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古代言情 > 红颜倾城:景瑜皇后传
红颜倾城:景瑜皇后传

红颜倾城:景瑜皇后传

作者:姽婳怜翩

状态:已完结分类:古代言情

时间:2021-02-23 16:34:22

最新小说《红颜倾城:景瑜皇后传》是姽婳怜翩的书,主要内容为:姚景心深深地记得,在交待完之后,王珠玉只仰天对着星空:“罢了,总要有人担着这阴差阳错,景心,你好好活着,若是有朝一日能见到皇上,请带我传达一句话,我从未恨过他……”“珍妃娘娘,你怎么这么傻啊……”她走在出宫的道路上,一个疯癫的妃子消失在了冷宫的井水中,她不知道王珠玉是怎样忍受这冰冷刺骨的夺命之水,也不知道,那传闻中井壁上的抓痕是怎样形成,王珠玉一定想活着,就算活得卑微懦弱,可是她确实想活着!
展开全部

红颜倾城:景瑜皇后传第16章试读

已经三天了,这三天的每时每刻,姚景心的双目无不红肿得跟核桃无异,她知道发生了什么,就在刚才,她才从内司院里瘫软地走出来,那泪,就伴随着萧瑟的秋风和落叶飞溅,生人已作古,生死罪过终究被一笔带过。

姚景心深深地记得,在交待完之后,王珠玉只仰天对着星空:“罢了,总要有人担着这阴差阳错,景心,你好好活着,若是有朝一日能见到皇上,请带我传达一句话,我从未恨过他……”

“珍妃娘娘,你怎么这么傻啊……”她走在出宫的道路上,一个疯癫的妃子消失在了冷宫的井水中,她不知道王珠玉是怎样忍受这冰冷刺骨的夺命之水,也不知道,那传闻中井壁上的抓痕是怎样形成,王珠玉一定想活着,就算活得卑微懦弱,可是她确实想活着!

狠狠地咬着下嘴唇,当日的某些片段如解禁的书卷摊开,王珠玉充满了释然的神态:“景心,李才人敢这样明目张胆,背后的人物不容小觑,我这一生已经到头了,你且看造化吧……”

“珍妃娘娘……”一群南迁的大雁成群飞过,黑影从姚景心头顶径直向着御花园靠近,在假山的最顶端,迎风而立着一个萧条的身影,明黄的一袭龙袍之下,是一颗颤抖的心。

“最后侍奉珍妃的是哪个奴才?”厉声询问着身旁的周海全,赵亦靖紧紧地握着拳头,关节咔嚓作响。

“回皇上,是官奴婢姚景心。”

“是她?”他的双拳微微松动,吹进一丝桂花香:“查到了什么?”

“回皇上,刚才内司院询问过,姚景心三天前走的时候,确有结伴的太监宫女听到珍妃娘娘她……她在院子里唱歌,这三日姚景心都没有进宫记录,应该没有嫌疑,而经过仵作和御医一同判断,珍妃娘娘确实是失足落入井中溺亡。”

井沿上一双泥脚印是王珠玉在人世间最后的眷恋,她望着满院子枯黄的秋景,生死簿上已注定,一个曾经风生水起的女子该走了……

“景心,你没事吧?”姚景心走了多久,罗翠屏就心焦了多久,她知道三天前最后见到珍妃的是姚景心,这就意味着嫌疑最大的也是姚景心。

摊开双臂,姚景心当面轻盈地旋转一圈:“你看,我这不是好好的回来了吗?”坐在石桌旁猛然咽下一口苦茶,她的眼泪与茶色融为一体。

“对了,内司院的人怎么说?”罗翠屏见到姚景心安然无恙,当即又关心起八卦故事,对,这就是故事,是别人的事,无关痛痒的事。

“珍妃娘娘是失足跌入井中而亡,我打算为她抄上千遍《超度文》,愿她了却心事,安心上路。”双手合十,姚景心承受着多年都未出现的痛楚。

“我知道你跟珍妃娘娘相处过一段时间,但是也用不着抄上千遍经文,人死如灯灭,你这么好心又有何用呢?”

“不,这是我该做的,必须做的……”说完之后,她起身朝一个无人的方向奔去,耳边好似充满了无边无际的野草摩擦声,一段哀怨的歌谣从山脉的源头飘起,顺着蒲公英的飞舞进入了人们的耳……

李才人这三日也是焦虑不安,内心被两头野兽撕咬,当得知王珠玉溺亡的消息,她不知是该庆幸还是该自危。

“我说慧君妹妹,你这些日子怎有些心神不宁?”淑妃品南坐在软榻上用指甲拨弄着花茶,软软糯糯的身子骨比水蛇还魅惑:“不就是死了个疯女人,多大点事。”

“姐姐也知道妹妹胆小,听不得谁哭谁死的,这乌鸦叫了好几夜了,吓得妹妹我辗转反侧不能入眠。”刚说完,院子外的树枝上又响起两声乌鸦的哇哇叫,这下,就连品南都皱了眉头:“也不叫你宫里的下人去赶赶。”

“赶了,可飞了一圈又回来了,妹妹我真是没辙了。”

“我是你,就干脆砍了那树,看它还怎么落脚!”甩甩手绢,眼看着时日不早了:“妹妹身子不好就多在屋里躺着,皇后娘娘让我给你带句话,这段时间养病就别出门了,知道吗?”

李慧君脸色十分难看,配合着乌鸦的叫声,她起身福了福身子:“多谢皇后娘娘体恤,谢淑妃娘娘关心……”这最后竟化成咬牙切齿。待人离开了一阵,桌上半杯冒着热气的花茶被狠狠地砸在了地上:“都是些畜生,畜生!”

学堂的案桌边上端坐着一个摇摇欲坠的身影,夜已深,烛火艰难地在更深露重的夜里撑着,案桌上卷起厚厚的一踏黄纸,满满的经文填满了姚景心空洞的世界。

咯吱一声木门清响,来人脚底碾过天井的软泥,顺着烛光靠近,看到一幅世间最宁静的画面,那双菱形的深邃眼眸惊呆了片刻,竟不敢上前扰乱这份平和的气息。

半个时辰过去了,来人的身影一动不动,烛火猛然间闪烁,姚景心头也不抬,只用针尖挑了挑灯芯:“来了这么久也不进来坐坐。”

游龙宝剑与她手中的廉价毛笔在此刻对应,竟然逊色了不少:“我只是看看,你究竟在忙些什么,竟然连后山也不去了。”

“我忙着还债。”她的笔尖再次游走,孤独的黄纸面上满满都是无主孤魂的空洞的眼,这一笔一划都承受着极大的重量。

“那你欠我的债呢?”蒙面人背后的伤口隐隐作痛,可是身体却依旧纹丝不动,只是那一声带着酸楚的尾音却始终换不来姚景心抬头施舍一眼,衣袖狠狠甩动一番,他的手紧握着剑柄。

“我心里记得清楚,算得明白。三日前进宫的空档,我发现假扮肖楠妃的齐美人不在屋子里,便潜入查探一番,在极其隐秘的暗匣里发现了一本奇怪的册子。”

“哦?你可有带出来。”蒙面人双目放光,终于,终于能查到些新的线索了。

摇摇头,她的笔尖依旧:“我放回了原位,不希望这么早打草惊蛇。不过那册子上记录的文字,我都写在这些《超度文》之中了,每一篇多一个字,我想对于你来说,看懂应该不难。”

“为何要写在经文之中,太容易暴露。”

“怕什么,这东西看完之后即刻烧掉,因为这也是我对珍妃娘娘的一份交待。”她握紧了笔杆,落下的一撇一捺加重了力道:“还有一个有趣的现象,我发现齐美人并不是一个听话的棋子,你猜我在她枕芯里发现了什么?”

红颜倾城:景瑜皇后传第17章试读

“什么?”他恨透了被人牵着鼻子走的感觉,那游龙宝剑也微微作响。

“那儿藏着一个生辰八字,我查过,正是当今太后的生辰!”她终于将笔置于砚台边上,微微抖动着最后一张经文,揉揉发酸的胳膊。

“看来,齐美人和太后很快就有新的故事发生……”

将一叠经文交到蒙面人手中,她如释重负:“事关重大,看完了就必须烧掉。”厚厚的纸张被掠夺式的脱离手掌,姚景心顶着两只乌黑的大眼圈抬头:“对了,我父亲的事……”

“我正想告诉你,那几个有关联的官员都死了。”微微蹙眉,面具之下的脸也是一副不通的神情。

“死了?”她情绪高涨,恨不得撕碎面前的男子,她为了他几次濒临险境,却换来一句相关的官员死掉的消息。

“我想你已经听说了,皇帝宴请伽禅那的晚上,几名官员被杀死了。”

“就是他们?”她难以置信,不停地摇着头:“那次的刺杀是你安排的,听说大殿上的死者皆是被你的刺客所杀,说,你究竟打着什么主意!”刚一说完,由袖管中抽出一枚银簪,准确无误地插入他的胸膛,黑衣之下渐渐晕开着血腥味,伴随着剧烈的心跳奔流而下。

“你,你为什么不躲?”姚景心彻底惊呆了,不可思议地盯着面前高大的身影,蒙面人始终纹丝不动。

这是第一次扎入皮肉之中,她恨极了嗜血的感觉。

“如果是我做的,我一定不会骗你……我若有心骗你,就一定不提此事……你冰雪聪明,怎么就不明白呢?”他的手脱离游龙宝剑,紧紧地握着姚景心的手背,那紧握着银簪不知所措的右手,竟然被温热的力量包围,猛然间,银簪又刺进了半寸。

“你疯了!”她拼命地挣扎着,听着蒙面人吃痛的闷哼吓得失去血色:“那你如何解释这一切?”

“如果我说,他们并非我杀,你信吗?”殷切的眼神盯着面前的女子,他双目通红,这份坚定令人无法怀疑。她再度紧咬着下唇,眉头浸出了细细密密的汗珠,那殷虹的血便这样,一滴一滴地滑落在经文之上。

“好,我信你!”此话刚说完,蒙面人的身子一阵瘫软,当即后退一步,那簪子就这样硬生生地被拔了出来,散落了一地梅花。

捂着胸前的伤口,他咬牙坚忍:“宴会上,我从未下过令刺杀官员,天地可鉴!这件事我一定会查清……”窗前影子一闪,灰烬还飘荡于半空,他早已消失了身影。

拾起地上的银簪,她的衣袖缓缓擦拭着血迹,轻启朱唇,桌面的烛火熄灭,灰烟冉冉而升,不见踪影。

凤鸣宫中已经灯火通明,皇后叶兰珍倚在软榻上看书,一道火急火燎的身影进门,撞得灯柱摇摇晃晃,来人立刻跪在她面前:“娘娘请恕罪……”

“秋兰,你这性子什么时候能改改,有时间跟冬雪多学学。”放下书卷,叶兰珍长长地伸了个懒腰:“本宫又不会吃人,你怕什么呀?”

磕了两个响头,秋兰圆鼓鼓的脸蛋恢复了血色:“回娘娘的话,奴婢这么晚打扰娘娘休息,是有事禀告。”

“何事?”丹凤眼微微上翘,高耸的眉毛十足的霸气,不敢抬头的秋兰憋足了气:“刚才桂公公来报,皇上的步辇正朝凤鸣宫而来,今夜要留宿娘娘宫中。”

“什么?你这丫头不早说,快叫冬雪进来帮本宫梳妆。”叶兰珍手忙脚乱地起身,瞥见柜中一堆绫罗绸缎,眼珠子当即轱辘一转:“不,今夜不要浓妆艳抹,将本宫去观音山斋戒的布衣拿来。”

秋兰不解地站在原地,而冬雪立刻了然于心,立刻前往柜子处翻找。望着眼前的两个丫头,一个聪慧冷静,一个愚笨衷心,她暗叹到秋兰若是有冬雪一半机灵就好:“还愣着干嘛,帮本宫梳头,用白玉簪挽着即可。”

“奴婢遵命!”秋兰的小脑袋在梳头的过程中终于想明白了缘由,不得不佩服皇后的谋略。

“皇上驾到……”周海全的声音拖得老长,像极了锯子锯开朽木的声响,赵亦靖从步辇上起身下地,凤鸣宫门口迎着一干人等。

“参见皇上!”叶兰珍面容憔悴,就连眼眶子都是红肿,赵亦靖看到之后立刻上前扶起:“皇后,是不是身体不舒服?”瞥见她一身素净的布衣,深沉优雅,洗尽铅华呈素姿的她,倒还有几分动人。

“皇上,臣妾没事,只是没想到皇上这么晚摆驾凤鸣宫,没来得及好好收拾收拾。”低眉顺眼,进退得体,这就是叶兰珍退去凤袍后呈现在皇帝面前的大家闺秀模样。

望着左右站立的宫女,赵亦靖当即开口:“秋兰你说,皇后为何这般憔悴啊,是不是你们偷懒了?”

所有的奴才立刻跪在大理石台阶上,秋兰更是颤巍巍地望向冬雪求助,却只得来一记警告性的眼神,于是颤巍巍地开口:“回皇上,娘娘掌管后宫之事,深夜又在房中诵经祈祷,所以操劳过度……”

叶兰珍长长地松了一口气,秋兰这丫头也不是一无是处:“皇上,别听她胡说,臣妾哪儿会操劳呢。”

“快进去说话吧,皇后你身子不好就不要吹夜风,朕知道你时常念经礼佛,但也要注意身体啊……”

“臣妾遵旨……不过,今夜皇上不是应该在柳才人那儿吗,怎的会突然来凤仪宫?”

一提到柳才人柳如飞,赵亦靖的脸色就忽变:“别提柳如飞了,仗着朕的chong爱都无法无天了……”

“怎么……”叶兰珍开口之后又立刻闭嘴,轻轻抚着他的背,冬雪立刻送上一杯温度适宜的云雾茶,叶兰珍接过之后亲自递到面前:“皇上息怒,先喝口茶吧。”

“唉,若是后宫人人都有皇后的儒雅和肚量,朕就不必费神了!那柳如飞恃chong生娇,竟然敢在朕面前搬弄是非,竟然说珍妃死得不寻常,让朕重新彻查,你说这是不是无事生非大逆不道?”

皇后心尖突然一紧,面色也有些苍白,不过只是一瞬,她就摆出一副宽容体己的模样:“珍妃妹妹的事臣妾也十分心痛,这内务司已经断定是意外,岂能有死得不寻常一说?想来是那柳才人多心了。臣妾身为后宫之首竟然教导无方,还请皇上一并责罚!”

“罢了,并非皇后的过错,朕已经责罚她了,贬为良人……”说罢,赵亦靖的心沉到了深幽之底……

姚景心,赵亦靖完本试读结束。

一条小安妮点评:

《红颜倾城:景瑜皇后传》此书创意好,不降智,不圣母,不虐主,不无脑,作者姽婳怜翩文笔挺好。看小说很少给五星,这本书挺好的。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