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玄幻奇幻 > 乾坤天地诀
乾坤天地诀

乾坤天地诀

作者:雨兮

状态:已完结分类:玄幻奇幻

时间:2021-01-24 14:19:20

姚刚会发生什么事情呢,快看看雨兮的新书《乾坤天地诀》:话语刚落,姚刚闪电般出脚。“嘭!”二狗子口吐鲜血,整个人被踢飞了十几米远,胸口处凹陷了下去,人们分明听到了那一声声骨头断裂的脆响。杀人了!!?围观的人群都被转眼间就暴起伤人的姚刚吓到了,本来以为这个少年弱不禁风,老老实实的,但是想不到下一刻就变成了一个杀神!仿佛看穿了人们的想法,姚刚微微一笑,说道:“我没有杀他,不过这个伤势,足够他用他的院子来抵偿了。”
展开全部

乾坤天地诀:报复

“本少爷陈祁阳,乃陈家庄少庄主,敢问阁下大名。”陈祁阳傲然地说道。他并没有将姚刚放在眼内,在陈家庄,他陈祁阳就是老大!谁敢不顺,直接灭杀!

“原来是陈大少,真是幸会幸会,久仰久仰,区区薄名,不值一提,不过陈大少所提的赌约,似乎有点不厚道啊。赌赢了,当没事情发生过,赌输了,本人却要配上一个丫头。就算黑心,也不能黑到这种程度啊,陈大少,你说是吧。”姚刚嘴角微微翘起,说道。

周围人听到姚刚的话,都情不自禁的点了点头,这个少年说的对啊,陈祁阳的心确实是黑的,因为陈祁阳已经试过很多次用这种手法骗取了很多人的钱财了。

看到姚刚三言两语就将自己拉到了众人的对立面,陈祁阳的脸色阴沉得都快滴出水来了,他本来在陈家庄的风评就不好,依靠着老爹的背景,在陈家庄横行霸道惯了,冷不妨姚刚这个外乡人跑过来不怕死的招惹自己,陈祁阳心中的怒火就像火山里的熔浆,就要勃然喷发了。

也不管姚刚有没有报自己的名号,陈祁阳僵硬的说道:“本少爷说这样赌,就这样赌,不敢接招的话,就跪下来给本少爷叩上三个响亮的头,然后爬着离开!”

“什么?我耳朵有点不好,你再说一遍?!”姚刚闻言,用手掏了掏耳朵,示意自己听的不太清楚。

“我说......”陈祁阳刚要重复一遍刚才的话,眼前一花,还没反应过来,就骇然发现自己的脖子已经被抓住。

“住手!”陈祁阳后面两名中年男子见状皆是大惊,气势陡然间爆发,身形暴掠,朝着姚刚冲了过来。

围观的人群尽管看不出姚刚是怎样抓住陈祁阳的,但是看到姚刚竟然胆敢对陈祁阳动手,他们都是失声叫了出来,这个少年,到底是无知还是无畏啊?明知道祁阳公子是陈家庄的少庄主还敢对他乱来?

看到陈祁阳的两大保镖出手之后,人们的眼中都是闪过了一丝惋惜,这个少年死定了,那两个保镖可是练武者,听说还是炼体境中的高手,寻常人被他们碰一碰手臂就是骨折,扭一扭脖子就会断气,这个少年看起来没多少皮肉斤两的,估计不用一拳就会被打死了。

然而下一刻,他们就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

姚刚眼中闪过一丝历芒,他右手抓着陈祁阳的脖子,左手出掌,瞬间就对着扑过来的两人一人打了一掌。

呼呼!

掌风呼啸,威势极大,两个中年男人感受着姚刚的掌风,掌都还没到,风就已经将脸庞刮得生痛了。好厉害的掌风!两人眼中闪过一丝惊色,再回想起刚才姚刚出手的一刹那,以两人的修为眼力,根本就看不清姚刚是什么时候出手的,待得他们反应过来,自家少爷已经到了这个少年的手上。

高手!这次踢到铁板了!两个保镖的心中同时升起这个想法,下一刻,姚刚的掌风已经到了他们跟前,不容他们多想,两人竭尽全力打出了一掌,和姚刚的手掌对碰在了一起。

“嘭!嘭!”

两声闷哼响起,在诸多目光的注视当中,两个保镖在受了姚刚一掌之后,分别向后退了好几步,脸色微微泛白,嘴角甚至沁出了一丝鲜血。

什么!?围观的众人眼中都涌起了浓浓的惊色,这次看向姚刚的目光,和之前的完全不一样了,畏惧,崇拜都有之。

那一个身材略显单薄的少年,此时散发着令人畏惧的强大气势,仿佛从一只柔弱的羔羊瞬间变成了吃肉的大老虎!

炼体境第九重巅峰!两个保镖的心中叫了一声,不!甚至可能更高!

姚刚淡淡看了两个中年男子一眼,竟然两个人都是炼体境第八重,放在陈家庄,也是了不起的存在了,可惜,他们遇到了自己。

姚刚的脚步根本没有移动,甚至手掌没有一丝颤抖,能够如此轻而易举地打退两个炼体境第八重的武者,甚至还令到他们受了内伤,这种实力,不是他们的目光可以揣度的了!

想到这里,两个保镖的头皮都有点发麻,小腿不自觉颤抖起来,他们实在是有点惊惧了。

本来陈祁阳看到自己身后的两个保镖出手,脸上已经开始流露出狂喜之色了,刚想要叫他们不要那么快打死姚刚,下一刻却脸色的喜色却凝固了。

因为姚刚的反击实在是太轻松了,轻松得就仿佛赶走了两只苍蝇一般。陈祁阳的眼珠子都快掉下来了,那两个保镖可是他老爹亲自给他分配的,什么根底陈祁阳最清楚不过。

那两个可是炼体境第八重的高手啊!炼体境啊!武者啊!能随随便便就将一块大岩石打个粉碎的高手啊!但是现在却被姚刚随便两掌就击退了,这个少年,到底是什么来头!?

姚刚的出手,使得周围吵闹的人群,一下子安静下来,死一般的寂静。大家都张开嘴巴,目光呆滞地看着姚刚,眼中都充斥着不敢相信之色。

在他们的认知当中,陈祁阳的两个保镖,练武之人,修为奇高,徒手可碎大石,脚踢可断树木,根本上就不是他们可以轻易招惹的。在陈家庄中,有很多自诩是好汉的想去挑战两人,无比被打得手脚残废,半身不遂的。

然而,就是这两个强大无比的人,却裁在了一个看起来平凡普通的少年手中,不得不令众人感叹,这个世道,实在是诡异啊!

不过他们很快就反应过来,这个少年,应该也是个练武之人,并且境界比陈祁阳的两个保镖还要高。传闻之中,云海城中,大户人家都是有着自己的武学传承,修炼起来比其他的散修事半功倍,进展更加神速,所以也难怪姚刚小小年纪就可以打赢那两个强悍的保镖。

“陈大少,怎么样,你还要继续赌吗?还是要跪下来叩三个响头,然后爬着滚回家去?”姚刚右手依旧捏着陈祁阳的脖子,淡淡地笑着说道。只是这个时候,姚刚的笑容在陈祁阳的眼中,却没有半点温暖,仿佛恶魔一般,使得后者心里面涌起一股寒意。

“我......我......”陈祁阳的牙关在打颤,他甚至连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

从小到大,他从来没遇到过这种情况。在陈家庄横行霸道惯了,有着强大武力的保镖,还有老爹的后台,没有人不敢给面子他,没有人胆敢给他脸色看,更不要说动手了。

但是眼前这个少年,不但武力极强,性子看起来也是狠辣,根本没有丝毫顾忌。这次真的是踢到铁板了。陈祁阳心中懊悔,早知道就不出来装逼了,本来想趁机将那个丫鬟给收下来的,真是色字头上一把刀,这次被砍中了。

姚刚没有理会陈祁阳,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一脚将刚才趁机爬起来想要溜走的二狗子踢得趴下,眼睛盯着后者说道:“听说你经常去村子外面附近的山坡徘徊,那么,我问你,你可见过一座坟墓,上面立着一块用岩石做的墓碑。”

二狗子闻言,顿时眼中闪过一丝慌乱,尽管他很快就将这丝慌乱收藏起来,但姚刚何等修为,一瞬间就捕捉到了二狗子的心虚。

“你若不老实交代,我的手段你也看到了。”姚刚右手捏了捏陈祁阳的脖子,将后者勒得呼吸不顺,脸色开始苍白起来。

两个保镖见状,都大惊失色,生怕姚刚会一个不小心就捏死了自家少爷,但是姚刚刚才出手的威严还在,他们也不敢贸然上去解救,只好对着二狗子就是一阵喝斥:“他妈的二狗子你快老实交代,若是害死我家公子,你知道有什么后果!”

陈祁阳心中却是无奈,尼玛你对着二狗子发脾气,但不要发到我头上来啊!不过这也怪陈祁阳自己不识好歹,招惹到气在头上的姚刚。

被喝斥的二狗子吓得腿都软了,姚刚就算再怎么厉害,也是村子外面来的人,对于二狗子的慑服力道根本就不大,然而陈祁阳少庄主在陈家庄里面可是积威已久,那两个打手更是凶名在外,陈家庄的人见到无不绕道走。

像二狗子这种地痞,最害怕的就是纨绔的凶暴的打手了,所谓恶人自有恶人磨,若是好好喝他说话,二狗子还真的未必会鸟你。

“我说,我说。”二狗子忙不迭的点头,那频率都快将脑袋点下去了。

“半个月之前,有个人找到了我,叫我去外面的山坡上寻找一个墓地,上面有一块写着什么不孝子之类的,可惜我不太认识字,但是整个山坡上面,就那么一个墓地,只有一块墓碑竖立在那里,想必就是那人要我找的地方了。

然后那人就给了我一百两银子,让我每天都拿一碗黑狗血去淋一遍那块墓碑,如果哪天没淋了,就一分钱银子都没有了。我见到有那么好的差事,当然拍拍胸口就去做啊。”

“那个人到底是谁?”姚刚淡淡地说道,除了大长老和添香,没有人知道姚刚此时正在死死按捺着自己的怒火。

“我也不知道那个人到底是谁,不过看样子,应该是大户人家出来的,身上的衣服材料,那是极好的,腰间别着一块牌子,也不知道写的是什么东西,长得普普通通,也没有我英俊,身材倒是满高大的。”

说到这里,二狗子的脸色比僵尸还要苍白,他似乎隐隐约约明白了一些什么东西,看着姚刚的眼光,慢慢的呆滞。

嚯嚯嚯,二狗子喉咙里一阵颤抖,想要说话,却已经说不出来了,因为姚刚的眼神,已经变得异常冰冷,透露着令人骨子里都发冷的寒气。

“咕噜噜,咕噜噜......”被姚刚捏在手上的陈祁阳艰难地发出了声音,似乎有话想要说。

乾坤天地诀:使命

姚刚手掌微微一松,陈祁阳就掉到了地上。

“我知道那个人是谁,他是云海城姚家的人!”陈祁阳大叫了一声,唯恐姚刚再次将他抓住。

“你知道?”姚刚挑了挑眉头,示意陈祁阳继续说下去。

“我知道我知道,我很清楚的记得那个人在陈家庄出没。因为外乡人进来村子我们都会有专人去盯视,我有幸在云海城中见过姚家的队伍,他就是姚家大小家姚玉兰的跟班!”陈祁阳点点头说道。

姚刚一行人听到陈祁阳这样说,脸色皆是一沉,果然!

“我的名字叫做姚刚,你记住了。”姚刚露齿一笑,淡淡地说道。

陈祁阳微微一愣,旋即脸色大变,他全身都开始颤抖起来。

“你......你......你就是姚家今年族比的第一名!那个是私......姚刚!”陈祁阳指着姚刚,失声叫道。随即他又立刻放下手指,不敢再对姚刚无礼。

嘶!

围观的陈家庄众人听到陈祁阳的话,都倒抽了一口凉气。尽管他们是村民,但是云海城中发生的大事还是略有所闻的。

姚家在云海城中不断顶尖势力,但总的来说也排的上号。姚家族比每年都会邀请很多中小家族势力去观战,规模也是颇大的,在云海城中也颇有盛名。

但是就是今年的这一次姚家族比,竟然出了一件奇怪的事情,族比的第一名,竟然被一个私生子给拿到了,这不得不令人感到震惊。

在元气大陆,贵族平民,大家族里面等级都是非常森严的,私生子因为没有身份的归属,就算是家主的亲生儿子,也不会受到很好的待遇,除非这个私生子得到家主的宠爱,不然会处于一个很尴尬的地位。

而尴尬的身份则导致练武与学习的各种资源的短缺,如果天赋高一些还好,可以凭借自身的天赋来进步。但是天赋平平的,像之前的姚刚,就会生活得很困难。

天赋平平,可以依靠勤奋来弥补,但是练武的资源一旦短缺,就算再勤奋,也是于事无补。身体受伤了,没有治疗伤势的药石医治。要淬炼身体,没有相应的灵药帮助淬炼,一旦打斗起来,就是被打的后果。

姚强之所以能够从小就开始殴打姚刚,背后的灵药支撑就是一个很重大的原因。

二狗子得知眼前的人竟然是姚家族比的第一人,顿时吓得屎尿齐流,一股臭味顿时散发出来。周围人闻到之后都用衣袖掩住鼻子,眼中露出厌恶与幸灾乐祸之色。

添香皱了皱可爱的小琼鼻,从怀里拿出手帕,要递给姚刚,见姚刚摇头后方才自己捂住鼻子。

姚刚低头看了看二狗子,眼神无喜无忧,没有一丝波动。

“那一块墓地,是我母亲的墓地。”姚刚淡淡地说道。

话语刚落,姚刚闪电般出脚。

“嘭!”

二狗子口吐鲜血,整个人被踢飞了十几米远,胸口处凹陷了下去,人们分明听到了那一声声骨头断裂的脆响。

杀人了!!?围观的人群都被转眼间就暴起伤人的姚刚吓到了,本来以为这个少年弱不禁风,老老实实的,但是想不到下一刻就变成了一个杀神!

仿佛看穿了人们的想法,姚刚微微一笑,说道:“我没有杀他,不过这个伤势,足够他用他的院子来抵偿了。”

姚刚的话使得众人都是一楞,竟然没有杀二狗子?是滥好人还是?他们都不明白姚刚的想法,只是单纯的认为姚刚饶过了二狗子。但是他们不知道的是,二狗子就算医治回来,也是废人一个了。

刚才那一脚,姚刚的劲道早已经深入了二狗子的体内,以后他就算跑一步就会气喘,骂一句都会脸白,更别说去偷鸡摸狗,日夜赌博了。

这种人渣,杀了他还真是玷污了自己的双手。姚刚视线转移到还在地上的陈祁阳。

看到姚刚毫无征兆的将二狗子踢飞,陈祁阳脸上充满了惊骇之色,生怕姚刚下一个就将自己踢飞。

不远处两个保镖都如临大敌地看着姚刚,若是姚刚有半点出手出脚的征兆两人就会飞扑过去,拼死将陈祁阳救回来。

明知道姚刚比自己的实力高出很多,但两个保镖还是很有职业道德的勇敢向前冲,没办法,谁叫自己已经卖身给了陈家庄的庄主呢!

感受到两大保镖心中的拼劲,姚刚不屑地一笑,尽管他尊重两人的意志,但是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一切阴谋诡计都是徒劳无功的。

“你,去拿一桶黑狗血来。”姚刚随便指了指一个保镖,冷声说道。

恩?被姚刚指着的那个保镖顿时一楞,搞不清楚姚刚想要做什么。

陈祁阳的脑子转动得很快,看到自己的保镖还傻头傻脑的站在原地不动,对姚刚的命令无动于衷,立刻气的破口大骂:“你个猪头,没听到姚少爷的吗!?快去啊!庄子里有那么多条黑狗,挑一一条最大的给我宰了!”

听到陈祁阳的话,被姚刚点中的那个保镖连忙回过神来,他看了看同伴一眼,点了点头,旋即飞一般跑出去了。

姚刚眯了眯眼睛,看了更加谨慎的那个保镖一眼,没有说话,就这样在原地等着。

周围人都屏住了呼吸,不敢多说一句话,全场寂静得就断掉下一根绣花针都可以听得见。

大长老脸色复杂地看着姚刚,不知道说什么是好。他当然知道姚刚拿黑狗血来做什么,既然知道了是姚家的人让二狗子来干这种玷污墓碑,干扰死人的大忌事情,以姚刚的性子,当然不会那么容易就算了。

可想而知,等下回到姚家,会发生什么事情。大长老略微苦恼的摇了摇头,如果不是莫名其妙搭上了姚刚这条线,估计他早已经继续隐居,不再理会这种琐事。

偌大一个姚家,被姚定毅管理成如此模样,真的令人无奈,最难管理风流债,既然负不起责任,就应该好好收住自己的下半身啊!混账!

大长老脸色阴沉,一时无言。而添香则是满眼担忧地看着姚刚的背景,那个曾经瘦弱的肩膀,如今已经有了一丝高大的气息。

不管怎么样,我一定会站在少爷这一边的!添香心里面如是想道。

片刻之后,保镖一号手中提着一个大木桶飞奔了回来,满满一桶狗血在快速奔跑过程中却没有洋溢出来,仅仅是表面晃动了一下,众人见状,不禁喝了一声彩。

刺鼻的腥味散发出来,人群纷纷掩鼻,自动分开了一条过道,保镖一号也顾不得众人各种眼光,小心翼翼地将木桶放到了姚刚的跟前,恭敬地说道:“姚少爷,黑狗血拿来了。”

姚刚踢了踢陈祁阳,淡淡地说道:“滚吧。”说罢,提起装满了黑狗血的木桶,转身就离开了。

看着姚刚真的远去的身影,陈祁阳与两保镖都舒了一口气,他们可是亲身感受到姚刚实力有多么的强大,强大到动动手指头都可以弄死他们的存在。

回到姚家,姚刚并没有回去自己的院子里面,而是直接去到了他便宜父亲的所在地——玉兰苑。

那一个院子,是以姚玉兰命名的。里面装修得非常豪华,非常别致。楼台,水阁,假山,水池,葱郁的树木,各式各样的花朵,仿佛就是人间仙境一般。

此时,姚玉兰正在花园里面观赏着新种植的桃花,她的脸颊就像桃花一样美丽,脸上露出了开心的笑容。刚刚知道了姚刚要出去拜祭他的母亲,一想到姚刚的反应,姚玉兰心里面就说不出的痛快。

叫你打我,这一次,我的仇终于可以报了!姚玉兰眼中闪过一丝狠色,一丝得意。姚定毅说了不能随便找姚刚的麻烦,但是只不过是给那个杂种的母亲墓碑上面淋了一桶狗血,一个贱婢,甚至连名分都没有,肯定算不上什么大事。

如果父亲在意的话,早就将那个贱人扶正了,也不用落得连姚家墓地都不能进去的地步。

就在姚玉兰嘴角翘其了得意笑容的时候,一阵喧闹声从玉兰苑外面传来。

“阿舟,去看看发生了什么事。”姚玉兰皱了皱眉,招来一个中年男子吩咐道。

“是的,小姐。”一身下人服饰的刘飞舟恭敬地说道。如果陈祁阳或二狗子在这里,一定会认得这个中年男子,正是买通二狗子的人!

刘飞舟尽管身为下人,但也是一名武者,有着炼体境第九重的修为,充当着姚玉兰的下人与护卫的作用。

别看刘飞舟修为低下,却是从死人堆中爬过的,各种阴狠的杀人手法层出不穷,具有极其丰富的格斗经验。不然也不可能从小就负责姚玉兰的安全。

由于姚玉兰深的姚定毅的宠爱,作为姚玉兰的心腹护卫,刘飞舟自然也是水涨船高,在姚家中也算得上是有地位的下人了。

刘飞舟表面上对于这种生活非常满意,在云海城当中,姚家也是不弱的存在,自己在云海城,也算的上有几分薄名,这对于以前一直在刀口上舔血过日子的刘飞舟来说,当然要好好珍惜,至少在外人的认知中,刘飞舟是这样子的。

所以无论姚玉兰吩咐什么,想要做什么,刘飞舟都会全心全意满足前者的需求。而那一个阴毒的泼狗血的想法,也是刘飞舟想出来的,那一个可以将姚刚惹怒的方法。

“恩,想必是那个小杂碎发现了,这个姚家的大小姐,也真是个傻逼废物啊,一点事情都做不好,连区区一本三阶武技的秘籍,都拿不到手,真是废物啊废物啊。”刘飞舟眼光瞥了瞥姚玉兰所在的方向,冷笑了几声。

小说《乾坤天地诀》 第3章 报复 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梓桑baby点评:

《乾坤天地诀》故事情节不错,写得也算用心,就是文字功底欠缺了点,错别字多了点,总得来说故事还不错,值得阅读。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