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其它 > 甜妻高高在上
甜妻高高在上

甜妻高高在上

作者:公子修

状态:已完结分类:其它

时间:2021-01-16 13:09:57

顾君齐宋微然在《甜妻高高在上》里面是一波三折,公子修让故事情节起伏跌宕:顾君齐闻声抬眸,神色迷离的望着他。眼角弯弯,眯起一个懵懂无知的弧度。看了他好一会儿,“哧哧”的笑起来:“竟然出现了幻觉,看来真是要被冻死了。”她更加用力的环抱住自己,想起那个卖火柴的小姑娘,就是这样赤裸着双脚被冻死在冷夜中。她别过脸去不看他,喃喃说:“宋微然,别那么骄傲。等到我不再做梦的那一天,再华丽的幻影也休想迷惑我。”宋微然俊眉一蹙,顾君齐迷离不清时的一句话竟让他的心口没由来的一阵颤动。
展开全部

甜妻高高在上:交叉感染

苏瑞叼着烟等在外面,见人出来,揉碎在掌心里说:“我的司机打来电话,说她在雪宫路上呢,你快点儿过去吧。”

宋微然下颌线绷得很紧,话也没有说。

“微然……”苏瑞叫了他一嗓说:“顾君齐嫁到你们宋家,过得真挺不易。”

宋微然微微一怔,驾车离开了。

新买的鞋子,光看着设计别致,钻石剔透闪亮,就花重金买下来了。可是,穿在脚上并不舒服。脚跟一定磨破了,就连脚趾也被挤得酸痛。顾君齐甚至有了阵阵反胃的感觉,一步都不想走了。加之身体已经冻得麻木,看到路边的草坪上正好有长椅,走过去坐下。

脱掉鞋子一看,果然已经磨破了,鲜嫩的水泡破裂之后,组织液漫出来,伤口就格外疼。

顾君齐盯着自己的脚看了一会儿,讽刺的笑了一声,这就是人们常说的走出一脚的血泡。

可是,怨得了谁呢,还不是她自己找来的。

夜越深,风越大,顾君齐环抱住自己。像是熏酒的人,憨态可掬,却也沉醉不知归路。

宋微然远远的开车过来,仿佛一道银光划入眼底。顾君齐坐在长椅上的样子很招摇,修长笔直的双腿自然交叠,礼服微微向上拉起,露出纤细的小腿和洁白如玉的脚丫,她正低头望着自己的脚面发呆。

那样子,真像个流浪儿一样楚楚可怜。

宋微然跳下车,穿过草坪靠近,一张口冷气逼人:“你这是让谁心疼呢?”说着,已经将外套披到她的肩膀上。

突如其来的暖意,奢侈得好似春风拂面。伴着阵阵熟悉的冷香,犹如梦中来。

顾君齐闻声抬眸,神色迷离的望着他。眼角弯弯,眯起一个懵懂无知的弧度。看了他好一会儿,“哧哧”的笑起来:“竟然出现了幻觉,看来真是要被冻死了。”她更加用力的环抱住自己,想起那个卖火柴的小姑娘,就是这样赤裸着双脚被冻死在冷夜中。

她别过脸去不看他,喃喃说:“宋微然,别那么骄傲。等到我不再做梦的那一天,再华丽的幻影也休想迷惑我。”

宋微然俊眉一蹙,顾君齐迷离不清时的一句话竟让他的心口没由来的一阵颤动。

顾君齐想迫使自己清醒一点儿,所以不打算再坐下去了,否则真有可能被冻死在这里。

不等她站起身,宋微然拉上她的手腕用力扯到怀里来。一双手臂菟丝一样将她缠紧,力道之大,竟勒得她微微透不过气来。

顾君齐的头顶撞在他的下巴上,她下意识抬头,正好迎上宋微然的吻,他张开嘴巴吸吮她,样子有些可怕,像要一口将她吞到腹中一样。

梦幻一样的声音响起来:“看看到底是梦,还是真的。”他轻声呢喃:“老婆,我回来了。”

顾君齐睁大眼睛呆呆的望着他,离得太近,反倒有些认人不清,只觉得一阵阵的昏眩。

即便如此,顾君齐还是可以肯定,宋微然真的回来了。她的火气一下就上来了,伸出手来用力的推拒他。

“宋微然,你放手。”

她一动,宋微然钳制的更紧。不顾她的反抗亲吻她的嘴唇和脸颊,证明自己的真实存在,似乎也在宣泄心中的某种不快。

顾君齐知道他这是在惩罚她,恨不得这样勒死她。

若是以往遇到类似的情况顾君齐肯定会率先低头,抬手抱紧他,然后拿出自己的热情回吻他。让他看到自己的虔诚和乖顺,这是顾君齐最会做的事。

可是,今天晚上的她实在太难受了,内力使然,以至于仿佛生出锋利的爪牙,意欲将自己的胸膛撕裂出口子顺利喘息,也想将所有近身的人挠得血肉模糊。

她要难过死了,真的。

顾君齐骤然抬腿,踢在他最脆弱的地方。

宋微然吻她的动作一顿,同时溢出低沉的“哼”声,但是抱紧她的双手没有放开,隐忍情绪的望向她,桃花眸子骤然眯紧。

顾君齐吸着鼻子,仍旧泪流满面。于是,她微微颌首看天,城市的夜空,满是璀璨的霓虹,可是看不到星子之光,所以仍显寂寥。

她不想一见面就哭给他看的,可是忍不住。在宋微然面前,她只学会了如何拿笑嫣如花的表情面对他。今天却连微笑的力气都没有了。

顾君齐拔开他的手,身体退后一步,视线平齐的望着他。

“宋微然,是啊,我就是傻,是没脑子,而且没有自知自明,早在嫁给你的时候,我就已经知道了。可是,你这样聪明的人,会看不透我的那点儿阴谋诡计?我在你面前耍心眼素来都跟跳梁小丑一样,有什么东西是你宋微然看不明白的?所以,即便我算计了你那又怎么样,你大可以不娶我。其实如果你执意不肯娶我的话,我也拿你没有一点儿办法。可是……既然是你心甘情愿入局,为什么还要这样子的折磨我?你的家人算计我也就罢了,你姐姐心情不好,想打我想骂我,我也可以不去跟她计较。可是你凭什么?你凭什么对我爱理不理的,心情不好就不接我电话,也不顾及我的死活。就因为那个最先动情的人是我吗?”

顾君齐越说越激动,整个人已经完全没办法控制自己的情绪。只眼泪簌簌而下,被她不断的抬手抹去。原本精致无比的妆也早已经花透了。

“老婆……”

宋微然看她不断后退,怕她跌倒,伸出手臂想要稳定她的情绪说:“听话,到我这里来。”

顾君齐不肯,拼命的摇着头控诉:“我再也不会上你的恶当了,你休想再操控我的情绪。我受够了你们宋家的每一个人,邪恶的婆婆和姐姐,你们每一个人都吃人不吐骨头。是呀,我们顾家不如你们宋家有钱,可是,凭什么就说是我高攀了你宋微然呢?难道人的高低贵贱是用钱来衡量的吗?有钱人就可以高高在上,一般的人就要被踩到脚底下。宋微然,我告诉你,没有人可以真正的将我踩在脚底下。一直以来我愿意低至尘埃,只是因为我喜欢你。可是,就算没有你,我照样嫁得出去,一样可以安安稳稳的过一辈子。”

宋微然原本温柔的脸庞即刻变冷,线条凌厉得似能将夜色划出口子。

他紧紧咬住后牙槽:“顾君齐,把你后面的话再说一遍让我听听?”

在宋微然面前顾君齐从来没有这样无所畏惧过,吸紧鼻子:“我说没有你宋微然,一样有无数想要娶我的男人,我一样可以过得很好。”

“我看你是胆肥儿了。”宋微然大步向前,将她整个人钳制住:“还来劲了是吧?你嫁个别人让我看看?!有这劲头刚才在宋佳佳的生日宴上怎么不跟她使啊?她欺负你,你就不会加倍的欺负回去?还盛装打扮送什么生日礼物,你怎么不一把火把她的宴会厅给点了。就你这点儿出息还想嫁给别人过安稳日子呢?

到时候你们一天也别想在江城呆下去。”

顾君齐控诉他:“宋微然,你就会欺负我。”

宋微然将她揽到怀里,把温度传递给她。声音渐渐温和了一点儿说:“谁让你竟惹我生气。”接着又说:“一下子发这么多的牢骚,是后悔嫁给我了吗?”

顾君齐仍旧愤愤不平:“你要是这样再无声无息的,我一定改嫁。”这几天她整个人都要慌死了,每时每刻心神不宁,即便在睡梦中,也都是噩梦连连。不声不响对于患得患失的人来说,实在太致命了。

宋微然哼了声:“想一拍两散?你想得美。”

顾君齐窝在他的怀里掉眼泪,她哪有那样的本事。鼻涕眼泪一股脑蹭到他的衬衣上说:“我才不会便宜你,你越是讨厌你,我就越要粘着你。”

宋微然欣慰的拍拍她的后脑勺:“我就喜欢你这种祸害起人来百折不挠的精神,是我宋微然的女人。”接着拦腰抱起她说:“有什么事情回家说,穿成这样想冻死?”

顾君齐被他用衣服包裹住放进车里。

车内暖风很足,有轻微的吐气声。

伤心是很花力气的一件事,顾君齐折腾了一个晚上,到现在一点儿力气都没有了。周身一暖,困意也上来了,气恹恹的靠在椅背上,眼睛眨啊眨,很快就睡着了。

宋微然驾车往回走。

一手拿起电话看了眼,连着几个未接电话。只挑了苏瑞的回过去。

接通后苏瑞问他:“你和顾君齐没事了吧?”

宋微然看了她一眼说:“狠狠的跟我发了一通脾气,现在睡着了。”

苏瑞大着胆子说:“别看你一天天好像将顾君齐致的服服帖帖的,依我看啊,她一天不治你你才皮痒痒。你丫的才是名副其实的惧内。”

大言不惭的数落完,不等宋微然训斥他,当即挂了电话。

宋微然扔下电话时感叹,到底是一起长大的发小,他的种种没人比苏瑞看得清。不知道的人都觉得他对顾君齐严厉到近似苛刻,就连顾君齐自己也这样觉得,否则不会积郁成殇似的控诉他。实则他有他的恐惧,说到底不过是想让她变得乖顺一些,不说他说向东她不敢向西,但至少肯乖乖的呆在他身边。

不要说没有安全感是全世界女人通有的妇科病,很不幸,他一个外科医生也患上了这种病。

或许是夫妻生活过多了,交叉感染。

甜妻高高在上:鲁莽行径

一到家,宋微然去衣柜里拿来睡衣帮她换。

顾君齐被他给折腾醒了,坐在那里任由宋微然给自己换了衣服,又将她盘头的发饰小心翼翼的取下来。

她问:“你美国那边的事情结束了吗?”

按照他说的时间,不是还要一个星期才能回来。

宋微然淡淡说:“家里都翻天了,再不回来媳妇都跟人跑了,那个破调研还做它有什么用。”

顾君齐瞪了他一眼说:“谁说我要跟人跑了啊?酒吧的那些照片分明是被人给断章取义,动过手脚了,那个人的手才搭到我的肩膀上,就被人给扯了下去。结果照片拍出来,就成了搂搂抱抱,以我的能力,解释也没有人肯信。”

所以,从事态发生她就一直缄默其口,关于照片事件只字都不肯说。

宋微然觉得顾君齐就这样好,你说她没脑子吧,实则她以静治动的本事又十分了得。凡事知道量力而行,自己搞不定的事情从来不逞能,料准了再复杂的事一旦出了,宋微然最后总会替她善后。

所以,嫁给他这几年,除了生活上的锁碎,也都是关于她自己的外,基本上没给他添过什么麻烦。

即便如此,宋微然的脸色仍旧不好看。

脾气已经发过了,总要知道收敛。顾君齐揽上他的手臂:“我不该背着你去那种场合,微然,我知道错了,以后再也不会了。”

宋微然拔开她的手。

告诉她:“去把脸洗干净。”

“微然……”

“去洗脸。”

这个男人变脸比翻书还快,顾君齐只得先去洗漱。

回来的时候宋微然已经躺到床上先睡了,室内的大灯关着,只开了一盏橘黄色的床头灯。那疏落的灯光打在他棱角分明的脸上,宛如夕阳笼罩,满是醉人的金光。

顾君齐没有将他叫醒,而是掀开一侧被角钻进去,一直拱到他的怀里。让他的体温一点点渗透进她的骨子里去,渐渐的,整个人温暖而安心。

竟一夜无梦。

简白一大早就找来了。

宋微然下楼开的门,见到是简白,桃花眸子懒懒眯着。掩手打了一个哈欠说:“你怎么这么早就过来了?”

简白一边关门一边责备他:“混小子,因为你媳妇的事连妈都不肯叫了是不是?”

宋微然闲散的靠在沙发上:“你既然是我妈,将我的生活搞得鸡飞狗跳的到底有什么好?”

简白坐下来说:“我知道你心里有火,可是,再怎么样你昨天晚上都不该在那种场合说你姐姐,你那样不是等同于当着众人面打她脸吗?你要她以后怎么在朋友面前抬起头来?何况昨天还是她的生日,你这个当弟弟的真是一点儿都不懂事。”

宋微然蹙眉道:“你问问宋佳佳她长脑子了吗?她自己不想要脸,别人怎么给她?以后别说宋佳佳是我姐,我没她那种吃里扒外的姐姐。顾君齐是我老婆,她不遣余力的败坏她的名声对我有什么好处?你们就不动脑子想想,好好的为什么有人拿我的私生活做文章?网上那些恶性评论不信你们都没有看过。你们倒好,自己家出了事,不一心想着压下去,反倒争破头的给别人当枪使。有宋佳佳那样坑自己弟弟的姐姐吗?”

简白不解道:“你什么意思?你是说顾君齐的事是有人刻意搞出来的,实则是冲着你来的?”

“现在江城的医院正准备在网上进行星级评选活动,赚的就是老百姓的口碑,这关系到各大医院的切身利益。形象维护还来不及,你们倒好,专门搞个生日宴黑自己人。你知道这要中创的那些竞争对手看了,会怎么想么?免不了一边得意一边骂我们宋家人个个没脑子。”

简白吃了一惊,她没想到事情竟然这样严重。舆论的严重性她素来知道,无论捧一个人,还是黑化一个人,都能起到事半功倍的作用。

当初宋府城就是被舆论打垮的,无论多少年过去于宋家都是血一样的教训。

所以,简白一听宋微然这样说,整个人顿时感觉惊心动魄。

“微然,那这次的事不会对宋家有什么影响吧?会不会因此毁了中创啊?不会像你爸爸……”

她吞咽了一下口水,没再继续说下去。哪个有点儿身份的人都忌惮舆论这种东西,会激起的惊涛骇浪她们早就想到了,否则也不会谋划着想以此对顾君齐施压,把她赶出宋家。只是她没想到这起事竟是中创的竞争对手刻意搞出来的,如果真是如此,她和宋佳佳这次真是做了件蠢事。

一时间简白也无话可说,更别说再帮宋佳佳开脱。她们的鲁莽行径如果处理不得当的话,一定会给中创带来十分不利的影响。

到时候别说中创的敌对一方会嘲弄宋家,简白自己也很难原谅自己。

她分明知道这些年宋微然的工作生活有多谨慎,为的就是不落人口实,让那些别有用心的人有可乘之机。

然而,原本该是他最坚强后盾的家人,却做出这样的糊涂事。

宋微然倒了一杯清水喝下一口说:“妈,这事你别管了,我会处理好。回去告诉宋佳佳,再有下次,我不会对她客气了。”

简白叹口气说:“微然,这次的事就当是妈做错了,你就不要对你姐耿耿于怀了。她做那些事还不都是为了你,你可以不领她的情,但是也不能全然不顾及她的感受。”

宋微然眼见不耐烦起来。

“妈,能别一大早就跟我提她么,闹心。”

简白不想再增加他的困扰,连声说:“好,好,妈不吵你了。你想想法子,怎么把这次的事件平息下去。我先回去了,有了结果给我打个电话。”

“我知道了,妈。”

宋微然送她到门口,一回头看到顾君齐站在旋转楼梯上望着他。

他自若的说:“起来了,想吃什么,我去做。”

顾君齐径直朝他走过来,一脸担心的问他:“你刚刚说的是真的?那些照片是中创的竞争对手传上去故意整治你的对不对?”她后悔死了,得意忘形也不该到那种地方去,竟给他惹了这样大的一个麻烦。她拉着他的衣角说:“微然,真的对不起。”

宋微然摸了摸她的脑袋:“傻瓜,有什么事情是你老公搞不定的?”将人拉到近身处,桃花眸子微微眯起来:“以后乖乖听话就得了,少让我操点儿心。看看你老公的眼角纹,再操心就老了。”

顾君齐被他逗笑了,“扑哧”一声笑起来。

“你少胡说啦,你要是老了,别人还要不要活了。”

宋微然的长相阴柔,五官直比女人还要精致。但是气质阳光,所以,特别显年轻。

这也是顾君齐的困扰之一,都说女人老得快,再过几年下去,站到宋微然身边的时候,会不会被误认为是姐弟?

宋微然笑了声:“行了,去洗漱,我去做早餐。”

简白回到老宅的时候,宋佳佳才刚刚起床。

穿着睡衣下楼,正看到简白拿着包从外面进来。不由问:“妈,你这一大早去哪儿了?”

简白放下包,略显疲惫的说:“去微然家里走了趟。”

宋佳佳问她:“是不是那个混世魔王又说不中听的话了?”她有些急了:“妈,你儿子那脾气别人不知道,你还不知道啊?他这会儿火气还没消呢,你去找他不是找不痛快么。”

“不是你想的那样,这回微然生气是有原因的。”

“能有什么原因,还不是因为顾君齐受了委屈。”

简白先给自己倒了一杯水,润过喉说:“你哪里晓得我们这回是闯大祸了,顾君齐在酒吧的那些照片是中创的竞争对手刻意发布到网上去的,目的是为了攻击微然,进而打压中创的网络评选。我们倒好,还刻意将事态搞大,不是胳膊肘儿向外拐么。所以,微然气坏了。以后你也是,做事之前先动动脑子,他的脾气你是知道的,何必去触他的霉头。”

宋佳佳一听,也紧张起来。

不可思议:“竟然会这样?”

简白点了点头:“所以说么,微然发脾气也是有原因的,你就别再怪他了。姐弟两个人天天往死里掐,搅和得我这心里难受。”

说起来的时候也有恐吓的因素在里面。只要宋佳佳意识到自己做错了事,对于宋微然昨晚闹得那场脾气也就不会在意了。

其实在回来的路上简白就已经想明白了,知道事情远没宋微然说得那么严重,而她甚至怀疑宋微然刻意任由事态扩大化。当然不是真的想被对手打败,他是想制造一点儿凶险给顾君齐看,好让她长记性。

所以不惜拿中创的切身利益来冒险。

为了顾君齐,他什么事情做不出?

简白敢保证,有了这次事件之后,顾君齐再也不敢偷偷跑去酒吧跟别的男人花天酒地了。

接下来,照片事件也很快就会在整个媒介销声匿迹。简白想,她真是糊涂,怎么就忘了自己儿子有多少本事了呢。

有了宋府城的前车之鉴,这些年除了搞好医院的建设之外,宋微然和媒介也保持着良好的关系。所以,这些年关于他及宋家的其他人几乎没上过什么报纸,即便真有什么把柄被媒体掌握,也自会有公关部替他出面解决,绝不会让这种事情来烦宋微然的。

但这次的照片事件却无端端的蔓延了好几天,只能说明,是他暗中授意的。

简白跑了一早上,感觉骨头乏的厉害。

就说:“早饭你自己吃吧,我去楼上躺一会儿。”

宋佳佳“啊”了一声,说:“妈,你去休息吧。”接着坐到沙发上啃指甲,不由一阵唏嘘。还想着,有时间一定要跟宋微然道个歉,她这回真是好心帮倒忙了。

顾君齐的心情骤然好了起来。

呈颖在电话里都听出来了。问她:“你老公真的一点儿都不生气?”

“也不能说他不生气,但是,这次没怎么发脾气。不过,颖子,这次真的是我做错了,我给他惹了大麻烦了,以后那种事情我真的不敢再做了。”

呈颖问她:“惹了什么大麻烦?”

顾君齐说:“事情很复杂,等见了面我再跟你们说吧。”

小说《甜妻高高在上》 第17章 交叉感染 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德水大叔点评:

看《甜妻高高在上》这本书好感动,很现实。很平常,很好看。值得一看。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