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现代言情 > 独家爆料:惹上网红老婆
独家爆料:惹上网红老婆

独家爆料:惹上网红老婆

作者:写书的老外

状态:已完结分类:现代言情

时间:2020-12-16 09:58:44

作者写书的老外给大家带来了《独家爆料:惹上网红老婆》的主要情节:见柰小金靠近,从不吃亏的博卿一,猛地伸出舌尖,舔了下柰小金小巧秀挺的鼻梁。酝酿好的话还没说,冷不防博卿一来这么一出,柰小金像被针扎了般,迅速退后,鸡皮疙瘩起了一身。这人属狗的么,不是咬,就是舔。博卿一坐回真皮旋转椅,没有一丁点不好意思,好整以暇的欣赏着柰小金受惊的模样。也只有这一刻,她在他面前,是真实毫无伪装的。他喜欢,拨开柰小金层层的伪装,看她的情绪,因他而生。
展开全部

10-我的女人不需要操心这些

“什么?”柰小金愣,以为耳鸣听错了。

博卿一让她吻他?没搞错吧?

“吻我,就不发报道。”博卿一微扬着头一本正经重复了一遍,棱角分明的脸庞没有丁点不好意思,仿佛在说一件再平常不过的小事。

眨巴眨巴眼睛,柰小金迅速在心底衡量,这个条件划不划算。

上次是被强迫的,这次却要……变成主动。

只犹豫了一小会儿,博卿一就等的不耐烦,拨开柰小金的手继续通电话。

薄凉的唇上突然多了抹温热,阻止了即将脱口而出的话。

柰小金边吻,边摸索着将电话挂断。

生涩不情愿还夹杂一丝愤怒的吻,味道却一如上次般美妙,让人情不自禁想要索取更多。

黑沉沉的眸子有隐隐火光在燃烧,不满足于此的博卿一,扣着柰小金的肩膀迫使她离自己更近,反被动为主动,吻得更深。

博卿一力道很蛮横,容不得柰小金抗拒退缩。

隔了张宽大的办公桌,两个人上半身紧紧贴在一起,身体极度前倾,这个姿势令柰小金很不舒服,几乎站不稳。

想摆脱,可偏偏博卿一不放手。

博卿一用力嘬着柰小金的唇瓣,不断汲取着甘甜的汁液,仿佛吻不够般,迟迟不松开,不断掠夺着柰小金的呼吸。

脚尖点着地,柰小金维持这个姿势很辛苦。

唇瓣被博卿一吻得生疼,胸腔的空气也在一点点减少,似乎要窒息一般,快要撑不住时柰小金攥在胸前的手开始捶打博卿一的像烙铁般又烫又结实的胸膛。

强势掠夺的博卿一不但没退后,相反钳制住柰小金的双手。

反抗无效,柰小金只能默默承受。

意识一点点远离,柰小金以为自己会就这样被吻死时,博卿一像是良心发现般,退后些许,大量新鲜空气涌进胸腔。

柰小金宛若一条溺水的鱼,趴在桌上大口大口呼吸着新鲜空气,一双漂亮的眼睛染着薄怒,不服输的瞪着博卿一。

捕捉到柰小金的挑衅,博卿一眸光微冷,唇瓣吐出的词,却和他冰凉的眼神相反,火烫热辣,“你这么看我,会让我认为,你想再复习一遍刚刚的吻。”

柰小金……

她好冤!

眼里飕飕的冰刀退去,换上谄媚。

“太假!”博卿一想也不想的评价。

柰小金绝倒,想掐死博卿一的心都有了。

在一个三番五次威胁她,还接连占她便宜的人面前,她能保持真诚?

拿把刀剁了他,就是她此刻,内心最真实的写照!

然奈何,强权之下必低头!

接连换了好几副表情,博卿一才勉强表示认可,柰小金却觉得,她此生耐心都快被耗尽了,能保持理智,已经极其难得。

缓过气来,柰小金把玩着发尾,稍稍抬起眼角,姿态清纯而不失魅惑,幽幽扫了博卿一一眼,“电话里,你说,要我做你的女人?”

“是。”博卿一的回答斩钉截铁,丝毫不拖泥带水,一如他外表给人的感觉,干净,亦冷酷,让人捉摸不透。

柰小金却吃吃的笑了,仿佛听到了天大的笑话。

等笑够了,凑近博卿一些许,距离很近,被滋润过的唇几乎要碰到他线条刚毅的脸颊,灼热的呼吸也一并喷洒上去。

见柰小金靠近,从不吃亏的博卿一,猛地伸出舌尖,舔了下柰小金小巧秀挺的鼻梁。

酝酿好的话还没说,冷不防博卿一来这么一出,柰小金像被针扎了般,迅速退后,鸡皮疙瘩起了一身。

这人属狗的么,不是咬,就是舔。

博卿一坐回真皮旋转椅,没有一丁点不好意思,好整以暇的欣赏着柰小金受惊的模样。

也只有这一刻,她在他面前,是真实毫无伪装的。

他喜欢,拨开柰小金层层的伪装,看她的情绪,因他而生。

虽然不明白为何会有这种冲动,但必须抓住。

把眼前的女人牢牢捏在手里。

理了理情绪,这回柰小金学聪明了很多,知道从博卿一身上捞不到任何好处后,不再调戏他,开始正儿八经的商谈。

“据我所知,你是军人,而且已婚。”

博卿一微一挑眉,示意柰小金继续,除此之外,再无多余的表情。

“家有娇妻,却在外面胡来,跟我纠缠在一起,”说到这儿,柰小金挽唇笑的得意,“你老婆不吃醋?你婆家人不闹?”顿了顿,笑的更欢,“你家族的长辈,也不介意?”

被博卿一缠上后,她动用所有渠道查过他的资料。

博家,尽出痴情种。

偏偏,到了博卿一这儿,破了例。

静静听柰小金说完,博卿一猛的站了起来,深眸绞着她,外加身高优势,柰小金觉得压迫感很重。

抗不过低压,柰小金正准备说点什么缓和一下气氛,还没想好措辞就听博卿一沉稳坚定又带着霸道的声音响起,“做我的女人,不需要操心这些!”

11-只做正室不做妾

柰小金微愣,对上博卿一的深眸。

浓墨似的眸里,有强势,亦有认真,看的柰小金一阵恍惚。

恍惚过后,换上哂笑。

认真有什么用,还不是一意孤行逼她做三儿。

感情的世界,没有情,就什么都不是。

唇畔挽着抹玩味的笑,笑意却没抵达眼底,柰小金盯着博卿一认真道,“不需要操心是好,可怎么办呢?”

说着敛了笑,“我这人呢,心气儿极高,一般人都瞧不上,至于瞧得上的嘛……”故意停下,柰小金幽幽看着博卿一。

博卿一坐直了些许,拉近了和柰小金的距离,异常帅气的脸,吐出的气息却是凉薄到了极致,“我属于哪一种?”

柰小金很想说,博卿一哪种都不是。

但,没那个胆量,于是将话题又回抛给博卿一,“你觉得呢?”

薄唇轻勾,似笑非笑,英挺眉宇间满是自信,博卿一声音很笃定,“第二种。”

柰小金心底翻了个大大的白眼,面上却没有表现出半分,“我很欣赏你的自信,但我也有原则。”

顿了顿,放缓语速,绷紧了神经一字一字道,边说边观察博卿一的反应,“做你的女人可以,但我只做正室,不做妾。否则,我宁死不屈。”

空气霎时陷入静默,良久才被打破。

博卿一薄唇紧抿,神色严肃,让人看不透的深眸绞着柰小金,同样一字一顿的问,“认真的?”

“当然。”柰小金重重点头。

这是一场赌博,赌博卿一对她的兴趣有多少,除此之外,再没有任何筹码。

博卿一想整死她,分分钟的事儿。

蹙了蹙眉,博卿一没再说话,也没看柰小金,目光径直掠向窗外。

一缕细白的阳光穿透玻璃照了进来,落在博卿一身上,衬得他原本冷酷犀利的脸部线条柔和了许多,宛若镀了一层流金。

这张脸,紧紧是一个侧面轮廓,都令女人着迷。

只是可惜,里面装了一个,与那张脸极度不匹配的灵魂。

恶劣,没人性。

博卿一没说话,柰小金亦聪明的保持着沉默,兀自盯着那缕光中肆意舞动的尘埃。

整个办公室很静,静的只剩下办公桌上,古老样式的石英钟,秒针走过的咔擦咔擦声。

不知过了多久,博卿一才缓慢转身,看向柰小金的眼神,深邃的可怕,亦让人捉摸不透。

与博卿一的眸对上,柰小金一慌,以为谈崩了,脑子飞速转着,正绞尽脑汁想其他办法,冷不防博卿一的声音响起。

“回去吧。”

柰小金先惊,尔后心头涌上莫大的欣喜。

博卿一让她回去,意味着她的条件他做不到,同理,也意味着妥协。

没被这份惊喜冲昏头脑,柰小金得寸进尺继续开价,“从今往后,你不准对我身边或亲近的人下手。”

勾了勾薄唇,博卿一点头应了下来,“好。”

话落,眼帘微垂,遮住眼里一闪而逝的暗芒。

不对柰小金身边的人下手,但……可以对她本人下手。

博卿一肯定的回答瞬间给柰小金吃了一颗定心丸,心情大好的转身,临走前本着有美男便宜不占白不占的想法,摸了摸他的脸,扬长而去。

她还以为难逃今天这场劫数呢,现在看来,博卿一也不过如此。

一说要上位,就乖乖缴械投降。

果然,有钱有权的大户人家都一个德行。

婚姻与利益挂钩,这婚,哪是想离就能离的。

不离婚,就会犯重婚罪。

这两个罪名,博卿一哪个都吃不消。

目送着柰小金脚步欢快的离开,博卿一松了松领带,薄唇扯出一抹笑,唇上还沾着抹水渍,阳光一照,散发着晶莹剔透的光泽。

只是那表情,怎么看怎么阴险狡诈。

回到年瑶住处,发现年瑶没去上班,柰小金边换鞋边问,“瑶瑶,你怎么没去公司?”

年瑶直接忽略柰小金的问题,满脸担忧道,“他没为难你吧?”

他,自然指的是博卿一。

见年瑶这么担心自己,连班都没上,柰小金心里一暖,一把挽住年瑶的胳膊,出口的声音难掩嘚瑟,“我这么聪明,怎么可能吃亏,要吃亏也是他博卿一。”

听了这极其自恋的回答,年瑶忍不住抽了抽嘴角。

看柰小金是发自内心的高兴,就知道麻烦已经解决,于是放下心里的担忧,和柰小金贫嘴,“少自恋了,小心话说的太满,被打脸。”

“怎么会?”柰小金边叫边去捏年瑶的脸,“要打脸,也是打他博卿一的脸。”

博卿,奈小金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丁酉超级甜点评:

看完《独家爆料:惹上网红老婆》这本书,我长呼一口气,柔和的日光温柔的洒照在我的头顶,形成一个光圈,写书的老外的笔风不拘一格很有意思。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