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总裁豪门 > 霸爱旖旎:荆棘恋
霸爱旖旎:荆棘恋

霸爱旖旎:荆棘恋

作者:慕蓉一

状态:已完结分类:总裁豪门

时间:2021-01-11 09:13:09

《霸爱旖旎:荆棘恋》主要说的是游墨炎钟恋芙的事情,看看慕蓉一是怎么讲的:宋旻昊笑笑,不答反问,“这么说是决定改变了?”然后看着窗外掩过自己有些忍不住的笑意,“我说过不争就不会争,不过感觉这东西谁也说不清,不是吗?”否则游墨炎现在也不会这么纠结。只是他自己看不清,恋芙对每个人都是一样的心态,只不过,他比他熟而已。过不了几分钟,看着已经洗好的床单,钟恋芙终于可以放心的走了!办公室里没有人,想起游墨炎略带怒气的离开,钟恋芙怎么都觉得是自己哪里不对。
展开全部

16-格外照顾

钟恋芙一见到宋旻昊进来,脸上便带了微微的笑意,多个人多几分自然,这样气氛就会好很多。

“下班了?”她淡淡的笑了笑问道。

然后扬了扬手里的袋子,都是瓶子或者盒子的药,她微微有些疑惑。

宋旻昊将药放到柜子上,看了一眼旁边的游墨炎,这是他跑了一圈买回来的各种痛经药。

“如果实在觉得难受,就吃这个试试看。”

钟恋芙看着拿出来的药,都是痛经的,甚至还有止痛且只是跟痛经沾了一点边的都有。

她从来都不吃痛经药,就怕时间久了影响神经,每一次忍忍就过去了。

“谢谢,只是我都不吃这些药的!”

“止痛药吃太多确实不好,容易影响痛觉神经,有时候也会造成生育方面的问题。”

“知道的还挺多的!”

宋旻昊只是笑笑,“你应该仔细去检查一次,虽然问题不大,但是也不能忽视,女人的身体很娇贵,也是生命的本钱。”

游墨炎看着他们聊的几乎都忘了自己的存在,从宋旻昊进来,她脸上淡淡的笑就没有消失过。

即使是偶尔见到的礼貌性的浅笑,和着嘴唇的苍白,让他莫名烦躁。

对自己的态度就像是仇人,连个“谢谢”都说的那么勉强,却旁若无人的与别人轻声细语!他有时候怀疑自己是不是脑子进水,对这样一个总是冷冰冰的女人有不一样的感觉?真是笑话!

“还有很多工作要做,自己把握个度。”说完出了休息室,但也可以听出这是对着宋旻昊说的。

钟恋芙有些莫名的看着他离开的背影,好好的怎么像又生气了?

—“怎么了吗?”

宋旻昊笑看着休息室的门,眼里是小小的邪气,看了游墨炎的背影笑得更欢,一会儿才说:“可能有事要忙,不用担心,我去看看,你再休息会儿。”

钟恋芙点点头,扯起嘴角淡淡的一笑。

不过也起来将屋子收拾了一番,保证没有留下她的痕迹才准备离开。

看了看床上自己睡了一下午却也没什么痕迹的床单,又折回去,床够大,一张床单拆下来都等于在洗平时的两倍,但是为了免得他嫌弃,还是洗了好。

也不过是一个床单,刚刚起来的时候,疼痛不是很明显,总归也不脏,洗起来应该不费事。

顶层的落地窗前是两个身影,看着窗外的天,都没有说话。

过好一会儿,宋旻昊才看着一言不发的游墨炎,再这么站下去可就下班了。

“你没事?”

“别告诉我你对她有感觉。”游墨炎转回头看着他,一句肯定的话。

宋旻昊笑笑,不答反问,“这么说是决定改变了?”然后看着窗外掩过自己有些忍不住的笑意,“我说过不争就不会争,不过感觉这东西谁也说不清,不是吗?”

否则游墨炎现在也不会这么纠结。

只是他自己看不清,恋芙对每个人都是一样的心态,只不过,他比他熟而已。

过不了几分钟,看着已经洗好的床单,钟恋芙终于可以放心的走了!

办公室里没有人,想起游墨炎略带怒气的离开,钟恋芙怎么都觉得是自己哪里不对。

以前自己的生活似乎不会这么仔细的在意别人的感觉,安静的过自己的就是她的习惯。

只是最近好像游墨炎的情绪、动作都能够引起自己的注意。

见他会觉得压抑,不见却觉得少了什么。

还好姐没有下班,看到她进去,神秘的看了看她身后,“好多了?”

钟恋芙点点头,“不会还加班吧?”

钟爱芙环视一眼桌上的材料,有些勉强,“班肯定是加不完!”然后才笑道:“不过,看在你的面上,下班!”

看到上车离开的两人,游墨炎才回到办公室,进到休息室,看到晾在一边的床单,微微舒展冰严的脸,躺在只有褥垫的床上。

一会儿却聚拢眉头,宋旻昊的话还在脑中:“你可以把我当做对手,或者是你们的催化剂,不过,绝对不是敌人!”

翻出手机电话簿中的号码打了过去。

“您好!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Sorry!thesubscriberyoudialedispower……”

游墨炎皱起眉,低咒一声,把手机扔在了一边。

不是已经送手机过去了,她的世界难道是封闭的,这么久都可以不用到手机?

好一会儿才又拿起手机,拨了出去。

钟爱芙看到来电,看了一眼旁边的钟恋芙,貌似是第一次总裁在上班以外的时间来电,她当然不会认为是中了大奖。

微笑的接通:“喂,炎总?”

钟恋芙看到接近刻板的姐姐反常的语气,还怪异的看了自己一眼,听她下一句是:“在!”然后将手机递了过来。

钟恋芙微微皱眉,接过手机,有些疑惑,仍旧平淡的语气:“喂?”

那边劈头就是一句“你到底是不是正常人!手机给你难道是摆设的?”

将手机离耳朵远了点,钟恋芙莫名其妙的看着电话,才想起那个新手机到现在都没有拆开。

每天就是在公司和家之间来回,也没有什么特别要联系的人,一忙就把这个事情给忘了。

不过,就为这个事,游墨炎生什么气?她自己还没觉得不方便呢!

“有什么事情吗?”钟恋芙没有理会他的怒气,平和的语气,公式化的问道。

游墨炎一听这样的声音,无奈的闭了闭眼,似乎自己最近的脾气有些见长。

语气不好的道:“明天不用过来上班了!”

“为什么?!”这样突然的通知让钟恋芙微微愣了愣,立刻有些动容的问道,她的理解是被解雇了。

即使没有业绩,在公司依旧呆了快一个月了,也没犯过错吧?

“你这样的决定是不是太不公平了?我说过我会做出成绩!”一直都挺好,只是冲撞了他两次而已。

好一会儿听不到那边说话的声音,钟恋芙几乎要以为他已经挂断,才听到声音。

声音里没有了刚刚的怒气,很平常,只是钟恋芙似乎可以想象他微微带着丁点笑意的样子,“我只是说给你放两天假,你急什么,想离开?没那么容易。”

钟恋芙微微顿了顿,才有些不知情看了看旁边的老姐,“我没有请假。”

“我批准难道还用你同意!”然后“嘟”的一声,在钟恋芙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挂断。

每次都这样,她都已经习惯了,把手机放回去:“姐,你跟他说我请假?”

钟爱芙耸耸肩:“我一直在忙,还想明天再说呢。”

“他说放我两天假。”钟恋芙看着前方的路,无所谓的说着。

“那不是正好吗?你需要休息!”钟爱芙赞同的看着她。

钟恋芙没有说话,静静的坐着。

她一直以来都是一副不冷不热的样子对待男人,那是因为老爸认为自己没有长大。

可是,现在的年龄似乎不算是小孩了,游墨炎的怪异态度总是能够牵着自己的思想。

她知道也许这是某种东西的开始,但是怎么都觉得不对。

他们似乎连好好说话的机会都没有过,总不能连她也是花痴?被游墨炎俊朗的外表迷惑了?

可是宋旻昊长得就比他温和帅气。

还是每个人都是这样的,就因为他是总裁,作为下属,就是这样习惯无形中注意着他的举止?

转头看了一眼专心开车的老姐,“姐。”

“嗯?”钟爱芙奇怪的看了她一眼,虽然还是淡淡的表情,但是眉间有些细细的迷惑。

钟恋芙顿了顿,似乎也不知道该怎么问,钟爱芙也不急,静静的等着她说话。

17-游宅和睦

好一会儿钟恋芙才说道:“游墨炎一直都这样?”

钟爱芙皱皱眉,“你指的是什么?我来之后炎总都是这样吧,不过……”

钟爱芙看了看妹妹,“都说特别的人,有特别的故事,我想他也许也有自己独特的故事,”

钟恋芙微微笑着看着钟爱芙,“你不也很特别吗?我就不知道你有故事!”

“切!我能算什么特别?说认真的,我也只是知道那么一点,炎总没有上任之前好像有一个女朋友,但是不知道怎么就分开了,我倒是也没见过。”

钟爱芙挑挑眉,微微笑笑“所以,很多人私底下都说炎总从那以后就变得这么冷了。”

好一会才看着妹妹:“你问这个干吗?”

钟恋芙笑笑,“没事儿,作为秘书,稍微了解一下而已!”

车子停在小区楼前,钟爱芙没有下车,只是看了妹妹一会儿,“恋芙,”

“怎么了?”

“炎总对你是不一样的,你要问这个的吧?好像从我开始跟着他,他几乎是没有跟任何一个女人有过频繁的交集!更别说照顾了!”说完才下了车。

刚刚下车又转头看着安静的人说:“当然,在公司我不算女人的!”然后挑挑眉,摆出有些无奈的样子。

钟恋芙笑了笑,但是心里却有动容,不是因为他的特殊对待,只好好奇他的情史。

姐说特别没有错,可是有时候她总是觉得有些不真实,只是见过两次,为什么就会对自己特别?

有时候明明感觉是无名的讨厌自己,或者没有来的烦躁。

男人其实也是奇怪的动物,谁说女人是海底针?或许都没有游墨炎的一半难捉摸!

坐车坐了一段时间,感觉腰部又开始犯疼了,钟恋芙轻轻皱了皱眉。

“没事吧?还好明天不用去,什么时候到医院好好查查,你这身子!”

看到两姐妹回来,赵月芙似乎每天都这么开心,笑笑的看着她们。

“妈,恋芙没回来的时候,我怎么都没有发觉你这么热情呢?您是不是越来越太偏心了?”

弯腰过来拿拖鞋给两人的赵月芙一听这话,嗔怒的看了一眼钟爱芙:“那是因为恋儿比你听话!”

钟爱芙笑着“切”了一句,要说听话,也不知道小时候总是跟着老爸到特别部队倒腾的是谁?唉!谁让自己是老大。

“恋儿是不是生病了?怎么脸色这么差呢?”

钟爱芙一副意料之内的表情,老妈本来对于两姐妹都很细心,尤其是恋芙,有什么细微的变化她都会发现,从小就把她捧在手掌心里,她这个姐姐也成了半个家长了。

钟爱芙又看了一眼老爸,坐在沙发上的钟将军一听这话放下手里的报纸,“生病了?”

钟爱芙已经笑眯眯的进了卧室换衣服洗澡,赵月芙朝她喊:“恋儿病了怎么也不关心一下?”

钟恋芙已经习惯了家里这样的阵仗,要不是她们姐妹感情好,她几乎都要以为老姐不是亲生的呢?

笑着看着老妈:“妈,我没事,就是,那个来了身体不太舒服!”

虽然钟恋芙声音放的不大,但是作为特别部队的将军,他父亲虽然上了年纪,那点敏感力还是有的,一听女儿这么说,又坐回了沙发。

赵月芙回头瞪了一眼自己的丈夫。

钟恋芙看到了也只是笑笑,她妈妈总是说自己来事儿的时候这么疼都是因为老爸。

她只是记得第一次来的时候,似乎自己还和她爸在部队的训练场练的起劲儿。

当时的她只是懵懂的以为哪里受了伤,回到家的时候老爸却被老妈说了一顿。

虽然她已经记不得是什么时候开始痛经的,但是老妈总说,都是因为当时练的猛了,影响身体落下病根了。

赵月芙回头看着脸色有些发白的钟恋芙,“还好,今天妈刚好买了红糖!你又不吃药,只好试试那个。”

“妈,恋芙已经在公司喝过那个了!你让她赶紧休息就好了!明天她不用上班。”钟爱芙换好衣服伸出头说道。

赵月芙微微疑惑的看着钟恋芙,“在公司喝过了?”

公司里还可以喝到红糖水?这倒不错,继而赵月芙笑着:“赶紧吃饭,吃了好好休息去!”

坐在沙发上的人若有所思的看了一眼钟恋芙,然后又开始看报。

钟恋芙无奈的笑道:“妈,没那么严重,已经好很多了,姐还没洗完呢!”

“没事没事,不用等她,啊!赶紧吃吧,木浆子鱼、肝尖儿,都是你喜欢的,赶紧补补!你说你这年纪轻轻的老这么疼哪是个事儿,有空妈带你去看看,不能拖着……”

钟恋芙听着她絮絮叨叨的关心,只好坐在桌边硬着头皮,即使再没有胃口,否则她妈妈还以为自己的手艺退步了。她也从小总享受这样的待遇,作为幺女总受着格外关照的感觉。

金黄的夕阳下一辆高级私人轿车在奔驰,车里的电话都响了几次,游墨炎只是看了一眼,然后无奈的接起,语气里没有平时的冷,只是温和而有些无奈的道:“妈,我一会儿就到了,别催了。”

“好好,快点啊!”那头是一个妇女的声音,即游墨炎的母亲。

游墨炎在休息室,因为那个让人无奈的女人,他的情绪还没从中缓过来,就接到他母亲的电话。

G市外的郊区似乎反而是整个市最豪华的地段,就因为这里的别墅。

别墅不多,但是每一幢都是经典之作,G市里的人都知道,这是圣朝集团的产业,每一幢都出自世界名家的设计。

能够住在这里的人家都是非富即贵,要不就是与圣朝关系特殊的人。

这里的人也知道这其中最豪华,规模最大的一幢就是游家大宅。

轿车刚刚到别墅区前的大门,门从里面自动打开,再驶进去两百多米才是真正进入的别墅门。

家里的守卫直接将车子开进车库,游墨炎走进别墅大门,有什么事情记得连停车的时间都没有?

刚跨进家门没几步,游墨炎就被突如其来的人塞了个满怀。

几乎是整个身子挂在自己身上了,游墨炎无奈的笑,出了那个活的跟个猴子一样的妹妹,谁都不会做这样的事情。

稍稍拉开了点距离,游墨炎微微皱着眉头看着眼前似乎是长大了很多的人,“怎么突然就回来了?”

“切!都没有一点惊喜的样子!白浪费感情!”游筱歌没趣儿的从游墨炎怀里出来。

游墨炎记得她刚出国的时候,好像还像个孩子一样,不过现在要是走出去,估计也算得上是G市的美女了。

当然,她长的无可挑剔,但第一次发现,好像还是差了一点,那个总是冷冷淡淡的女人或许就和她同一个年纪,不过,似乎那女人要美上几分!

“怎么样,是不是发现你妹妹我,美的天神失色?嗯?”说着还调皮的抛了个媚眼。

游墨炎只是挑挑眉,兴致缺缺的看了一眼大厅,看到桌上的蛋糕时,微微皱了皱眉头。

“二哥今天实在有点忙……”声音略带歉意。

“哼!就知道你会这么说,老妈都已经替你说了一遍了!”说着看了一眼坐在一旁笑笑的看着两人的游太太——欧欣然。

游筱歌走到桌边,像是大人不记小人过慷慨说道:“暂且就饶了这一回吧,不过回来这么慢,那就明天补上,别让我失望哦!”她还特意强调了后一点。

游墨炎无奈的笑看着她,家里好像比平时热闹了不少。

游墨炎,钟恋芙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语云姑娘点评:

写的太精致了,超爱《霸爱旖旎:荆棘恋》这个小说,作者慕蓉一文笔真好,很吸引人。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