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总裁豪门 > 前任来袭,专宠娇妻
前任来袭,专宠娇妻

前任来袭,专宠娇妻

作者:菅葭

状态:已完结分类:总裁豪门

时间:2021-01-10 15:47:07

这本书《前任来袭,专宠娇妻》的主人翁燕晧铭纪晓沁会给大家带来什么样的表现呢:“说就快说,那么多的废话做什么?”燕晧铭不耐烦地打断了她的话语,还给他讲条件?“你脾气一向这么不好吗?……其实,也没什么原因,你这个房子不是半年前就开始装修了吗?我就住在你的楼下,这个小区的名声特别的好,我当时一眼就相中了,虽然租金很贵,我也一咬牙就租了下来……可是我没想到的是,从我住进来的第一天起,你的房子就开始装修,还日夜不停工的那种,原本我想着忍忍就好了,可是我怎么也没想到,你这装修的期限那么长,一直到三个月前才完工……期间我提了很多次意见,但是物业都不受理,后来我才打听到,原来是因为你是祥生集团的总裁,根本一手遮天,所以谁还会管我的投诉。而我这人从小就神经衰弱,就以为内你这房子的装修,我整夜整夜地睡不好觉,从拿起我就在心底和你结下了梁子,每个睡不着的夜晚,我都发誓,一定要报复你……”
展开全部

前任来袭,专宠娇妻第3章试读

燕晧铭的话彻底让安楠陷入了深渊,她原本还有这一点的幻想,现在那点幻想被燕晧铭激了个粉碎:原来这个女人的刚才话都是真的!他真的和这个女人是恋人关系!

“不不,不是真的,对不对?晧铭?”

“我们分手吧,是我对不起你。”燕晧铭轻启薄唇,淡淡说道。

安楠几欲昏倒,他就这样直白地承认了,还和她提出了分手!

而原本,他们都要结婚了。

纪晓沁则被燕晧铭的话雷的差点没晕过去:太意外了,她想了很多种结果,惟独却没想过这种,居然是怎么狗血,他居然就这样承认了她的慌话是真的!

可是老天作证,她刚才说的话都是自己胡乱编造的,她什么时候和这个男人相爱了?连他的名字叫什么都是费了很大的劲儿才打听出来的,以前压根就不认识他好吗?

可是明明知道他说的是假的,可是想辩驳,她却忽然一句辩驳的话都说不出来:是啊,刚才是她信誓旦旦地说出那一番话,燕晧铭只是“不得不”承认了而已,现在如果她再辩解:不对,你承认的都是假的!

那简直像她是个精神分裂症患者一样。

她只能结结巴巴地语无伦次:“安楠小姐,一切不是你想的那样……你先不要激动,你们的婚礼还会按时举行的……”

一边说一边试图挣扎他的怀抱,粉拳使劲地砸着他的胸膛:“放开我啦!”

“晓沁,何必呢?我都承认了,你再安慰她还有什么用?不如就此说开了吧,我爱的是你,你知道的,一直都是你。”

燕晧铭打断了纪晓沁的话语,长臂一伸,就再次把她搂进自己怀里,然后爱怜地抚了抚她的头发:“对不起,晓沁,一直以来,都是我对感情的事情太过自私,让你受了委屈,也许这一切都是天意,既然今天安楠都知道真相了,那就不要在瞒着她了。”

安楠愣愣地看着这对男女,觉得心都在滴血,她终于绝望了,也开始接受这一切都是真的:原来,一直以来的幸福都是她的一个梦,原来,她的感情早就千疮百孔了。

燕晧铭,他怎么能这样对自己?

她“哇”地一声大哭起来,然后踉踉跄跄地跑出门去。

看着安楠的背影消失在自己的眼底,燕晧铭的心底闪过了很深得愧疚感:无论如何,安楠是无辜的。

可是他忍不住,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就忽然顺着这个纪晓沁的话开始顺水推舟,说自己早就对不起安楠了。

是的,这都是假的,这个女人说的话是假的,可是他也跟着她的谎言一起编了一个谎话,他也明白,因为这一场戏,自己和安楠的感情已经结束了,那即将到来的婚礼,也变成了一场空。

他了解安楠,虽然她爱自己,但是一直在感情里是个有洁癖的女人,现在忽然得知了他曾经背叛过自己,除了分手,不会再有别的选择。

是的,他到现在才明白,自己对即将到来的婚礼是那么的恐惧,他不想结婚,不想为了父母和一个不爱的女人结婚,一想到将来和一个不爱的人生活让就他排斥。因此才会忽然做出了这种荒唐的决定。

而纪晓沁,完全惊呆了,看着安楠跑出门去,她白皙的脸庞微微一红,眼眸惊异地望着燕晧铭:“你……还不赶紧去追她回来?”

“为什么要追她回来?”

燕晧铭深深地看了她一眼,然后胳膊一松,纪晓沁因为惯性,就脱离了他的怀抱,他皱了皱眉头,实在没有和一个陌生女人忽然这样身体接触的习惯,不过她的触感还不错,软软的,散发着微微的体香,没有他想象的那种通常女人刺鼻的香水气息。

“为什么追她?你傻啊,你得赶紧去给她解释啊,你明明知道,我们根本没有那种关系,刚才我说的话都是假的……”

纪晓沁恨铁不成钢地给他解释着,小嘴不停地嘟囔着:这个男人脑子没有问题吧?他为什么要承认刚才她的那番话?

“这一切不都是拜你所赐吗?我的未婚妻跑了,你说,你拿什么来陪我?”燕晧铭冷冷地回答。

纪晓沁听了他的话,真是不知道说什么好。但是也看到燕晧铭说出这番话后,神情并没有太在乎的模样,在一瞬间,纪晓沁算是明白了:其实,他巴不得会有这样的结果吧?

“得了吧,我还赔你?我算是明白了,切,你早就巴不得摆脱她对吧?根本就不想和她结婚,现在因为我这一闹腾,你就是故意承认,然后你的目的就达到了。”

纪晓沁恍然大悟,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后,她懊恼得真想抽死自己,闹了半天,自己还帮了他?原本还以为能就此报复他呢。

燕晧铭没有回答,算是默认了纪晓沁的说法。

是的,纪晓沁猜测得没错,他就是这样想的,他就是因为不想结婚了,所以做了渣男。

其实他就是一个渣男吧,白白浪费了安楠这么久的时光,现在,情愿把屎盆子往自己的头上扣,只为了换来和安楠的分手。

纪晓沁看着燕晧铭的模样,知道了自己的猜测是真的了,忍不住在心底鄙视了他一下:真是的,不喜欢人家,干嘛和人家在一起那么长时间?还弄到了快要结婚的地步!现在倒好,快结婚了弄出这样一出,那个安楠指不定会有多伤心呢。

她原来的猜测没错,这个燕晧铭,果真是个自大又自私的家伙。

燕晧铭像是明白了她在想什么,冷哼一声:“我想,你也好不到哪里去吧?你在一开始闯进来胡言乱语的时候,应该就该明白那种话对一对情侣产生的后果吧?不过我倒是好奇,你这样做的用意,到底是什么?”

“能有什么啊?只是因为好玩,嘿嘿,既然没什么事情了,那我先走了……”

听到燕晧铭忽然又把问题抛到了自己的身上,纪晓沁心底一紧,赶紧想打个哈哈混过去,并准备溜之大吉。

但是她想得太简单了,她的眼珠子咕噜一转,燕晧铭已经明白了她想做什么,在她的脚步抬起的那一刻,他一把老鹰抓小鸡一般一把把她抓了回来。

燕晧铭的力气极大,虽然自己并没有觉得用力气,但是纪晓沁还是觉得胳膊一阵刺痛,她抗议地对着燕晧铭叫到:“你能不能收收力气啊?就不能对女孩子怜香惜玉一点啊,亏得你还是堂堂的祥生集团的大总裁,就这点风度吗?”

“不错啊,不但知道我的名字,连我是做什么的都知道,现在我还能相信你,是根本没有一点目的,只是因为好玩吗?”

燕晧铭的手仍然紧紧地抓着纪晓沁,深深地望着她的眼睛。

纪晓沁被他的目光瞪得一打颤,但是仍然试图嘴硬:“瞧你这话说的,我能有什么目的呢,你是祥生的总裁,N市的人可是都知道啊,并经常上报纸,我当然一看你这张脸就知道是谁了……”

“快说!否则你要知道是什么后果!还记得我刚才说的话吗?你真的想被送进警察局?”燕晧铭不耐烦了,低沉地威胁她,他已经不想和这个女人哆嗦,手里加大了力气,话语也更加的严厉。

听到燕晧铭那带着威胁的语气,纪晓沁明白他说的是真的,真是的,她没想到这个男人气量如此的狭小,不就是刚才那一巴掌吗?还真的睚眦必报啊。

再说了,这不是因为她的帮助,他的目的才达到了吗?

虽然,这结果不是她想看到的,她原本期望着,自己的恶作剧给这个情侣带点小波澜,然后让这个燕晧铭费一番功夫才能和女友和好,也算是给他的一点小教训。

可是她压根也没有预料到,会是这样的结局,燕晧铭居然真的就这样顺着和安楠分了手,她倒成了其中帮助他的一份子。

看着纪晓沁仍然不做声,燕晧铭觉得自己的耐性要被用完了,他紧紧蹙着眉头,想着怎么样才能教训她一下。

刚才的那一个耳光仍然在让他耿耿于怀,真是的,他燕晧铭长这么大,在记忆里,还从来没有被人就这样扇过一个巴掌,连父母都没有,现在倒好,被一个不认识的小女人打了。

纪晓沁看着燕晧铭那阴云密布的神情,明白现在服软才是最好的办法,否则看燕晧铭的模样,还指不定能做出什么事情来。

“你别这样一幅吓人的模样了,我说就是了……”纪晓沁赶紧小心翼翼地说道,她可怜兮兮吐了吐舌头,“但你得答应我,我告诉了你原因,你就得放我走,毕竟,我也没有给你造成什么损失……”

“说就快说,那么多的废话做什么?”燕晧铭不耐烦地打断了她的话语,还给他讲条件?

“你脾气一向这么不好吗?……其实,也没什么原因,你这个房子不是半年前就开始装修了吗?我就住在你的楼下,这个小区的名声特别的好,我当时一眼就相中了,虽然租金很贵,我也一咬牙就租了下来……可是我没想到的是,从我住进来的第一天起,你的房子就开始装修,还日夜不停工的那种,原本我想着忍忍就好了,可是我怎么也没想到,你这装修的期限那么长,一直到三个月前才完工……期间我提了很多次意见,但是物业都不受理,后来我才打听到,原来是因为你是祥生集团的总裁,根本一手遮天,所以谁还会管我的投诉。而我这人从小就神经衰弱,就以为内你这房子的装修,我整夜整夜地睡不好觉,从拿起我就在心底和你结下了梁子,每个睡不着的夜晚,我都发誓,一定要报复你……”

前任来袭,专宠娇妻第4章试读

纪晓沁越说越义愤填膺,连自己似乎都相信了这个理由,虽然她知道这个借口看起来非常苍白无力,而她目前在这个男人的眼里,恐怕就是一个无理取闹的疯女人吧,可是真正的理由,她又怎么能对他坦白?她的那些计划……想到这里,她又鼓起腮帮子,叉着腰,做出一副非常生气的样子,希望能让燕晧铭相信自己。

听完纪晓沁忿忿不平地解释,燕晧铭却眼睛挣得越来越大,最后他不置信地看着纪晓沁,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的意思是,就因为装修的时候吵到了她,所以她就用这种手段想来报复他?

他简直不明白这个女人的脑子是怎么构造的,她可真是记仇啊,原来自己在不知不觉里,已经和她结下了梁子,而自己还一无所知。

想到了这里,他简直哭笑不得,女人真是一种难理解的动物,你根本不知道她会在什么时候做出什么匪夷所思,而她自己又认为天经地义的事情来。

因此他朝纪晓沁摆了摆手:“行了,你走吧,就当今天的事情没发生过,咱们也算扯平了。”

好吧,既然她认为自己得罪了她,那就这样吧,反正他也因为这件事情,终归明白了自己是真的不想结婚,也算是一场阴差阳错的宿命。

听到让自己离开,纪晓沁一时还没有反应过来,这个自大狂就这样放过了自己?看起来不像是他的作风啊?

看着纪晓沁那怀疑的神色,燕晧铭阴森森地加了一句:“看来你是不想走?怎么了?是不是想有什么后续?还是,觉得对我愧疚,要想办法赔给我一个未婚妻?”

纪晓沁要的就是他这个反应,就是要让他觉得自己是个冲动没脑子的女人。

想到这里,她赶紧吐了吐舌头,一溜烟地跑出了门,好像生怕跑晚了,燕晧铭又会主意改变把她给拽回来。

进了电梯,纪晓沁才收起了刚才那种惊慌的表情,嘴角浅浅露出一个高深的笑容。燕晧铭,当年你欠我的,是到了偿还的时候了!

安楠和纪晓沁相继离开以后,燕晧铭独自一个人在这个房子里呆了很大一会,他面无表情地看着房间里的一切,屋里的装修,摆设,无一不是按照安楠当初的爱好设定的,客厅里那到处摆放的照片,卧室里那粉嫩的墙纸,还有那公主范儿的床幔,这些他一点也不喜欢,但是当初也没有一点感觉,都顺着安楠。因为自始至终,他都感觉自己像个局外人。

是的,局外人,他一点不想结婚,但是父母逼迫着他结婚,然后认识了安楠,她喜欢自己,追求他很长一段时间,父母也喜欢安楠,强迫他和他交往,后来他终于答应,觉得也算是了解了个心事。然后是订婚,购房,装修,这一切都是安楠在打理,直到今天,进入这个即将做婚房的房间,他才忽然感觉到害怕,开始正视那个问题:真的要结婚了吗?

是的,他这才发现,原来他是那么的害怕结婚,面对一场一眼就能看到头的婚姻。

他的脑海里忽然闪现出刚才那个女孩的模样,她张牙舞爪地冲进来,说是他的恋人,然后简单粗暴地拆散了他的婚姻。

他摇了摇头,其实就凭她,怎么可能拆散呢?他敢不敢承认,现在的他,心底有着隐隐的喜悦,就因为她的“拆散”?

那个女孩应该年纪和他差不多吧,两个人是偶然相遇的过客,这辈子也许都不会再相见,可就是因为她突兀的闯入和那一巴掌,也许把他生活的轨迹都改变了。

手机忽然响了起来,燕晧铭看了看来电人的名字,是妈妈叶兰打来的,他接起了电话,刚刚“喂”了一声,那边就传来叶兰气急败坏的声音:“晧铭,你怎么能做出这种事情来?”

燕晧铭愣了愣神,但是马上明白是怎么回事,消息还真的很灵通,自己和安楠分手的事情叶兰居然这么快就知道了。

他的头马上一个两个大,他知道,接下来的这段时间将会很难熬了,父亲燕南梁很快就会大发雷霆,叶兰也会每天给他施加压力,要么把安楠追回来,要么寻找新的结婚对象。

但是他忽然决定,无论如何,这次他坚决不会妥协了。

也是今天的这场意外,让他明白了自己对和一个并不爱的女人结婚有多排斥。

“晧铭,安楠有哪里不好的?相貌好,家室好,人性格又温柔,和你简直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可你是怎么对她的?刚才她的父母都找上门来了,说你在这段时间里一脚踏两只船,还今天那个女人当场找了过来!你说,你怎么能做出这种事情来呢?现在怎么让我和你爸爸和人家父母交待?”

叶兰很生气地指责着燕晧铭,刚才安楠的父母忽然前来,她原本以为是商讨结婚的时宜呢,结果对方气势汹汹地说要为女儿讨个说法,好半天她才听明白了到底是怎么回事,这简直是晴天霹雳,燕晧铭好死不死地怎么能做出这种事情?

好在燕南梁也在家,最后好说歹说,安楠的父母才作罢,安楠的父亲安四海毕竟和燕南梁是多年的故交,虽然心底气愤,也不好就此把关系搞僵,但最后他提出一个要求:现在两家这亲家是做不成了,但是原本燕晧铭和安楠都已经订婚了,现在忽然出了这档子事请,燕家必须负责给所有的亲朋好友负责解释事情的原因,他们都是要脸面的。

燕南梁叶兰赶紧答应,无论怎么说,这都是儿子的不对。

“唉,晧铭啊,你原本是个聪明的孩子,怎么这事情就那么糊涂呢?不过我觉得,安楠那孩子一直把你看的挺重要的,我觉得你赶紧给她道歉,态度好点,说不定她还会原谅你这一次……”

不死心的叶兰想劝燕晧铭去找安楠重归于好,毕竟,这事情摊谁身上都会难以接受,但是安楠冲动之后,如果燕晧铭的态度端正,也许她还会给燕晧铭一个机会。

“妈,你就别操心了,这件事情到此为止,还有,我想明白了,我不想结婚,你以后也别再找些新的女孩子来推给我。”

燕晧铭忽然斩钉截铁地打断叶兰说道,他现在忽然明白,一切的根由都是他的优柔寡断,因为一直以来父母的期望,他不忍心拒绝,其实如果他一开始就能说明自己不喜欢安楠,也不喜欢他们安排的任何一个女孩子,那对安楠的伤害从一开始就能遏制。

叶兰愣了一下,燕晧铭在说什么?他都快三十岁了,为什么还不结婚?刚才她都想好了,如果燕晧铭不能重新把安楠追回来,那她就要重新物色新的女孩子……

因此她急急地说道:“晧铭,我们可只有你这一个儿子啊,你怎么能说出这种话来?妈想孙子都要想疯了……”

燕晧铭,纪晓沁完本试读结束。

子帆小公主点评:

这是一部全新写作手法的小说,内容新颖,丰富,《前任来袭,专宠娇妻》非常值得推荐看。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