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现代言情 > 宠上迷糊小萌妻
宠上迷糊小萌妻

宠上迷糊小萌妻

作者:晨小落

状态:已完结分类:现代言情

时间:2021-01-14 11:08:39

宠上迷糊小萌妻主角是江妤笙严川衡,是一本难得的剧情与文笔极佳的短篇类佳作。文章内容讲述了严川衡是艳冠全城的严家二少,海城所有女人都想爬他的床却无一成功,便有谣言传出他喜好男色。可是江妤笙看着眼前这个男人,简直想暴走,说好的禁欲呢!说好的喜好男色呢!全是骗人的!“老婆,要亲亲。”“老婆,要抱抱。”“老婆,给我生猴子吧。”自从江妤笙随手从民政局抓了个人领证,她就落入狼爪,一失足成千古恨呐,后悔成不成?“老婆,你说什么~”“没”江妤笙咽了咽口水,她似乎能过预料到自己今晚的下场了
展开全部

江妤笙明天便要去大学报道,于是对脸上的巴掌痕十分上火,她拿冰块敷了半天,疼倒是不怎么疼了,嘴被被冻木了,感觉自己和中风歪嘴的病人十分相似,口水流出来都不知道。

管家递上药膏便自觉退了出去,留下严川衡与江妤笙笼罩在温柔的灯光下。

“别动。”严川衡轻柔地扶着她瘦削的肩膀,仔细地去看那伤势,江妤笙僵硬地被他圈外怀里,手放在他胸口,本来是个抗拒的姿势,却感到了热度从衣料间传递过来。她似乎还感受到了心跳。

那颗心脏应该和严川衡的拳头差不多大小,在他宽阔的胸膛里跳动着,不知道里面装了些什么。她在里面,又有多重?

严川衡打断了她的胡思乱想,将她按在沙发上,说道:“我去给你煮个鸡蛋,你等会儿把胃药喝了。”

江妤笙嘴里立刻泛起那股子让人作呕的苦味,她苦哈哈地点点头,看严川衡满意地出去,觉得自己能吃能喝,应该早就好了,干脆拆了包药准备偷偷摸摸毁尸灭迹,权当作自己已经吃过药了。

于是江呆瓜左看右看,觉得顺着抽水马桶倒下去最安全,她鬼鬼祟祟地冲别墅的几个保姆嘘了一声,在一行人看傻子一样的目光里摸到那装修颇为豪华赶得上江妤笙全家的卫生间边上,手忙脚乱地准备开门进去毁尸。

“!”门开是开了,门内裤链都没拉好的严二少和门外举着一包药的江妤笙大眼瞪小眼,江妤笙眼看就要把那药倒嘴里咬舌自尽了,严川衡那张冰雕一样的脸才透出点热气来,他冷冰冰地说了一句:“你怎么不早点进来呢。”

早点进去近距离欣赏吗?!江妤笙险些要厥过去,幸好她半边脸红肿着,脸红也不怎么能看出来,权当是另外半边脸被这半边脸传染了,整个人红彤彤地顺拐着出了门。

一旁的保姆:“……我看见了什么。”

管家:“夫人居然为了偷看少爷上厕所还让我们噤声。”

江妤笙:“误会啊!”她要看还用偷看吗!!!不对,她也不想看啊!

于是在被严川衡搂着用鸡蛋给她敷脸的时候,江妤笙几乎控制不住自己往下看的视线,她手脚发僵,几乎不敢和严川衡对视。严川衡却觉得她十分有趣,故意靠的更近了,几乎要把江妤笙按在自己胸膛上。

江妤笙险些被这健壮的胸肌闷死,她挣扎着抬高了一点下巴,被逼着和严川衡对视。严川衡笑了一下,飞快地眨动了一次眼睫,算的上温柔地问道:“疼不疼?”

江妤笙却没回答。她好像被那双眼睛看得丢了魂,楞楞地盯着严川衡,突然轻轻地叹了口气。她闷闷地说道:“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要看严川衡脸色又要同包公靠近,江妤笙牵着他的手,声音清脆地笑了起来,她说:“我什么都没有,也给不了,大概也就这颗心值点钱,可是我现在还不想给。”她歪了歪头,十分俏皮地接着说道:“可是好像也就在你这儿值点钱……先暂且预定给你吧!”

她这话说得十分胆大包天,向来只有严川衡挑人没人敢挑他,更别说在他身边还说什么心不在他这儿的鬼话,但严川衡看着她,甚至是十分温情地看着她,将女孩落下来的一绺碎发拂上去,看起来浑然不像倨傲的严二少,而是一个得知爱人心意的普通男人。他点点头,眼睛弯起来。

江妤笙心里非常复杂。

按理说,一个人活这么多年,能遇见很多人。遇见性,遇见爱,都不稀奇。难能可贵的是遇见了解,是遇见你不言,他便懂。

张煜那个废物点心不用说了,她的父母,她的朋友,她有时候不仅不说,还不能说,所以许许多多的话便和着在外受的委屈一起吞进肚子里,天长日久,连小时候轻易能说的最喜欢爸爸妈妈都不好意思说出来了。

人年岁一长,好像丢失了小时候的勇气,苟且在生活的夹缝里求生存。

而严川衡不用,他天生便站在比别人起跑线选一点的地方,随随便便就能攀上普通人所说的成功的顶峰。他看起来混蛋又霸道,但他一点儿没丢失那股子骄傲的勇气,睥睨世俗地去追寻自己想要的。但是管家同江妤笙说过他们家少爷打小就被丢到国外,全靠自己打拼出来的名气,江妤笙设身处地地想了一下,如果她有严川衡这样的家世,她还愿意吃苦吗?答案是不言而喻的……世人都追寻安逸,她也没什么错。

严川衡的目标太明确,他天生站的比别人高,但又能抛弃这点高度去从头追寻一个更高的。这份魄力不是谁都有的。这家伙江妤笙感觉自己胡乱给他下了个富二代的定义十分打脸,明明是个人物。

“发什么呆呢。”严川衡给她涂好了药,江妤笙回过神呢,悄悄地用手捏了捏耳垂,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没什么。”江妤笙准备站起来。

严川衡突然伸出了根手指头按在她额头上,力气不大,江妤笙却没法直起身来。

“?”

看到女孩子一脸迷茫,严川衡愉悦极了,他俯下身,女孩子脖颈间那点淡淡的,少女的甜味十分迷人,他有些轻佻地对着那洁白小巧的耳垂吹了口气,满意地看着红晕从耳垂逐渐散开,手下的人僵硬起来。

“没喝药。惩罚。”他笑眯眯地说道。

亲吻这件事总是一回生二回熟的。江妤笙还没习惯自己妻子的身份,就被吻得七荤八素,别说推开人了,拒绝的话都得大喘气说出来。

江妤笙上次是意识不清醒的状态,这回可是意识清醒,怎么会眼睁睁地看着自己被扒干净,严川衡一松手她就拔腿溜了,严川衡也不急,不紧不慢地迈着大长腿去堵江妤笙。

江妤笙狼狈地握着自己的领口,险些被自己绊一跤,满脸通红地说道:“我今天……今天……”她到最后也没说出今天个所以然来,反而红得犹如一个快熟的虾子一样被严川衡一手按在了那张柔软的大床上。

严川衡一手按着她,一边欺身上来,虚虚地压着江妤笙。江妤笙又急又害羞,又发挥了她鸵鸟精神闭眼装死。

严川衡轻笑一声,俯下身去。

想一直这么下去……

“……明天我怎么去上学……”江妤笙几乎感觉不到腿脚,她哆哆嗦嗦地躺在被子里,心里恨不得将刚刚求着都不肯停下来的严川衡千刀万剐,然而她也就只是敢想想,毕竟浑身疼得不行,严川衡这会儿倒是一脸饕足,甚至还带了点讨好地对她笑。

江妤笙:“……”现在讨好有屁用啊!!!!结婚有什么好啊!哪哪儿都疼!嫁给一个如狼似虎的男人真是太要命了……

严川衡眼见她要生起气来,便赶紧将她搂在怀里,一双秋水眼温柔地看着她,仗着自己好看就不怕天不怕地不怕老婆生气,毕竟长得好看还能下饭,所以老婆也舍不得打。

江妤笙简直哭笑不得。她一直以为严二少是个高高在上冷漠无情的霸道混蛋,没想到是这么个东西,简直要败给他……

也不知道严川衡顺势从哪儿摸出来个盒子,塞给江妤笙,说道:“今天看到的,就买下来送给你。”

好嘛。

美貌与礼物双重攻击,江妤笙败下阵来,小心翼翼地端详着那个包装精美的礼盒。

得了严川衡的同意,她便拆开了,一瓶淡蓝色的香水出现在她的面前。

湛蓝如水晶的剔透瓶体,瓶里有细碎如星的装饰,整体看来犹如一片星海,十分美丽。

“EaudesMerveillesBleue。”严川衡说道,亲了亲江妤笙头顶的头发,见她十分迷茫便解释道:“香水的名字。一见钟情。”

一见钟情。

这美丽又暗藏命运的名字,兜头冲了过来,仿佛一片突如其来的海,将人溺毙其中。

严川衡看着江妤笙的神色,最后暗藏期待的眼神还是一点一点黯淡了下去。

还是……想不起来我吗?

我送送你

江妤笙第二天起迟了。

不是她起不来,而是严川衡那混蛋动手动脚,把她折腾得差点脚软,慌慌张张洗漱完才发现去报道已经晚了。

虽说有些生气,但是严川衡三言两语,很快就把人哄老实了,还用了昨晚他送的香。

那其实是个和严川衡常用的香是情侣款,严川衡这个丧心病狂的,恨不得像狗圈地盘一样,江妤笙浑身都是他的味道才好。要是他能,他简直想告诉全世界这女人是我的。

江妤笙没想那么多,就觉得这款木质香为主调的香水十分清爽好闻,因比匆匆用了一点就准备出门。

“……”走到一半江妤笙站住了,她犹犹豫豫地回过头,严川衡好整以暇地微笑:“怎么?”

江妤笙迟疑了一下,她又忍不住脸红了,她蚊子哼一样细声细气地说道:“我不知道路……管家先生知道坐哪路公交吗……”

“原来是想让我送啊。”严川衡大手一挥,脸上还有点嫌弃,让人牙痒地说道:“真是的,不早说。”

这个死傲娇。

江妤笙咬着牙,在他看不见的地方翻了个白眼。随即还要十分欣喜地哄着他,作出一幅受宠若惊兴高采烈的样子来,真是说他率真他就喘,只好拿他当小孩儿哄。

管家立在大门口送两个人,江妤笙其实挺喜欢严家这位管家的,慈眉善目,两鬓斑白人却很精神,腰杆笔直,对江妤笙也很照顾。江妤笙笑眯眯地同老管家道了别,才和严川衡一起坐车离开了别墅群。

严川衡和江妤笙并排坐在宽敞舒适的后座上,江妤笙心里有些发急,忍不住开始想怎么编个迟到的理由。然而她这所大学管理得挺严格,她越想越觉得辅导员很快就要找她谈话了。严川衡看着她皱着眉头不说话,还以为是早上闹狠了,一时车内沉默下来。

昨晚下了入秋的第一场雨,空气湿润冰凉,有些泛黄的树叶跌了一地。江妤笙看着窗外一掠而过的高大树木,那些树木她叫不出名字来,可熟悉的感觉缀在舌尖,她晃晃悠悠地随着车摇动,突然就生出一点儿想念。

家门口的树,也该开花了。

江妤笙在外上大学这几年,就开始只知道家乡的冬与夏了,家门口的桂花与樱花,她再也没见过盛开了。思念倒不是与日俱增,只是偷偷摸摸地藏在某个地方,一旦不小心触碰到了,就犹如翻倒的香水瓶,思念的味道渐渐浓烈起来。

“江妤笙。”严川衡喊了她一声,将她从乱七八糟的情绪里拉了出来。

江妤笙转过头去看他。

这个把她的生活搅得天翻地覆的男人低头沉沉地注视着她,眼里仿佛有大海,温柔而令人不容抗拒地扑过来,将她兜头淹没。

“你是我的。”严川衡说道。

他没头没尾地冒出来这样一句话,江妤笙茫然了一会儿,她微微皱着眉,低头含糊地应了声。

“嗯。”

严川衡看着她。他看见了她眼里一闪而过的敷衍。

她根本就……没把他的话当过真的。为什么?

严川衡看她看着窗外出神时,心里陡然一阵恐慌,仿佛江妤笙人在这儿,心却晃晃悠悠地飞到别的什么地方。或是什么人身边,他不许!

严川衡其实很霸道。他知道自己占有欲强,也不屑和那些阿猫阿狗浪费时间,得到手的就要抓紧,得不到的……他危险地眯起眼睛。

车内空气陡然冰冷起来,开车的司机从后视镜看了一眼,飞快地打了个寒颤。

江妤笙仿佛没察觉到,她扭过头,十分惊奇地说道:“开空调啦?”心大到出奇她应该是肝肺都没长,此时在严川衡冷冰冰的注视下活似还能再吃两个煎饼果子。

江妤笙刚吃过早饭没多久就饿了,她眼看快要到校门了,就扒了扒自己的包,发现有人已经给她装好了一些零食,应该是严家的人给她装的,用一个俏皮可爱的帆布袋装着,鼓鼓囊囊地窝在书本一边,这才兴高采烈地冲严川衡一笑,“啪叽”亲了一口严川衡。

暗自发射冰冻射线的严川衡:“……算了我还是制热吧……”

“吃的吃的~好吃的~”江妤笙胸小勉强有点脑子,可怜那脑子也几乎都被好吃的占满,眼看自己的位置也要被吃的取代,严川衡赶紧上前挽救:“夜晚吃什么?”

江妤笙睁大眼睛,十分快活地回答道:“鸽子盅!”

于是作为做饭的严川衡,保住了地位。

江妤笙下车时才发现有些不妥。

这个时间虽然她们系的有课,其余系的倒是没课,因此很多人都哈欠连天地聚在早点摊上买早点,来来往往的都是左手豆浆右手包子的梦游人士,俨然是一副吃完再去课堂上睡回笼觉的状态。严川衡的车太过耀眼,堂而皇之地停在学校门口,那代表着价格的发动机声一靠近,许多人就看了过来。

江妤笙看着车窗外那一堆又是羡慕嫉妒又是好奇的眼光,开车门的手就缩了回去。

“怎么?”严川衡看她停下了动作,还以为是她拽不开车门,因此斜过身来推了一把。

“别!”江妤笙刚想阻止他,却已经来不及了,车门打开了。

江妤笙搂着她的包,十分尴尬地暴露在了所有人的视线下。

这还不是更要命的,要命的是身后的严川衡紧接着开车门从另一边绕了过来,十分绅士地冲她伸出了手。

江妤笙几乎能听见人群里的议论声,她还看见了女生们的视线几乎要凝为实体,沉甸甸地压在严川衡身上。他是那么好看,英俊挺拔的身躯,精雕细琢的轮廓,秋水一样的眼睛,此时只牢牢地看着江妤笙,再容不下他人。

江妤笙慢慢放松下来,她轻柔地对着严川衡露出微笑,随后握住了那只手。

严川衡轻轻一拉,江妤笙顺力站在了他身前。

“下课来接你。”

距离太近,江妤笙到底没有大庭广众之下秀恩爱的臭毛病,红着脸推了推严川衡,说道:“好啦知道啦,快走吧,我要被人盯穿了……”

严川衡眯起眼睛笑了笑,随即抬头冷冷地看了一眼周围。接触到他眼光的人都后背一僵,讪讪地挪开视线,有的人恨不得将脑袋埋进那杯小的可怜的豆浆里。

“快去吧。”严川衡目送着江妤笙拿着包往校园里走,看她走到一半又笑着扭过头挥手,眼神瞬间温柔起来。

直到江妤笙拐了个弯看不见人了,严川衡才重新坐回车里。司机恭敬地问道:“严少爷,去公司还是回去?”

“去公司。”严川衡皱着眉头往后座一靠,仿佛江妤笙连他最后的温情耐心一并带走了,这会儿语气十分冷漠不耐,司机大气不敢出,沉默着发动了车子。

严川衡看着来时江妤笙看的那边,高大树木的残影印在他漆黑的瞳孔里,他看起来沉默而温柔。

“也不知道她能不能想起来。”严川衡突然说道。

司机不敢吭声,按照惯例这也不需要他接话,严二少不需要别人的附和。

严川衡叹了口气。看了看自己的双手,仿佛手上还残留着女孩子手心的温度。

江妤笙做贼一样窜进了一号教学楼,阶梯教室里已经有教师开始讲课了,江妤笙猫着腰跑到教室后门,想趁讲台上的教授老眼昏花不注意的时候溜进去。

正在这时,有几个女孩子揣着早点也跑了进来,江妤笙看了她们一眼,估计她们也是迟到的,刚想招呼她们小声一点往后门走别被教授发现了,手刚抬起来,最先看见她的女孩子突然站住了。她用一种十分恶意的眼光看着江妤笙,对,江妤笙肯定她看见了那眼神里含着的轻视与恶意,看上去好像碰见了什么脏东西……那女孩子回头和同伴说了几句,她们迅速地也溜到了后门,却与江妤笙保持了一个距离。

怎么?江妤笙有些不解……她明明是第一天来报道上课的,谁也不认识谁,更不可能得罪这几个女孩子,为什么她们看过来的眼神充满了令人发寒的探究与鄙夷。

“你们几个?!干什么的!”正寻思着怎么回事的江妤笙被耳边的喊声一炸,猛地回过神来,一旁的女孩子们却趁机飞快地钻进了教室,理也没理那个大声呵斥的人,江妤笙暗道不好,踌躇了一下正准备有样学样地钻进去却被来人一把拽住了胳膊。

“你叫什么名字?哪个系的?第一天就迟到?!”来人是个长相清奇的中年男人,一口黄牙东歪西倒,满脸油光不说,头顶的发量还是个地方支援中央,秃得十分艺术,江妤笙被他严厉的唾沫星子一喷,险些没忍住要从包里掏出纸巾来。

她看了一眼这老男人的工作证,发现自己真是烧了高香,第一次迟到就一头撞到了教导主任。

严川衡是哪门子的扫把星

小说《宠上迷糊小萌妻》 第17章 安 试读结束。

一只和宜呀点评:

晨小落写的《宠上迷糊小萌妻》这本书文笔略显稚嫩,有些内容没有逻辑性,且人设也没有很大的新意,对于老书虫的读者来说没有太大的吸引力,不过作者晨小落写了这么多,还是很厉害的。《宠上迷糊小萌妻》这本书大约适合那些初涉小说的小嫩虫们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