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穿越重生 > 医手遮天:狂妃不好惹
医手遮天:狂妃不好惹

医手遮天:狂妃不好惹

作者:九霄六月

状态:已完结分类:穿越重生

时间:2021-03-05 16:55:58

医手遮天:狂妃不好惹主角是端木思莫宸,是一本难得的剧情与文笔极佳的短篇类佳作。文章内容讲述了二十一世纪的金牌特工,穿越成国公府不受宠的嫡出小姐。爹爹不亲,祖母不爱,妹妹心狠手辣,未婚夫更是时刻想着休了她!世人皆说她痴傻,谁能料到,这么一个傻姑娘竟能得到太子殿下的庇佑“你到底是不是女人?”太子莫宸躲在水缸里,被迫受制于人。端木思笑了笑,“你以为你今天从这里出去,还能冰清玉洁了?”比起所谓的世子妃,她显然对太子妃更感兴趣。
展开全部

别院-九霄六月

端木思随着莫宸出了门,因为莫宸穿着一身的便衣,所以马车也低调,但是端木思感觉得到周围别扭的气场,一定有不少的侍卫在暗中保护的。

到了刑部,门口的侍卫一看是太子立即放行,倒是看到端木思一个小姑娘的时候有些惊讶,刑部不是关着重要的犯人就是停着一些涉案的尸体和物证,一个娇弱的小姑娘来这种地方干什么?但是莫宸一个眼神,众人也不敢有疑虑,痛快的放行。一个侍卫连忙上前给莫宸引路,莫宸直接发话:“看尸体!”

七拐八拐,终于拐到了停尸间,因为还是冬天,腐烂的情况并不严重,倒也没有刺鼻的浓臭味道,只是一些防腐药剂的味道让端木思有些辣眼睛。

侍卫领着二人到了一间屋子,屋子上只有几个供透气的小气窗,光线也不是很足,插上火把才明亮一些。莫宸直接一指一架台子上的尸体说:“就这具了,你查查吧。”

端木思倒也不怕,直接掀开了盖着尸体的白布,一具中年男尸就露出来了。

因为这件案子坊间传的沸沸扬扬,尸体刚发现的时候一点外伤都没有,七孔流血面红耳赤的样子就好像是有冤魂索命一样,所以老百姓也人心惶惶。京中出现了如此邪乎的案子,皇上也觉得有伤皇权稳固动摇民心,所以下令要彻查这件案子。

“有刀没有?短小一点的就行,匕首也可以,但是要锋利。”端木思头也不抬的问,莫宸用眼神示意了一下之前引路来的那个侍卫,侍卫麻利的掏出腰间的匕首就递了过去。

端木思接过匕首,在尸体的胃上比划了几下,下刀,直接开膛破肚,然后取出胃里的残余渣滓,顿时一股酸腐的味道弥漫在停尸间,侍卫直接受不了呕吐了起来。倒是莫宸不动声色,就看着端木思取出乱七八糟的残余残渣,但是眼中的余光也打量着端木思,他不明白这女人怎么一点都无动于衷,这么恶心的东西竟然也面不改色!

“你别吐了,去找个鸡狗什么的。”端木思叫着一边呕吐的侍卫说。侍卫一听可以离开这个恶心的地界儿连忙点头,跌跌撞撞就跑出去了。

“你胆子还真大!”莫宸看着端木思一脸毫无惧色的样子说。

端木思把呕吐物放到地上,然后起身说:“太子殿下也不错,一般人都会是刚才那个小子的样子,你倒是眉头都没有皱一下。”端木思有些坏笑,她其实也想看看堂堂太子呕吐的衰样的,只是莫宸不太配合。

“你也说是一般人了,我岂是一般人?”莫宸说,端木思觉得开膛破肚都没恶心到她,竟然让莫宸的一句话弄得她的胃里有些翻腾……这位太子殿下还真不是一般人,不是一般自恋的人。

侍卫找了一只母鸡,端木思直接让母鸡去吃那呕吐物,看着母鸡一口一口的吃着那么恶心的东西,侍卫再次受不了,憋的眼泪都要出来了。

“出息!”莫宸笑骂了一句,然后把注意力放到了母鸡身上。

母鸡吃了那一摊东西就直接倒地了,莫宸上前查探,然后说:“死了。”

端木思想了想说:“那就八九不离十了,虽然胃里的东西有些看不太清,但是好像是小鸡炖蘑菇和一些干饼一类的,倒像是家常吃的一些饭食。”端木思手指捻着那些东西,然后起身说:“这人的身份背景和家人情况给我说一下吧。”

那侍卫从放尸体的台子下面的一个抽屉拿出一个册子,上头记录这案件的相关事宜,端木思接过来好好的看了看然后对那侍卫说:“他老婆就是凶手,抓人吧!”说完就把那个册子给了莫宸。

莫宸没想到让刑部和朝臣都头疼的案子竟然就这么一炷香的功夫就解决了,然后看向端木思,就听端木思说:“死者胃里有迷药,身上没有明显伤痕,七孔流血又面部发紫,指甲发绀,一看就是窒息而死,而且胃里的东西是再常见不过的吃食,太子想不到?”

端木思说完又指了指册子,示意莫宸自己看看上面的细节,死者经常打老婆已经算是很重要的线索了。只是因为死者身上没有明显的挣扎痕迹,所以刑部才迟迟没能破案。

“不是我想不到,估计是个人都不会像你一样剖开肚子破案!”莫宸一脑袋的黑线,原来真相就是如此让人哭笑不得。

端木思笑一笑,然后一耸肩膀,说:“我就是喜欢这样简单且粗暴,不过结果是好的就行了!”

莫宸说完就把册子丢给侍卫,说:“你也听了半天了,该怎么做知道了吧!”侍卫连忙点头,之后的事情他们刑部直接出面抓人过审就行了,如此一来,莫宸的工作也算告一段落了。

“走吧。”莫宸说完就走在前头,端木思跟在后面。来的时候端木思坐马车里,莫宸骑在马上,回去的时候,莫宸也钻进了马车里。

在停尸间停留的时间不算短,多少沾染了一些尸体的腐烂味道,端木思闻了闻自己,眉头一皱。莫宸看着端木思只是皱皱眉头并没有多说什么,但是看得出端木思对这股味道还是很反感的。

“去别院。”莫宸说,外面的车夫赶紧答:“是。”

端木思连忙说:“别院?”太子不是应该住在东宫的吗?没想到莫宸在京中还有别院。

“有疑问?怕什么?”莫宸一脸玩味的坏笑,端木思想了想说:“我怕什么?就算太子把我怎么样了,也是我占了便宜,有什么可怕的!”

这女人是不是天不怕地不怕啊?如果是寻常女子,听他说了这话肯定会娇羞脸红的吧?难道是自己魅力不够?想到这里莫宸嘴角抽了抽。

到了别院门口,已经有侍卫出门迎接,一看到马车上下来的莫宸,连忙行礼:“太子殿下,我马上叫人……”准备沐浴更衣四个字硬生生的憋回到嘴里。因为他看到端木思紧随着莫宸身后从马车上下来,莫宸还伸手扶了一把,端木思也没在意让莫宸扶着就下来了。

“殿、殿下?”侍卫懵了,这是他们家殿下?殿下从来都是不近女色的,有些女人硬扑都被殿下赶走了,眼下这女人到底是何方神圣?竟然还让他们殿下扶?

“嗯?怎么了?”莫宸回头看向侍卫惊诧的表情盯着他和端木思,明白侍卫脑袋里想什么了。

“还不去准备沐浴!”莫宸赶紧打发走侍卫,就领着端木思进了别院。

端木思看着别院假山亭台弄的倒是别致的很,莫宸把她交给了几个侍女就自行先离开,然后由侍女领着她去沐浴。她被领到一个小院落,院落里的浴室已经备好了热水,她不由得感慨,不愧是太子府邸,就算是个别院都配备的这么齐全。

脱了衣服,坐到池子里,里面的花瓣倒是不少,她本身也不是畏首畏尾的人,自然也不会因为在陌生地方洗澡而神经紧张。

“姑娘,主子说府里没有女人的衣服,让姑娘先着男装将就一下。”一个侍女低头进门,然后双手捧着衣服进来。

“我穿你们的衣服也行,不用非要穿他的……”端木思说,让她穿他的衣服,她会别扭的,这院子侍女也不少,随便找一套对付一下就行。

“主子说,姑娘金贵着,岂能穿婢女的衣服。”侍女说着,就把衣服先放在一旁,又慢慢的退出去。

“……”她还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这么金贵了,眼下自己脱下的衣服已经被拿出去了,又没有别的衣服,只能先穿莫宸的这一套男装。

莫宸的个头比端木思要高大些,没想到这一套男装端木思穿上之后竟然还有些合适。随手擦了擦头发没有再梳发髻,只是随意的披在肩上出了浴室。

由侍女引着她到了莫宸的书房,此时莫宸也刚刚沐浴完。看到端木思穿着他的衣服过来,倒是审视了一番。

“是不是有点别扭?我没穿过男装,是不是我哪里穿错了?”端木思察觉到莫宸的目光有些不自在的说道。

“没想到你穿我的衣服还别有一番味道。”莫宸上前说,然后很自然的就把端木思的衣领拽了拽,端木思细柳的身材穿他的衣服还是有些撑不起来,肩膀上看着有些松松垮垮的。

“殿下……”端木思没想到莫宸会为她整理衣服,虽然她不在乎男女大防什么授受不亲的,但是他这样好像不太寻常。

“嗯?”莫宸应了一声,之后才发觉自己的行为有所不妥,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这么自然的就给端木思整理起衣服,那么自然的就……

“咳,衣服有些松垮垮的,你先对付穿一下吧。”莫宸尴尬的说,然后回过头整理自己的衣服来掩饰这份尴尬。

端木思不再多想,他一个太子,什么女人没见过,她一个瘦竹竿也不用多心。直接说:“不过这衣服倒是合适,还以为你的衣服我穿会大很多。”

进宫-九霄六月

端木思说完,就听莫宸说:“是多年前的旧衣了,那时候我还小呢。”想着那时候他的母后也没有去世,外祖家也没有落魄,他也不像现在这样,处处制肘还要机关算尽。

端木思看到莫宸的脸色渐渐失了笑意,察觉出他的心情可能不太好,所以也不多问,看了看天色,说:“我该回去了,不然赶不上府里的中饭了。”以前刘奶娘还在的时候,她们倒是可以自己开小灶,现在刘奶娘不在了,她也不太会下厨,就只能又吃府里的大厨房,过了饭时是没有饭的。

莫宸一听,刚想留她吃一顿饭,还没等开口,就看到端木思背过身整理头发,脖颈露出了些许柔荑的肌肤,忽然感觉心跳不对劲了。

“那你就先回去吧!”本想说出留吃饭的话不但没说来,还赶紧招呼侍卫送客。

“嗯?”侍卫一听是送客,又弄不明白了,看之前两人的相处挺好的,怎么一言不合就送客了?

端木思也有点摸不到头脑,但是本来她也是要走的,也没在乎太多,从侍女手里接过自己之前穿来的衣服,就向门口走。

看着端木思瘦小的身躯在宽大的衣服里显得更加的渺小,莫宸又叫来一个侍女,说:“你去送,把强风叫回来。”强风就是之前的那个侍卫,跟了莫宸多年,属于莫宸的心腹侍卫。

强风没想到刚被派出来送客,就又被侍女唤回去,正在云里雾里的时候,就看到了莫宸的身影,走近了就听莫宸说:“一会儿把别院的厨子和一个侍女送到国公府,就说是我奖励端木思办事得力。”

“啊?”强风在这一天里已经在风中凌乱了好几回,平日的太子殿下可不是这样的,怎么今天想起一出是一出啊!他们家殿下到底是怎么了?

“有问题?”莫宸挑眉,最近他是不是治下不严了?

“没有,属下遵命!”强风赶紧去办,几乎是一路小跑的消失在莫宸的视线里。因为莫宸不会经常来别院,所以就配了两个厨师,随便挑了一个又叫上一个侍女,小心谨慎的嘱咐几句,就把人带出去了。

端木思前脚刚被马车送到家,后脚强风就送来了厨子侍女,国公府又热闹了,看热闹的冷嘲热讽的都有,这次就连老太爷也不淡定了,直接亲自到了端木思的小院。

端木思没想到老太爷会亲自来,还以为稍后会传唤她去问话呢。她的屋里别说茶水,连口热水都没有,老太爷看情况也就不强求了,说正事儿要紧。

“思儿,虽说你入了太子的眼,但是你名义上和世子的婚约并没有变,若是太大张旗鼓的和太子走到一起,未免落人口舌。”

“那依祖父的意思呢?”端木思问。她心里清楚,老太爷是要为端木灵铺路了,不管她今后如何,端木灵势必是要嫁给莫云的,今日来也不过是找个借口,算是打招呼。

“还是先把婚约取消吧,这样对谁都好。”老太爷把话说的好听,但是端木思心中却明白,老太爷想凭一句话就让端木灵白捡一门好亲事,哪有那么便宜?

“祖父说的是,不过希望祖父先不要把消息公布,若是传出去,也会说咱们国公府有失礼数,毕竟是婚约,弄不好,不光世子面上无光,就连灵儿妹妹也会落个不好名声的。”端木思想稳住老太爷,怎么也得给她腾出点时间,去多捞点东西。

老太爷也觉得此话有理,点点头,然后换上一脸的笑意,说:“思儿和太子走的这样近,太子可有什么承诺了?”精亮的小眼神熠熠生辉。

“思儿只是幕僚而已。”端木思说的模糊,不给老太爷明确的答复。老太爷也看出端木思并不想多说,也只能作罢。

老太爷刚走没一会,就派来了下人,在端木思的院子旁边起了小厨房,以后她可以自己开灶。

日子过得快,眼看就到了入宫给淑妃娘娘过生辰的日子了。端木思也加入了入宫行列,穿的衣服是丞相夫人送的,质地比端木灵端木雪身上的还要名贵,不免又引发了一系列的酸言酸语。对此端木思毫不在乎,反正她也不会少块肉。老太爷因为年岁大,连着太夫人就没有进宫,带头的是国公爷和端木夫人。

因为得了皇上圣旨,国公府在宫门口前所未有的风光了一把,就连端木夫人也趾高气昂的下了马车。端木思跟在众人后面,第一次入宫还是谨慎点好。端木灵和端木雪不是第一次进宫,看向端木思的表情也带着得意和骄傲。

一踏入宫门,气氛都不一样了,眼看年关将至,宫里却依旧没有半点年味儿,更多的是庄严压抑。淑妃的广袖宫处于深宫地带,越走端木思越觉得一入宫门深似海。

广袖宫的气氛好一些,因为是生辰,多少装点了一些,众人一到,依然是要集体给这位淑妃请安行礼,就连国公爷也不例外。

淑妃因为是今晚的寿星,打扮的也是风姿绰约,虽是已经育有一个九岁的皇子,但是身材容貌还是韶颜丽人。而站在一旁的十二皇子一脸冰冷,完全不看向下面的人。

“兄长嫂子快请起,叫后面的小辈儿也起来吧,一家人不要如此多礼了。”

“多谢娘娘!”国公爷起身,领着一家人落座,端木思的位置比较偏,还没等坐下,就听到尖利的通报声:“皇上驾到~”尾音还特意拉长,听的端木思直颤……

皇上一来,少不了又是跪地一片,端木思有些郁闷。

皇上今年五十多了,淑妃不到三十,看着就好像父女,淑妃坐在皇上身边,笑的温顺无邪。

“今天是为了爱妃过生辰,众位也是爱妃亲人,不要拘束。”皇上说,看样子对淑妃是极其宠爱的。

底下的人依然是答应着,嘴里还不忘感激洪恩浩荡,但是该拘束还是拘束,皇上后来也看出来大家都不敢放松,直接先离开,表示把自由空间留给大家。皇上一走,国公爷就放松起来,人一放松,就会多少得意忘形起来。

“小景侄儿今日没到?”淑妃问,说的是端木景,国公爷的小儿子。

“景儿在书院,正赶上年前小测,也走不开,不过他有写信回来,说祝娘娘青春永驻福寿安康。”回答的是端木夫人,端木景写信是完全没有的事儿,全都是她自己编的。

淑妃点了点头,这时候国公爷说:“娘娘在宫中锦衣玉食,倒也忘了家中的兄长,怎么不向圣上为家中多求一些富贵啊!”语气中有羡慕也有埋怨,淑妃一愣,没想到国公爷会如此一问。

当年就是为了家中求富贵她才嫁给大她二十多岁的皇上,要不然世袭爵位都是要降爵的,哪来的现在的“国公”一位,想到这里淑妃脸色有些不悦,说:“兄长可是忘了,这国公之位是如何保住的?还有二哥三哥的官位?”

二爷和三爷资质平庸,要不是有淑妃这层关系,又怎么可能去地方做官?如今国公爷的话实在是有欠妥当,淑妃又怎么可能高兴的了?

端木思看着这对兄妹针锋相对,心里也同情淑妃,为了这样一家人牺牲自己,实在不值。国公爷被淑妃呛的一句话不说了,淑妃才有功夫打量其他的人。端木灵和端木雪总入宫,她自然熟悉,只是还有这位……

“下面坐的可是思儿?”淑妃不确定的问。

端木思起身行礼:“正是思儿,姑母挂念了。”端木思没有直接叫娘娘而是叫姑母,听到淑妃耳中却是中听很多。

“真是思儿,如今都长这么大了。”淑妃说。

端木思从记忆中对这个姑母的印象就是零,想来这么多年,这个姑母对她也不是很关怀。

“对了,我记得当时嫂子还为你指了婚,是齐王家的世子,如今思儿也大了,倒是何时完婚呢?”淑妃问,表面上是关心端木思的婚事,其实也和自己有关,毕竟国公府搭上齐王府,那么她这个淑妃和十二皇子也算是多了一份靠山。

此话一出,国公爷和端木夫人的脸色有些不好了,端木灵的表情也尴尬了一些,一时间却是没人回话。淑妃久居深宫,对外界的事情了解不多,所以看众人面色有异,也不知是什么原因。

“婚事还未提及,多谢姑母惦念了。”端木思回答,她心中是高兴的,如今这事情逼得越紧,那么端木灵就越是着急,她如果迟迟不松口,那么端木灵就不能嫁给莫云,就算嫁了,前面有个她,那端木灵撑死也就是个侧妃,端木灵肯吗?

“哦。”淑妃不再多问,剩下的时间也就是聊个家常,入宫的时候是下午,此时天色已经黑了,按照宫规,宫外之人除非特殊情况,否则是不许在宫内过夜的。端木思随着一家子人起身和淑妃告别,按部就班的向宫门走,刚一出广袖宫,就有一个太监领着几个宫女过来。

端木思,莫宸完本试读结束。

威威mio点评:

《医手遮天:狂妃不好惹》这本书的故事太过千篇一律,女主的言行性格也都基本没变一直跳脱,只是换了个背景,看久了乏味。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