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穿越重生 > 错爱腹黑太子妃
错爱腹黑太子妃

错爱腹黑太子妃

作者:千里昭昭

状态:已完结分类:穿越重生

时间:2021-01-08 14:28:32

《错爱腹黑太子妃》小说情节波澜壮阔,千里昭昭主要说的是:“这”两个侍卫对看一眼:“遵命!”侍卫才消失在墙角,女子忽而灿然一笑,拉起扶慈的手,亲昵道:“想必扶妹妹还不认识我,我从小与太子哥哥一同长大,今日妹妹到了太子府便是我洛心儿的贵客……”好一个鸠占鹊巢!扶慈不留痕迹的抽出手,笑的清淡,“多谢郡主抬爱,扶慈当受不起。”一见着扶慈这般不识抬举,洛心儿就忍不住面目狰狞,嘴上啐起来。本来想给扶慈下马威,却想不到扶慈竟敢搬来管家和侍卫!要知道默朝那个冷面管家向来无情得可怕,只要是太子的旨意他便执行到底,昨天太子明说这女人是半个主子,那个面具男便端端会好生照料的。有些嫉妒得要发狂的洛心儿,给了云姑一个眼神,云姑当时嘴上便开始大骂。
展开全部

错爱腹黑太子妃第17章试读

左临王府。

刚下早朝的卫朗一进家门就察觉出了不对劲,一个个紧张战栗的太明显了些。不过,他也未有言语,直到看到管家一张憋得通红的脸色下,面上胆颤的肌肉时,他终于发怒了:“府里出什么事儿了!”

“哐咚”一声儿,管家脚底打滑,直直的便跪了下去,颤声道:“回王爷,老奴,老奴不敢说啊……”

卫郎气的暴跳,怒眼圆瞪骂道:“混账!反了你们不成!这王府是谁的主子了!?”

管家战战兢兢,吓的如坐针毡,小心翼翼的说道:“回王爷,是世子爷不让奴才们讲啊……您还是去后花园瞧瞧吧。”

卫朗猛的站起来,恨铁不成钢的斥道:“这个逆子!”

***

‘嘤嘤……”嘤嘤呜呜的哭声慢慢飘进卫郎的耳朵里,他走在长廊上,用脚趾头去想也知道哭的人是谁!

琴素跪在花园正中央,两手还举着一盆装满水的铜盆,因为吃力不停的有水溢出来。瓢泼着洒向女人的面庞,打湿了一脸红妆。

“这是干什么!”卫朗气不打一出来,下了长廊,便开口斥道!

原本围绕在琴素身旁的下人们这才散开,都低下了头,不敢说话。

“起来!”卫朗恼怒的看了眼地下狼狈的女人,一面递了个眼色给周围的下人。

唯唯诺诺的侍女正要去接过秦素手中举起的铜盆时,一道声音插了进来。

“慢!”

卫渊提着长剑,额上满是细汗,一看便知道刚练过武。他悠言阻止了下人前去帮忙解围的动作。

卫朗大怒,一脚踢起,将琴素手中的水盆踢下,咚的一声!

琴素手软的瘫软,哭嚎起来,“王爷,可给妾身做主啊!”

“闭嘴。”卫渊横着剑上了琴素的脖子,一面对卫朗说道:“父王,这琴素姨娘无缘无故打了我的侍卫,我不过小小罚了她一下,父王何必生气?”

卫郎知道卫渊这是因为扶慈的事儿故意撒气在琴素身上。

“王爷!您瞧瞧世子他!”

“够了回屋去!王府里头哭哭啼啼的成何体统!”

听到卫朗的大声呵斥,显然已经动怒,琴素再怎么委屈也只好硬生生的压下去。嘟着嘴跺着脚,走到回廊阶梯前还不忘回身恨恨地瞪卫渊一眼。

“渊儿,随为父来。”

卫朗说完也不看卫渊径直走在前面。

卫渊楞了一下,把剑扔给侍卫就跟了上去。

自记事起就没看到过父亲有这样凝重的表情,除了他三岁那年。

那夜的雪似乎下得特别大,娘亲裹着厚厚的貂皮,抱着他从穿过前庭的院子回屋里睡觉,明明很短的路程,娘亲却似乎走得特别困难,也不让旁边的侍女帮忙,执意自己抱着。那时卫渊已经满三周岁,小男孩到这个年龄,多少还是有重量的。

北风呼呼地刮过,毫不留情地肆虐着娘亲的额前的青黛,怀中的卫渊忙伸出胖胖的小短手帮娘亲打理,娘亲虽不算倾国倾城,却是十分耐看的。

卫渊的短手显然是敌不过北风的,但娘亲也不阻挠由着他去。现在想来,娘亲当时嘴角的莞尔,竟是透着浓浓的贪恋和不舍的。娘亲微笑着举起宽大的袖子给小卫渊遮挡雪花,卫渊小手帮娘亲打理头发,就这样,母子各自为对方走过了那一段不长不短的路。那是卫渊一生中最温暖最美好的时刻。

“站着干什么?快进来!”不知道什么时候,卫朗已经在书房里的案前坐下品茗,而卫渊却定定地站在门口发愣。

卫渊感到眼角有些发热,还好背着光,父王应当看不见的。理了理心绪,卫渊走到书案下册的凳子坐下。

“告诉本王,你是谁。”卫朗罕见的冷音响起。

“吾乃大安新朝左临王之子卫渊。”

“大安左临王?混账!”卫朗“啪”的一声把茶盏重重往桌上一放,突然大怒:“你不是什么大安左临王之子,你是我卫朗和殷沁柔的儿子!你给我好好记住!”

“孩儿知错,父王息怒!”卫渊急忙起身行礼,心里不免一惊:原来父王已然知晓他刚刚一路内心所想,果然知子莫若父!一直以来娘亲就是父王的禁忌,王府任何人只要提起都是掉脑袋的,他年幼时每每念及娘亲,父亲都要发狂杀人,久而久之也就只能默默想念。

卫朗看着爱子的黛色头顶,又想到卫渊刚刚眼里的湿润,不免软下声来。

“渊儿,你可知你娘亲因何服毒?”

“知道。”七岁后他就知道娘亲不是重病缠身忍受不了剧痛而服毒,而是为了不想成为父王的弱点被南宫藏控制要挟而选择服毒自尽,那时候娘亲的身体是好得不得了的。自那时起,在他心里南宫家就不再是应该效忠的主上,而是敌人,是杀害他娘亲的仇人。

“既然知道为何还为了区区一个丫头如此大乱方寸!甚至还有失体统地拿姨娘出气?”

“那是孩儿心爱的玩物孩儿有点舍不得”卫渊想到扶慈的好,不免又一阵心痛。

“舍不得?你有没有想过你娘亲逼不得已离开你,她舍不舍得!”卫朗知道卫渊的真心,但做大事就不能顾小节。

娘亲?卫渊心里又是一痛,想起那个雪夜,母亲已经服毒的身体虚弱地抱着他,走过长长的回廊,走过风雪肆虐的庭院对啊,杀母之仇怎能不报!扶慈,等我!

“孩儿知错请父王责罚!”卫渊咕咚一声跪趴在地上。

终究还是个孩子,卫朗叹了叹气“只有站在最高处才能真正掌握自己的命运和生死,才能保护自己所爱之人。罢了。渊儿,就罚你到你娘亲的住所,陪她想住半月吧!”卫朗说完揉揉太阳穴,摆手示意卫渊退下。

“孩儿告退。”

等卫渊的衣袂完全消失在门口,卫朗悠悠然的掀起那双犀利的瞳孔,一抹狠戾划过嘴角,恶声道:“扶——慈!”

而这时,本该消失的衣袂,这才从窗口一拂而去。

错爱腹黑太子妃第18章试读

再说东宫太子府这边,扶慈算是见识到了何为皇族贵气,差点没被左右绕晕了去!

云姑怏怏不快地把夫慈领到一个叫无鸾居的院落后便寻事离去了,仅留下两个看起来不甚伶俐丫鬟供她差遣。

无鸾居?无鸾怎驱,只能安!这是在警告她不要轻举妄动吗?扶慈不想去计较,倒也乐的自在,好在太子爷倒没有什么麻烦找给她,居处而已,不管何处,都是一样的。

这来到太子府的第一日倒算相安无事的走过了,不过,到了夜里,尽管身上覆着贵重的丝绒暖被,也仍然盖不住心头那一股子凉意。

卫渊,你有没有为你自己的妥协感到过一点点后悔?

这样的念头冒出后,扶慈惊慌失措的狠掐了自己一把,‘我怎么能这样想?卫渊卫渊也只是主子而已’不停的给自己灌输着迷魂汤,终于强迫自己睡去了。

翌日。

扶慈向来睡的不深,所以,日头没亮,就早早的起身了,所谓伺候她的两个丫鬟反而还在侧房睡的酣畅。

轻轻的打开门,却意外的发现院中已经热闹起来了。

一名长发齐腰的女子,一身紫红色的流云长裙,长袖飘飘,身姿婀娜,正站在院子正中指挥着几名侍卫搬弄着一盆盆花草。扶慈一愕,正好这时,女子抬起头来看到了扶慈,一笑。一头光亮的飞天髻,布满了琳琅的珠宝玉钗,贵气非凡。

只是那笑容里充满了挑衅与不屑。

扶慈撇撇嘴,看了一会觉得无趣,只好避开院子绕过回廊上楼,却还是被女子身旁眼尖云姑发现了。

“唷扶姑娘起了啊,你们两个怎么不好伺候扶姑娘,就不怕太子治罪吗!”云姑大嗓门一吼,两个小丫鬟便慌乱的从屋里出来扑通便跪了下来,瑟瑟缩缩的求着饶。

“无妨,本姑娘不需要人伺候。”淡淡的声音让云姑脸上的得意消失大半。

“云姑放宽心,料想姑娘本就是做惯了王府的下人,突然有一天堂而皇之的在太子府做了主子,便是改不了那种低下的。”红衣女子开了口,黄莺般的嗓音,说的话却是那样字字带枪。

让扶慈想起了孤儿院那些长得略微好看的女孩子,他们在修女和院长面前是乖乖女,私下里却都是盛气凌人,喜欢欺负弱小。这是扶慈最讨厌的人,前世是自己无能为力,这一世,就都不一定了。

“你们两个起了吧。”扶慈说着,好整以暇走到女子面前,嘴边是似有所无的微笑。

两名丫鬟你瞧我看你,竟也不知如何自处。

这时,有侍卫搬来了一把椅子,女子娉娉婷坐了上去,再度说着话:“教训丫鬟是云姑的事儿,你莫要站在这碍了本郡主搬花。”女子优雅地坐在那华贵的椅子上,居高临下地上下扫了一眼扶慈。

扶慈虽不认识这女子,但来者不善的道理她还是明白,听女子自称郡主登时也该明白这女子应该是太子爷的心上人了。于是转身对着她行了个礼:“郡主请自便。”说完转身离开。

“来人!”

“属下在!”扶慈本就随便一喊,却没想到真的从院外走来两个侍卫对她恭敬地行礼。

“这两人清早碍了郡主的眼,拖下去府规伺候吧!”

“是!”侍卫们面无表情,走过去就要拖走丫鬟。

“慢!”唤为郡主的女子果然出声了。

“参见郡主——”

“都给我出去!”打断侍卫的请安,索性踱过步子来到扶慈身边,脸上热络友好的微笑天真无邪,衬得她瞬间女神光环附身:“本郡主今儿个来给扶姑娘种花,无谓谁碍眼一说,你们进来作甚,难道是怕本郡主种花,还能伤害扶姑娘不成,出去!”

“这”两个侍卫对看一眼:“遵命!”

侍卫才消失在墙角,女子忽而灿然一笑,拉起扶慈的手,亲昵道:“想必扶妹妹还不认识我,我从小与太子哥哥一同长大,今日妹妹到了太子府便是我洛心儿的贵客……”

好一个鸠占鹊巢!扶慈不留痕迹的抽出手,笑的清淡,“多谢郡主抬爱,扶慈当受不起。”

一见着扶慈这般不识抬举,洛心儿就忍不住面目狰狞,嘴上啐起来。本来想给扶慈下马威,却想不到扶慈竟敢搬来管家和侍卫!要知道默朝那个冷面管家向来无情得可怕,只要是太子的旨意他便执行到底,昨天太子明说这女人是半个主子,那个面具男便端端会好生照料的。有些嫉妒得要发狂的洛心儿,给了云姑一个眼神,云姑当时嘴上便开始大骂。

“下贱的蹄子!郡主抬眼你不识得!居然还妄想要人伺候!别以为太子看上了你那下作的狐媚样儿,总归不过是卫家父子玩腻的娼妇!一人伺候堂堂大安朝左临王父子,也够你这贱命一辈子福祉的了,却还狗胆包天勾引太子哥哥”

“不要侮辱王爷和世子!”听见云姑辱骂起了卫渊,扶慈忍不住呲了口,回了一句。

“侮辱?哼!卫朗人面兽心谁人不知!还有那个病怏怏的小白脸崽子,不知哪辈子修来的福气和当朝太子同一个老师,我——你、你敢打我!”云姑越骂越得劲,仗着今日自己的主子来了这儿,连带着昨日被扶慈侮辱的份儿也想着给讨回来!

“啪啪——啪啪”扶慈随手四个巴掌,素白的脸因控制怒气而涨的通红,芊手握拳的指甲陷进肉里,她怕自己控制不了杀了这个女人。这种侮辱前世她受够了,今世,她只求不负自己!

扶慈收回手,眼角挑过一抹怒气,道“狗奴才,谁给了你通天的狗胆如此污蔑世子!”

“你个死贱人竟然敢打我!你知不——呜呜呜”云姑收到洛心儿见好即收的眼神,突然变成了凄凄惨惨的哭腔,双手捂着红肿的双颊,大脸里波光涟漪,嘴角还流出猩红的血丝,那模样当真是狼狈不堪。

扶慈低头看看自己火辣的手有些发愣,刚刚激动确实用了点内力是否太冲动了些?这云姑是洛心儿的人,而且现在还在太子府当差,这其中利弊……扶慈抚了抚太阳穴,突然觉得有点累,这场闹剧还是赶紧结束吧!

“我有些乏,郡主,请恕扶慈照顾不周,请回吧!”扶慈一言脱口而出,洛心儿正要斥她不识好歹,却突然插进另一道声音来。

“哦——本宫刚到便要赶我回?”凉凉的声音,有些些许隐忍的怒气。这怒气不是扶慈刚刚动手打了云姑,而是扶慈听到卫渊被侮辱时发狂的样子!看来她真的是卫家人的棋子!想到这南宫瑾佑心里有说不出的闷。

小说《错爱腹黑太子妃》 第17章 缘由 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江潜超级甜点评:

再华丽的词藻也说不清《错爱腹黑太子妃》这本书给我的感觉,能够强烈引起读者的共鸣,真的是千里昭昭用心在写,真的倾注了感情的,不像那些小白文,没有一点内涵,强烈推荐。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