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现代言情 > 第一夫人:娇妻婚不由己
第一夫人:娇妻婚不由己

第一夫人:娇妻婚不由己

作者:思我匪存

状态:已完结分类:现代言情

时间:2021-01-09 12:34:43

《第一夫人:娇妻婚不由己》是一篇非常好的现代言情小说,思我匪存为大家带来了凌乔锦瑟的故事:待一切都完成了,这才欣长挺拔的身姿一立,从沙发站了起来,“在门口傻站着干什么,还不进来?”说着就要往凌乔站着的地方走过来。“别过来,别过来。”凌乔仓皇着脚步,连连后退,直到身子撞上走廊的墙壁上,完全堵住了她的退路,这才婆娑着泪眼,用眼神哀求无声地哀求着陆逸冰。陆逸冰像是全世界最完美的情人,见爱人露出如此痛苦的神情,只想着想要将她拉入怀中,好好疼惜,不顾凌乔的抗拒,继续迈着雅贵的步伐朝着凌乔靠近。
展开全部

第一夫人:娇妻婚不由己:陆逸冰桌上的照片

凌乔顺着陆逸冰的视线朝着桌子上的那堆照片凝了过去,只一眼,凌乔感觉自己整个人就像被雷劈中了似得,僵愣在原地。

此刻她距离陆逸冰坐的沙发位置有三米远的距离,可她还是模糊地看清了那些照片,那一张张熟悉的身影,是她每天在镜子都会看到的,那上面的人物不是她还会是谁呢?

不期然地,凌乔脑海中回响着刚才陆逸冰在电话里的声音。

只一秒钟,凌乔心中便已经断定,昨天的事情陆逸冰一定是已经知道了。

沙发边如冰雕般静坐的男子,像是这才发现了凌乔,慌乱地将散落在桌上的照片归整了起来,轻抬眉眼,对着凌乔勉强地扯开一抹笑颜,“来啦?”

多么疏离的语气!

凌乔心中哀叹。

两双眼睛在距离不到三米的距离,相互交汇,他的清冷湛黑,隐隐地透射着失望,她的惊惶担忧,隐隐地旋着逃离。

陆逸冰并没有如往常那般,直接站起身来迎了上去,像是遮掩着一些见不得人的东西似的,先拉开小矮几下的抽屉,长臂一撸,将所有的照片都扫进小抽屉内。

待一切都完成了,这才欣长挺拔的身姿一立,从沙发站了起来,“在门口傻站着干什么,还不进来?”说着就要往凌乔站着的地方走过来。

“别过来,别过来。”凌乔仓皇着脚步,连连后退,直到身子撞上走廊的墙壁上,完全堵住了她的退路,这才婆娑着泪眼,用眼神哀求无声地哀求着陆逸冰。

陆逸冰像是全世界最完美的情人,见爱人露出如此痛苦的神情,只想着想要将她拉入怀中,好好疼惜,不顾凌乔的抗拒,继续迈着雅贵的步伐朝着凌乔靠近。

“怎么啦?是不是遇上什么事啦?说出来,让我们一起面对。”温润清冷的嗓音一如过去,如春风杨柳拂面。

此刻听在凌乔的耳朵里,却像是一根根鞭子,狠狠地抽在她的心尖上,抽得她皮开肉绽,却不能喊出一个疼字,造成如今这番情景,都是她自己的错,她还有什么资格在这里索求安慰。

就在陆逸冰伸出长臂,去拉凌乔的胡乱挥舞的手的瞬刻,凌乔蓦地一个转身,疯了似的冲进正好打开的电梯门。

所幸的是,此刻正是上班时间,电梯里面一个人也没有,凌乔冲进电梯按下一楼的按钮,整个身子就像是被人掏空了一般,虚软无力地靠在电梯壁上,滑坐到了地面上。

此时的凌乔感觉自己像是被这个世界抛弃了一般,孤立无援,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一阵酥麻伴随着悦耳的铃声,酥麻了凌乔的腿部神经,她木讷地抽出手机,贴在脸侧,像是个失去灵魂的破布娃娃般做着被人操纵的机械运动。

“喂,是凌小姐吗?”

“是。”

“我是慈爱医院的医生,你妈妈现在正在我们这里抢救,可能随时有生命危险,需要你尽快赶过来一趟。”

“什么?”蓦地,她的意识回归,一双视线模糊的眼眸蓦地瞠大,所有飞散的思绪蓦地回归,不敢置信地攥紧手机,又问了一声,“你说我妈妈正在你们医院抢救?”

“是的。”

“不,不可能。”怎么可能呢?“医生,你一定是搞错了。我妈妈明明还好好的呆在家里,怎么会有生命危险呢?你在跟我开玩笑,一定是的,这个玩笑一点都不好笑。”

“你叫凌乔,你妈妈叫黄晓岚对不对?”

“是。”

“那就对的,你赶快过来吧,再晚了,恐怕连病人的最后一面也见不到了。”医生见自己通知家属的任务达到,正欲挂断手机。

“等等。”破喉的嘶吼声穿破话筒,及时地喊停了对方挂电话的动作,“最……最后一面?你不是说抢救吗?为什么是最后一面?”不会的,不会的,这个世界是怎么啦?怎么总喜欢跟她开这样的玩笑?

“从十二楼跳下来,能留着最后一口气已经是奇迹了。”医生冰冷的声音宛若蜜蜂的倒刺,狠狠地蛰在了凌乔的神经上。

啪一声,再没有一丝的犹豫,直接挂断了电话。

无论凌乔怎样撕破喉咙,电话里愣是再也没有一丝声音传出。

抽动着嘴角,凌乔迈动麻木的步伐,身体不再像自己的,虚浮的脚步宛若踩在棉花上,跌跌撞撞地朝着街上冲出去。

心中不断地欺骗着自己,不会的,不会的,那么爱自己的母亲,怎么舍得抛下她一人,去到另外一个世界呢?

前天她离家的时候,她妈妈还给她的兜里塞了五百块钱,叫她一定要多注意身体,马上要做新娘的人了,不能再穿这些老旧的衣服了,要记得多为自己添几件新衣服,不能让陆家的人看到她的寒酸。要不然,以后嫁过去了,也会受到他家族人的歧视。

这般温柔慈爱的母亲,怎么……怎么会?

突然一个可怕的念头,毫无预警地窜了出来,难道母亲那是在跟她做最后的道别?

不,不会的,这其中一定是有误会,她的母亲这么爱她,哪里舍得就这样抛下她一个人孤零零的存活在这个世界上呢。

凌乔不知道的是,在她倒塌的世界之外,陆氏顶层办公室内又是怎样一番景象。

男子在凌乔逃也似的离开后,并未急于追出来,而是转身从兜内抽出一支烟,站在三十二层办公室落地窗前,俯瞰着川流不息的路面,神情阴郁却夹杂着报复后的快感。

一个身着一袭紧身艳丽鲜红连衣裙的妖娆女子,从里间休息室内走出来,皙白的双臂宛若水蛇缠绕地环上他紧致的腰身,粉饰得异常精致地下颌眷恋地支在他宽厚的肩膀上,声音甜腻讨好,“冰,这次我帮你办成这件事,你该怎么感谢我?”

“手段倒挺毒辣的。”男子声音阴鸷残邪。

女子蓦地一怔,只稍一瞬,涂抹着丹寇的手指不安分地游移,覆上了男子挺括的胸膛,“为你分忧,不在乎手段。”

第一夫人:娇妻婚不由己:悲呛母亲走了

“是吗?”男子阴冷的声音中透着几分讥讽,“为我?不是为你自己?”

“冰,我对你的心,你难道都没有看到吗?”女子捏低的嗓音中夹杂着几分哽咽,身体超近更贴近了几分。

陆逸冰清隽的脸上明显地旋起了几分厌倦,清冷的黑眸蓦地旋起一阵狂风骤雨,宽厚的大掌大力一掰,将身后的女人甩出一米开外,“你真的有心吗?或者说你的心到底值多少钱呢?嗯?”

突如其来的动作,让穿着十厘米高跟鞋的女人一个重心不稳连连后退,狼狈地跌倒在地。

蓬松的大波浪猛然一甩间,阴狠的眸光乍现,只是瞬刻,便有泪光在眼眶中缭绕,“冰,你怎么可以这么看我,这么多年我默默的守在你的身边,从未求过名分,也没跟你要求过什么。把你的一切都摆在我自己的前面,我以你的快乐为快乐,我以你的仇恨为仇恨,难道这些还不够吗?”

“我该感谢你吗?你又一次将我的计划推前啦?”

女人不敢置信地看着他,“或者说,你对她已经产生感情?你别忘了,董璇她……”

话还未来得及说完,一个全身笼罩着狠戾气息的身影闪到她的眼前,修长如铁铸的大掌扼住她尖削的下颌,“不要妄图揣测我的心思,那不是你能触及的区域。”

男子声音宛若地狱使者般阴冷残邪,眼眸中迸射出杀人的煞气,“守好你自己的本分。”

“本分?我的本分是什么?是你需要的时候泄欲工具?还是你通往复仇目的的垫脚石?”

“这是你的荣幸。”

“不,不,我要的不是这些,我要你的心,我更要你的人。”

“你也配?”大手一扬,男子不带一丝情感地转身走到自己的办公桌前,冷冷的嗓音如飓风般席卷而来,“滚,不要让我看到你。”

女人修剪得宛若艺术的指甲一寸寸地收紧,心中暗暗地下着决心,总有一天,我会让你只属于我一个人的。随后从地毯上站了起来,拢了拢蓬松的卷发,恢复到刚才完美的形象,踩着高跟鞋走了出去。

陆逸冰这才从一堆文件中眼眸,凝着紧闭的大门,难道真如这个女人所说,他已经对凌乔……?

不,不,不。

不会的。

她是逼死董璇的间接杀手,他不会对一个杀死自己女人的人东西的。

不会的。

医院地下停尸房内,阴冷异常,丝丝冷风从破败的窗户内灌入,仿若那些冤死的魂灵在为自己做最后的哭泣。

“妈……”凌乔一路跪着爬到黄晓岚的遗体前,悲戚的声音宛若凄冷的丝带,萦绕在整个停尸房内,久久不散,“你为什么要做这样的傻事,为什么不一起把我带走?留我孤零零的一个人独活于世,你叫我怎么办啊?”

不知道哭了多长时间,凌乔像是个游魂般从地上站了起来,双手捧着黄晓岚灰败的脸颊,几近虔诚地轻囔细语,“妈,你是跟我开玩笑的对不对?我一定是做了什么让你伤心的事情,所以您才拿自己的生命来惩罚我?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都是我的错,我不该惹您生气的,您就大人有大量原谅我吧。嗯?睁开眼看看我,我是您的女儿,乔乔啊。”

“我一个月后就要嫁给陆逸冰了,陆逸冰啊,妈妈你听到这个消息不是也跟我一样高兴吗。你说要给我做一件全世界独一无二的婚纱,只属于我一个人的婚纱,你说结婚的那天,我一定是全世界最漂亮的新娘,你还说会牵着我的手,跟我一起走过红地毯,把我交到他手中,然后跟着我一起享几年清福。多好啊,多美好的未来啊。”凌乔像是陷入了与她母亲共同相处的美好时光,挂着泪痕的脸颊,蓦地勾起一抹凄婉的笑。

“妈,我真的很爱陆逸冰。十六年了,我的目光都追随着他。他是那么的文雅柔贵,只要他出现的地方,似乎连阳光都变得灿烂了,连空气都变得清新。你还跟我说,一个女人能找到一个自己爱的,同样也如此爱着自己的男人不容易,你叫我一定要好好珍惜。”

“我听您的话了,我会珍惜,真的,我会用生命去珍惜的。”

“妈,你别睡了,好不好?嗯?我们一起回家,然后一起把还没有完成的婚纱给做完。”

“我想,那一定会是全世界最好看的婚纱,也不想想那是出自谁的手。您说虞城金剪刀的手,还能会有不完美的作品吗?”

“呵呵,妈,同学们都羡慕我有你这样的母亲,都说我遗传了你的优良基因,所以次次学校里的比赛我都拿第一,这次的毕业作品,也一定不会差的。”

“妈,一个月了,只有一个月了。我就可以牵着你的手一起走上学校的领奖台,接受全校师生的掌声和羡慕的眼光了,多好啊,是不是?”凌乔木讷的视线缓慢的转动着,落在黄晓岚的脸上,突然一惊,跳了起来,“我就知道您不舍得离开我的,您看您都哭了。好了,妈妈我们玩笑也开够了,一起回家吧,好不好?”

凌乔颤抖着手挽到黄晓岚的脑后,试图想要将她的身体扶起来。

突然,一双宛若开裂的树枝枯槁般的手指,压在了黄晓岚的身体上,“人死不能复生,节哀,你妈妈已经去了极乐世界了,如果让她看到你现在这个样子,她走也会走得不安心的。”

凌乔蓦地回头,浮着煞气的眸光朝着来人猛地射了过去。

来人是停尸房的看守员,是个年过花甲的老人,一头稀疏的银丝,宛若凌乱的稻草,堆积在光洁的头顶上,佝偻的身躯上披着一件已经出现多处破洞的黑色袍子,裸露在袍子外面的皮肤,堆积着褶皱,泛着蜡色的黄光,宛若被上了蜡后狠狠揉捏的宣纸,声音潮湿阴冷,宛若地狱里的使者。

浑身上下透着死亡的气息。

凌乔,锦瑟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嘉佑公子点评:

思我匪存写的非常棒!不仅感人,还写的非常有真实感,想得很周全!是我有史以来,看过最棒的一本现代言情书!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