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现代言情 > 余爱未了
余爱未了

余爱未了

作者:小炒菜

状态:已完结分类:现代言情

时间:2021-01-09 09:57:55

小炒菜的书《余爱未了》以周晓楠欧宇为中心,主要讲述了:男人似乎眨了眨眼,霍如梦觉得有些被他长长的眼睫毛扎得有些痒,下一瞬间,男人已经拉下了她的手,眼中哪还有半分刚才的脆弱。他身后抓住她的手,凑近自己的唇边轻吻着,说道:“有什么好对不起的,大男人的,你还当我会和你们女孩子家家的一样不成。”霍如梦松了口气,随即手掌中传来的湿润感便越来越盛,她低头看向男人正轻吻向自己掌心的唇,心中深深悸动着。
展开全部

妥协-小炒菜

“那你告诉我这次的事情你打算怎么处理?”霍如梦越发凑近。

欧宇终于妥协:“好吧,我还没想好怎么解决,这样你满意了?”他揉了揉太阳穴,如果知道怎么解决他也不用这么为难了。

霍如梦这下却是真的愣住了,虽然嘴里说着想回来找他一起商量,然而其实潜意识,她还是相信欧宇已经想好对策了的,她只是想来确认一下而已。

大约是以前总感觉什么事情也难不倒他,所以下意识将他神化了吧!却也忘记了,原来他也是个普通人。

霍如梦默默移到了他身边,从他身后轻轻帮他按压着穴道,语气中有着深深的自责:“都是我不好,如果不是因为我的话,你一定不会让自己陷入现在这样的进退两难的境地吧?!”

霍如梦默默移到了他身边,从他身后轻轻帮他按压着穴道,语气中有着深深的自责:“都是我不好,如果不是因为我的话,你一定不会让自己陷入现在这样的进退两难的境地吧?!”

欧宇闭着双眼靠在她的怀中,听她这样的言论,他终于张开了双眼,轻笑道:“不关你的事。”这个五个字,却让霍如梦越发自责,天知道,“不关你的事”这五个字,绝对是这个世界上最苍白无力的安慰了吧。

自己引起的事情就要自己解决,霍如梦在心中暗暗给自己打气,虽然原本在那天和周晓庆的交谈后便已经决定的事情,在这一刻却变得更加坚定起来。

她没料到能真的用上那个方法,她原本以为以欧宇的实力,是断然不会让她有出场的机会的。“如果你信得过我的能力,那么……这次的事情交给我吧!”霍如梦看着前方,眼中闪着坚定不移的光芒。

“你……”欧宇睁开眼,看着她眼中自信的光芒,不由自主便点了点头,“随你吧!”

他眼中宠溺的光那么盛,霍如梦却撇开了眼,轻哼了一声:“你不相信我的能力吧?你只是抱着‘不管结果如何,只要她开心就好’的心态吧,哪怕代价是开贝莱的存亡也无所谓……”

男人沉默,眼中的惊讶却泄露了他的答案。

因为这个眼神,霍如梦心中燃起了熊熊的火焰,她握紧了拳头,对着天空挥了挥,高声道:“你就怀疑好了,我会让你知道我是认真的,我早已不是从前那个霍如梦了!”

“我早已不是从前那个霍如梦了!”这句话就像一个魔咒,刚才还算美好的气氛顿时变得奇怪起来,欧宇眼中的宠溺在这一刻像是蒙上了漫天的白雾,什么也看不清了。

在记忆复苏以前,霍如梦曾经无数次自豪无比地对眼前这个男人强调“我现在是周晓楠,不是从前那个霍如梦了!”,然而现在这样的时刻,她才骤然发现,原来彼时的自己做的事情对欧宇来说居然如此的残忍。

她从来都只是站在自己的角度想问题,她不希望他按照从前自己的习惯喜好来追求自己,却忘了:不断提醒一个几乎生活在回忆中的人,他想要的那个人已经不在了,是件多么残忍的事情。

他眼神中于白雾空茫中多出来的一些东西让霍如梦心疼,她下意识伸手捂住了他的双眼,轻声道:“对不起,都是我不好,我以后会注意的。”

男人似乎眨了眨眼,霍如梦觉得有些被他长长的眼睫毛扎得有些痒,下一瞬间,男人已经拉下了她的手,眼中哪还有半分刚才的脆弱。他身后抓住她的手,凑近自己的唇边轻吻着,说道:“有什么好对不起的,大男人的,你还当我会和你们女孩子家家的一样不成。”

霍如梦松了口气,随即手掌中传来的湿润感便越来越盛,她低头看向男人正轻吻向自己掌心的唇,心中深深悸动着。

两人正待发展出点什么少儿不宜的画面来,房门便响了。已经消失许久的霍鑫小朋友的声音出现在门外:“欧叔叔,小梦老师,你们好了没有?我肚子好饿了……”

小孩童言无忌,但是那句“你们好了没有?”不知道怎么却让霍如梦纠结了好半晌,一直到三人出了公寓她脸上都还是火烧火燎的,感觉像是快要烧起来了。

她的电话也从三人出门开始没多久就响了起来,不用想也知道必然又是周晓庆打来问她跑去哪儿了的。她一次一次按断,到了最后干脆设置成了无声,趁着欧宇点餐的时间,她赶紧回复信息道:“别再拨了,吃过晚餐我自己会回去的。”

周晓庆的信息也很快就回复了:“你现在和欧宇在一起?”

霍如梦忍不住回复:“你管我!”

之后便直接将手机塞进了包包里,再也不翻出来看一下了。

晚餐是在一家主题餐厅,主要是针对年轻家庭的餐厅在设计方面比较偏向童趣,欧宇和霍鑫小朋友想来不是第一次来,和老板以及服务员熟络得很。

霍如梦一进去便已经接收到了无数暧昧眼神,不断往她身边的那一大一小身上飘,而内容,毫无疑问是针对自己的。霍如梦敢肯定。冤的是,身边这俩呆,始终像是患了颜面神经失调似地,全过程都保持着一种让人毛骨悚然的笑容。

难道是因为自己的眼睛肿起来了?霍如梦再次从随身携带的化妆镜中看向镜中的自己,出门前用冷水冲过的脸上看不出任何痕迹,除了眼角还稍微有一点红,看不出太大的问题。

“你们干嘛这样看我?”霍如梦终于忍不住问道。

欧宇只是继续优雅地叉着盘子里的食物笑得一脸云淡风轻,到底小朋友定力差一点点,他看看欧宇又看看霍如梦,忍不住捂住嘴巴偷笑了起来。

这种像是偷腥的猫般的笑容,让霍如梦心里很是没底,忍不住威胁道:“快说,到底为什么?否则的话,别怪我手下不留情。”霍如梦朝身边的小孩比了个挠痒痒的动作。

霍鑫小朋友顿时没志气地缩了缩脖子,他最怕的就是挠痒,而以前的霍如梦也最是喜欢用这招对付他。小孩果然立即便投降了,笑眯眯朝霍如梦招招手,示意她把耳朵附过去。

霍如梦依言,小孩叽叽咕咕在她耳边嘀咕着,很快她的耳朵便渐渐红了,随即是整张脸。

听完小孩的话,各自归位,她瞟一眼身边的一大一小,娇嗔道:“什么乱七八糟的。”嘴角的幅度却渐渐扬了起来。

吃过晚饭,虽然小孩还缠着要小梦老师一起和他们回家,但是霍如梦心里却记挂着周晓庆的事情,她不接他电话还不回他信息,想必他已经气炸了。

刚才趁着欧宇去洗漱间的时候,霍如梦拿出自己的手机看了看,周晓庆果然又打了无数电话和发了信息过来,听他信息中的口气,想来已经气得不轻。

周晓庆这人有点偏执,就拿电话这点来说,两兄妹之间从来都是较真的,而通常情况下都是霍如梦先认输,而像今天这样的情况,绝对是少之又少。

更何况,她回去还有其他的事情要和他商量。

告别那对“父子”后,霍如梦没急着和周晓庆联系,倒是拨通了莱姆的电话,让对方来接她。

想到刚才霍鑫小朋友说,欧宇居然曾和餐厅的人说霍鑫是他和女友少不更事时初尝禁果生下的小孩,而且下定会带女朋友一块来,而今天他就带了自己一起去,霍如梦便不知道该如何反应。

她第一次发现那个男人居然也可以如此胡闹。

霍如梦在主题餐厅门前站了一会儿,一辆熟悉的布加迪便停在了她的面前,悲哀的是来人不仅包括莱姆,还多了一个脸色阴沉的周晓庆。

“嘿嘿,哥,你怎么也来了?”霍如梦傻笑,以求从宽发落。

“你还知道我是你哥?!”男人斜睨她一眼,怪声怪气地回答,他身上穿着一套休闲服,显然是回家已经梳洗过了。

“你当然是我哥,你是我亲哥!”霍如梦谄媚道,话一出口周晓庆脸上的表情便变了,她自己这个时候也终于反应过来,恨不能挖了自己的猪脑子。

气氛一时有些尴尬起来,周晓庆并没有回话,只是往里面坐了坐,留给她一个冷漠的侧影。霍如梦灰溜溜上了车,缩在角落便再也不动弹了,现在这样的状况虽然是她造成的,无奈她却实在不知道该如何补救。

“家庭主题餐厅,你和哪个家庭来过了?”半晌,周晓庆才在黑暗中轻哼道。

他这样的语气,摆明是早就知道她已经恢复记忆的事情了,霍如梦便也就不再刻意隐瞒,直接问道:“哥,你什么时候知道我恢复记忆的?”

“真难为你现在还肯叫我哥了!”周晓庆的语气还是有些怪。

“你别这样好不好,这两年多来的感情我一直记在心中,你对我的好我全都知道,我是真的把你当成我哥在看待……”霍如梦一激动,便忍不住上前抓住了他的肩膀。

周晓庆动了一下,却没甩来她的手,半晌他才冷淡道:“你别以为这样我就会愿意放过欧宇和他的开贝莱,你应该知道,我下定决心的事情是谁也无法改变的。”

“我知道。”霍如梦点点头,坚定道,“我是想帮助开贝莱,但是我不会因此而出卖自己的情感,我的感情没那么廉价,我认定的家人也没这么廉价!”

周晓庆震了震,就着路灯的霓虹从车厢中看向霍如梦,她脸上的光芒那么义正言辞,那么自信,像是自己朝夕相处了两年多的“妹妹”,又有点不像。

“我相信你一次,但是记住,别背叛我,我最恨的就是背叛!”周晓庆看向霍如梦,一字一句道,“如果谁敢背叛我,我一定会让他生不如死的!”

噩梦-小炒菜

周晓庆说这句话的时候,脸上闪烁着强烈的恨意和扭曲,这个表情几乎成为霍如梦随后生活中的噩梦。

原本经过那晚的对话,霍如梦以为周晓庆对自己的态度会有所转变,然而当第二天早上照旧被某人从被子里拖出来的时候,她便知道:昨天晚上的一切都只是自己的错觉,那货怎么可能因为一个所谓的恢复记忆什么的,就停止对自己的折腾,她果然还是太天真了!

“啊呜……你不是说公司的事情你会接管的么?”她抱着床柱不肯起身,从周晓庆回来以后,催她起床的工作便已经从莱姆的手上转移到了他手上。

“我是说合作案的事情,没说你不需要去公司。而且你一个人待在家里也只是想着怎么甩开莱姆他们私自出逃而已,倒不如去公司好好想想你有多久没出作品了。虽然你现在是公司的管理者,但是难道你真的就一点想要创作的东西也没有了?真的一点激情都没有了?”周晓庆双手抱胸背对着窗口站在床前,霍如梦几乎可以看到他身上被镀上了一层圣洁的光芒。

她被说得还真有些惭愧,好像从最初在F·H上露过几次面增加公司的知名度以外,她已经有一年多没正儿八经的设计过什么作品了。

正纠结到底是现在起床,还是再继续赖上几分钟,那边的周晓庆已经不耐烦地退开了两步,阴沉着道:“你是现在自己起来,还是让我使出绝招?”

霍如梦刚才已经差不多决定起床了,可是周晓庆这一威胁,她顿时四平八稳再次躺平了。

人有时候就是这么贱,人家好言相劝的时候吧,你觉得别人贱,非要和人对着干;恶语相向的时候吧,你又觉得自己好像被威胁了,人权受到干涉了,还是得和人对着干,找点存在感,顺便印也证下,所谓的绝招到底能把自己怎么样?!霍如梦现在就是这样的心理。

周晓庆看她这样的反应,冷笑一声,转身毫不迟疑地走出了房门。

虽然是在大脑做出思考以前就选择了挑衅,然而现在看到他脸上森然的表情,霍如梦还是有些发毛。寻求安慰般再次紧紧抱住了床柱,又鸵鸟般转了个方向,背对着门口继续装模作样。此刻睡意倒是一点也不剩了,只是下意识想找茬罢了。

很快门口便再次传来了男人的脚步声,他一步一步靠近,最终停在了床前。霍如梦不由自主紧张起来,壮着胆子继续挑衅道:“你……”有什么绝招尽管使出来吧,我才不怕你!

然而,周晓庆显然没想听完她的挑衅,他很快便有了动作!

“啊——噗咳咳,周晓庆,你疯了么?!”霍如梦是从床上跳起来的,只因为周晓庆这个疯子直接将整桶冷水,倒在了她头上,以及床上。

“我给过你机会,是你自己非要和我作对。”周晓庆将桶子往地上随意一扔,伸手接过佣人递过来的毛巾,优雅地擦了擦手,便转身往外走去。

“啊啊啊啊——我要疯了!”霍如梦抓着自己湿淋淋的头发,尖叫,随后打了个喷嚏。

因为是夏天,房间里的冷气开得很足,全身是水的她再被冷气一吹,顿时感觉自己好像是一下掉到了北极。

虽然很不想就此妥协,但是真的太冷了,霍如梦从床上跳了起来,哆嗦着随手从柜子里扯下一件睡袍便往浴室冲。

周晓庆一定是故意的,啊欠!

一直到用过早餐,坐在去公司的车里,霍如梦脸上的表情还是臭臭的。她这次丢脸丢大了,肯定是刚才给周晓庆递毛巾那小姑娘传出去的,每个人见到她都是一副想笑不敢笑的表情,就连莱姆今天见到她的时候,嘴角都抽了抽。

将脑袋缩进膝盖间,霍如梦在心中哀嚎,真是不想活了!

忍不住又狠狠瞪了一眼从出了门开始便化身成鬼畜攻的周晓庆。周晓庆的习惯是,在家里的时候,绝对不处理公事,但是……上班时间也别和他谈什么交情。他绝对是公私分明最好的例子。

霍如梦想起自己一个惨痛的历史教训:那个时候还在美国,她刚刚开始学习帮他处理公司的一些事物。某天下午,也许是大姨妈来了,也许是事情不顺手,又或许是刚好碰到了情绪的低谷……总之,她当时是觉得一刻也在公司待不下去了,于是跑去周晓庆的办公室和他撒娇卖萌寻求安慰了。可怜兮兮讲完各种理由后,她提出希望早退并且将手上的工作延期到第二天,反正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然后悲剧就这样发生了,那个恶魔,居然不仅不让她回去,还在下班前,又让助手给了她一堆原本是对方应该做的工作,然后还交代完不成不准下班,他自己却扬长而去了。

想起这件事情,霍如梦顿时就觉得早上和他讨价还价的自己实在是太不理智了。

周晓庆至她的瞪视于不顾,视线始终都在手中的笔记本上,偶尔伸手在键盘上敲上几下,邮件发送成功的提示便时不时在车厢内响起。

不知道过了多久,霍如梦不自觉往他身边靠了靠,周晓庆眉头微跳,抬头看她一眼,往旁边稍微挪开了一点,注意力便又再次回到了手中的笔记本屏幕上了。然后,没过两分钟,霍如梦便再次朝他靠了过去,两人一进一退来回了几次,欧宇重重点击了Enter键,选择了发送后,终于将视线转回到了霍如梦身上。

“你到底又在搞什么鬼?”周晓庆皱了皱,此刻他已经被挤到窗户边上了。

霍如梦哆嗦了下,才颤抖着回答:“……今天冷气怎么这么强,好……好冷。”车里本来就比外面暗,加之为了不干扰他处理事情,周晓庆还特意将玻璃的透明度更加调低了些,难怪刚才没注意到她的不对。

连忙将窗户降下来些,霍如梦难看的脸色瞬间便暴露在了晨光之下,周晓庆原本就严峻的脸色,此刻越发难看了起来。

“莱姆,关掉冷气,掉头,回家!叫家庭医生!”他沉声命令道。

一只大手伸过来,落在了霍如梦的额头上,男人干燥的手贴在额上的感觉让她忍不住眯了眯眼,心想:周晓庆果然还是很关心她的。然而待到看清他阴沉的脸色,她下意识往后缩了缩:拜托,不要拿这样的眼神看她好不好,也不知道是谁害她生病的。

“如果你不赖床的话,我也不需要用那一招!”像是看出她心中在想什么似的,周晓庆理直气壮道。过了一会儿,他放下自己的右手,薄唇微抿,半晌,调开了视线,轻哼了声,“真是没用,一桶冷水就烧成这样。”

霍如梦觉得自己一定会被他气炸,刚才那一瞬间感受到的温柔一定是她的错觉。体温节节升高,她快要被气死了。

明明平日里只是十几分钟的路程,但是由于正好碰上上班高峰期,塞塞走走,等到再回到家的时候已经过去了半个多小时。霍如梦从来没有这么深刻地觉得原来公司到家里的路程有这么远,她在北极和赤道之间来回奔波,满头大汗,脸色苍白,脑子里各种神经混搭,胡话连篇,感觉整个人都要精分了。

“怎么这么早就这么热了……”

“咱们现在这是去哪儿?公司怎么这么久还没到。”

“……”

“我要是死了,你也不用太自责,一命抵一命,就当两清了!”这种话都说出来了,可以想见,是到什么程度了。

周晓庆听到这句话的时候,脸都青了。虽然霍如梦已经烧得有点糊涂了,但是她左瞧右瞧,还是觉得对方脸上的表情绝对说不上感动,自然也不会是焦虑,倒是有点像是想掐死她。

果然下一秒,周晓庆便忍耐地开口了:“放心,你肯定死不了,发烧烧死人什么的,我还真的很少听说。”

“哦,是吗?”霍如梦小学生一般点点头,乖乖靠在他肩头,终于不开口了。

周晓庆这才隐忍地长吁了口气。

后面的事情是怎样的,霍如梦就不太记得了。但是,她记得医生给她扎针了,痛死了!

……还有,对了,她好像听到周晓庆和家庭医生的对话了。

医生说:“这个药的药效比较好,但是会很苦,贝丝小姐怕苦吗?怕苦的话,我开另外一种药好了,虽然药效稍微慢点,但是也不错的。”

“别关系,她不怕苦的,疗效最重要,就用药效好的那个吧!”这是周晓庆的回答。

霍如梦心想:卑鄙,明明知道她最讨厌吃苦药。

她在半睡半醒中连续被人灌了两次药,那味道,她都不知道如何说好,身体已经够难受了,还要忍受味觉上的摧残。如若不是实在使不上什么力气,她一定会跳起来奋起反抗的。

皱着眉头再次睡了过去,半夜再次醒来的时候除了全身没什么力气外,倒是头不疼,腰不酸了,她在心中腹诽:虽然药是难喝了点,但是药效倒是果然是不错的。

在被子里伸了个懒腰,正想起身找点吃的,窗户不远的角落便传来熟悉的声音:“醒了?!”

周晓楠,欧宇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晓枫公子点评:

我也是看了蛮多书的老书虫了,《余爱未了》这本书还比较喜欢吧,情节设计的不错。一波三折,让人猜不到结局,却有所铺垫,文笔也不错,总体来说是一本好书,值得推荐。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