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现代言情 > 首席女中医
首席女中医

首席女中医

作者:暖春半夏

状态:已完结分类:现代言情

时间:2021-01-09 16:55:14

《首席女中医》的主要情节是:林语菲用力点了点头,三人又说了一会儿话,段志军见林语菲的精神状态实在不怎么好,就和谢宁然一起告别了。在两人走了之后,林语菲又回到床上去睡觉,但这次不知道怎么的,她越睡越热,那种热简直就像是从体内烧出来的一样,林语菲裹在棉被里被热醒了,快速掀开被子一看,才发现自己的后背已经汗湿了,手脚也有些出汗,全身黏糊糊的,特别不舒服。“我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啊……”林语菲从床上下来,把潮乎乎的被子床单分开两边通风,自己则抓了一条毛巾过来擦身子,擦到一半,她忽然发现——头,不疼了!鼻塞,好了!肌肉,不酸疼了!
展开全部

19-烧山火

林语菲最终还是没抗住病毒性感冒的攻击,第二天就彻底爬不起来床了,谢宁然和段志军老先生到医院看了老邵先生之后,听闻了这个消息,特意打电话来问候。

林语菲耳朵里嗡嗡叫,隔着电话根本就听不清楚谢宁然在说什么,只是依稀听见“老邵先生”这几个字,连忙说:“我把我的位置发给你,你过来找我吧。”

谢宁然看着微信上林语菲分享的她的位置,和段志军商量了一下,两人一起去了林语菲所在的出租屋。

林语菲现在租住的小区环境还不错,只是她那个出租屋是房东在一个大套房中隔出来的,总共不过30平米,除开一个小小的卫生间之外,就只有一张单人床和一张书桌,林语菲的书很多,她买了个大书架摆在墙边,整个房间看起来就更加局促了。

谢宁然到了小区楼下,给林语菲打了个电话,不到十分钟,就看见林语菲穿着一件柠檬黄的卫衣、一条蓝色牛仔裤、脚上蹬着一双龙猫棉棉拖鞋就出来了,红着眼睛吸着鼻子,和段志军、谢宁然问好之后,就带着两人一起回了自己的房间。

进了林语菲的房间,段志军瞬间就被勾起了早年求学的精力,忆苦思甜之下,都不用林语菲自己提,就让谢宁然从包里取出了一版两寸的针灸针和酒精棉球,示意林语菲坐在椅子上,把上衣脱了,他要为她治疗。

林语菲跟着谢宁然这么多天,对于段志军的超然地位多少也有些了解,这会儿听见他要为自己治疗,眼前一黑,闪过去一堆粉红色的毛爷爷,说话的声音都有些颤抖了:“段……段老先生,我没钱啊。”

段志军竖起眉毛:“小姑娘说什么呢?老夫我为你治病,不过是举手之劳,怎么会收你的钱?”

但这是月薪10万/户的国医大手啊……林语菲双手都微微颤抖着,脱了上衣,露出里面的一件薄款T恤。

段志军让谢宁然过来帮忙把林语菲的领子拉下来一点,手指飞快地扎针进去,林语菲根本就没感觉到疼,就慢慢感觉到了热。

先是后背靠近肩胛骨的地方热起来,后来这种热就像是从身体内部一点一点烧出来一样,让她整个后背都热了起来,林语菲甚至怀疑,就这么短短的几分钟的时间内,她的背上都出汗了。

段志军并没有为林语菲行针很久,也没有给她留针,得气之后就把针拔了出来,让谢宁然把林语菲的裤腿挽起来,又在林语菲的足三里扎了一针,这次也是行针没多久,林语菲就觉得热——和后背的感觉不同,林语菲这次主要觉得热的地方,在肚子里。

段志军把足三里的针拔了之后,就没有再操作什么,而是慈祥地笑着看着林语菲:“林医生,感受一下吧。”

“啊?”林语菲还有些迷糊,动了动手动了动脚,鼻子依旧是塞的,身上的肌肉依旧是疼的,还能感受什么?见她还没反应过来,段志军也不强求,针灸的效果有快有慢,这都是因人而异的,他换了个话题,说:“老邵的情况已经稳定了,你也不用给他再加什么挂瓶,他的身体也承受不了那么多的药。你们医院呢,也没有什么药材能用,这样吧,我告诉你一个方子,主要针对心血管的问题进行一些温和的保健的,我们走了之后,你自己去找药店去合作煎药也好,把这个方子交给振尧让他去做也好,总之你自己看着处置。我和小谢是今天下午的飞机,以后也不知道有没有机会再见面了。”

林语菲本来就不太舒服,又被段志军重新提了一遍要分离的事情,顿时觉得自己的鼻子堵塞得更加严重了。

谢宁然忍不住笑了笑,说:“语菲,你要知道,天下无不散的宴席,分别,是为了下一次的重逢呀。”

“你说的真好听啊。”林语菲瓮声瓮气地说,“方子给我吧,我会和小邵先生合作。另外,段老先生,我想和您商量一件事。既然这个方子的性质这么温和,我能不能把它推广到我们科室所有病人的身上?”毕竟都是心血管方面的问题为主诉住院的患者,应该能用的吧?

段志军想了想,说:“这个需要你自己判断,但是你要是在使用这个方子的过程中出现了什么疑问,我也欢迎你随时和小谢交流。”

林语菲用力点了点头,三人又说了一会儿话,段志军见林语菲的精神状态实在不怎么好,就和谢宁然一起告别了。在两人走了之后,林语菲又回到床上去睡觉,但这次不知道怎么的,她越睡越热,那种热简直就像是从体内烧出来的一样,林语菲裹在棉被里被热醒了,快速掀开被子一看,才发现自己的后背已经汗湿了,手脚也有些出汗,全身黏糊糊的,特别不舒服。

“我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啊……”林语菲从床上下来,把潮乎乎的被子床单分开两边通风,自己则抓了一条毛巾过来擦身子,擦到一半,她忽然发现——头,不疼了!鼻塞,好了!肌肉,不酸疼了!

林语菲立马仔细地回忆了一下自己睡觉前到底吃了什么做了什么,排除了一切之后,林语菲就把答案无限聚焦于段志军给自己做的针刺治疗上,努力回忆着段志军那充满着独特魅力的行针手法,林语菲快速爬上床,找了一圈之后,没找到自己想要的书,又从床上爬下来,蹲在墙角的书柜前找了一会儿,才找出一本薄薄的中医教材——《刺法灸法学》。

在这本书里面,林语菲总算找到了段志军用的那个行针手法的名字——烧山火。

可不就是烧山火一样霸道嘛!林语菲一拍大腿,针灸真是太神奇了啊,要知道,因为病毒的高速变异性,西医所有的抗病毒要基本上都是没太大效果的呢。

不过,这究竟是什么原理啊?怎么针刺一次就基本上治好了我的病毒性感冒呢?还有我的肚子,现在还暖洋洋的,特舒服,吃多少西药也不能达到这个效果呀。

林语菲转头看了看潮湿的被单,前几天囫囵吞枣看进去的知识点在脑海里飞快地闪烁,林语菲忽然有了一个想法——其实,中医治疗病毒性感冒的办法,并不是像西药那样力求要把病毒杀死,而是把病毒从身体里赶出去吧,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它的疗效这么快,还不会如同西药那样产生那么多的副作用,也就不足为奇了。

林语菲前天才信誓旦旦地说自己不会背叛西医转投中医,这会儿她坚定的信念就再次遭到了严重的冲击——所以说,“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这句话真的不是胡说的。

20-笑容美滋滋

林语菲第二天带着点感冒的小尾巴去上班的时候,李健鸣也从德国回来了,章明靖拖着他超载的行礼屁颠屁颠地先回宿舍去了,稍后会来医院。

林语菲查完房之后,就看见不知道什么时候到了科室的李健鸣,简单地和她说了一下这两天医院发生的事情,着重提了一下段志军和谢宁然离开了,就站在一边等着李健鸣的指示。

李健鸣的沉默比往常更加长久,久到林语菲都要怀疑,她是不是无话可说了的时候,李健鸣忽然说:“你能不能就你这一周以来和谢宁然的配合,做一个评价。我要最客观的评价。”

林语菲想了想,说:“如果不抱偏见的话,那么谢宁然其实是一个很好的搭档,一个很耐心很有正能量的医生,技术也很好,和她合作的时候,不仅仅我很安心,就连患者的情绪也好了很多。”

李健鸣说:“也就是说,如果可以,你其实是希望团队里能有一个甚至是几个中医的。”

林语菲想了想,慎重地点了点头:“如果我们真的要把中医引进团队里来的话,一定要非常谨慎。我们医院在全国都属于标杆地位,要是因为用中医,不小心出了什么医疗事故,这不仅是对我们团队,对中医也是一个很重大的打击。”

李健鸣忍不住挑了挑眉:“我就离开这么几天,你就开始学会处处为中医考虑了?”

林语菲也笑了笑:“老师,您既然会这么问我,不就说明您其实也开始动心了吗?谢宁然那种类型的中医,多多益善嘛。”

“嗯,这个倒是需要注意的。”李健鸣点了点头,“等大家都回来之后,我问问大家的意见。”

事实证明,谢宁然的个人魅力还是很大的,再加上她虽然是邵振尧外聘来的专家,也确实有专家的实力,却没有专家的架子,气质温柔不说,还总是带着笑,医术又高明,团队里要真能多几个这样的中医专家,仔细想想,也是一件好事啊。

于是,当李健鸣在科室的医生查房回来之后这么一提,就得到了大多数人的支持,少数人没有明确表示反对。

于是,行动力一向惊人的李健鸣,当着他们的面整合完所有的材料之后,就去找了卞皓平。

林语菲他们则留在科室,该录医嘱的录医嘱,该上手术的赶紧就跑了,等李健鸣铁青着一张脸回来的时候,科室没剩下多少人了。

林语菲和姜勤的手术排在了下午,李健鸣回来的时候,把两人叫到自己的办公室去,低声说了一句:“卞院长驳回来了。”

姜勤倒是觉得理所当然,主动安慰道:“主任,卞院长对中医多排斥啊,你这么大喇喇地和他说,他当然不可能同意了。要不,我们换个法子……”

“换得了皮又换不了芯。”林语菲说,“卞院长不是笨蛋,再怎么换,我们总不能说不招中医师吧?”

姜勤见李健鸣的脸色依旧不好看,只能再想办法,说:“要不,我们科室收的中医师,先让他们当合同工,不进编内,卞院长就没办法做太多干涉了。”

李健鸣冷笑一声:“又要马儿跑,又要马儿不吃草。天底下哪有这么便宜的事?”能进他们省医的中医,就算不是那种医疗经验丰富的主任中医师或者主治中医师,怎么着也该是著名中医药大学研究生毕业的中医师,但这样的人,他们原本的就业环境就不是很糟糕,人家犯得着来你这么一个氛围不友好、还只想给人家合同工待遇的医院吗?

姜勤本来也不是很愿意和中医合作,接连提了两个建议,又都被否定了,就干脆闭嘴不言。

林语菲倒是想积极一点,但想到卞皓平对中医那种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几乎是深入骨髓的深恶痛绝,她顿时又没有把握了,只能眼巴巴地看着自家老师。

李健鸣原本就没指望他们能提出什么有价值的建议,但试过之后,才知道他们是真的提不出什么有价值的建议,只能摆摆手,示意他们先出去,自己则去了门诊。

这天下午本来不是林语菲副班,但是今天副班的秦勇秦医生临时被家里人抓去相亲,林语菲想着反正她下午也要在,就自告奋勇和他换班。

当林语菲一台手术结束,迈着有些疲惫的步伐从电梯里走出来的时候,正好遇上Essius一个人从楼梯口走上来,林语菲不由好奇地问了一句:“Essius先生,就您一个人来啊?”

Essius却像是被吓到了一样,身子轻微地颤抖了一下,盯着林语菲看了一秒钟,忽然问:“林医生,你是刚刚才从电梯里出来的,对吧?”

林语菲有些莫名其妙,和他一起往里走,边说:“对呀。怎么了?”

“没怎么。”帮BOSS订鲜花送给林医生什么的,是绝对不能经由他的手提前暴露的,听见林语菲的回答,Essius的脸上带出沉稳可靠的笑容,巧妙地换了个话题,“林医生今天下午几台手术?”

“两台,都是小手术,已经结束了。”林语菲说,“老邵先生的情况很好,小邵先生实在没必要一天三顿饭地往医院跑。”

所谓的成功人士,林语菲在医院三年多,也见了不少了,但成功到邵振尧那样的,还真是凤毛麟角,而孝顺体贴到邵振尧这样的,也是罕见。人都说,“久病床前无孝子”,但是邵振尧就是能做到,这一个月以来,只要他有空,他都会来医院陪着老邵先生,不管他上一秒怎么发脾气,对着老邵先生的时候,永远是和颜悦色的。这很难做到,也很让人感动。林语菲虽然依旧不喜欢邵振尧霸道的作风,但对于他也没太多的恶感了。

Essius推开单人病房的门,简单地和邵振尧说了两句,邵振尧微微挑眉:“林语菲还没走?”

“是的BOSS。”Essius说,“林医生并没有去值班室换衣服,而是去了科室,我猜想,她应该是和人换班了。BOSS,你要去和她说两句吗?”

此言一出,老邵先生先呵呵呵地笑起来。

邵振尧难得被自家父亲笑得有些不好意思,无奈地看了自家父亲一眼:“爸,你想说什么就直说好了。”

老邵先生悠悠然地躺在床上,轻轻拍了拍自己的胸口:“我啊,包括我这颗心脏,对林医生都很满意呐。小子,你对林医生是真喜欢吧?”

邵振尧笑了笑,坐在床边的椅子上,握着老邵先生的手,认真地说:“爸,我暂时不想安定下来,但我也没说要玩林医生啊,感情这种事,你情我愿嘛,我唯一能保证的是,在和林医生交往的期间,我不会招惹其他的女人。你看行不行?”

老邵先生对于自家儿子花心滥情的作风也有所耳闻,这还是他头一次听见他这个染了一身资本家臭毛病的儿子和自己保证这种东西,哼哼两声:“你能做到就好。”

邵振尧起身,笑着拍了拍自家父亲的手:“那你儿子我,这就去找林医生聊聊天了。”

“滚吧滚吧。”老邵先生不耐烦地挥挥手,“Essius留下来陪我说话就好。”

Essius立刻顺从地上前,站在了老邵先生的床边。

邵振尧带着浅笑从病房出来,直接走进了科室,见林语菲正坐在椅子上,弯腰180°在抽屉里翻什么东西,就敲了敲门,提醒了林语菲一下。

林语菲瞬间直起腰身,看了他一眼,提起的一口气又放松了下来,直接从椅子上滑下来,蹲在地上在抽屉里找吃的。

邵振尧走到她身边坐下,眼睁睁地看见她从抽屉里翻出一包真空包装的鸭爪和一包香辣小鱼干,往桌上一丢,连笑容都变得喜滋滋的。

段志军,邵振尧完本试读结束。

一条小嘉良点评:

我看的小说里面最喜欢的就是这个《首席女中医》,剧情一环扣一环,调理清晰,里面的人的性格我都很喜欢。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