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穿越重生 > 凰女归来:独宠倾城嫡妃
凰女归来:独宠倾城嫡妃

凰女归来:独宠倾城嫡妃

作者:安年瑶

状态:已完结分类:穿越重生

时间:2021-01-12 16:02:19

作者安年瑶的小说《凰女归来:独宠倾城嫡妃》主要讲的是:此时,相爷再也忍不住大声道:“有什么事快说!”王氏见相爷是真的没耐心了,当下故作为难。一旁的妾室都开始幸灾乐祸的以为王氏惹祸了。一个个都整装待发准备好落井下石了。“回老爷,是……是柔儿那丫头。她……”王氏说着又拿着帕子抹了把泪水,那模样看着真是情真意切。相爷一听,柔儿?要不是王氏这么一说他都快忘了他还有这么一个女儿了。“说下去,她怎么了?”
展开全部

3-堂上陷害

老夫人更是恼怒道:“有什么事好好说不行!一大早的,晦气!”老夫人见王氏跪下脸都绿了,何况她向来不喜这个媳妇。

相爷也微微皱眉道:“母亲说的是,一大早的什么事这是。”

王氏一听,暗自往自己大腿掐了一把。抬起头时,眼里是一片泪水:“母亲,儿媳不孝啊。”

王氏一说完,老夫人眉心一跳。看王氏这样难道有什么不好的事发生了?

此时,相爷再也忍不住大声道:“有什么事快说!”

王氏见相爷是真的没耐心了,当下故作为难。

一旁的妾室都开始幸灾乐祸的以为王氏惹祸了。一个个都整装待发准备好落井下石了。

“回老爷,是……是柔儿那丫头。她……”王氏说着又拿着帕子抹了把泪水,那模样看着真是情真意切。

相爷一听,柔儿?要不是王氏这么一说他都快忘了他还有这么一个女儿了。

“说下去,她怎么了?”

当莫离柔来到前厅的时候,气氛异常压抑。

莫离柔不经意的瞥了王氏一眼,只见王氏高傲的坐在一旁,眼里满是得意。

莫离柔不卑不亢的行礼“柔儿见过祖母,见过父亲”。

“祖母?你眼里还有我这个祖母吗?”老夫人脸色并不好看。

莫离柔一听,立马扬起头惊愕地看着老夫人。似乎不明白老夫人在说什么。

“说,你昨晚去哪了?”

莫离柔迷惑的看着老夫人,小脸上有着一丝被老夫人怒气惊着的胆怯“祖母,柔儿昨晚在院子睡觉啊。”

“哎哟,我的柔儿啊,你如今怎么变成这样了。呜呜,是我没把你教好,我该怎么面对逝去的姐姐啊。”未等老夫人说话,王氏就在座位上心痛的哭哭啼啼起来。

这话一出,大家齐齐变了脸。

相爷脸上更是阴郁,当下就吼了一声:“孽女,干出如此败坏家风之事居然还不敢承认!来人,家法伺候!”

莫离柔这才发现眼前这个男人,他的父亲。

对她不管不顾十几年,如今更是因为别人的一句话就立马给她定罪。连句解释的话都不给她机会!

王氏在一旁,双眼迸出毒辣的目光,要的就是让你翻不了身。

“慢着。”莫离柔挺起身子,眼睁睁的看着相爷,眼里一片宁静道:“父亲,你就这么不信任女儿吗?女儿连发生了什么都不知道你就把女儿定罪了?”

“哼,你还有什么好解释的!事实摆在眼前!”相爷甩袖别过脸,不得不说莫离柔的眼神让他有些不自然。

“女儿想知道,什么事实摆在眼前了?”

“柔儿,事情已经到这种地步。你就认了吧,母亲会……”

“王夫人!希望你能认清楚自己的身份!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莫离柔语气陡然冷冽起来。

吓得王氏情不自禁的一抖,这,这贱人什么时候变得如此厉害了。

王氏缓过神之后泪眼婆娑的看着相爷,我见犹怜的道:“相爷,妾身…..妾身也是为了柔儿啊。”

说完低低的抽泣,那模样让人看了不禁想要好好疼护。

果然,相爷见王氏如此委屈眼中怒火中烧:“你还敢顶嘴?她好歹是你的长辈,你居然如此不懂礼节!简直无法无天了!”

此时老夫人在一旁微微皱眉,唉,自己儿子什么都好就是易被这个王氏迷惑。刚想说些什么,只见莫离柔往前走了一步,没有丝毫退怯道:“父亲,正是女儿要遵循礼节才如此!”

“你!”

“别忘了,我娘才是正室,她不过是一个继室,我尊敬她才称她一声母亲,她居然当众指责我这个嫡女,到底是谁乱了尊卑!”莫离柔才不怕和王氏闹翻,因为她们只会是敌人。

相爷一听,顿时脸都气的歪了,却无从反驳!

因为他知道莫离柔说的句句是理。

一旁的王氏早已羞愤不已,一双眼睛像毒箭般狠狠的向莫离柔射出!

十几年了,自从雪离凰那个贱女人死后,再也没有人敢把她当妾室看待,妾室是她心中的痛,没想到莫离柔居然敢当那么多人的面说了出来。她发誓,如果可以,她绝对会上前把这个小贱人掐死!

“好了!”老夫人突然开口道。“柔儿说的有道理。王氏是该注意自己的言行。”横竖她也不喜欢这王氏,既然能借莫离柔的手打她的脸,她也乐意。

莫离柔玩味的看了一眼老夫人,没说话。

“只是,柔儿你的事你还有什么好说的。”老夫人凌厉的道。

“祖母,孙女不曾做过任何有辱门风之事。祖母从小就教育我们要懂廉耻。孙女一直谨记在心。今日之事,孙女并不知缘由。”

老夫人听了,抬起头看了一眼莫离柔,这丫头倒是会说话。一句她的教导叫人不敢往她身上泼脏水,否则就是在侮辱她。

“哦?你可有证据证明你的清白?”老夫人当下心里怒气稍降。

一旁的王氏立马给下面的吴大夫打眼色,吴大夫便很识趣的站了出来:“老夫人,老奴刚刚已经验证过了,大小姐的守宫砂已经不在了。”

吴大夫此话一出,众人皆是哗然。

王氏此时已经面目扭曲的暗笑,这个死贱人居然敢让她如此丢脸,她绝不放过!

“你还有什么话说。”老夫人颇有深意的看了莫离柔一眼。

莫离柔吃了一惊,没想到她这个祖母居然会帮她?

“祖母,孙女不知道是哪里得罪了吴大夫,竟要用如此重大的罪名报复我,这不是要了孙女的命吗?”莫离柔似不敢相信般看着吴大夫,眼角的泪水哗然而下。

在场之人忽的有一丝怜悯的看着莫离柔,在这里,贞洁是很被看重的,一个女人在未出嫁前失了贞洁,那么一辈子都要在谩骂声度过的。

吴大夫只觉头上发凉,看到莫离柔视线后,当下有丝心惊,面上却佯怒道:“大小姐可不要随意诬蔑老奴,老奴说的每一句都是实话。”

“是吗?”莫离柔轻轻道,却实实在在的让吴大夫打了个寒战。

“那吴大夫要用什么担保你的话是真的呢?”莫离柔语气突然变得凌厉,眼神冰冷的盯着吴大夫,似乎要把他看穿。

吴大夫心中突然有一丝的不安,可眼下他已没有退路,于是道:“老奴要是有一丝作假,愿自废双手不再行医!”

要的就是你这句话!

“那,请吴大夫看好了。”莫离柔伸出自己白皙的手臂,众人抬头望去,只见守宫砂正完好无损的在那里。

吴大夫当场瘫软在地,眼里满是不可置信“这,这怎么可能!”

“父亲,这回你信女儿了?”莫离柔举着手臂道。

相爷只觉脸一阵红一阵绿,恼怒的看了一眼王氏。

此时王氏也是如当头一棒,那颗守宫砂是如此耀眼的存在着。怎么会?她刚刚明明看到没有的。

老夫人见此也松了口气,怎么说也是她的孙女。

“你这丫头,受苦了。”

“谢祖母厚爱,只是孙女心中不服,如今一个小小的大夫都敢如此诬蔑孙女。即使孙女能忍,可传出去不是让人笑话我们丞相府吗?”莫离柔义正言辞的道。

这话说道老夫人心坎了,谁不知道老夫人最爱的就是面子了。

于是当下道:“来人,把这狗东西双手废了,再赶出府去!”

不一会,就见几个家丁把吴大夫拖了下去。

“老夫人,我冤枉啊,是,是…”吴大夫话还未完,就见一旁家丁眼疾手快的把他嘴塞住。

“以后谁再对主子不敬,他便是下场!”

到底是老夫人,气势一出唬的大家都频频点头,心里发毛。

莫离柔眼神微暗,老夫人虽然愿意帮她一把,却不会任由她胡来。可惜老夫人不知道的是,她没想到过把王氏一下玩死,这只是个开始。

4-发怒王氏的面目

苑兰阁内

一阵阵瓷器破碎声传来。

王氏自一回到院中,就大发脾气的摔东西。

“这个该死的贱人!居然让我当众出丑,我定饶不了她!此时王氏满眼愤恨,气的全身发抖,可见莫离柔是让她出足了丑。

她忘不了当莫离柔光明正大的说她是妾时,那些个妾室掩嘴而笑的嘲讽,也忘不了当莫离柔澄清自己清白时,老夫人看她的眼神和相爷的不满。最让她受不了的是,最后她还要给莫离柔道歉,解释她也是一时太过着急才着了道。

尽管最后被相爷一盖而过,可明眼人都能看出猫腻。

她苦苦经营了十几年的名声,就这样露出了瑕疵,叫她怎么不恨!

身旁的丫头都识趣的站在一旁,这时候谁上去谁遭殃。

但,不上也未必能安全度过。

“你过来!”王氏恶毒的看着身旁的丫头叫道。

“夫人……啊”正当珠儿畏畏缩缩不敢上前时,王氏一把抓住她的头发凶狠的道:“怎么,你也觉得本夫人是个妾所以看不起我?”

“不不不,奴婢不敢。”珠儿忍住头皮传来的疼痛感,颤抖的说道。

“不敢,怎么不敢?”王氏又在手上加了把劲。

“啊,夫人,夫人饶命啊。”珠儿被王氏抓的生疼,眼里已经泛出泪花。

其他丫头见此,默然的低下了头。

这种场景她们见得多,也都经历过。

外人都说夫人贤惠淑良,殊不知,夫人只要在外面稍有不顺回来就会拿她们出气。

所以每每这个时候,她们内心都是极具煎熬的。

莫离雪在门外就已经听到了里面的动静,当下眉心微蹙,伸手推开了门。

“哪个狗奴才,居然敢不敲门就进来!”王氏凶神恶煞的说道,可转身看到时自己的宝贝女儿时才微微收敛道:“是雪儿来了啊,我还以为是这些不长眼的奴才呢。”

“恩,你们都先下去吧。”莫离雪应了王氏后道。

“是。”丫头们一听二小姐开口让她们退下时,心里都无比感激,特别是珠儿,如赦大放。

当下人都退下后,莫离雪看了一眼坐在凳子上依旧愤怒的王氏。

于是也坐在一旁的凳子上缓缓道,声音极其温柔:“母亲,女儿和你说过多少次了。万一被父亲瞧了去可怎么办。”

王氏一听,也慢慢平静下来,只是眼中仍有怒火:“我只是一时太气了,雪儿,今天你也看到了。那个贱人她居然敢让我当面出丑!”

莫离雪今天也是在场的,只是她还不方便说话。想起莫离柔今天的模样,她心中甚是迷惑。

“母亲,你觉不觉得大姐今日有些不一样了。”

“能有什么不一样。”王氏没好气的说,可是一想又道:“雪儿这么一说好像也是。平时这个贱丫头可是打不还口骂不还手的,今日不知怎的,胆子肥了不少!”

莫离雪摇了摇头:“不,依女儿看,她脑子灵光了不少。您想想,连你都被她算计了一番不是?”

一说到这个王氏就恼怒:“哼,灵光了又什么用,到最后我也一样要让她消失!”王氏眼里划过浓浓的杀机。

莫离雪见此道:“母亲,我们先看看情况先,不急。”

“雪儿这么说是有主意了?”王氏转头问道。

莫离雪轻轻道:“恩,所以母亲不可乱来。”

王氏一听乐开花:“我就知道我女儿冰雪聪明,那个贱人迟早会栽在我们手里的。”

莫离雪低下头阴冷的笑,眼里闪过一丝毒辣,这句话她认同,莫离柔一定会栽在她手上!

“阿嚏!”莫离柔躺在摇椅上无缘无故的打了个喷嚏,用脚趾头都能想到此时此刻能惦记上她的只有那王氏了。

于是莫离柔换了个舒服的姿势接着睡,她需要严重补眠。

可惜,上天总是不尽人愿的。

当莫离柔被素月无情的摇醒时,心中暗暗嘀咕了这一句。

“小姐,不要在睡了啊。”素月对莫离柔很是无语,她家的小姐到底知不知道她现在有多崇拜她,可同时也有非常多的疑惑要问她啊!

她家小姐倒好,一回来就睡在椅子上,像几百年没睡过觉一样,见过饥饿如狼的,就没见过饥睡如狼。

殊不知,前世的莫离柔虽神通广大但唯一不好的就是嗜睡如命,只要有空,她都是在床上度过的。可见已经懒入骨髓了,所以值得被谅解。

莫离柔不满的睁开眼,看着眼前的小丫头道:“有什么事啊,没看见你家小姐在睡觉吗?”

素月嘴角微抽,然后立马问道:“小姐,你能不能告诉我你为什么会事先用胭脂遮住守宫砂?干嘛又假装脚软让奴婢扶你?你看没看到夫人那张不停变色,有怒不能发憋得发红的脸啊?奴婢真是觉得太刺激了,没想到有生之年还能看到夫人如此模样,真是想想都开心。谁让她总是欺负咱们小姐,面上却是为小姐好的模样!”

莫离柔听了素月的问题,简直是一个头两个大。

为何她从不知道这丫头还有这么好奇宝宝的一面。

不过也不怪她,以前的莫离柔总是一副唯唯诺诺的样子,平日里笑容更是少的可怜。而陪在她身边的素月见此,也是整日的心疼。

如今,她不再是以前那个她了。

莫离柔看着眼前高兴的丫头,心下暗道:以前是你保护我,现在换我来保护你。

莫离柔没有回答素月的问题,而是伸手拉开素月的手袖,素月被莫离柔突如其来的动作吓得一跳,下意识把手上的伤痕遮住。

可是莫离柔依然看见了,那些大大小小的旧疤新伤,心中不禁一痛,以前的她到底都在干嘛!连自己最亲近的人都无法保护!

看到莫离柔的神情。素月有些不自在的笑了笑道:“小姐没事的,奴婢也是粗人一个,这些算不了什么。”

怎么不会算什么,女孩子家最怕的就是在身上留疤了。

莫离柔拉住素月的手道:“对不起,让你跟着我受苦这么多年。以后,你家小姐不会再让人欺负我们一分一毫。”

“小姐……:”素月哽咽道,心中既感动又开心,她家的小姐终于不再懦弱了。她就知道,小姐不会让她失望的,当下眼眶通红道:“奴婢相信你。”

不知道为什么,她就是没由来的相信小姐。

“好了,别哭了。赶紧给我弄点吃的去,快饿死你家小姐了。”莫离柔这才想起来,今早就没来得及吃早饭,被这么一闹,现在都过了正午了,早已饿的前胸贴后背了。

见莫离柔如此,素月不禁破涕而笑:“好好好,奴婢这就去给你端去。”

小姐虽然变了,却变得比以前更好了,她更喜欢现在的小姐。

只是刚躺下的莫离柔又打了个喷嚏,于是心里暗暗的幽怨起王氏来。

可这回好真不是王氏打她的主意,可怜的王氏真是躺着都中枪啊……

莫离柔,南宫夜完本试读结束。

寄春小仙女点评:

这是少数几本能够让我看完本的书,里面的故事内容很是精彩。剧情之间虽然发展很快,但是节奏怡然严谨非常精彩,不会有水字的文章。我不是什么专业的评论家,甚至连业余的都不是。但是《凰女归来:独宠倾城嫡妃》这本书很精彩。符合我的口味。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