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都市情感 > 尸皮惊魂
尸皮惊魂

尸皮惊魂

作者:岳龙鹏

状态:已完结分类:都市情感

时间:2021-01-10 11:37:19

作者岳龙鹏给大家带来了《尸皮惊魂》的主要情节:老头一看我起身要走顿时急了,这个是为什么呢,因为我们这练摊的人都有个习惯或者说是不成文的规矩,那就是开门第一桩生意最好不能黄,如果黄了就意味着这一天做生意都会顺,这个呢是封建迷信的残余但是对我来说却是件好事。老头一把拉住我说:“别走啊小伙子,俗话说漫天要价就地还钱,你要是觉得价钱不合适可以再谈么,干嘛就要走呢?”我一听乐了,估计这老头心里正埋怨自己为什么把我是开门第一桩生意给说出来呢,于是我直接就说您老这一把铜钱二十块能卖我就拿走了,老头一听直摇头:“二十不行,四十块钱你拿走。”
展开全部

尸皮惊魂第13章试读

我之所以觉得在我脖子后面吹气的肯定不是人,那是有原因的,哪个人吹出来的气会这么阴冷,就好像夹带着冰渣子一样?

我不敢回头,也不敢动,就保持着伸手要扶椅子的姿势站在那,但是我的眼珠子却在滴溜溜的乱转,想要在我房间里寻找个能保护自己的东西。

可问题是我房间里哪有什么能保护自己武器或者东西?茶杯?垃圾篓?床头的卫生纸还是开水瓶?

就在我焦急万分的时候,有一只冰冷的手顺着我的大腿摸了上来!

这只手不是一般的冰,那特么是真冰,就像是数九寒冬房檐下的冰凌一样冰!我心里想这难道还是个色鬼?可我也没什么色让,瘦小枯干其貌不扬的,我要是有色,至于现在连个女朋友都没有么?

那只冰冷的手顺着我大腿摸到了我的腰,跟着到了我的肩膀,我估计接下来就该到我脖子了,就在这时候我目光一闪,忽然看到了挂在墙上的一个东西。

那东西是一面铜镜,因为我失忆的缘故我爸妈认为我是丢了魂,所以请了面铜镜放在家里,说实话这个铜镜就连我一看都知道纯粹是个工艺品,不过现在病急乱投医,有没有用都是它了!

就在那只冰冷的手离开我的肩膀的时候,我怪叫一声扑向了墙壁一把拽下了挂在墙上的铜镜,头也不回的抡了出去!

我敢保证,当时我要是正面抡出去的话,那姿势那力道一定不输给那些体育比赛时扔铁饼的运动员!

我反手把铜镜抡出去后感觉像是砸到了什么东西又像是没砸到东西,但是我背后那种阴冷的感觉没有了,也没有人在我背后吹气,我站在那贴着墙壁呆了少说有五分钟才敢回头,结果发现身后什么都没有,只有那面铜镜躺在地下,我把铜镜捡起来一看顿时吓了一跳。

我前面说过这面铜镜是我爸在我出院后刚请回来的,虽然不是什么特别精美的东西但却很亮上面一点铜锈都没有,可现在我抓在手里的这面铜镜却整个的发黑,不光是发黑,而且竟然有着斑驳的锈迹,要知道我刚才抓在手里抡出去之前还是很亮很亮的啊!

我盯着那镜子看了半天很有点不知所措的感觉,想了想我关了电脑把铜镜挂在了墙上,然后钻进被子里连头都给蒙住睡下。

可我睡下以后怎么也睡不安稳,总是担心会有什么东西出现,我躲在被子里忽然想起来在论坛里看到一个家伙发的帖子,他那个帖子说的办法虽然有点傻但我觉得挺有道理的,于是我爬起来把被子抱起来,然后掀起床单把被子铺在了床单下面。

这么弄了一下以后我穿着衣服就钻进床单下的被子里,我的脑袋虽然在被子外面但是却被床单盖着,我闭上眼睛心里想万能的论坛啊万能的论坛,希望这个办法管用。

我迷迷糊糊的顶着床单睡着了,睡梦中我仿佛听到床边有沙沙的声音,那声音很像人的脚步声可是要轻得多,我也不敢看那是什么玩意儿,就这么顶着床单一觉半梦半醒到了天亮。

我们住的这地方虽然是市区但却是一个比较大的城中村,既然是村那么就肯定有村子里该有的东西,比如说报晓的公鸡。

我前面不是说听到床边上有沙沙的声音么,这声音一直持续到什么时候呢?一直持续到东方发白我耳边听到熟悉的公鸡报晓声才停!

我被公鸡报晓的声音弄醒,隔着床单一看太阳出来了我连忙揭开床单,心想昨晚上的情况会不会和我被两百个纸箱子砸到以后遇到的一样只是个梦魇?

可是我只是低下头看了一眼床边,一股寒气就从心里碰的一下冒出来,我整个人都无法淡定了。

就在我床边上绕着整张床的水泥地上,一圈圈的都是细碎的脚印!而且不光是床边上,墙壁上,天花板上到处都是!

那些脚印非常小,我瞪大眼睛仔细看着这些脚印,觉得有点不太像是人的脚印,毕竟人哪有这么小的脚印,但是这些脚印又和人的脚印特别相似,同样有五个脚趾头一个脚丫!

我爬起来又去看墙上挂着的铜镜,这一看我更是惊恐,因为那个铜镜不但像我昨天晚上看到的一样发黑和布满铜锈,而且整个已经裂开了!

我一屁股坐在床边双手发颤的摸出一根长白山点上,狠狠吸了好几口才把内心的情绪给平静下来。

照我屋子里的情形,昨天晚上真的有东西找上门了,我心里暗想幸好万能的论坛上那个网友发的帖子有用,那个帖子里面说如果碰到了不干净的东西害怕上门的话晚上就顶着床单谁,这样的话不干净的东西看到的就是一张铺着床单的空床而不会发现人,就能躲过去。

我当时也是病急乱投医没办法的情况下才用上这一招,可没想到这一招居然真的管用!

我抽完一根烟忽然想起来那东西找上了我会不会也找上我父母,这一想我差点没急死,拉开门我就冲下楼,结果正看到我爸妈在楼下的小客厅里吃早饭呢,桌子上放着馒头米粥和玉米面饼子还有泡菜,我一看我爸妈吃得正香的样子当场飙泪,上去就亲了我妈一下又给了我爸一个拥抱,闹得老两口以为我是魔怔了,我妈还用手摸我额头看我是不是发烧。

我总算冷静下来,心想昨晚上的事情不能告诉父母,我就又跑上楼飞快的用笤帚墩布把那些小脚印都给擦了,然后又把铜镜给扔了。

做完这一切以后我想那东西看来只是找我一个人的麻烦,这还好,一人做事一人当,今天晚上那玩意一定还会来,我得准备准备。

我摸了摸兜里还有我妈给我的五十元钱,我牙没刷脸不洗的就冲出了家门,我妈在后面问我跑哪去我也不回答,我听到我爸爸在后面一拍桌子:“许子轩你个小王八蛋,又特么出去野了你!”

尸皮惊魂第14章试读

我们这个城市不大,但是再小的城市也有花鸟市场古玩街这种东西存在,而我们这个城市的古玩街你要说它是古玩街那真特么是抬举它,你不如说它是赝品街来得更贴切。

可我现在要去的就是这个不靠谱的古玩街,因为我要买的东西,也就是在这条街上才能买得到。

你问我要去买什么?废话我肯定是去买能帮我对付昨晚那东西的家伙,难道我是去买菜啊?

我坐上公共汽车一路来到古玩街附近,又走了一段路才到了古玩街口,这时候时间还早出来练摊的人还不算多,我就开始一路走过去一双眼睛在摊子上飘来飘去。

既然是古玩街那肯定有古玩店铺,但是那些古玩店铺我肯定是不能去的,因为去了也是白去,我兜里只有五十块钱,而且那些店铺不但价格死贵也没有多少真东西,还不如在摊子上找找,说不定还能找到我要的真货。

我一连看了十几个摊子,总算看到了一家摊子有我要买的东西,这个摊子和其他摊子一样一张塑料布铺在地上上面摆着各式各样的玩意,摊主坐在摊子后面的小马扎上是个五六十岁的老头,看样子倒是仙风道骨的和电视上的什么‘大师’差不多,但他一双眼睛贼溜溜的乱转,那看上去就不像是大师分明是个老油条的奸商了。

我蹲下来在老头的摊子上故意浏览了一番,最后抓起一把铜钱来看了看,老头大概看我岁数小也没和我套近乎,我乐得一枚枚的翻着。

说句实话这老头摊子上的铜钱倒都是真货,为什么铜钱真货多呢那是因为这些铜钱的年代都不是太远而且铜钱存世量大,加上价格便宜利润微薄,所以铜钱造假的人很少,有那材料功夫不如去仿青铜器了。

我挑了半天手上拿了有一二十枚铜钱,我就问老头:“大爷,这些铜钱怎么卖啊?”

这老头一看我居然真的要买东西顿时来了兴致,就问我:“小兄弟你也喜欢玩古铜钱啊,我这摊子上的铜钱可是好东西,你看看字画清晰分量十足……”

我有点不耐烦的打断他:“我拿这东西是回去做毽子的,大爷你说多少钱我这一把就成了。”

老头一听就有点吹胡子瞪眼睛的意思,眼珠子转了转就说:“你这一把可不少,这样这大清早开门头一桩生意我给你个实价,五十块钱你拿走。”

我一听这老头真牛叉,我兜里就五十块钱你就开五十块钱,我干脆把手里这把铜钱往他摊子上一放:“大爷再见。”

老头一看我起身要走顿时急了,这个是为什么呢,因为我们这练摊的人都有个习惯或者说是不成文的规矩,那就是开门第一桩生意最好不能黄,如果黄了就意味着这一天做生意都会顺,这个呢是封建迷信的残余但是对我来说却是件好事。

老头一把拉住我说:“别走啊小伙子,俗话说漫天要价就地还钱,你要是觉得价钱不合适可以再谈么,干嘛就要走呢?”

我一听乐了,估计这老头心里正埋怨自己为什么把我是开门第一桩生意给说出来呢,于是我直接就说您老这一把铜钱二十块能卖我就拿走了,老头一听直摇头:“二十不行,四十块钱你拿走。”

我说二十二老头说三十五,我说二十五老头说三十,我说那我不要了老头说好吧好吧二十五你拿去。

我把那五十元钱递给老头让他找零,老头一边找钱还一边嘀嘀咕咕说这趟买卖亏了,其实我心里知道他这些铜钱都论斤收回来的怎么可能亏,收好了找回来的二十五元钱我揣上铜钱就往回走,路过一个摊子我看到有我爸买的那种铜镜在,一问十五块钱一个我还价到十元,就又拿了一个回家。

回到家里我一看我爸我妈已经上班去了我就直接上楼,先把那面十块钱的铜镜往墙上一挂,然后就开始捣鼓那些铜钱来了。

我先从楼下我妈的抽屉里找了一些比较粗的白线,然后就跑到菜市场去看人家杀鸡,为为什么-跑去看人家杀鸡呢,为的是人家那些鸡血。

菜市场离我家不远卖鸡的大叔我也认识,现在城市里生活节奏快很多人连只鸡都懒得杀,我给大叔发了根烟的功夫就看到一个二十出头的女的挑了一只鸡让大叔替她杀好洗净。

我本来想问大叔借这只鸡的鸡血用下的,结果一看这只鸡是个母鸡就只好算了,好不容易终于等到一个人买了一只公鸡,结果这人直接给拎走了。

我看着人家把公鸡拎走心里那叫一个郁闷,我等一只公鸡容易吗我,已经发了卖鸡大叔三根烟了都。

总算等到了有人买了公鸡让大叔给杀,我自告奋勇说我来帮你杀吧大叔,大叔一看也无所谓就让我帮忙,我是一手捉着鸡翅膀一手提着刀,一刀下去就割破了公鸡的喉咙把血给放了出来,在把鸡交给大叔放在脱毛器里脱毛的时候我摸出裤兜里的白线往鸡血里一泡,白线立刻被鸡血染成了红线。

我拿了鸡血红线回到家就开始把这些红线搓成了一条红绳,然后从二十多枚铜钱里找出我真正要的那五枚铜钱,这五枚铜钱分别是顺治通宝,康熙通宝,雍正通宝,乾隆通宝,嘉庆通宝。

我拿鸡血红绳把这五枚铜钱一串做成了一个简易的五帝钱项链往脖子上一挂,泥煤今天晚上那东西再来摸不到小爷我就算了,要是摸到了我的话,小爷脖子上这条五帝钱项链绝对让你好看。

东西弄好以后我就有点无所事事的感觉,想玩电脑又有点心里发怵,我想了想干脆跑到楼下一看我妈买的菜正在厨房里放着,心想没事干脆我给老爸老妈做顿饭算了,也算尽点孝心。

我慢悠悠的洗菜切菜淘米煮饭,一上午的时间一晃就过去了,等到我爸妈回到家,隔着小院子的铁门我就听到我妈的声音在咋呼:“这啥香味呢?怎么从咱们家里飘出来的?”

钟云秀,周小可完本试读结束。

锦文小郎君点评:

好书,故事情节丝丝入扣,文笔描述也很到位,《尸皮惊魂》是难得的佳作,作者岳龙鹏是全国最好的网络小说作者,没有之一。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