,心智肯定会受一点损伤,有什么异样也是非常正常的。只要小姐醒过来了,健健康康地活着就比什么都强、比什么都重要,其他一切都会慢慢好起来的。

待张阿姨出去后,公孙羽墨奇怪地打量着这个房间。这个房间与自己的闺房没有一点相同,看那个嬷嬷的打扮也与自己国公府内的嬷嬷不一样。她又低头看着自己的装束、床铺,也与以前大不相同。

公孙羽墨从床上下来走到窗户前向外看去。

窗口外是一个小广场,小广场中间是一个圆环状的池子、东西两侧各一排库房。库房前面停着四辆与马车相似的车子,可它们没有辕子,而是在前面增加了两个轱辘、还有一个圆圆的东西,而且没有常用的窗帘和门帘,但周边围着自己不认识的透明东西,可以看到车内。

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没有一点公孙国公府的模样了?

公孙羽墨努力回忆着,自己由于过度悲伤造成眩晕掉进府内的小湖里,然后被一个戴着铜色面具的年轻人救了上来,他还亲自己的嘴。而他面具孔洞里深邃的眸光传递出来的是怜惜、爱慕和柔情。想到这里,公孙羽墨不禁害羞地用手捂住自己的朱唇,她感到自己的脸颊一定红的像红珊瑚。

公孙羽墨继续冥思苦想,后来父亲和母亲来到身边,呼唤着自己……再后来,自己便什么都不知道了。

难道自己已经死了,现在的自己是转世投胎?或者将自己的灵魂赋予她人身上?不管是转世投胎、还是灵魂赋予其她人身上,还好……刚才听那个嬷嬷喊自己小姐,这么说,自己投的还是女儿身。太好了!自己仍可以以女子的身份堂堂正正、快快乐乐地生活在这个新的国度里。

不过,听刚才那个嬷嬷的话茬,自己的容颜好像与她们家小姐的模样相同,自己又有了新的父亲、母亲。

虽说,现在再也看不到自己亲生的父、母亲了,但这也是自己无法把控的。况且在大燕国自己活得太累了,慕容天一意在将自己纳为他的妃子,自己同父异母的妹妹竟算计自己,而一直宠爱自己的父亲只相信他看到的,而不相信自己的解释。

不回去也罢,在这里逍遥地活一次,也不枉白来一趟。现在自己的容颜真的与这家小姐一样吗?好看吗?可千万不要变成丑八怪!不过,还应该找个铜镜看一看,最好应该是那家小姐凑巧与自己原来的容貌一样。因为,原来的自己还是非常娇媚无比、美艳动人的,在大燕国也算得上一等一的美人。

公孙羽墨回过头在房间里寻找着,当走到卫生间的时候,一面巨大的镜子赫然出现在她的面前。

呦!这么大的铜镜、还这么清晰,比自己闺房里的铜镜不知道好多少倍?看样子,这个家庭比自己原来的家只会好、不会差。自己太有福气了,没想到投胎的是这样好的家境。就不知,这里的父、母亲是否疼爱自己?

公孙羽墨细细地端详着镜中的自己,自己的容颜一点没有变,不对!有点变化,就是比那时的自己成熟了、年长一点点。不!不!还有一个很大的变化,那就是自己的胸部为什么这么高?

公孙羽墨美艳的面颊不由得红过耳根,她用玉手紧紧地捂住眼眸,但又忍不住心中的好奇,撕开一点手指缝看向眼前的镜子。镜子里展现的是千娇百媚的美丽容颜和沁人心魄的性感身材。这么美?还是墨儿吗?当然是了!公孙羽墨的笑容从指缝中流露出来,“太好了!还是我自己。”

看着与自己无二的容貌,难道自己不是转世投胎,而是穿越到了这个时代,将自己的灵魂和身体赋予在这个女子身上,自己又重生一次。自己不是借她的身体,而是自己的今生。不过,自己还应该知道这具身体的情况。

蓦然,公孙羽墨的脑海里像电影胶片一样,一幅一幅的画面在她的眼前闪过。原来,自己的今生还真是相当不错的。

自己生在一个富裕的家庭,父亲经商小有成就,已是现代意义上的富翁。母亲美丽、聪颖过人,在家相夫教子,当然这个教子的子就是自己了。

自己的名字叫公孙姜羽墨,只比自己原来的名字多了一个姜字。虽然,这个家庭比较富有,但自己并不想沾父亲的光,而是想自己创出一片天下,不是富二代。

自己过完了前世,现在又能够看到自己的今生,并且享受现世的生活,真的让人感到人生好有意思。若是能够再穿越回到前世,那里的人一定会羡慕死墨儿了。

唉!什么时候能够回去呢?母亲还在那里等着墨儿醒过来呢,不知父亲是否已经回心转意,不再认为是墨儿害了妹妹。最可恨的是那羽荷,虽然你是庶出,可自己也并没有另眼看待你,待你并不薄。只是道不同不相为谋。为什么你如此算计墨儿?置墨儿于不仁不义之地!

公孙羽墨天南地北地畅想着,突然从闺房外传来令人心碎的呼唤声音。

“宝宝……宝宝,妈咪的心肝,你终于醒了……”

公孙姜羽墨的母亲姜香梅呼喊着跑进了她的闺房,父亲公孙纳德也随着母亲跟了进来,张阿姨在后面默默地看着刚刚苏醒的小姐,眼帘里噙着高兴的泪水。

公孙羽墨看着进来的一对中年夫妇,心道这应该是自己的父、母亲了。她款款地向前迈了几步、双手相握放在自己的腹前偏右的位置,然后一躬身柔声地说道,“女儿见过父亲、母亲,让您们受惊了。女儿愧对您们!”

拜见父母-裴新

公孙纳德和姜香梅疑惑地看着公孙羽墨,这还是自己的女儿吗?是那个老嫌自己阴柔太多,要阳刚一点的宝宝吗?难道,她昏迷后性情大变?

公孙纳德夫妇俩正在遐想之际,公孙羽墨见父、母亲对自己有陌生之感,便又一次俯下*身子轻柔地说道,“父亲、母亲,女儿在这里向父、母大人请安。”

姜香梅终于从迷惑中走出来,眼前的女儿这些变化说不定是与昏迷有关,行为举止有些变化也是正常的。她急忙向公孙纳德递了一个眼神,意思是女儿已经行了两次礼了,总不能再让女儿行第三次礼吧?

公孙纳德与姜香梅心有灵犀一点就透,他急忙向前跨了两步搀扶起自己的女儿,一脸慈祥的笑容,“女儿,莫要多礼!快快请起。”

公孙纳德说完,自己也笑了。女儿用语变了,自己好像也变了。今后这一家子若是这样,虽然非常有趣可也太不符合日常用语了,应该还是原来那个样子比较好。

姜香梅已经等不了那么多了,她疾步向前拥住自己的女儿。“宝宝,这些天可把妈咪急坏了,来,让妈咪好好看看。”

“父亲,母亲!”公孙羽墨深情地叫了一声,随后与姜香梅和公孙纳德抱做一团,也哭成一团。

“让妈咪好好看看,看看我宝贝女儿恢复的怎么样?”过了许久,姜香梅才将羽墨从自己的怀里放了出来,“嗯!还不错,还是那么娇俏、美艳、靓丽。不愧是妈咪的女儿,就是不一样。”

“宝宝,你遇到什么问题了吗?为什么昏睡不醒?”公孙纳德不解地问道,他想知道宝宝发生了什么事情是自己不知道的。

“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反正那时睡过去了,现在自然醒了,就是这样。”公孙羽墨的答案恐怕也就是这样了。

“好啦,好啦!我们就将这些当作过眼云烟吧,这大概就是宝宝的劫数。宝宝醒过来了,这个劫就算是顺利地度过了。以后,全是好日子了!”姜香梅开心地说着。

“母亲,为什么您们不叫我墨儿,而是叫我宝宝?”

“宝宝,从你一生下来,你爹爹和妈咪就给你起了这个小名-宝宝,大名叫公孙姜羽墨。”姜香梅回复道。

“哦!知道了。对了,我为什么叫公孙姜羽墨,不是应该叫公孙羽墨吗?”

“怎么,难道不好吗?”姜香梅问道。

“没有!我觉得应该叫公孙羽墨,中间再加上一个姜字,有点别扭。”

公孙纳德闻言立刻赞赏道,“要说别扭还真有点别扭,可这是你妈咪非得加上她的姓,没有办法!”

“怎么,你不满意?”姜香梅闻言,假装带着一丝怒气问道,接着又补充一句,“要不然直接让女儿姓姜!”。

“没有,没有!这个家不是一直听你的嘛!中间加个姜,这样挺好!”公孙纳德一脸的虔诚、连连告饶。

“父亲,母亲,您们别再秀恩爱了,我都有点起鸡皮疙瘩了!”公孙姜羽墨玩笑地说道。

“要说起鸡皮疙瘩,应该是我们起了一身。”公孙纳德笑道。

“为什么呀?”公孙姜羽墨不解地问道。

“宝宝,你一口一个父亲、母亲叫着,一说话就躬身行礼,听的、看的让我们都有点起鸡皮疙瘩了。”公孙纳德好似既是玩笑、又想将宝宝有点奇怪的说话纠正过来。

“是吗?可我以前一直称呼您们父亲、母亲,行礼也是必须的呀?”

“这不是什么大事,以后,慢慢改过来就行了,不在于一时。”姜香梅打岔道,在她的眼里没有什么比自己的女儿苏醒,恢复健康重要的事情了。

“哦!没有关系,随您们的习惯吧,我也慢慢习惯称呼您们爹爹、妈咪。”公孙姜羽墨撒娇地说道。

“哎,真是好女儿!……”公孙纳德满脸的幸福笑容,对自己的女儿赞不绝口。

虽然在自己的潜意识里对今生过往有了些了解,但信息量还不是很大。应该到外面走走,放松一下紧张的心情,也许能够想起更多的今生往事。

想到这里,公孙姜羽墨对公孙纳德和姜香梅说道,“父亲、母亲,哦,不对!”

公孙羽墨白皙的面庞不禁有点泛红,这么点事都记不住,真是欠打。

“爹爹、妈咪,我昏迷了那么多天,不知道外面变成什么样了,我要到外面随便走走、看看。”

公孙姜羽墨的话音未落,人像旋风似地跑出了闺房来到了庭院。

公孙纳德和姜香梅虽然感到宝宝这次醒来后与往常有很大的不同,但宠溺心切也顾不了那么多了。其实,最为关键的是公孙羽墨的面容没有任何变化,他们怎么会知道、也不可能想到,在自己女儿的身体里发生了这么大的变化,她的前世来到她的今生,两个身体、两个思维合二为一了。

公孙姜羽墨家是一个占地近2000平米的独立别墅,别墅正中间部位是一座坐北朝南的三层白色小楼,小楼前是一个飞燕式通道,楼前小广场中间是一个环形喷水池。一条用青条石铺成的笔直大道伸向别墅大门口,大道的两边是法国梧桐树。

小广场西侧车库停放着公孙纳德的座驾-黑色宾利轿车、墨绿色路虎越野车,东侧车库停放着姜香梅的座驾-红色保时捷,红色奔驰C200L轿车是公孙纳德一年前为公孙姜羽墨购买的代步工具。

公孙羽墨漫步在小白楼西侧青石板小路上,小路两侧有无数棵几十年到几百年的松柏、冷杉、银杏树,还有连绵的灌木。她沿着这条凉爽的小路来到楼后树林中圆形凉亭,静静地坐在凉亭的青石凳上观赏着四周的景色,看到哪里都有一种久违的亲和感。

静谧的环境让公孙羽墨的思绪逐渐清晰起来,蓦然,今生往事逐渐占据了她的脑海,而她的前世过往也依然历历在目。这也太奇妙了,简直匪夷所思!恐怕这个世界上,自己是独一无二经历前世、今生的幸运人了。

公孙羽墨捋清了自己的思路,接下来就要进入自己今生的世界里。兴奋的心情难于言表,她哼着小曲转回到生活了二十八年的小楼里。

小白楼一层靠右侧是大客厅,一层左侧是餐厅、敞开式厨房、洗衣房。对着大门的香案上摆着鎏金的如来、米勒佛坐像,鎏金观音菩萨、关羽立像。香案前方桌上的香炉内插着燃香、一个播放佛乐的音盒循环播放着佛乐。

公孙纳德和姜香梅夫妇一人跪在如来佛像前、一人跪在观音菩萨像前的圆形垫上,双手合一默默地吟诵着经文,心中祈祷如来佛和观音菩萨保佑他们的女儿今生健康、平安。

“爹爹、妈咪,你们干嘛呢?”公孙姜羽墨不解地向父、母亲问道。

“傻孩子,还不是为你祈祷平安吗?宝宝过来,和爹爹、妈咪一起敬一下如来佛和观音菩萨。”姜香梅面带慈爱的面容,说出来的话是暖暖的。

自己已经数天没有上班了,手里还有一大堆工作等着呢,尤其是现在正在关键点上,自己的顶头上司刚刚辞职,余下的空缺怎么也应该轮到自己头上了。可自己昏迷这些天,不知道要受到什么影响,还是早早地去公司,将这些天不利的影响消除掉,增加一些有利因素。姜羽墨在心里提醒着自己。

“妈咪,我单位还有很重要的事情,我得走了。”

说罢,公孙姜羽墨转身去了二层,没有多一会儿便从楼上下来。

从二层下来的公孙姜羽墨与前世相同的是身材苗条、肤若凝脂、有着尖尖下巴的鹅蛋形脸、远山黛下一双长长上翘的睫毛映衬着杏眼黑眸。不同的是身高长了很多、现在身高已达到一米七六,胸部已从原来的小凸起变为耸立的小山峰将衣服高高的顶起,一头乌黑的长丝飘落在肩头两侧。

“爹爹、妈咪、阿姨,我上班去了。”公孙姜羽墨面带笑容向房间里所有人打了招呼。

公孙羽墨,慕容天一完本试读结束。

昆锐小哥哥点评:

《嫡女逆袭:皇子别缠我》这本书好好看,情节一环扣一环,很精彩,结局也很完美,支持裴新大大。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