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玄幻奇幻 > 筑天神帝
筑天神帝

筑天神帝

作者:郎伯月

状态:已完结分类:玄幻奇幻

时间:2021-01-14 16:50:38

主角是唐尧唐风的小说筑天神帝,是由作者郎伯月创作的一本优质作品,这里小编为大家分享精彩内容阅读:功法品阶越高,修炼出的玄气越精纯。由此可见,鸿蒙筑天诀的品阶很高,难以想象!“你、你别过来!”唐竹惊骇大叫,不断后退,一边向不远处的几个少年投去求助的目光。“交出你身上的所有金币,我或许饶你一次。”唐风冷声道,继续威逼过去。哼,吃我的,让你吐出来!唐竹以前从他身上前前后后一共搜刮走几十枚金币,这次他打算连本带利收回。“唐风,大家都是旁系弟子,你不要太过分!”
展开全部

冲破桎梏

接下来的日子,唐风并没有急着修炼鸿蒙筑天诀,而是将重心放在了养伤和调养身体上。唯有伤好利索了,将身体养的壮实些,才能扛得住玄气冲击闭塞经脉之痛,不然事倍功半是小,万一把身体整残了,那乐子可就大了,正所谓砍柴不误磨刀工。

另外,鸿蒙筑天诀中存在着一些唐风尚未完全领悟的地方,假以时日才能吃透。

除了每天修炼两三个时辰唐家功法温养身体,其余时间,唐风不是在琢磨鸿蒙筑天诀深奥晦涩之处便是吃饭睡觉,连院子的门都没有迈出过。

紫琪最终还是听从了唐风的安排,买回了几支山参,几乎每天都会买些新鲜的兽肉回来。如此一来,唐风的伙食标准急剧飙升。

这期间,盈盈也没闲着,几乎每天都会来探望唐风,每次都给唐风带来固本培元的补药和好吃的。

见唐风精神状态越来越好,脸上更是透出以往从未有过的自信,盈盈也是打心眼里高兴。

到了第五天,盈盈突然前来跟唐风告别,凤鸣宗让她回宗门,同时也给唐风带来一个好消息,她不知用了什么办法竟然说服了家主,将唐风发配去冯家岭的成命收回。

这一点,任凭唐风想破脑袋也琢磨不出来,而唐盈盈也根本没有告诉他的意思,唐风也没多问,只是将她的好牢牢记在心里。

盈盈临行前,反复叮嘱唐风暂且忍耐,一切等她爹爹回来后再作打算。

其实这一点不用盈盈交代唐风也会这么做,在实力不济时,他绝不会鲁莽行事,更何况他现在已经又有了可靠依仗——鸿蒙筑天诀,自然不会主动去找麻烦。

只是他一直在担心,担心楚家会不会给他足够的时间强大起来,从目前看来,也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只是有一点唐风并不知道,盈盈之所以走得这么急,她是想尽快赶回宗门,想方设法为唐风求得能通经舒脉的玄丹。

时间流逝,转眼便过去了十天。

如今,唐风胸口的伤已经基本痊愈,气血也旺盛了不少,虽然还是显得瘦削,但整个人看上去神采奕奕、精神焕发,仿佛浑身透着一股子劲儿。

养了十天,终于可以开工修炼了,唐风早就迫不及待。

自从上次尝试着修炼了鸿蒙筑天诀、见识到这部法诀的强悍后,他便重新燃起了强大实力的希望,到了今天,这份希望已然浓如稠墨、厚重如山。

屋内,唐风盘膝而坐,身若磐石般纹丝不动,双手结出一个奇特手印,默念鸿蒙筑天诀,渐入修炼状态。

经过十天的反复思虑,唐风对鸿蒙筑天诀明悟的更多,功法运转的比第一次圆润了许多。

随着功法的持续运转,屋内外的天地精气循着唐风头顶的气旋,源源不断的灌进体内,这种鲸吸牛饮般的修炼速度,已然比第一次精进了些许。

在功法的炼化下,丹田内的玄气越来越多,接着便旋转起来,丹田张缩间,大量玄气暴涌而出,冲向那些闭塞的经脉。

刺痛瞬间传来,犹如千万只蚂蚁在体内撕咬。唐风很快便汗如雨下。

仅仅过了半个时辰,在这种常人难以忍耐的煎熬下,唐风的衣衫便被汗水浸透,嘴唇上也咬出数个深深的牙印来。

体内闭塞的经脉并非一条,而是有很多,它们彼此相连,仿佛组成了一个攻守同盟,顽固的抵抗着玄气的一波波冲击。

“楚煜,你这王八蛋,我要干死你!我一定要干掉你!”

“如此纵容楚煜肆意妄为,楚家没一只好鸟,我要干掉楚家!灭掉楚家!让楚家鸡犬不留!让楚家在麒麟镇消失!”

唐风在心中不停的狂吼,以此宣泄玄气冲击闭塞经脉的剧痛。

这种转移注意力的做法有些效果,疼痛感似乎减弱了一些。

就这样,唐风苦苦坚持了近三个时辰。

而此时,疼痛越来越剧烈,痛入骨髓,灵魂发颤,暴涌而出的汗水扑簌簌掉落床上,浸湿了一大片,可唐风还想继续修炼下去。

再过两个月,紫琪便要嫁给楚煜做小妾,留给唐风的时间不多,他必须珍惜每一分每一秒。

突然,紫琪的俏容浮现脑海。

那是一张绝美的容颜,美的令唐风无法移动目光,美的让唐风头晕目眩,美的让唐风宁愿丢掉小命,也不愿拱手让人。

“琪儿,我要保护你!我一定要保护你!我要玩命的保护你!将来我还要带你回地球,让那帮嘲笑我的孙子羡慕死、嫉妒死!嘿嘿……”

“然后我再带你参加地球选美,什么港姐、亚洲小姐、世界小姐,咱们一个不落,统统收入囊中,到那时,全世界的男人都会羡慕、嫉妒死我!”

“只要有了实力,就可以像螃蟹那样横着走!看谁不顺眼直接轰杀!看到什么宝贝就抢过来,谁要是敢反抗,直接轰杀!……”

“想想将来的幸福生活,这点疼痛算神马!算鸟毛!我必须挺住了,拼命的挺住,玩命的挺住!”

为了转移注意力,唐风把能想到的辙全用上了,有些突然蹦出来的想法,连他自己都觉得害臊、虚伪,但没办法,一切为了能坚持修炼下去。

时间又过去了一个多时辰,唐风的身体已经到了极限,无论用什么方法都不管用,随时会痛晕过去。真要是晕过去,必遭功法反噬,轻则重伤,重则爆体。

唐风果断地停止了功法运转。

四仰八叉的躺在床上歇息了片刻,突然猛地坐了起来,暗暗运转修为查探那些闭塞的经脉。

此前被剧痛折磨的死去活来,他根本没留意闭塞的经脉。

先是将玄气沿着任督二脉运行了一个小周天,再将玄气扩散到四肢,完成一次大周天。

无论是小周天还是大周天,玄气的运行速度皆是快了许多,这说明经脉的闭塞状况再次得到了极大缓解。

“照这速度,相信用不了多久,便能打通这些闭塞的经脉!”

唐风眯起了眼,心里美滋滋的想着,愈加觉得鸿蒙筑天诀同它名字一样的霸气。

等恢复过来,唐风又开始了修炼。

……

就这样,唐风夜以继日的修炼,七天转瞬即逝。

当晨曦降临、黎明再一次驱散了暗夜,第八天如期而至。

屋内,唐风盘膝坐在床上,面部因极度痛楚而扭曲,额头布满涔涔细汗。

屋外,露珠顽皮的匍匐在树叶上,看上去圆润饱满、晶莹剔透,被朝阳映照的璀璨炫目。

“叽喳喳……!”

一只歇息在枝头的喜鹊发出几声欢鸣后,扑腾着翅膀飞向高空,却摇曳了枝叶,惹得叶片上的露珠纷纷坠落,犹若洒下一地珍珠。

唐风心无旁贷,依旧专心致志的运转着鸿蒙筑天诀。

咬牙坚持修炼了一整宿后,他此刻的气色略显苍白,紧闭的眼帘浸泡在汗水中,整个人如从水里捞出,可眉宇间却透出强烈的执拗。

噗呲……!

突然,一连串的异响自唐风体内传出。

随着声响传来,唐风的神情猛地一震,身体犹如筛糠般急剧哆嗦起来。

仅仅持续了数息的功夫,异响便戛然而止,唐风也停止了颤动,扭曲的面孔渐渐还原,痛楚之色也是缓缓消退,一抹狂喜的表情沿着嘴角迅速荡漾开来。

“这就是经脉贯通的感觉么?”

体内的玄气犹如汩汩温泉在经脉内肆意流淌,再无丝毫阻滞之感,一种从未体味过的惬意油然而生!

“我终于可以像别人那样正常修炼了!我不再是废柴了!”

细细体验着这种经脉贯通的奇妙之感,唐风在心中激动的呐喊。

这一刻,套在他身上多年的枷锁轰然崩碎,唐风感觉无比的轻松。

这一刻,那透过窗户缝隙吹进来的瑟瑟秋风,唐风感觉如沐春风。

这一刻,唐风的信心从未有过的强大,仿佛化作了双翅,让他尽情的翱翔天穹,如同刚才那只喜鹊。

……

兴奋持续了片刻,唐风重归现实,猛然想起了楚煜和楚家,眼瞳内掠过一抹冷厉之色。

“如今经脉已然彻底贯通,修为也进入了拓宫境第七重,只要我再修炼些时日便能进入凝玄境,到那时便宰了楚煜,琪儿跟他的婚约也就自动解除了。”

“等我的实力能压过楚家家主,便杀进楚家,让他们尝尝纵容包庇恶棍的苦果,让他们付出血的代价!”

如今经脉已不再是修炼的障碍,更有了强大鸿蒙筑天诀的鼎力相助,唐风相信,只要持之以恒的修炼下去,他的目标就一定能实现!

……

小院内,唐风和紫琪正围坐在一张圆桌前吃着早饭。

“咱家琪儿不仅人长得美,修炼天赋也很不错哟。”唐风笑道,目光在紫琪身上瞄来瞄去,肆无忌惮。

“琪儿愚笨的很,都是少爷教得好嘪。”紫琪被盯得满脸娇红,不敢触碰唐风的眼神,螓首几乎埋到桌子下面。

“啧啧,天使脸蛋、魔鬼身材,真是赏心悦目……”唐风心荡神摇。

绝色美人近在咫尺,那副娇羞模样,实在是让人怜爱、垂涎,唐风不禁有些想入非非,冷不丁的,小腹间猛地窜起一股邪火……

经脉贯通、修为暴涨,使得唐风紧绷的神经略有些松弛下来,便开始温饱思淫欲。

“唳!”

蓦然,一声高亢的鹰啼自头顶传来,犹如晴空霹雳,在耳边炸响。

“我擦,我这是哪根经搭错了,大清早的发什么骚,太丢人了!怎么能对琪儿动这种歪心思!简直是禽兽、恶少!”

唐风猛地一激灵,嘴角隐隐抽了抽,腾腾欲火瞬间熄灭。

“琪儿有所不知,初次修玄,一般要经过十天半个月的修炼,体内才会有气感出现,而你只修炼三天便有了气感,这等天赋实属罕见!前途不可估量噢!”

唐风整了整神色,摆出一副正人君子风范,摇头晃脑的说道。

三天前,唐风将自己修炼的家族功法传给了紫琪。

唐家有家规,除了护卫,府内下人一律不得修炼。这主要是出于防止家族功法外泄的考虑,故而紫琪一直是没有修为的普通人。

唐风压根不在乎这种家规,家族对他们主仆基本是撒手不管,一切就只能靠自己,让紫琪修炼,是期望她将来有一定的自保能力。

结果却是让他很惊讶,简直叹为观止,他没想到紫琪的修炼天赋竟会如此妖孽。除此以外,他还从繁杂的记忆中得知,紫琪的年龄仿佛被冻结,这几年她似乎没有长大的迹象。

“真的么?那琪儿一定好生修炼,争取早些强大起来,那样就能保护少爷,再也不怕楚煜这个混蛋了。”

闻言,紫琪喃喃说道,俏脸上满是欣喜的憧憬。

“这丫头时时刻刻想的竟然是保护我……或许她是上天赐给我的天使吧!我一定要强大起来,竭尽所能的呵护她,不再让她受苦,不再让她受欺负!”

心中涌出一股浓浓的暖意,唐风心中默念。

冷不丁间,已经沉眠许久的地球记忆潮水般涌来。

自从穿越到这片异世,不知不觉已过去了一个多月,唐风突然很想念远在地球的父母。

“修炼到一定程度,兴许便能掌握重返地球的能力……”

唐风心中喃喃自语,目光迷离,思绪渐渐回到了那颗蔚蓝星球。

吃我的,让你吐出来

吃完早饭,唐风穿戴整齐,悠悠然迈出了院门。

自从穿越过来一个多月,唐风还没上过街,如今终于解决了经脉的闭塞困扰,心情大好,打算出去转转,实地领略一下异世风情。

一路上遇见许多唐家旁系子弟和下人,竟然没有一人搭理他,偶尔接触到的眼神,除了冷漠、不屑便是嘲弄、倨傲。

甚至有几人在背后对唐风指指点点,从他们的表情看,说的肯定不是什么好话。

“唐家子弟也就罢了,连下人竟然也如此,我这具前身混的也真够凄惨!不过,这个世界还真他妈够现实的!”

没有理会这些异样目光,唐风从容而行。

“给老子站住!”

突然,一道大咧咧的声音传入耳际。

只见,几个十七八岁的少年正在一块空地上练拳,其中一人见到经过的唐风,手摸下巴,露出贼笑。

这个喊他过去的少年,唐风从记忆中得知,叫唐竹,同样是旁系弟子,拓宫境第七重,以前经常欺辱废柴唐风,只要家族一发放族俸,便会被他敲诈勒索,只要唐风稍加反抗,便会引来一阵拳打脚踢。

唐风冷眼一瞥唐竹,皱了皱眉,径直从其身边走过。

见状,其余几个少年皆是微微一怔,没想到唐风这个可任人揉捏的软柿子,这次竟敢无视唐竹。

玛德,这家伙怎么突然吊起来了?

唐风很寻常的走路姿势,此刻在他们眼里变得趾高气昂。

“小瘪三,找打!”

唐竹愠怒,一个纵跃,拦到唐风跟前,挥拳便打。

唐风早料到唐竹会有这一手,不慌不忙跨前一步,一个弓步冲拳迎击上去。

前世大学期间,他曾跟体育老师学过一点基础拳法,此刻派上了用场。

砰!

两只拳头瞬间撞击在一起,唐竹的拳头被从唐风拳头上迸射出来的玄气刺出几个细孔,鲜血飞射而出。

“啊!”

噔噔噔……!

唐竹爆出一声杀猪般的惨叫,后退不迭。

而唐风只是身体晃了晃,后退一步。

一招之后,高下立判!

怎么会这样?

什么情况?

其余几个少年见到唐竹血肉模糊的拳头,皆是神情一变。

他们做梦也没想到,唐风不但在力量上完全碾压唐竹,而且拳头上迸射出来的玄气,竟将唐竹的拳头打伤!

这跟他们印象中的家族废柴形象大相径庭!

玄气只有精纯到一定程度才会凝练成线,离体伤人。

这恐怕也只有化晶境高手才能做到吧?

可唐风明明是拓宫境,他究竟是怎么做到的?

唐风也愣了一瞬,继而露出喜色,嘴角掀起一抹玩味,向唐竹走过去。

他已经猜到,这一定是修炼鸿蒙筑天诀所带来的惊喜。

功法品阶越高,修炼出的玄气越精纯。

由此可见,鸿蒙筑天诀的品阶很高,难以想象!

“你、你别过来!”

唐竹惊骇大叫,不断后退,一边向不远处的几个少年投去求助的目光。

“交出你身上的所有金币,我或许饶你一次。”

唐风冷声道,继续威逼过去。

哼,吃我的,让你吐出来!

唐竹以前从他身上前前后后一共搜刮走几十枚金币,这次他打算连本带利收回。

“唐风,大家都是旁系弟子,你不要太过分!”

这时,那几个跟唐竹一伙的少年纷纷帮腔道。

“滚!不然连你们一块揍了!”

唐风转向那几个少年,一脸狠厉,伸出拳头,在他们面前晃了晃。

以前被唐竹欺负的时候,这些人不但不阻止,反而一个个幸灾乐祸,这会儿倒假仁假义起来。

面对唐风的强势,这几个少年出于对其体内玄气的忌惮,敢怒不敢言,同情地看了一眼唐竹后离开了。

他们的修为跟唐竹差不多,平时也只是酒肉朋友,自然不会以身犯险,替他出头。

“你、你们……”

见那几个狐朋狗友被唐风吓走,唐竹气急败坏,心中暗骂:“玛德,这帮缩头乌龟、王八羔子,也忒不仗义了!”

“交出你身上的所有金币,我可不想再说第三遍!”

唐风走到唐竹跟前,厉声道。

此时此刻在唐竹看来,唐风哪里还是以前那只沉默羔羊,完全是一头凶狠的饿狼。

这个转变也太大了!

虽然不知道个中缘由,却也知道绝非自己所能招惹。

那个曾经任人揉捏的软柿子,一去不复返了!

“我、我只有这么多……”

唐竹乖乖从身上取出全部金币,一共十六枚,递给唐风。

玛德,这么少!

唐风咂了咂嘴,心中很不满意,在唐竹身上里里外外搜了个遍,再无所获。

“这点金币权当利息,还欠一百,三日内还清,不然……嘿嘿……”

“一、一百?是不是太多了?我哪有这么多钱!再说,我以前从你身上也没搞到这么多吧?”

“废什么话!算上利息,一百算少的了!再罗嗦可就不是一百金币这么简单了!”

“是是是,一百就一百,三天后我一准还你,现在我可以走了么?”

“滚!”

唐竹如逢大赦,连滚带爬地走了。

他的右手已被玄气伤及经脉,亟需医治。

唐风掂了掂手里的金币,露出喜色,向唐府大门走去。

唐府就坐落在麒麟镇上,府外便是热闹的街市。

走出了唐府,唐风徉倘在热闹的街道上。

一阵秋风不约而至,唐风微微扬起下巴,猛吸了几口新鲜空气,这才向四周打量。

眼前的闹市让他既陌生又熟悉,这里没有高楼大厦,没有红绿灯,没有汽车尾气,没有城管,有的只是熙熙嚷嚷的人群,充斥着形形色色的叫卖声、吆喝声。

街两边待售的各类物品也很简单,不外乎是一些吃喝穿用的,还有些诸如红浆果、竹笋、地皮、草药、兽肉、兽皮等各种山货。

忽闻一阵香味飘来,唐风一转首便看见了不远处的一间包子铺。

于是便走上前去,取出一枚金币,买了十个又大又圆、热气腾腾的包子。

虽然已吃过早饭,可唐风实在抵不住包子的诱惑。

十个包子他自然吃不完,打算给紫琪带回去几个。

以前,紫琪一直省吃俭用,包子肯定舍不得买。

“啧啧,原来是山鸡蘑菇馅的,难怪闻着这么香,琪儿一定爱吃。”

唐风吃的很惬意,一边四处闲逛着。

“马冲来了,快躲啊!”

“是楚小阎王!赶紧闪!快闪呀!”

就在唐风左顾右盼间,不远处突然传来几道尖叫声。

紧跟着,街道上的人群也骚乱起来。混乱中,那些堆放在街边的物品散落了一地,尖叫声、怒骂声、孩子们的哭喊声响成一片。

刚刚还是一片祥和有序的热闹街市,眨眼间却变得混乱不堪,人们的脸上皆是写满了慌张、恐惧,仿若有什么灾神突然降临。

“嘚嘚嘚嘚...”

“哈哈哈……!”

一阵急促的马蹄声由远及近的传来,夹杂着一阵阵张扬无忌的狂笑。

人群拼命的挤到街边,街道上的视野顿时开阔起来,只见前方一匹健硕的红鬃马狂飙而来,马背上骑着一个锦服男子,不时发出狂笑,笑声尖利,中气不足,犹如夜枭。

“楚煜?是这王八蛋!”

根据记忆,唐风顿时认出了锦服男子,正是楚煜,绰号楚小阎王。

突然,一个六七岁的小女孩被人群从街边挤了出来,身不由己的往街道上摇摇晃晃地冲了几步,然后一头摔倒在地上。

小女孩懵懵糟糟的坐起来,揉了揉额头,茫然四顾,接着便放声啼哭:“呜呜……哥哥,我要哥哥!呜呜……”

马上的楚煜对坐在街道上的小女孩视而不见,脸上一副嗜血表情,依旧扬鞭策马。

见状,唐风没有丝毫的迟疑,对着不远处的小女孩冲过去。

他的速度很快,仅仅数息时间,便跑到了小女孩跟前,一弯腰将她搂到怀里,而后就地一滚。

唐尧,唐风完本试读结束。

寄春小仙女点评:

《筑天神帝》开头很好的中间部分好虐心啊,看的我都代入了,作者郎伯月文笔很棒呢,结局很完美,强烈推荐给大家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