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现代言情 > 诱色撩情:罂粟娇妻心头肉
诱色撩情:罂粟娇妻心头肉

诱色撩情:罂粟娇妻心头肉

作者:殇,鸥

状态:已完结分类:现代言情

时间:2021-02-06 16:17:50

《诱色撩情:罂粟娇妻心头肉》是一本非常直接推荐的现代言情小说,情节引人入胜:“哈哈,厉害吧。这种小儿科,我从小就会了。哎,你不是说要教我骑机车的吗,现在走吧?”罂粟已经有点迫不及待,胜利的感觉让她兴奋。饭也来不及吃了。“你可真是有什么做什么!”陆俞珽从没有这样笑着对人说话。今天,他真的很开心。这场不是约会的约会还蛮不错的。“好啦,别废话,快走。”她的耐心可不怎么好。她拉着陆俞珽就要走,一只手拉住她:“罂粟,你该回家了。”是蓝星辰,他刚准备买点东西回去,不想在这里遇见了罂粟和陆俞珽在一起。他心里一紧,在他们还没有来得及走的时候上前阻止。
展开全部

诱色撩情:罂粟娇妻心头肉第7章试读

窗外雨阑珊,空气里弥漫着令人窒息的压抑,雨越来越大,打在玻璃窗上发出噼里啪啦的声音。

冷罂粟使劲吸了吸鼻子,感冒都好多天了还不见好。

就在蓝星辰买药给她的那个晚上,她华华丽丽的发起高烧来。她怕打针,也拒绝打点滴,很任性的不肯吃药,蓝星羽和白子翎都没有任何办法。蓝星辰只得像哄孩子一样哄她吃药,前前后后的折腾了一夜,她的烧终于退了,蓝星辰一夜没睡,精神恍惚了一整天。

本以为烧退了后感冒很快好了,没想到它就像江南梅雨时节的雨一样滞留在那里不肯走。

包里的纸已经所剩无几,但鼻涕却不知趣的流个不停,更要命的是鼻子不通,呼吸困难。空气沉闷的让人郁闷。冷罂粟狠狠地打开窗子,把头伸了出去。外面的空气很清新,楼下花园里的花朵在雨的洗涤下更加的娇艳。

就在她享受着这美好时刻的时候,一只手将她抓了回去:“喂,你难道不知道这是五楼吗?你掉下去不要紧,我害怕你会砸到别人!”萧漠枫怒气冲冲的朝她喊,这家伙难道不知道他在楼下看到她伸出来的半个身子时有多担心吗?难道发了一次高烧将脑子烧坏了。

搞什么?不就是呼吸了一下空气吗?有谁会那样不小心,从五楼掉下去?这小子怎么会老是这样夸张,难道不知道他刚才的那个动作很粗鲁吗?“我没有那么白痴从窗户里掉出去!”冷罂粟回瞪他,“倒是你刚才的举动把我吓得都快得心脏病了!”

“不跟你计较,外面有人找你。我就不明白了,为什么我认识的人都要跑来找你?”萧漠枫把书摔在桌子上,不满的嘀咕。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开始在乎她,明明被她气的半死,可还是会在乎,害怕她有事,害怕她会忽然消失在他的世界里。

“谁啊?你认识的人我怎么会认识?”她是无名小卒,又怎么会认识很多人?她并不是那种优秀到让大家都知道的好学生。

“陆俞珽你真的不认识吗?”萧漠枫故作惊讶的说。罂粟眼睛斜瞪着他,萧漠枫这小子欠揍,他竟然嘲讽她!

“我为什么要认识他?你这人很奇怪耶!”罂粟推开他,“你让一下,我出去看看到底是何方神圣,找我有何事。”这年头,人不怕出名,反而是为了出名可以不择手段,炒作,包装,手法多样,而且哪里都用的上。经济时代就是不一样,有钱才是王道!

冷罂粟走出教室,差点和一个在门口张望的男生撞了个满怀。

蛮帅的男生嘛!脸上的轮廓分明,笑起来的时候很阳光,细碎的发丝在额前轻轻地颤动。如果她是小说中青涩的小姑娘,她一定会对他一见钟情的,可惜,她不是,从来不是。青涩,对她来说是遥远的东西。

萧漠枫口中的陆俞珽一脸惊喜的看着冷罂粟:“原来你真的在这个班啊,把你从学校那么多人中找出来真的太不容易了。”那惊喜的神情,就像是在危难的时刻遇见了救命的稻草一般。

罂粟一脸茫然,他是不是找错人了?她根本不认识他好不好!罂粟一脸惶恐:“那个,你是不是找错人了?我好像不认识你。”

陆俞珽一愣,遂反应过来,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后脑勺:“哦,我是二年级的陆俞珽。你还记得刚上学的时候你被我的球砸到吗?我今天是来道歉的。”

被球砸到?她怎么不记得了,而且这都什么时候了,就算有那回事她也早忘了,这也腻夸张了吧,刚上学砸的人这时候才跑来道歉?罂粟垂下眼睛,并不明白这样的小事他为何还要大费周章的跑来道歉:“我都忘记有这回事了。”

“我本来要道歉的,可是当时你没理我。我以为,我把你给砸哭了,所以才这么费劲的打听到你在这个班,特地来向你道歉。”这应该是一个不拘小节的男生,却又有着如此的细心。

“这么久了,你也没必要道歉了吧?”他说的一本正经,罂粟反倒有点不自在了。

“我踢足球还第一次砸到人,如果不来道歉的话,我会觉得内心不安。而且,我是一个有礼貌的人。”他笑着摸摸鼻子,脸上已经有了淡淡的红晕,这样大大咧咧的男生还会不好意思哦。

罂粟被他逗笑了:“陆俞珽学长,我接受你的道歉。这样可以了吧?”

“为了表达我的诚意,我请你吃饭吧!”

罂粟一愣,没反应过来:“嗯?”

“反正就这样说定了哦!星期六我会在脆心阁等你。”罂粟完全没有反应过来,陆俞珽已经朝她挥挥手,走了。还真没见过这样快刀斩乱麻的人。他也不管对方答不答应,就私自决定?这也太专制了吧?罂粟摇摇头回到教室。

“这陆俞珽是什么人啊?”罂粟小心翼翼的问萧漠枫,这个家伙今天好像有点问题,她还是小心点为好。

萧漠枫斜着眼睛看着罂粟:“你不会是对他一见钟情了吧?”

“喂,这么俗的桥段你也信呐?一见钟情,我才不信!”她连日久生情都有点怀疑,何况是一见钟情。她是感情空白的孩子,习惯于一个人在路上走走停停,寂寞,没关系,缺少温暖,没关系,这么多年,她也不是好好地走过来了吗?

“哦?这样最好!”什么?他这话什么意思?这样最好是什么意思?罂粟偷偷地瞥了他一眼,想从他的表情中获得一些信息,他一副淡然的样子:“陆俞珽,是校足球队的队长,你进学校这么久了连这个都不知道?”

切,难道名人人人都得认识吗?那知道刘威煌的人又有多少呢?“他又不是贝克汉姆,我为什么要知道?”

“他可是无数女生心中的白马王子!”萧漠枫在说这话的同时偷偷地观察罂粟的表情,她一直就是花痴,看到长的帅的男生就会拉着他让他看,完全无视他这个帅哥的小小自尊心。

“是吗?如果被其他女生看到我和陆俞珽在一起吃饭会有什么样的情景呢?”罂粟一脸期待,她的生活过的太平静了,应该找点乐趣了。看到她这表情的萧漠枫就知道,这家伙又在什么打馊主意了。陆俞珽或许会为他跑来道歉而后悔到肠子都青了。

诱色撩情:罂粟娇妻心头肉第8章试读

天空很蓝很蓝,是空蓝的那种。这样的天气在这样的城市很少见,很多城市的天空总是污浊的,像是一张被泼上淡淡墨汁的蓝色画布。

说请她吃饭的人还没有到,罂粟看着外面来来往往的人发呆,耳边一遍又一遍的唱着的《安静》,就在这样安静的时候,一阵突兀的机车声传了进来,罂粟好奇的往声音传来的地方望去。这一望让罂粟的眼睛差点掉了下来,从机车上下来的那个人,竟然是陆俞珽!不过,他从车机上下来的时候好帅,阳光在这时候照在机车上,机车发出让人炫目的光,这种闪亮,就像从天堂逸散出来的。这个场面,一直是她心中梦寐以求的。她,一定,一定要学骑机车!

“哇,那是你的机车吗?”陆俞珽还没有进来,罂粟已经迎上去拉住他问,就像一个标准的花痴。

“是啊,怎么你一脸的惊喜?”陆俞珽很好笑的回答。

“真的吗?那你可不可以教我学骑机车?你知道吗,我超喜欢跨上机车的那种感觉。”她什么时候从花痴华丽变身为机车痴了?

“可以啊,那有什么问题。只要你喜欢,我就可以教你。”陆俞珽是爽快的人,他从来不会拒绝这种发挥他特长的请求。

冷罂粟没想到他会这么快的答应她,有点小小的意外:“真的吗?太好了!我终于可以实现我的小梦想了。”

“小梦想?”陆俞珽一边坐下,一边好笑的看着罂粟,“那你还有大梦想?”

“当然!人嘛,当然会有大大小小的梦想。小梦想有很多,大梦想只有一个。”她说着已经沉浸在幻想中了。

“冷罂粟,你,我只能说,你真的很像一个形容词。”陆俞珽拼命的忍住笑。

形容词?说她表情多变不就得了,还说什么像一个形容词?这个她也会:“形容词不好吗?你,不是形容词,你只是被形容词形容的名词。如果没有我,你将只是一个冷冰冰的名词。”冷罂粟挑衅的看着陆俞珽。和她玩这个,简直就是把自己往死路上推。

陆俞珽终于大声的笑了:“不知道的人听到这话还以为这是表白呢!”

“你……”冷罂粟想狠狠的回击,可是被眼前忽然出现的人吓得要说什么都忘了。

香水味拂面而过,看到她的脸会让人想到已经病入膏肓的病人,太白了,白的吓人,不知是涂太厚的粉还是天生就像一个病人。她的手搭上陆俞珽的肩:“珽,不是说好今天陪我出去玩吗?怎么又跑到这里来祸害人家小女生?你可真是一只花蝴蝶呢!”比林志玲还要嗲的声音,不过,这样的声音从林志玲嘴中说出来感觉很正常,可从她的嘴中蹦出来的时候为什么感觉有腐朽的的气味袭来?

冷罂粟饶有兴趣的看着她表演。看来这场面越来越有趣了。

“我?什么时候答应和你一起出去玩了?”陆俞珽满脸无奈,这种女生他已经遇过好几个了。

“珽,你不要这样对待人家好吗?你不是说过只要我不再去做兼职你就答应和我在一起的吗?”说着已经泪光闪闪的勾住陆俞珽的脖子,整个人就吊在了陆俞珽的身上,一边斜着眼睛挑衅的看着罂粟,“这个女生有什么好,你要和他在一起?”

冷罂粟表演欲空前的强盛,她也很会演的好不好?这种戏电视剧里见多了。她刚才惊喜的脸已经换上了那略带忧伤的淡笑:“如果我们家珽哪里对不起你,我代他向你道歉。但是,我真的很喜欢他,请你不要从我身边夺走他好吗?”获得同情必杀技泪光闪闪,楚楚动人。陆俞珽唇角上扬,好像越来越好玩了,冷罂粟好像也并不是一个无趣的人。

“你有什么资格站在珽的身边?长的又不怎么样,身材也不怎么样,你凭什么?我和珽已经认识三年了,而你呢?”看,当对手弱的时候她所有刻意伪装的娇弱都会变成强势。

“学姐,虽然我知道我和珽认识没有多久,可是,我们是真心要在一起的。求学姐放过我们家珽,他只是想过平静的生活。如果珽伤害过你,请你原谅他,如果你真的喜欢他,你会希望他幸福的,对吧学姐?”句句在理,句句都充满感情,她的表情真的是在请求,谁会认为这样的请求是假装的呢。

对方一愣,遂咬了咬嘴唇:“算你狠!”刚来时候的娇弱已经完全不见了,她转向陆俞珽,并没有看到冷罂粟嘴角升起的冷笑,“如果要我放弃,那是做梦!”说完直接甩手走人了。

冷罂粟和陆俞珽终于哈哈大笑起来了。陆俞珽抹了抹眼角笑出的泪水:“喂,你的演技真的不错,我刚才真的有被你吓到。”

“哈哈,厉害吧。这种小儿科,我从小就会了。哎,你不是说要教我骑机车的吗,现在走吧?”罂粟已经有点迫不及待,胜利的感觉让她兴奋。饭也来不及吃了。

“你可真是有什么做什么!”陆俞珽从没有这样笑着对人说话。今天,他真的很开心。这场不是约会的约会还蛮不错的。

“好啦,别废话,快走。”她的耐心可不怎么好。

她拉着陆俞珽就要走,一只手拉住她:“罂粟,你该回家了。”是蓝星辰,他刚准备买点东西回去,不想在这里遇见了罂粟和陆俞珽在一起。他心里一紧,在他们还没有来得及走的时候上前阻止。

“我要跟陆俞珽出去一下,你先回去吧。”罂粟扭过头去不愿意看到他的脸,如果看着他的笑容说话的话,她一定会毫不犹豫的跟他回家。

“罂粟,你不要闹了好吗?我们先回去。”依旧是很温暖的笑容,连生气都不会流露出来一点点。

罂粟觉得这一次不能再妥协了:“星辰哥,你没有必要为了我而委屈你自己,你明明就很生气不是吗?为什么你不朝我发火呢?你这样我会觉得我可怜你懂不懂!”罂粟第一次向蓝星辰发火,“你回去吧!”转身拉着陆俞珽头也不回的走了。

“辰学长,我们先走了哦!”陆俞珽只来得及说这句话。

蓝星辰愣在原地,伸出拉罂粟的手僵直在空中,然后孤独的垂下,他真的不知道她会在意这样对着她微笑,他以为微笑可以化解她内心的冰冷,填补她心中的空白。可是,这一切,她都不在乎。他黯然的垂下眼眸,或许是他用错了方法。

周围很安静,宽阔的练车场上一个人都没有。山在夕阳的照耀下更显得遥远,彩霞在天际蔓延的很华丽。

陆俞珽看着还在一旁阴郁着脸研究机车的冷罂粟。她从餐厅出来就一句关于蓝星辰的话都没有说。不过,看她那副几乎要将机车拆掉的表情就知道她真的很不开心,虽然她一直在笑着问他问题。

“罂粟,你还好吧?”陆俞珽坐在罂粟的身边,抚摸着车身。

“我很好啊!”罂粟转过头对着他微笑,似乎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一样。

“其实,你不该那样对辰学长……”陆俞珽话还没有说完,罂粟呼的一下子找起身来:“我要回去了!”很决绝的转身。辰学长当时就是看着这样的背影暗自伤神的吧?冷罂粟她到底知不知道她的决绝很伤人?她到底什么时候才会转过头看看她的身后,如果当时她转身,她就可以看到辰学长眼眸里深藏的疼痛。

既然她不想说,就随她去吧,辰学长的心情,她总有一天会明白的。

小说《诱色撩情:罂粟娇妻心头肉》 第7章 忽如其来的道歉 试读结束。

承平小郎君点评:

《诱色撩情:罂粟娇妻心头肉》很好看,好多年没有看到如此佳作,作者殇,鸥加油,最好每天多更几章,速度,给五星。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