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总裁豪门 > 豪门仇爱:寡妇尤不得
豪门仇爱:寡妇尤不得

豪门仇爱:寡妇尤不得

作者:杨唇

状态:已完结分类:总裁豪门

时间:2021-01-14 13:05:38

杨唇的书《豪门仇爱:寡妇尤不得》以宋黎危宇靖为中心,主要讲述了:“听声音,我应该没有打扰到你们了?”危宇靖的声音都带着笑意,宋黎的脑子里不自觉的就闪过他那带着邪佞笑容的脸,心中的恨意和恐惧一同袭来,身体开始激动的颤抖。“请问有何指教!”几乎是咬牙切齿。“当然是问候一下,我也想要确认如果我弟弟无力洞房,弟媳是不是需要二哥来替……”“无耻!”宋黎还没有听完就直接啪的一声放下了听筒,床上的危宇通像是被声音吓到了,紧闭的眼睛忽然微微睁开来。
展开全部

豪门仇爱:寡妇尤不得第9章试读

不知道是不是为了气氛,套房里的灯光因为晦暗而暧昧,头脑发嗡的宋黎看着冲进来的一片喜色的男男女女,她根本就无心去认识他们,所以只能一直勉强笑着。

也许是豪门有着良好的家教,尽管大家玩得很疯,但却丝毫不过分,更不会像地方习俗一样充满着情/色的气息。

可,宋黎看着危宇靖总是向她投来的目光隐约有了另外一个大胆的猜测:不管是带着什么目的,危宇靖像是有意在破环两人的新婚夜。

大伙像是有了共同的认识,由危宇靖带头猛灌危宇通的酒,酒过三巡,进入凌晨的时候大伙终于在迟来的邵美人的招呼下离去,而危宇通早就烂醉如泥不省人事。

简单的脱了危宇通的西装又极其艰难的把他弄到了大床上,宋黎去浴室拧了毛巾过来想要帮他好好擦擦,而危宇通赤红着身体大字形的躺着,嘟嘟囔囔的说着什么。

“来,起!”宋黎艰难的扶起危宇通,想要给她擦擦满是汗水的背。

“……黎黎,我都知道了……”危宇通忽然微睁开眼,大声的喃道:“我都知道……”

宋黎的圆眼一瞪,紧接着惊恐如潮水一般的涌来,她不敢看危宇通的眼睛,可是她又忍不住去看,眼中干涩的疼痛着。

微微颤抖的手仍旧努力的帮他擦拭着,她勉强的假装镇定,她不断的自我抚慰,她告诉自己危宇通不过是在说醉话。

客房里的座机忽然欢快的响起,一向不愿意接陌生电话的宋黎这次却像是格外急切的接了起来:“你好!”

“听声音,我应该没有打扰到你们了?”

危宇靖的声音都带着笑意,宋黎的脑子里不自觉的就闪过他那带着邪佞笑容的脸,心中的恨意和恐惧一同袭来,身体开始激动的颤抖。

“请问有何指教!”几乎是咬牙切齿。

“当然是问候一下,我也想要确认如果我弟弟无力洞房,弟媳是不是需要二哥来替……”

“无耻!”宋黎还没有听完就直接啪的一声放下了听筒,床上的危宇通像是被声音吓到了,紧闭的眼睛忽然微微睁开来。

宋黎无法抑制住内心的无助,缓缓蹲在床边埋头哭了起来,明明不想再哭了,明明觉得不会有更加让她难过的事情,可是危宇靖却一而再再而三的来伤害她,她无法原谅。

“黎黎……我好难受!”危宇通忽然捂着头轻轻的唤出声,像是醒了却又像是仍旧醉着。

宋黎赶紧起身在房间里寻得醒酒药,就着温水给危宇通服下,坐在床边又是良久的无声,想要睡却不敢睡,她找不到属于自己的位置。

“黎黎……”危宇通忽然微微张开眼,伸手狠狠的揽过宋黎,后者一个不稳猛得倒在了他的身上,姿势暧昧又温暖。

“你醉了,可我知道你心里都明白了!”宋黎咽了咽喉头的哽咽,有种将死的坦然:“有什么话明天再说,这晚就当是你施舍给我的梦吧!”

危宇通果然是醉的,听不见任何的话,他自顾自的说着:“我知道你压力大,我的身份给了你很多的无奈,可是我们相爱,我知道你受了很多的白眼,我都知道……”

宋黎的身体一僵,是自己会错意了么?

“因为我都知道,所以,我以后会爱护你的,我不会……不会,让你受别人的欺负和侮辱,不会的……”

危宇通的声音渐渐小了,宋黎的眼泪却愈发多了,前面的路该怎么走下去,她一点信心和把握都没有,结婚是为了永远在一起,很显然他们之间倍受威胁。

精神的压力没能让宋黎坚持多久,疲惫的身体终于渐渐有了睡意:

两人的蜜月安排是到靠海的地方旅游,转眼间宋黎一身清凉的站在游艇上看着危宇通冲浪,白色的浪花把他带得越来越远,可他的笑容却像是近在眼前。

危宇通的笑容阳光灿烂,宋黎为之心动,两人远远的互相打量着,碧蓝的海水宽阔的海都让希望来得那么的热烈,也让甜蜜无限的泛开并荡漾起来。

忽然,天空阴云一片缓缓而来遮住了灿烂的阳光也让危宇通整个人陷入阴影之中,心脏骤然紧缩,宋黎担心的望向他却没有一丝办法来改变。

像是在与天空相呼应,海水也忽然间变的汹涌起来,危宇通却像是没有发现一样,仍旧踩着冲浪板玩的欢快。

宋黎很着急的想要去接危宇通,可是游艇却很快速的朝相反的方向开去,她死盯着危宇通用手拽住开游艇的男人,忽然,海面上出现一个庞然大物,深色的纹路三角的头俨然是一条巨蟒。

巨蟒浮浮沉沉的游向危宇通,在宋黎的震惊中一口吞没了那俊朗的男人转而向她这边游来,悲伤被惊恐打败,宋黎紧抓着身边男人的手臂。

“难过么……”

男人的声音异常熟悉,可是宋黎已经来不及去看到底是何人在开游艇了,巨蟒已经近在眼前,吐着鲜红的信子用不可思议的速度弹跳起来冲向宋黎。

宋黎很想要尖叫,但是却无法发声,就那样看着比人还粗的巨蟒收了本来邪恶的面目温顺的朝她怀里钻去,渐渐的竟然没入了她的腹部,再也不见。

捂住腹部,宋黎仍旧惊恐未变的看着那开着快艇的男人,天空再次阳光普照,男人也渐渐转过身来,露出一双似笑非笑的凤目。

“你……难过么?”危宇靖的手抚上宋黎的额头,带着怜爱的眼神。

“啊……”

宋黎尖叫着猛的从床上坐起来,喘着粗气满眼惊恐的打量着总统套房里的一切,把刚刚还在温柔抚摸着她的危宇通吓了一大跳。

“怎么了?”危宇通坐起来,俯头亲吻她裸露出来的左肩:“又做噩梦了?”

听到危宇通的声音,宋黎连忙回头,在看到他温柔的笑容时紧紧抱住了他,生怕像梦里那样失去他的笑容,拥抱一次又一次的被加大力度。

“不怕不怕!”危宇通轻轻抚摸她的背:“好了,我们赶紧收拾,十点的飞机,我们要开始蜜月旅行了!”

“不要……”宋黎猛的推开危宇通,手却不自觉的抚上了自己的小腹。

******

“黎黎,要不要跟我一起去冲浪?”

危宇通扛着冲浪板一身清凉的走到宋黎的身边,充满热带风情的花短裤和衬衫,微微外露的胸肌,危宇通那略年轻于实际年龄的脸在阳光下显得格外的青春。

宋黎摇摇头似有似无的吸了一口果汁,躲在伞下微微笑了:“不去了!”

“那我去了!”危宇通略微有些扫兴,但也不能强迫。

“宇通……”宋黎忽然激动起来:“我……”

危宇通知道她想要说什么,连忙摆摆手:“放心!只是个梦而已,我不会有事的!”

宋黎没有了话语,虽然做了个那样的梦,而且她也跟危宇通分享了它,可是危宇通却不信,两人仍旧踏上了这趟旅行,危宇通更是不信邪的开始了冲浪。

这里确实是不可能出现那种吃人的蟒蛇,宋黎默默的安慰着自己肯定着危宇通的决定,可是一颗心就是不能安静下来。

危宇通的冲浪板在浪中潇洒的滑翔着,宋黎看着看着沉浸其中却不自觉的把手放在了自己的小腹上,辗转的抚摸。

在农村,梦见蛇的预兆是人人知晓的,宋黎很是担心自己的境况,她害怕命运再给她开玩笑,如果真的如梦中一样,她的生活会遭遇到什么样的变化就完全不在直接取决于危宇靖的态度了。

危宇通的身影一直在视线里徘徊,宋黎安心的看着几个专门的救生员在危宇通的身边保护着,那架势是容不下闪失的。

太阳镜把光照减弱,灰灰的一片让宋黎的世界忽然充满了睡意,可就在意识要陷入梦中的时候,手机却毫无预兆的响了起来。

“你好……”宋黎的声音带着柔弱的气息。

“蜜月旅行可还快乐?”危宇靖的声音带着慵懒和舒服。

宋黎远远看了还在冲浪的危宇通,语气含着敌意:“当然,和爱的人在一起怎么样都是开心的!”

“呵呵,是么?”危宇靖的声音里没有任何异样的情绪,却忽然间有些呻吟起来:“哎哟,宝贝,你倒是轻点!”

脸腾的一下就红了,宋黎有些气恼的说的飞快:“二哥,你要是没有别的事情,我就先挂了!”

“嗯?”危宇靖急切的叫住,声音却始终微带着呻吟之意:“干嘛害羞,那夜……”

“你……”

宋黎刚想要反击一些话,忽见救生人员竟然一批又一批的下水,游客们也渐渐被疏散,心里有感应一般的一沉。

危宇通的助理忽然飞快的向宋黎跑来,后者赶紧起身,手机墨镜被无情的抛弃在一边而毫无感觉,她的眼睛里只剩下远处被一个救生人员拖上来的属于危宇通的冲浪板。

伸手拽住危宇通的助理,宋黎的话有些颤抖:“宇通他……宇通他怎么了?你告诉我,是不是他让你过来叫我去冲浪?”

“宋小姐你冷静些,大家都在想办法找少爷,他……”

没有听他说完,宋黎已经拔腿奔向海边,救生人员的脸色都异常的难看,人群中有个像是领导的男人正在大声的训斥和组织着救援,可脸色却黑得如同已经知道了结果。

“宇通……”宋黎不顾凝重的气氛冲向水中,大声的唤着危宇通的名字:“别闹了,蜜月里不能这么吓我!”

大家被突然冒出来的宋黎吓了一跳,助理赶紧冲上来从背后去拉扯她,可是仍旧忍着不哭的宋黎忽然力气变得巨大,猛力的跑过众人身边,海水溅湿了她美丽的裙子。

“宋小姐,你冷静!”助理终于控制住了精疲力竭的宋黎。

“啊……”宋黎对着波澜的海水尖叫一声,在助理的臂弯中哭得凄凉。

豪门仇爱:寡妇尤不得第10章试读

轻轻合上门,宋晓端着一滴未少的粥水走了出来,一脸无奈的对着客厅里正在焦急等待的女人摇了摇头,那双肖似宋黎的圆眼里慢慢又聚集了泪水却又立马捂住了嘴奔向餐厅。

女人四十多岁的样子,虽然沧桑却有着藏不住的美丽,一身名牌的服饰和讲究的头发让她看起来成熟又干练,只是此时她因为担忧而接连不断的抽烟使得她不知觉的冒出了风尘味。

这就是两姐妹的养母林梦,一个改变她们一生的女人。

林梦按熄手中才刚燃起的烟,抛下那充满着烟头的烟灰缸向宋黎的房间走去,浓重的妆容掩饰不了她的疲惫。

轻轻敲门,女人的声音带着疼爱:“黎黎,我是阿姨,可以进来么?”

良久一片寂静,就在林梦想要直接推门而入的时候,宋黎像是刚刚惊醒一样,声音却故作无事的隔门对话。

“阿姨,我已经没事了,你不用担心我,你晚上还要工作就不用进来耽误你的时间了,去休息吧!我……没事!”

林梦听到这里也不再想要征求她的同意了,直接推门而入,这貌似是她第一次这么不礼貌的进入宋黎的房间。

虽然是领养的但也算是母女关系,可是以事业为重的林梦却是极少给予她们两姐妹家庭一样的关系,虽然并不影响两姐妹对她的尊敬和感激,可是那礼貌使得她们并不像一家人。

见到林梦进来,即使是全身无力,宋黎仍旧艰难的坐了起来,即使是满脸的苍白凄凉,她仍旧努力拉出了笑容想要让关心她的人得到安慰。

林梦看到这样的宋黎眉头不由的皱紧了,她了解宋黎,可真当看到她这样一副委屈自己成全别人的样子时心里还是没来由的觉得气愤,有时候女人矫情些是对自己的善良。

“黎黎,阿姨知道你难过,也知道你一时半会儿没有办法接受这个事实,可是,阿姨是过来人,听阿姨一句,向前看,想开些!”

宋黎圆俏的眼睛再也藏不住情绪,忧伤慢慢涌上来,那假装的无所谓终于被击碎的七零八落再也找不到。

她不接受他的新婚丈夫,那个想要给予她永远幸福的男人就这么消失了,她不接受那样无危险的海岸,那样壮观的保护队伍竟然没能留住他。

可是,事实就在眼前,即使她嚎哭,即使她因此生不如死,都改变不了危宇通已经消失在海浪中的消息,甚至,连那四个救护人员都随之不见,虽然没有找到任何一具遗体,可大家的心里都明白是怎样的结果。

可宋黎仍旧抱着一丝的期望,不是大型的不可抗拒的自然灾害,这种没有定性的失踪不能立即确认死亡,两年,宋黎可以在法律确定危宇通死亡过程的两年里做着他仍旧在世的梦。

“不会的,阿姨,什么都没有找到,也许……他还没有……”宋黎低着头,眼睛不自然的眨了眨。

终究连她自己都知道这是在自欺欺人。

林梦伸出保养的极好的手抚住宋黎巴掌大的小脸,鲜红而修长的指甲与宋黎的脸色现成鲜明的对比,不住温柔的辗转,林梦的眼中全是不忍。

“黎黎,不要怪阿姨说的直,我相信你是知道那种几率的,孩子,虽然你不是我亲生的,可是我也心疼啊!”

林梦微微偏头,收回了手神色凄然又冷静:“现在宇通去了,大家都在伤心,而危家却把所有的气都撒在你的身上,阿姨是咽不下这口气的,既然你是他的合法妻子,那么你就有权力继承……”

宋黎却并没有仔细听林梦的这席话,心里反反复复的想着那句‘宇通去了’,去了……她怎么敢接受这样的结果,明明,他们的蜜月才开始,明明,他们的婚姻才正式开始。

“不会的……”宋黎疯狂的摇头,眼泪止不住:“宇通他说过要一辈子和我在一起的,不会的!”

林梦见宋黎的心思根本就不在自己的话上,虽然眼中仍旧有心疼却又无可避免的有了丝急切,可一转眼那心疼却又忍不住的占据了全部的情绪。

“黎黎!”林梦伸手捉住宋黎的肩膀,脸色复杂:“试着接受吧!想想晓晓,她那么关心你,如果你总是这么难过,她也不会开心的!”

“可是……”宋黎一脸惊恐的双手抱胸,急切的看着林梦:“阿姨,我该怎么办?”

林梦靠近一些,把宋黎揽入怀中,不住的抚摸着她的背:“危家人那样对你,你又没了宇通的照顾,孩子,阿姨希望你能够为自己的将来做打算!”

宋黎闻着林梦身上有些浓重的香水味心里凄苦的无法形容,她不愿意想起危宇通唯一留下来的冲浪板,更不愿意想起他的家人在得知消息之后对她的态度,她觉得这是老天爷对她的惩罚。

那天的阳光很灿烂,可是宋黎却是一次又一次的哭晕过去,一切都像是个噩梦一般,她脆弱的只能用眼泪来发泄自己的痛苦。

外面打捞的队伍越发的壮观,宋黎坚持等在原地,很快,危家的人通通赶来事发现场,宋黎以为就算得不到安慰也应该同病相怜,可是很快她就明白,她始终都是个外人。

还记得在危家大宅里第一次见到他们,那一脸就算假却真实存在的笑容,如今却有了截然相反的表达方式。

大姐危宇迎那双总是带笑的眼睛这次却睁得分外清明,愤怒的情绪清晰的映入宋黎的眼睛里,就那样充满着鄙夷的面对宋黎的悲伤。

“弟妹,宇通出事前难道就没有任何的预兆么?怎么就偏偏蜜月就出事了呢?他一直爱冲浪也没见出事过……”

这样夹枪带棍的话让宋黎哑口无言,顿时她有种想要替危宇通死的想法,老天爷真是爱开玩笑,有些人不该死却死了,剩下有些人生不如死。

见宋黎没有说话,危宇迎一双狭长的眼睛顿时充满了得意之色,一如她那几只超级大的钻戒,在阳光下闪着得意的晶亮。

“哭又没用!”危宇迎转身猛叹了口气,随即用大家都听得见的声音呐呐着:“真是个扫把星!”

“大姐……”邵美人离危宇迎最近,轻唤一声她那仍旧千年不变的扑克脸冷漠的看了宋黎一眼:“别在意!”

危宇迎的目光不再,宋黎对邵美人点了点头,虽然邵美人的话是为宋黎解了围,可是那冷漠如初的眼神却让敏感的宋黎无法消化,世界重重的压下来,她显得孤立无援。

阮一怜的注意力全在打捞队伍那里,背影显得有些萧索孤寂,但笔挺的像是不会倒下的巨人,久久的安静让一直盯着她背影的宋黎不知道该如何反应。

危宇迎能这样说是不是代表着危家人都这么认为?难道真的是自己克死了危宇通么?

就算她不愿意也没有办法不想起,当年父母双亡伯母却不愿意收留她们,就是因为宋黎八字硬,大家都说父母是她克死的,所以她们只能和年迈的奶奶一起住,直到奶奶也去世。

她曾经想要把妹妹送人,然后一个人孤独终老,可是这时候福利院却给她们送来了关心,慢慢的,她想要反抗这样的命运,直到被领养进大城市受了高等教育。

她几乎都要忘了这回事了,可现在,危宇迎一句话就勾起了她的陈年伤痛,那回忆经过岁月的沉淀早已淡漠,如今却越发浓重的聚集起来。

就在她情绪渐渐低落的时候,阮一怜回过头杏目微瞪的向宋黎走来,优雅的步伐掩饰不了她浓重的怒意,一头微微凌乱的发显示出她的难过。

“妈……我!”宋黎害怕的后退了几步。

阮一怜见她是这样的反应心里更加的不爽,抬起手直直的指着她的鼻尖:“因为宇通我才接受了你,可是你的到来却让我家遭遇到这样的事,我不信迷信,但别让我抓到任何的证据,不折手段的女人我见多了,休想得逞!”

宋黎摇着头,委屈却流不出泪来,有些呆愣的看着阮一怜那强烈的愤怒而没了丝毫反抗。

“别给我装无辜,在宇通没有找到之前你休想再踏入我家半步,而且,只要我愿意,你和宇通的关系随时可以变成路人,你最好是乖乖的给我待在这个城市,明白么?”

阮一怜的胸口剧烈的起伏,一双杏目可怕的瞪着宋黎,说完这所有的话便火速的离开,随着她的步伐,危家人一个接一个的离开了事发现场。

宋黎沉浸在震惊中无法自拔,所有的幸福,不管是伪装的、还是真实的都在一瞬间崩塌,那美丽的未来成了一堆废墟。

被送回来的宋黎就成了现在的样子,不肯做任何的事就这样静静躺在床上望着窗外像是想要自愈,可当回忆一遍又一遍的闪过,她的脸色愈发的苍白,形容越发的消瘦。

“不哭了,乖!”林梦大概知道宋黎伤心的原因,却只能这样哄哄:“黎黎乖,为了我和晓晓吃点东西好不好?”

“姐……”这个时候宋晓却出现在门口,顶着双红肿的眼睛走进门来:“有人找你,要接么?”

手机在不断的震动着,宋黎眨着眼从林梦的怀里钻出来接过手机:“你好!”

“还好么?”

危宇靖的声音冲击着宋黎的耳膜,悲伤的表情瞬间被警惕所代替,林梦和宋晓离去给宋黎留了电话的空间。

“你想说什么就赶紧说,我不想跟你说话!”

危宇靖的声音没了往日的痞气,平静的像是普通的朋友想要安慰受伤的她:“伤心这种事只要一两天就够了,而且,站在你的角度上看,现在这种状况反而对你有利……”

“闭嘴!”宋黎用尽全身的力气嘶吼出声,咬牙切齿:“你这个冷血的魔鬼……”

宋黎,危宇靖完本试读结束。

流惠丶小可爱点评:

《豪门仇爱:寡妇尤不得》这篇小说作者对人物的刻画非常的细腻生动。好多情节多感同身受。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