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幻想时空 > 最强仙少
最强仙少

最强仙少

作者:风雨中的尘埃

状态:已完结分类:幻想时空

时间:2021-01-14 11:38:45

《最强仙少》的主要情节是:疼的泪流满面的程军,根本没有发现,就在自己闭目受苦的刹那间,那枚给自己造成意外伤痕的玉佩,在沾上他眉心流出的鲜血时,一道肉眼不可察觉的灵光顿时顺着伤口就钻了进去。就在这滚成一团的两人各自痛呼、惊呼的时候,被这阵动静给惊醒的乘客们,纷纷担心起自己的行礼,探出头查看起动静来。在发现只是一男一女两个青年抱在一起摔倒在地,自家的东西一点问题也没有之后,然后才嘟嘟囔囔着诸如现如今年轻人太开放之类的话,回到各自的床铺上继续睡了起来。
展开全部

旖旎碰撞-风雨中的尘埃

“哐当……哐当……”

听着耳边火车行进时产生的阵阵声响,刚从一场旖旎春梦中苏醒的程军,感受着自己某个部位传来粘乎乎的冰凉感,心里非常的纠结。

看着对面同样是上铺里躺着的那个身影,有些凌乱的秀发散落在卧铺之上,只搭在肚子上的薄被根本挡住那这位身材的曼妙。

特别是那一双修长的大白腿,嫩白匀称仿佛两根笔直的火腿肠,在车厢里昏黄的灯光下,显得格外的诱人。

下意识地又狠狠盯了几下那无意中泄漏的春光过过眼瘾,这才长吐了一口气的程军,挠了挠自己的脑袋,咧着嘴自嘲地笑道:

“尼马,只是一个挺漂亮的睡美人露出了双大长腿,居然就让能我春梦留痕,寂寞而饥渴的男人当真是伤不起啊……”

只不过,自嘲归自嘲,这身体上传来的阵阵难受感,还是让他不得不起身处理一下。

好在这时已经是凌晨三点多钟,正是普通人睡眠最深最沉的时候,到是不用担心有被人发现的尴尬。

等这家伙顺着铺位上的扶梯比方地往下爬时,睡在正下方中铺的一个彪形大汉,却被这动静给惊醒了过来,借着车厢头那微弱的光线,瞪着一双虎目对着程军说道:“大宝,你不睡觉干嘛去?”

“呃……叔,这不是被尿憋醒了吗,我去上个厕所放松放松。”被抓个正着的程军,一边暗中佩服自己这位叔叔的警觉性,一边找了个理由给自己的糗态遮掩道。

“哦,那你注意点,这个时候不太安全,快去快回吧。”姚劲松点了点头,说完之后,又继续双手叠放在小腹处,整个人又再次沉静下去了。

“啧啧啧,真想不通这气功有啥好的,居然连睡觉都不忘练功。可惜,这么多年来我也没看叔练出个什么样儿来。”扫了眼自己这叔的姿态,程军边继续往下爬边腹诽道。

顺利下到扶梯的底部时,却并没急着跳下去,而是伸手将自家放在行礼架上,装着毛巾牙刷之类洗漱用品的袋子给拿了下来。

略一犹豫,原本只想清理一下身体的程军,想着手上的这条毛巾在用完之后也只能扔了,再加上后面的旅程多半也睡不着了,所以,略一沉吟就连整个塑料袋全都带上了。

等他从下铺的床底找出自己的鞋子穿上之后,扫视了一下在微弱的灯光下,显得寂静森冷的车厢过道,当下松了一口气,想道:“得亏没人啊,不然这脸就丢大发啦。”

身上那一阵阵粘乎乎的难受感觉,让他不由的扭动了一下身体,然后这才一边埋怨着自己火气太旺,一边急急忙忙地往车厢有厕所的那头走去。

“咔哒”一声,将厕所门从里锁上的程军,三下五除二就将自己的下半身给扒了个干净。

当最后一条内裤也被脱下来之后,厕所的空气之中顿时就多出了一股子类似84消毒水的味道。

看着自己被污了好大的一块痕迹的内裤,抖了抖自己那根罪魁祸首,在心里自嘲精气太足之余,他到是对自己这条宝枪的质量感到小小地自得。

眼瞅着这手上虽然有肥皂,可一想到洗完内裤之后再用来洗手洗脸时的恶心感,程军最终还是果断地将手中这张占地面积颇大的地图给揉成一团抛到了窗外。

在洗漱一番之后,他这才借着厕所洗手池的水将自己的下半身给清理了干净。而做为完成这遮羞大用的功臣,也就是毛巾,则很餐具地被自己的主人过河拆桥地也扔到了窗外。

重新穿上裤子的程军,感受着下半身那真空上阵的凉爽与宽松感,这脑子里不由浮现出前段时间上网时看到的一句歪诗:“风吹裤裆鸟飞扬,落蕊莲花正开张。”

不由感慨道:“只是可惜啊,这诗上半句到是跟我现在的情况挺贴切,但是这下半句吗……”

想到这里,某人的脑子里下意识地就浮现出一某双让自己春梦留痕的大长腿。

知道眼下也不是YY的时候,收拾好的他出了厕所晃晃悠悠地往自己的床铺那边走去。

刚拐到车厢的走道上,看到一个黑影正爬在自己对面床铺的扶梯上的这家伙顿时心中一紧。

这次出来之前,程军可没少从自己叔叔姚劲松那里听到有关卧铺车上不安全的种种传闻,所以,看到这个黑影时程军第一个反应就是遇上小偷了。

而随着窗外突然飞逝而过的灯火照亮了那个黑影之后,他这才发现自己不过是虚惊一场,扶梯上的那位正是自己铺位对面的那个火腿肠美女。

只不过,看着对方伸着长腿在那里够啊够的就是下不来,火气正旺程军难免就想着上前去帮帮忙,说不定,还能来个火车艳遇啥的……

可惜得是,愿望是丰满的,可现实却往往总是骨感的。

还没等他走近开口,就听到“哎呀!”一声轻呼,然后就见到扶梯上的那位,一脚突然踏空,整个人就朝着自己扑了过来。

看着那越来越近的娇颜与白色低领T恤里的深沟,这一瞬间身体本能反应过来的程军所想到得居然不是躲避,而是“让暴风雨来得再猛烈些吧。”

可要是这样的现实,怎么能算得上骨感呢?即能英雄求美人儿,又能让美女自动投怀送抱,这种好事儿可是上赶着求也求不来得才对。

但是,意外这种事情一向都是喜欢在最为关键的时刻给欣喜的人们当头一棒。而这一次,正觉得好事临头的程军也同样没有例外。

就在他做好拥美女入怀的刹那间,却见一样东西从对方胸前的深沟里蹦了出来,还没等这家伙奇怪,自己为毛在这关键时刻居然还能看清楚这玩意是枚造型古朴的玉佩时,就觉得一股子冲力突然袭来。

原本还想着以自己的身手接住个美眉还是不成问题的程军,下意识地想退上两步借以卸掉这股子惯性,只可惜,意外降临了……

走道里靠着窗前的最后一张供旅客休息和吃饭用的小桌,正好挡在了后退的路线上,软玉温香刚入怀的他,还没来得及暗喜,就觉得后腰处被猛的撞击了一下。

瞬间产生的疼痛感觉,让已经抱在一起的两个人,歪歪扭扭、踉踉跄跄地连退几步之后,很杯具地“啪唧”一声,摔得倍儿干脆。

这还不算,原本在摔倒的刹那间,还指望虽然难免要受点儿苦,但最少能与怀中美眉的关键部位来个亲密接触的程军,却只觉得眉心一阵剧疼,两眼随之一阵发黑。

“我勒个去的,那枚该死的玉佩啊……”

疼的泪流满面的程军,根本没有发现,就在自己闭目受苦的刹那间,那枚给自己造成意外伤痕的玉佩,在沾上他眉心流出的鲜血时,一道肉眼不可察觉的灵光顿时顺着伤口就钻了进去。

就在这滚成一团的两人各自痛呼、惊呼的时候,被这阵动静给惊醒的乘客们,纷纷担心起自己的行礼,探出头查看起动静来。

在发现只是一男一女两个青年抱在一起摔倒在地,自家的东西一点问题也没有之后,然后才嘟嘟囔囔着诸如现如今年轻人太开放之类的话,回到各自的床铺上继续睡了起来。

就连同样被惊动的姚劲松在弄清楚状况之后,知道自己这个子侄人品的他也只是很无奈地摇头笑了笑,随后继续躺回自己的铺位上抱元守一起来。

而爬在肉垫上的赵玉婷,之前刚睡醒时的惺忪迷糊早就在一脚踏空时给吓得不翼而飞。等她惊魂初定时,看着身下那张流淌着血迹的脸时,顿时又被吓了一跳。

好在,她也知道这次多亏了身下这具肉垫,否则以刚刚的情形,自己要是直接摔下来得话,恐怕就不是现在只是略有不适这么简单了。

所以,即便自己胸前养了那么多年的小猪,居然就这么随便被一个陌生的异性给摸了,她还是强按下心中的惊慌,连忙想要站起身摆脱眼下这个令自己尴尬的姿势。

可惜,等赵玉婷刚打算脚用力站起来时,那自脚踝处突然传来的剧烈刺痛感,顿时就让她脚下一软,整个身子再次扑倒在了那个肉垫上。

而这一回,也不知道是不是之前的意外在戏弄过程军之后闪人了的缘故,当那具娇躯再次倒下时,他就感觉到两团挺翘颇有弹性的温暖顿时就盖在了自己的脸上。

“深!好深!”

“软!好软!”

“弹!好弹!”

“香!好香!”

原本因为之前被玉佩意外划破眉心的程军,一时之间将原本的疼痛全给扔到脑后,脑子里浮出这类绮念的同时,还不忘下意识地将自己的脸往那深沟里拱了拱。

感受自己胸前传来得那一阵阵麻酥酥的异样,回过神来的赵玉婷是又羞又急,只可惜她也知道自己越动两人之间也就越尴尬,于是努力抬起上半身,没好气地警告道:

“臭流氓,你干什么呢!占我便宜占得还不够吗?还不赶紧扶我起来,再这样下去小心我报警抓你啊!”

下意识搂住对方的程军,这边还在暗赞着对方那纤细的小蛮腰摸起来确实手感十足,突然听到这话的他,顿时清醒过来,眼下可真不是享受艳福的时候。

只不过,在听到那仿佛黄莺般悦耳的声音,说得却是这种话时,虽然明知道自己确实有占便宜之嫌,这家伙心里依旧有些小不爽。

所以,在松开搂在对方身上的双手之后,他一抹自己有些湿乎乎的脸,然后将满是血痕的手伸到对方面前,说道:“我占你便宜?!你看看这是什么!”

是我自愿的-风雨中的尘埃

赵玉婷感觉自己最近真得很倒霉。

先是处了三年的大学男友,在毕业时与自己果断地提出了分手,然后当着自己的面搂着某位来历不明的白富美异常嚣张地离去。

接着,原本的工作也在实习结束之后,在某种自己不可抗拒的力量之下只换到了一纸辞退信。连番打击之下的她想回南阳老家休养一阵,可排了半天的队却只买到了一张上铺的车票。

要说这上铺也就上铺吧,除了上下不方便,其实比下铺和中铺还要更安全些,可一觉睡醒准备下去方便一下,结果就一脚踏空摔了下来。

虽然不幸中的万幸,自己并没直接与车厢的地面来个亲密接触,可身下这具肉垫,居然还敢在占了自己的便宜之后不但不认帐来个反咬一口。

又羞又气的赵玉婷压低着声音气愤道:“当真以为我刚刚没有感觉到之前你在我胸前拱来拱去的动作吗?臭流氓!赶紧给我起来!”

“我到是想起来呢,你这样压着我我怎么起?再说了,什么叫我拱来拱去,你怎么不说自己一连倒在我身上两次,压得我喘不过气来?”知道这时候怎么也不能让步程军很硬气地反驳道。

“你这人怎么这样啊,耍流氓不算还反咬一口!我要是能起来还会主动爬在你身上吗?”

耽误这么会儿,原本就是去方便的赵玉婷,更是感觉到腹部传来阵阵剧烈的酸胀感,下意识夹紧又腿的她,这嘴上的语气顿时也软了。

可惜,她软了程军可没打算软,也在外面混过的他可是知道想把美眉,这关键的时候该硬就得硬,硬完再软,软完再硬,嘿嘿……这就是手段。

所以,一边赖在车厢的地上不起来,一边说道:“得,算你狠,我好心救了你,没落个好不说还得了个臭流氓的头衔,难怪会有徐老太那种人出现,敢情现在都是这样的。”

“你……?”虽然很气愤对方怪腔怪调的话,但细细一想,赵玉婷也不得不承认今天这事儿全靠对方,否则自己那就不是被拱拱胸、脚扭到这么简单,结果肯定是餐具。

“我怎么了?我说错了吗?你现在都还骑在我的身上,夹着我的腰不放,你让我怎么起来?”眼瞅着眼前这美眉被自己给说得哑口无言,程军趁势又拍了拍自己腰上的那双大长腿说道。

被提醒的赵玉婷就觉得腹部酸胀之意越发的剧烈,顿时身不由己地又夹紧了双腿,生怕一个不小心尿了某人一身,到那时就不只是糗这么简单了。

败倒在自己生理窘迫感上的她,一双大眼睛顿时泪光鳞鳞起来,可怜兮兮地说道:“我……我也不想的,只是我的脚扭……扭了,很痛,站不起来。”

要说程军这个虽然因为年轻有时候做事冲动,但说到底人也并不坏。所以,在听到是这个原因对方才“赖”自己身上之后,顿时也顾不上被美眉骑的享受了,连忙撑起上半身。

结果,他这一动,原本两人之间保持的那种平衡顿时被打破,只见对方一个重心不稳,那双将T恤衫撑得鼓鼓的大白兔又迎面压了下来。

到底这家伙跟着自己的叔叔学过好几年的拳脚,凭借着自己腰腹之力撑起自己的身体,而一双手却下意识地挡在了自己快要再次受袭的脸前。

“咦?果然够大,够软,够弹,啧啧啧,手感十足啊。”感受到那一手掌握不了的丰腴,程军一边感叹着一边还下意识地捏了捏,随即更意外地发现身上的这位居然没有罩罩。

他是手感爽了,可人家赵美眉的小猪被袭之后,之前胸口还没有消退的酥麻感觉不但更加强烈,而且还顺带刺激着腹内的某个器官也跟着一起收缩了起来。

那种濒临极限的酸胀感,让赵玉婷知道再这样磨蹭下去,自己就快要忍不住了,所以,她哪里还顾不上自己胸前那以连男朋友都没享用过的小猪正被吃豆腐。

“咦?这是啥米情况,难不成这位嘴上说得凶猛,可实际上却是很想那啥?”感受着腰部那越夹越紧的力度,还有那张嫣红的秀脸,程军一时之间这心思就翻腾了起来。

“算是我的错好吗,求求你赶紧起来扶我一下,我……我快要忍不住了。”勉强将这一波生理上的羞耻感给压下去的赵玉婷,说着这脸色也越发地红润了起来。

“我晕……”这会儿要再听不明白程军就真傻了,他可没真得以为对方会是那种仅存在于某岛国爱情动作片的痴女,于是也没敢再耽误,连忙仗着自己的一把子力气,硬是将对方给搀扶了起来。

而这一回,他可没想着再占人家的便宜,除了一只手扶着眼前美眉的胳膊防止对方再栽倒之外,到是极有风度地与之保持了足够的距离。

呵呵……这就是硬完之后该软也得软了。

“咝……好痛……”刚一站起来就想着往厕所走的赵玉婷,赤着的小脚刚一落地都还没用劲,脚踝处浓重的刺疼感顿时让她的眼里的雾气更重了。

眼瞅着这位连走路都是问题,程军本着好人做到底到时候也好让对方没茬可找的念头,说道:“你先站一会儿,我去把鞋子给你找来。”

说完,让对方扶好之后,自己一溜烟地就去将人家放在下铺床底的鞋子给找了出来。就在他刚转身准备往回走的时候,却听到自己的姚叔说道:“大宝,没事儿吧。”

“呃……没事没事,叔,你睡你得,我帮人家一个忙。”不想人家美眉难堪的程军,可没敢把自己刚刚的艳福说出来,而是似是而非地说道。

“嗯,没事儿就好,记住悠着点,别乱来。”深知自己这个子侄秉性的姚劲松,当下只是点了两句,也就没再多说什么,在他看来,小年轻的事儿还是小年轻自己处理的好。

“嘿嘿……我明白的,姚叔,你歇着吧,我还得给人家送个鞋子。”程军晃了晃手中的那双粉色凉鞋,说完,转身就往刚刚的事发地点快步走去。

等他回到原地之后,却看到那位美眉正一头细汗地半靠在离厕所不远的车厢上,于是上前低声责怪道:“咦?不是让你别乱动得吗?看看,越来越痛了不是。”

可惜这会儿赵玉婷的某个器官早已经濒临崩溃,别说乱动了,就连站着都开始双腿打颤发软无力,连送到脚边的鞋子也是没那个心情穿了,一门心思就想去厕所。

好在程军虽然有便宜照样占,但关键时刻却还不是那种喜欢落井下石的人。所以,很主动地就将对方给扶到了厕所边上,打开门就示意对方进去。

当然了,不落井下石到不是说没有想法,只不过是想放长线钓大鱼罢了。

只不过,他是保持距离地当了正人君子,可好不容易进到厕所的赵玉婷看着厕所地面上的蹲坑却彻底傻眼了。现如今一只脚连走路都不方便的她,这下想方便也不方便了。

都说人在最紧急的关头最容易放得开,这话确实不错。毕竟不说人命关天的时刻,光是眼下赵美眉的境地就足以让她放下一切的矜持。

所以,在发现事不可为之后,她轻咬着朱唇果断地说道:“能…能不能…麻烦你扶…扶我上下厕所……”

只是这话说到最后,已经几乎小不可闻,要不是程军耳朵管用,还真不见得能听得到。

“啥?让我扶着你上厕所?你没问题吧?”指了指自己的鼻子,头一回遇上有刚见面的女生就请自己帮这种忙的他,表面一脸的震惊可内心却正偷着乐呢。

“我……我实在是来……来不及了,请……请你一定要帮忙。”强忍着身体不适,感觉到自己某个器官几乎要崩溃赵玉婷说道。

“晕……要不我还是给你找找乘务员吧。”眼瞅着有这种好机会上赶着送到面前,程军自然不可能拒绝,不过,把妹吗,自然还得用些手段,于是正色说道。

“来不及了!我快来不及了,你到底是帮还是不帮!”眼瞅着刚刚大占自己便宜还死不承认的这位,眼下居然变君子了,咬牙切齿的赵玉婷下了最后通牒。

话说去找乘务员的办法她也不是没想过,但这大晚上的哪儿那么容易找得到,而且就算能找到,可这时间上哪里还有来得及啊!

“帮!我帮还不行吗。”眼瞅着鱼儿上了钩,程军果断闪身进到厕所将门反锁好,嘴上却不忘说道:“先说好,是你让我帮忙的,后面可不能怪到我头上说我耍流氓什么的,更不许报警,不然这忙我可不帮。”

“放心,我……我绝对不会怪你头上的,是我自愿……自愿得行了吧!”在自愿那俩字儿上加重了音的赵玉婷,紧咬着朱唇说道。

“那好,我就背朝你站在这里,你就当我是根人形扶手,慢慢蹲下方便吧。”看着对方那快要扭曲的表情,程军心里那个乐啊。

不过,他更知道这时候落井下石,虽然不见得对方事后会找自己的麻烦,但要想再发展些什么,那铁定是不可能得。

所以,他才会很正人君子地站在了靠窗的一侧,而且还是面朝窗外背朝着蹲坑。

原本已经打定主意豁出去,被看就被看的赵玉婷,眼瞅着对方居然是这样的姿态,意外与惊讶之余原本心里的怒火居然顿时消散了不少。

好在这大夏天穿的本身就少,很快她就将自己的短裙给褪了下来,然后双手扶着身侧的人形扶手慢慢蹲下。

就在蹲至半途时,再次受到挤压的某个器官终于受不住力崩溃了。随即一股混浊的液体就从某处喷涌而出,那力度打在蹲坑内壁上动静那叫一个十足。

小说《最强仙少》 第1章 旖旎碰撞 试读结束。

流惠丶小可爱点评:

很不错的一本幻想时空小说,文章内容丰富清晰,看了好几遍,看着很轻松。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