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总裁豪门 > 佳人有约
佳人有约

佳人有约

作者:素年

状态:已完结分类:总裁豪门

时间:2021-01-10 15:43:18

作者素年的小说《佳人有约》主要讲的是:金哥掏出蝴蝶刀来,猛地扔出去,刀子深深地扎在包厢的柱子上:“你要是敢骗我,我就把这小丫头的脸一刀一刀的划花,给老子记住了!”他一把拖过身边的一个小混混,用力的掰过他的下巴:“看到了没有,就是这个样子。”他狞笑着:“拿不到钱,老子就把你们变得比他还吓人。”那个小混混看上去身材瘦弱,头发长长的垂下来遮住了半边脸。他被人用力的掐着下巴抬起头来,头发撩开来,露出了脸上的大片烧伤的疤痕和一片深重的紫色胎记。
展开全部

9-一百万的豪赌

“说完了没有?”金哥一根烟抽完,已经很不耐烦了:“拿钱出来,就把这小丫头带走,要是拿不出来,这小丫头今天我可就带走了。”

旁边的几个小混混开始不怀好意的笑起来:“金哥大方!”

“金哥吃剩下的,也赏我们吃两口呗!”

“没问题啊!”金哥摸着自己痣上的一撮毛,色眯眯的笑了起来:“要说我也不该为难一个小姑娘,可是敢跟金哥叫板的人,不好好“教育”一下怎么行呢?”

“这样,要是实在拿不出来钱,就让这小丫头陪我和我小弟们陪上几天,过后我就放你回去,怎么样?”

雯雯已经惊恐地吓得拉住了徐又佳的裤脚:“不要,徐又佳我不要……”

徐又佳站在那里强作震镇静,但是苍白的脸色却暴露了她真实的心情:“到底要多少?你别慌雯雯,我想办法啊,别哭了,我来想办法……”

她能有什么办法?徐又佳也只是在拖延时间罢了。金哥也看出来了这一点,把烟头一掐:“我说,一句话,这笔钱你能拿出来?拿不出来那就废话少说,来人……”

“别啊!”徐又佳一瞬间恢复了镇定:“谁说我拿不出来?”

“哦?”金哥一瞬间有了兴趣,“那你说说看,你从哪里能拿到这笔钱?你一个小丫头,工作了有多久,从哪里有这笔钱?”

“你怎么知道我没有?”虽然脸色苍白,身体还在微微的颤抖,但是徐又佳的表情却已经镇定了下来:“我是秦氏庄园的管家,你说我有没有?”

不得已,只能拿这个挡一挡了。

“给我三天时间,三天之内我一定能筹集到这笔钱。”

金哥若有所思的看着她:“这么说……你是打算?”

“算了,”他随即呲了呲牙:“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骗也好偷也好,挪用资金也好,不管什么方法,总之我给你两天时间,你要是筹不到这笔钱,我就立刻把这小丫头带走。”

金哥掏出蝴蝶刀来,猛地扔出去,刀子深深地扎在包厢的柱子上:“你要是敢骗我,我就把这小丫头的脸一刀一刀的划花,给老子记住了!”他一把拖过身边的一个小混混,用力的掰过他的下巴:“看到了没有,就是这个样子。”他狞笑着:“拿不到钱,老子就把你们变得比他还吓人。”

那个小混混看上去身材瘦弱,头发长长的垂下来遮住了半边脸。他被人用力的掐着下巴抬起头来,头发撩开来,露出了脸上的大片烧伤的疤痕和一片深重的紫色胎记。

李姐被吓得连连往后倒退了几步,脚下一软几乎绊倒在雯雯的身上。那少年的脸着实可怖,她简直不敢抬起头来看他。

但是徐又佳并没有害怕,她并没有挪开目光,眼神里也并没有惊奇或者被惊吓的成分,她故作平静的对着金哥说:“请放心,我会筹到这笔钱的。”

“拿不到钱,这就是你和那丫头的下场。”

金哥带着手下的一群小混混风风光光的离开了,临走前,那个少年回头看了一眼徐又佳,眼睛从长长的头发后面露出来,眼神晶亮,如同一头桀骜不驯的小狼。他深深的看了她一眼。

徐又佳忙着扶起来在地上瘫软的雯雯,整个人都没有给他一个眼神。他稍微停滞了一下,就头也不回的随着金哥走掉了。

雯雯坐在椅子上哭得厉害:“到哪里去筹到这笔钱呢……呜呜,佳佳,是我连累了你……”

“别说傻话。”徐又佳拿出纸巾来递给她:“你是我的朋友,从小我就只有你一个朋友,你又是一个人,出了事我不帮你,还有谁帮你呢?别哭了啊。”

“可是、可是……”雯雯哇的一声哭了出来:“你从哪里弄来这笔钱?到时候钱没筹到到时候反而把你也牵连了进去可怎么办……”

徐又佳用力的抱住她:“总有办法的,雯雯,总有办法的。”

从酒吧出来的那一瞬间,徐又佳抬头看着头上的天空。

天空还是那一片天空,雾蒙蒙的苍白色,不见阳光。在这片天空下面,每天都发生许多的事情。悲惨的有,伤感的有,喜悦的也有。人们凭借着生物的本能存活下去。

总会有办法的……虽然这样安慰雯雯,但是徐又佳一直到回到秦氏庄园的那一瞬间,还是处在一种若有所思的失神状态。忧心忡忡的低下头,完全忘记了自己的事情,知道撞在了孙叔的身上。

“丫头,有什么心事?”孙叔笑呵呵的看着她,慈祥的笑脸,花白的胡子在阳光下一翘一翘。

徐又佳的鼻头一酸:“没、没什么……”

怎么好意思说出来,本来就已经非常受对方照顾了,不管怎么样说,都不应该再拿这种事情麻烦对方。

“真的、真的没事。”

“那,有什么事情要和我说哟。”孙叔冲她眨下眼睛。

“喂喂”在阳台上懒洋洋叫着她的那个人:“既然回来了,快点回来准备午餐了啊,别偷懒,躲懒半天扣一天工资啊。”

“恩。”徐又佳擦擦眼泪,收拾了一下自己的衣服,匆匆忙忙的奔上楼梯。

他手腕上的那一溜晶莹在阳光下一闪而过,划过一道光线,刺痛了她的眼睛。

“那个……”嗫诺了半响,徐又佳还是鼓足勇气发问:“那个,董事长的这个手链……挺好看的。不知道从哪里买的?”

“这个吗?”他似乎看穿一切的直视着徐又佳的眼睛:“这个可是无价之宝……是我很重要的东西,以后是要交给我的新娘的礼物。”

徐又佳的脑子嗡的一声,想起来之前母亲交给自己这串手链时候的场景。

“佳佳……”母亲的手因为久在病床已经没有什么力气,但还是挣扎着给自己套上这串手链,眼睛里有点点的泪光:“佳佳,妈妈没有什么能留给你的之前的东西了……妈妈对不起你,留一个空荡荡的家空壳子给你……只有这串手链,还值点钱,是你爸以前结婚时候送我的,你留着,留着。”

母亲强硬的给她套上那串手链,微笑着看着逐渐长大的女儿:“佳佳也长成大姑娘了,以后……就把这个留给你喜欢的人吧……给他戴上,让他看到这个,就能想起你……”

“喂,喂,咖啡没了啊,快去倒一杯。”看着她在自己眼皮底下走神,秦风朗忽然一阵不爽。

“那,那是有多贵?”

“有多贵?”秦风朗好笑的看了她一眼:“唔……最起码值一百万吧。”

一百万?徐又佳的手一抖,整个人都被这个消息震住了:那条手链,竟然值一百万?

那……到底这就是自己的那一条,还是这条手链,根本和自己没有关系?

也许……那一百万,也许还有别的办法。

10-误会就是这样产生的

在接下来的一天里面,徐又佳一直忧心忡忡。

始终没办法向孙叔开口预支工资,自己这个月的工资原本就连欠庄园的债务都还不清。

向秦风朗借钱?开玩笑——谁会借给一个认识了才一个月不到的陌生人这么大一笔钱?

到底去哪里筹钱?可是如果筹不到钱雯雯和自己都有可能被卖去那种地方,更别提金哥和他的手下也都不是什么善人……徐又佳急的一晚上嘴角出了两个燎泡,早晨起来的时候,脚步都有些恍惚。

“你怎么了?”秦风朗终于也看出了对方有什么心事,在洗手的时候似乎不怎么在意的问她。

“没…没事。”徐又佳心不在焉的应着,给对方递上来擦手的毛巾。

他手腕上的光亮再次刺痛了她的眼睛。

没有……没有别的办法了。

那么把自己的东西拿回来,先应急……应该是可以的吧?

但是……那么管家这个职务,自己也做不下去了。

如果要从秦风朗那里把这条手链要回来,但是万一、万一那条手链根本不是自己的呢?自欺欺人的骗自己那条手链是自己的,值一百万?父亲从哪里去弄这么大一笔钱,给母亲买一条手链送给她?

可是心底有个小小的声音说:万一是真的呢?万一母亲留给自己的那条手链真的值这么多钱呢?

那么,自己就算把属于自己的东西偷偷的拿回来,那也不要紧吧?

她在那里踟蹰着,恍惚着不知道到底应该怎么做的犹豫了。

“孙叔。”秦风朗按下了房间里的召唤铃:“下午给我备车,我要到市中心一趟。”

“用我去吗?”徐又佳就在房间里面,习惯性的拿出笔记本和速写笔,准备记下来行程。秦风朗经常到市中心办一些公司事务,这个时候往往带着徐又佳一起去,徐又佳也逐渐习惯了和秦风朗一起出去。

“不,你不用去。”秦风朗的眼睛里露出一丝狡黠的笑意:“这次让孙叔陪我一起去。晚上的时候回来。”

“哦对,晚上准备一份烛光晚餐,我有个神秘客人要招待。”

“是。”徐又佳低头称是:“没问题。”

她心不在焉的把秦风朗送上汽车,目送着对方离开,用力的握紧了手指。

掌心里一直握着的不规则的晶亮石头,硌疼了她的手心。

趁着秦风朗在洗手,她偷偷地藏起来了这串手链。

手链里闪烁的钻石和小银牌用力的硌疼了她的手心,她也恍然未觉。

没有别的办法了。要想保住尊严,保住雯雯的性命,只有这么一个办法了。

但是,自己也没有脸在这里继续呆下去了。

她等到秦风朗离开之后,迅速的回到房间,收拾了自己所有的东西。收拾一下,也就只有小小一个背包的东西。但是不属于自己的东西却有很多。孙叔送给自己的熊猫抱枕,秦风朗带回来的据说是客户送的亮闪闪小水钻拼凑的兔子摆件,司机豪哥随手塞给自己的速记本和圆珠笔,每一样东西都能引起一段回忆。

徐又佳慢慢的收拾着这些东西,心里一阵刺痛。

就这样要离开了,虽然满怀不舍,但是却真的要离开了。

偷偷拿了董事长的手链,即使心里骗着自己那就是自己的那条,但是自己也清楚的明白自己那条不可能值这么多钱。

也没脸在这里待下去了。在秦氏庄园的这一段时间,就当做一个美好的梦,镶嵌在自己惨淡的时光里面吧。

她把所有的东西收拾利落,背起来自己来的时候背的那只小包,把自己收到的东西在床上一件一件的摆好,然后慢慢关上了房门。

因为太不舍得,徐又佳决定准备好烛光晚餐再离开。

烛光晚餐……那被请回来的客人,难道是董事长的情人?想不到看起来那么冷淡的董事长,也有了喜欢的对象……

心里一阵酸楚。

再不走就来不及了,来不及分析自己心里的刺痛,徐又佳匆匆忙忙的从山路上跑下来。因为是下坡,一路上倒是走得很快,天刚擦黑的时候,就已经到达了山脚。

“哔——”忽然从身前传来了一声汽车喇叭!

徐又佳惊慌抬头,竟然看到秦风朗那辆宝马就在自己的眼前!

她下意识的撒腿往右手边跑。

“喂——”秦风朗刚刚在车上看到了她,扬声叫了她一声。结果对方竟然转身就跑。

到底怎么了?他疑惑的打开车门,以为对方遇到了什么事情。没想到看到他从车上下来,徐又佳竟然跑的更快!

他下意识的开始追。

山路磕磕绊绊,徐又佳在前面头也不回的跑着,似乎身后有什么可怕的东西在追赶。

他忽然感觉到心口一阵刺痛,下意识的用手捂住了心口。

那种刺痛忽然向全身传开来,眼前的景色开始恍惚,他摇晃了两下,跪倒在地上。

眼前最后的场景,是徐又佳回过了头,但是随即更快的跑开了。

他摇晃一下,终于眼前一黑倒在了地上。

手无力的垂下来,头重重的磕在了山路上。

有一个红色缎子的小首饰盒从他的手中滑了下来,掉在了草丛里。盖子崩开来,里面有一枚闪亮的钻戒。

一枚小小的,闪亮的戒指,静静地躺在草丛中。

“阿朗!阿朗!”孙叔从后面跌跌撞撞的跑过来,因为年纪太大速度跟不上前面两个人,结果赶到看到了秦风朗倒下的一幕。他惊慌失措的赶上去,抱住秦风朗的头,抖抖索索的从他的西装里面摸出一个药瓶。

他抖着手给秦风朗喂了两片药片下去,司机豪哥也追了上来,和他一起把秦风朗抱到了车上。

“阿朗!”孙叔心疼的看着这个年轻人,就像看着自己的儿子一样:“醒醒,醒过来!”

呻吟一声,秦风朗慢慢的醒了过来。孙叔惊喜的握住他的手:“阿朗,你怎么样?”

“唔……”他头疼欲裂,心口也觉得如同窒息一般:“戒指,我的戒指呢?”

“别管了!”孙叔也看到了徐又佳逃走的一幕,厉声斥责他:“别管那个狠心的女人,我送你去医院!”

“不……”秦风朗摇头,头再次疼了起来。他痛苦的捏住眉心:“送我回庄园,我倒是要看看,到底为什么……”

“可是……”

“送我回庄园。”

孙叔不敢违逆他的话,只能和阿豪一起开车,扶着秦风朗回到了庄园中。庄园里面空无一人,再也没人用灿烂的笑容迎接他们回来。打开徐又佳的房间,里面东西摆的整整齐齐,属于徐又佳的衣服和洗漱用品完全消失。

秦风朗忽然想到了什么,往自己的手腕上一摸。

手腕上面空空荡荡。

他忽然想到今天洗手的时候徐又佳奇怪的态度,和她问自己的那些话。

“这手链有多贵?”

“最起码值一百万吧。”

看着空荡荡的房间,想到对方漠然离去的背影,秦风朗一拳砸在了墙上。

这个女人……这个可恨的女人!

他和孙叔在首饰店里面选了一下午的戒指,竟然回来就看到对方的背叛。就像一道赤裸裸的伤口被狠狠撕裂,血肉模糊的疼痛!

不可原谅!

绝对不可饶恕!

秦风朗,徐又佳完本试读结束。

一条小诗雯点评:

作者素年写的很不错,情节设定很完美,重要的是《佳人有约》这本书贴近实际,有让人捧腹的扯,却拉进生活和虚幻的距离,就是“不扯”,内容健康,这是一本值得收藏的小说。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