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穿越重生 > 庶女新生
庶女新生

庶女新生

作者:明三

状态:已完结分类:穿越重生

时间:2021-01-03 08:55:46

最新小说《庶女新生》是明三的书,主要内容为:“我不知道!到底是什么东西让你非要这么做才行吗?”林晓慕接受不了这样的场面终于失控道。“你问问你妈妈,他们是怎样的人面兽心!哦,你已经得不到答案了,呵呵。”扭曲的面孔发出一阵笑声。带着血色的大手再次抬手示意,站立在远处的黑色人影回转离开。林晓慕快速的在脑中搜索父母最近的情况,她怎么也想不明白,爸妈做了什么事情会让叔叔变得如此可怖!如此丧心病狂!早先那个令人开怀温暖人心的叔叔去了何处?
展开全部

庶女新生:暗

昨夜晚风徐徐,刮下不少的落叶。陈姨木然挥动着扫帚不知在想些什么。

“陈姨!”林晓慕匆忙呼唤着,可不远处的陈姨不为所动,像极了清晨。为免再次惊着陈姨,林晓慕轻声呼唤。

“哦,晓慕啊。”陈姨从自我世界中脱离,恍然的看了林晓慕一眼。

“陈姨,晓慕有点事情想找陈姨帮忙。”为免隔墙有耳,林晓慕邀陈姨去自己房中。

谁知陈姨似有些顾虑推辞道,“晓慕啊,陈姨现在不方便呢,这落叶不扫完掌柜就要责罚了。”

林晓慕微愣,没想到陈姨会拒绝自己。

不过想想也是,自己只不过与她孩儿年纪相仿而已又不是她的亲儿,与性命比起来孰轻孰重也就分明了。

虽然知晓陈姨定是知道什么,但林晓慕知道再问下去也不会有什么结果,更何况,她也不愿面前这像极了陈婶的陈姨,“那陈姨忙吧,晓慕去找找别人帮忙吧。”

林晓慕这么说后,陈姨又恢复她木然的表情继续挥动着扫帚,扫帚扫在空地上,并未将散落的落叶扫到一处,林晓慕心中的疑惑越来越大,陈姨到底在隐瞒着什么?

是什么可以让一个慈爱之人变得变得如此木然?脑中充斥着各种疑惑,林晓慕暗自思考着行走在在走廊上。

迎面而来一个黑衣男子,满头秀发随风而扬,菱角分明的脸隐在乌发之中让人看不精确,消瘦的手提着一把长剑,浑身散发出一股死寂的气息。

林晓慕不由停下脚步看着他与自己擦身而过,这个人,全身散发着孤寂味道,让人不由心生冷意。

直到黑衣人消失在视线之中,林晓慕才回过神来,这便是古侠小说中冷酷的剑客?手提长剑浪迹天涯?这不寻常的人出现在偏远客栈还真是少见。

低笑一声,林晓慕继续向前走去,有必要去问问掌柜了。

见掌柜不在柜台,林晓慕随即行至掌柜门口,抬手刚欲敲门,林晓慕便听到屋内不断传出窸窸窣窣的声音,这像是在理些什么。

将耳贴近房门,里面传来一道女声,“当家的,带上这些这样有个保障。”

“恩,你再看看还有什么,这路途遥远不知何时才能回来,多带上些东西免得在外应付不来。”掌柜的声音随之响起,翻翻弄弄在找他口中有用的东西。

“当家的,这要走多远啊,带上这么多东西也难走出去啊,这客栈难道就这么弃了?”妇人的疑惑的声音再次响起。

林晓慕心中疑惑,这准备这么多东西,这掌柜的在想些什么。这是要去哪儿呢?

再听下去也是无用,“扣扣”屋外的敲门声打断正在收拾包裹的夫妇,“当家的,会是谁?”妇人警惕的问了一声。

“不知道,你先把这些收起来,我去看看。”掌柜的忙吩咐妇人将东西收拾起来,整理一下衣物便迈着步子往门口走来。

听着脚步声逐渐近了,林晓慕直起身子看着随门开启露出身子的掌柜,若她猜的没错,掌柜的匆忙离去定是与杨逸有关,“我家主子让我来问问掌柜这是要去哪儿?”借着杨逸的名义林晓慕相信不会再和陈姨一样套不出什么。

果然,掌柜一听来人是杨逸随从,随即软了身子匍匐在地上,唯恐在这随从面前说错了话找来杀身之祸,“小人不想去哪儿,只是想献上些宝贝,愿大人为小人说说好话,小人感激不尽呐。”掌柜说着便举起双手,向上伸出的手掌上安然躺着一张银票。

大人?我何时做了官?杨逸到底做了什么能让他如此惧怕?不过这掌柜一瞬手中便多出一张银票,这平日里怕是谄媚的事情做得多了去了。林晓慕看着跪在地上的掌柜,心中不知在想些什么。

跪在地上人见上方良久未回话,以为是嫌银两不够多,忙从怀中又扯出一张。林晓慕无奈的看着手中两张巨额银票,看来这掌柜赚的黑心钱不少啊。

“恩,主子问你昨夜你看到了些什么?如实禀告,若有一句不实相信你知道会是什么后果。”林晓慕见装的差不多了,若是再继续不说下去,这手中的银票怕是会多出许多,虽说是不嫌钱多,但见好就收她还是懂的。

“是是是,昨日小人……”掌柜一听这银票有了效果,忙将他所知道的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告知林晓慕,希望不会引的那公子对他下杀手。

回到房中已是正午,适才掌柜真是令人无奈。没想到这客栈掌柜真是外强中干,杨逸到底是有多让他惧怕,一句话愣是说不明白,简简单单的事情被他说得真是有够复杂。

一杯凉茶入肚,林晓慕慢慢梳理思绪。

根据掌柜所说,昨夜被金属相撞声吵醒,起身出门查看却被眼前剑雨惊得晕过去,真是没有出息呢。等他醒来屋外早已恢复平静,刚想起身回房却被可怕的黑衣人一手揽住,脖子上冰凉的感觉让他不敢动弹,随之杨逸出现在前方,威胁他不能将此事宣传否则让他去陪伴适才的蒙面人。这才有清晨一出,至于厅中众人知晓昨日之事的人恐怕昨日或多或少的知晓了一些事情,故都受到如此待遇了吧,否则也不会如此忌惮杨逸。不知掌柜口中的蒙面人到底为何人?与杨逸有何仇恨?既然如此,恐怕自己也在其中扮演什么重要角色,不然杨逸也不会深夜出现在她房中问些她莫名其妙的话。话说回来,那个黑衣人难道是适才在走廊中遇到的那个古代剑客么?浑身散发的死寂气息确实符合掌柜口中可怕二字。“呵呵”

想着想着不由困意冲上头脑,或许是昨日一夜未睡加上上午的走动累着了。林晓慕心中想着渐渐陷入沉睡。见林晓慕俯在桌上不动后,床后悠然出现一个黑色身影。一阵风从窗口吹入,带起黑衣人一头乌发,秀发遮住黑衣人半边面庞,修长的身影应在俯在桌上的林晓慕身上,黑影渐渐缩短,一双白皙的双手渐渐靠近昏睡的林晓慕,手还未碰到林晓慕便被一阵开门声打断。

“你这是在做什么?”来人看到黑衣人站在林晓慕身侧忙出口询问。

“碍事了。”黑衣人冷酷出声。

杨逸随即上前将林晓慕护在身后,“谁准你这么做了?”

“适才她知晓了昨日掌柜之事。”语气十分不在意的说道。

“那又如何?”杨逸一脸严肃道。黑衣人见他如此也没有多说什么随之隐退,只留杨逸林晓慕两人在房中。杨逸一手抓过林晓慕手腕立马为其把脉,手中传来的平稳脉象让杨逸心中一惊,无碍?怎么会……

将林晓慕轻放于床上,杨逸顿觉自己适才误会了。看着床上熟睡的某人,低喃道,“你这妮子真是会祸害人。”

夜幕降临,客栈再次被笼罩在一片黑色之中。

客栈后门不断有人影趁着夜色偷偷溜走,昨日的阴影笼在心头,怎也睡不安稳倒不如先行离开,免得被祸及。一刻钟不到,客栈便空了大半。杨逸立于屋顶,望着人去楼空的客栈轻嘲一声。

远处林中,隐隐有黑点拂过,惊起一片骚动。“来了么?”

林子终点便是客栈,此时客栈门前立着一个黑色身影,在月色笼罩之下隐隐泛着白光。林中亮光乍现,拔剑而上,顿时一片刀光剑影。

月亮高挂,依旧是适才的模样,只是屋顶上的身影消失不见。

房门上映出一个黑色身影,带着一把细细的长剑慢慢靠近床边,一抹亮色闪过。被子上陡然出现一个破洞,只是被子内并未有人睡着。蒙面人疑惑转头冷不防被人一剑从背后刺入,惊讶的看着胸前带着血色的熟悉金属,随即倒地不起。林晓慕被浓郁的血腥味惊醒,睁开双眼恰恰看到房梁下的这一幕。

“啊!”林晓慕发出一声惊叫,重心不稳眼见就要从房梁下跌下,杨逸飞身而去扶住林晓慕摇摇欲坠的身子。

冷不防被她一把推开,“你这是做什么?”杨逸一阵懊恼,低吼道。

“你杀了人,杀了人!”胡乱挥舞着双手,指控着适才杨逸杀人行径。

“我若不杀他,死的便是你。”杨逸双手控制住挥动的小手,死死盯着林晓慕的眼道。

“我在房梁上又怎么杀的了我,况且把他控制住就好了干嘛杀了他!”林晓慕激动的说着。

“你以为你自己会跳上房梁吗?若我不在,他会饶你么?”双手控制住她胡乱挥动的双手,低声解释道。

被杨逸的话惊住,林晓慕逐渐冷静下来,是呢,若非他在,恐怕自己早已成了刀下亡魂。只是自己又为何会被人刺杀?

此时,一个黑衣人在门外喊道,“人数太多,快走。”随即离去,不一会儿,又一群黑影拂过。

适才熟悉的声音不就是那夜在杨逸房中的神秘男子么?这…..转眼看去,此时的杨逸一脸严肃全然没有以往的懒散之意。这些人到底什么来头?为何要暗杀自己?杨逸又是为何护自己?

庶女新生:往事

沾染些许黄色的树叶混着夜幕赏赐的露水,稍一动弹,衣领处便传来湿湿的凉意,眼前遍布着茂盛的树叶,遮住视线只能依稀的看清树下的小路,一条幽静小路依稀出现在视野之中,两旁树木环绕,此时晚风吹过,带起阵阵波澜。

背后紧紧贴着一具温热的身子,林晓慕僵直着身子不敢动弹。

自神秘人引开追杀者之后,杨逸便带着她一路往林中奔来隐于树上。林晓慕感受着身后的热度,思绪飞转。自来到客栈后事件便一件件的发生,深夜杨逸房中暗语;次日夜惊现刀剑之声;清晨众人忌惮之色;还有此时暗杀之事。到底杨逸隐瞒着什么?亦或是他到底是何方神圣?

怀中疑惑的视线投来,杨逸不发一语继续谨慎的看着下方。

此时寂静的小路上突的出现一个黑色身影,浓郁的血腥味随之飘散开来而来。林晓慕慌忙捂住口鼻,这是?

“叮”刀剑相撞,瞬间黑衣人处于包围之中。四周追随而来的蒙面人皆举起手中的兵器往包围圈中攻去,一时呼喊声渐起。

刀剑刺入皮肉的声响,痛苦的闷哼,重物落地声,人垂死挣扎的呜咽……种种复杂的声音充斥在耳膜,鼻尖一阵阵阻挡不住的血腥味,诱使穿越前的种种记忆渐渐清晰呈现……

漆黑的深夜,林晓慕被一阵刺鼻的气味熏醒。

这是什么味道?小手捂住口鼻轻身出门。和往常不同,原本明亮的楼道此时一片漆黑,晓慕摸索着找到开关,上下几次变换,楼道的灯仍未发出光亮。

心中不由产生迷惑,林晓慕按着记忆摸索着来到陈婶的房间,见陈婶并未理会自己的敲门声,林晓慕略一停顿便轻推房门,一股浓郁的臭味随之而来。

“咳咳。”难闻的气息让林晓慕一时喘不过气来,慌忙退开几步捂着口鼻低声咳嗽,待气味消散些许,林晓慕才抬步向前。

“陈婶,你这是在做什么?好难闻啊。”一手挥舞着企图将人前的臭味扇开,但入目的情景却惊得她忘记鼻尖的臭味。陈婶?林晓慕慌忙跑到陈婶身边,一把刀直接没入心脏,只剩一个刀柄还露在外围,陈婶脸上一幅惊恐的样子仿佛看见什么可怕的东西,来不及将嘴合上就此失去生命。

“陈姨!陈姨!”林晓慕惊恐的呼唤着,试图唤醒沉睡在地上的陈姨,但鼻尖的臭味不时的提醒她陈婶已死去多日的事实。

林晓慕一时不能接受,陈婶从她开始记事以来便一直陪伴在她身边,父母外出时也都是依赖她她才不会觉得这空荡荡的房子没有人气。此时一直陪着她的陈婶躺在地上一动不动,悲伤逐渐蔓延开来,她明明记得昨日陈婶还朝自己微笑,怎还不到一日陈婶就…..而且看陈婶的样子已经离去多日了。

林晓慕坐在陈婶身边渐渐冷静下来,可一想到昨日还有爸妈和她一起,她的心再次提了起来。

爸妈呢?林晓慕瞬间冲向父母房间,陈婶死去多日爸妈不可能毫不知情!她要知道这是什么情况!慌忙撞开父母的房门,房内空无一人。人呢?恐慌占据了林晓慕的胸口,楼道里还是漆黑一片,林晓慕渐渐适应在黑暗中行走,伴着心慌林晓慕翻遍家中所有房间仍是找寻不到父母踪迹,心中的恐慌再次加剧,陈婶莫名死在家中父母又失去踪迹。会不会遭遇不测?在她沉睡期间到底发生了什么,让原本一家和睦的家庭变得死的死失踪的失踪。

林晓慕匆忙套上T恤出门寻找父母。捏着手中的手机林晓慕在仔细考虑下终是放弃报警,陈婶在家中死去多日,她若是告诉警方,她又没有不在场证明,那她的嫌疑最大一定会被禁锢起来,到时候消息传开来,不免林家的对手会就此落井下石,父母的踪迹就更加难以找到了。况且这事情一定没那么简单!

夏日的夜,暖风徐徐,可不断奔跑的林晓慕却觉得阵阵寒冷。昨日一家温馨的画面还清晰映在脑中,为何一夜未过就会是这样的场面?难道!

林晓慕突的停下脚步,除非自己睡了几天,否则陈婶尸身怎会在一夜之间腐烂发臭?晚风拂过带走她一身冷汗。

远处一辆白色面包车疾驰而来,林晓慕只觉一阵疼痛便失去知觉。等她再次醒来迎接她的却是叔叔扭曲的面孔。

看着近在咫尺熟悉的面孔,扭曲的表情不时提醒林晓慕眼前之人并非熟知。

熟悉刺鼻的味道再次充斥鼻尖,一个血肉模糊的身影躺在不远处。林晓慕忍住胃中的翻腾回转视线。

“怎么?连自己的妈妈也不认识了?”魔鬼的声线传入耳中,林晓慕双目陡然睁大。妈妈?!怎么会?

林晓慕不敢相信早已看不出模样的血肉之人会是自己温柔的妈妈,闭上双眼忍住涌出的液体。紧咬着牙不让自己叫出声来。昨日妈妈温柔的眉眼还历历在目,今日怎就会变成这样。林晓慕心中哀嚎,又生生忍住内心的情绪不让其泄露出来,陈婶的死也与面前这凶恶之人有所关联!林晓慕忍住心中的疼痛,思绪在脑中旋转。

“你以为闭上眼睛就能掩盖你妈妈的模样吗?”狠毒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闭着眼睛的林晓慕,“那女人死都不肯说出东西在哪里,我亲爱的侄女,你是他们两个最疼爱的宝贝,你要是告诉叔叔东西在哪里,叔叔就放了你,怎么样?”

东西?毫无思路的林晓慕忍着心中的剧痛闭口不言。

“够硬!把那东西拖过来!”见林晓慕一幅无动于衷的模样,大手一挥命人将血人抬到林晓慕眼前。

混着血色的手掌强迫撑开紧闭的双眼,将手中的血人正对林晓慕被迫睁开的眉眼。

被强制睁开眼,入目的血肉惊得林晓慕动弹不得。原本温暖可人儿的眉眼此时早已认不出本来面貌,光滑的皮肤不再,代替它的是带着肉色的血肉,晶莹大眼此刻暴露在空气之中,无法安眠。

妈妈!林晓慕忍住胃中的翻腾,逗留在眼中的泪珠终于回转而下。

“你若是不说,等会就再给你看一个!”见林晓慕有松口的迹象,他不觉得这一个就能让她乖乖的将东西的所在之处说出口来。

“我不知道!到底是什么东西让你非要这么做才行吗?”林晓慕接受不了这样的场面终于失控道。

“你问问你妈妈,他们是怎样的人面兽心!哦,你已经得不到答案了,呵呵。”扭曲的面孔发出一阵笑声。带着血色的大手再次抬手示意,站立在远处的黑色人影回转离开。

林晓慕快速的在脑中搜索父母最近的情况,她怎么也想不明白,爸妈做了什么事情会让叔叔变得如此可怖!如此丧心病狂!早先那个令人开怀温暖人心的叔叔去了何处?

“恩”痛苦的呻吟响起,又一个血肉模糊的人被丢在林晓慕眼前,熟悉的衣物,熟悉的感觉!林晓慕瞪大泪眼,爸爸!怎么会?

“林慕远,你的女儿在你面前,快告诉我东西在哪里?否则我让她和那贱人一个下场!”面目狰狞的出声吼道。

那到底是什么东西?值得叔叔丧心病狂就为了得到它?

“爸爸?”林晓慕轻声开口,“到底为了什么?”

她不在乎所谓的东西是什么,她只想知道爸妈是为了什么走到这一步。要她相信爸妈是清白的这太天真了,从小到大,她一直知道爸妈的黑道行为,只是一直享受着爸妈带给她的温馨家庭,她不是善人她只想要一个家而已。

光秃的眼球看着面前一直努力维护的孩子,原来还是瞒不住这个聪慧的孩子。要不是那晚在她的茶水里放入那个东西,恐怕她现在早已不在人世,让她在房内安静沉睡能免去这番折磨就好,能护她便好。

眼球微翻好似想闭上眼睛无奈眼皮早已被人割去,恐怖的样子让人无法言语。“那东西留着也是祸害……”

林晓慕看着眼前恐怖的血人,却生不出一丝恐惧,只是感到无尽的悲伤。到底是为了什么?

疯狂的人见血人之后许久未答话,得不到答案,扭曲的面庞凑近。“呵呵,既然这样,就去见婉淑吧!”

一手砸下,温热的液体混着林晓慕冰冷的泪水滑落。爸……

林晓慕心痛的麻木,婉淑?

“呵呵,都去了,就剩下你了,”沾满血迹的手抚上林晓慕冰冷的面庞,“你知不知道有了那个东西我就能出人头地,就能拥有无尽的财富,婉淑也不会看不起我,都是你们!都是你们,把它抢走让我变成过街老鼠!都是你们!都是你们!”

疯狂的样子与之前想必过之不慎,疯狂的手再次砸下,一幕场景飞瞬即过,来不及抓住思绪便被再次袭来的手砸去意识。

不知过了多久,林晓慕隐隐感到身体被人向上抛去又随之落下,身下传来的湿泞感觉依稀是被抛入河中。

林晓慕,慕容逸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一只高昂呀点评:

很不错的一本穿越重生小说,文章内容丰富清晰,看了好几遍,看着很轻松。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