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都市情感 > 桃运狂少
桃运狂少

桃运狂少

作者:东方少帅

状态:已完结分类:都市情感

时间:2021-01-13 13:59:10

东方少帅给大家带来的《桃运狂少》讲述了昊宗的故事:警花皱着眉头说:“准确地说,是贩毒分子,这家伙这几天准备和人接头,误把你当成联系人了,看你这一副傻呆样,和大毒枭搞到一起都不知道,还说什么大话?抓贼是我们警察的事,你老老实实干好你的本职工作就行了。对了,你是哪里人?来华海干什么?”警花说着,打开了昊宗的手铐。昊宗见她为自己打开了手铐,就对这位警花徒生几分好感,也没隐瞒,就直接说:“我是东北人,来华海……找媳妇。”
展开全部

桃运狂少:我媳妇是警察

女警花正色说道:“你有什么事情,等回到警局再说吧。”还不等昊宗有反应,银光闪闪的手铐就扣在了昊宗的手腕上,昊宗有心反抗,转念一想:“算了,自己出手要是轻了,说不定打不过这丫头,要是出手重了,将她打残废,还要落个袭警的罪名,大不了跟她回警局,把事说清楚。反正我本来就没事。”于是,昊宗不服气地大声说:“去警居就去警局,我要投诉你,滥抓好市民。”

女警花哼了声,说:“看你这样子,也不是华海市的市民,顶多算个流动人口,少废话,跟我走。”

昊宗带着一脸的无奈,跟女警花来到华海市南滨分局,还好没几个人注意自己,女警花的同事见她带昊宗回来,也只是微笑着打个招呼而已,没人来过问她的事,大家对这位女警花似乎十分敬畏。女警花将昊宗带到了自己的独立办公室,说是独立办公室,其实是治安科的审讯室,原来这间办公室共有四个警员,因为都受不了这位大小姐的野蛮行为,全都退避三舍,跑到隔壁去办公了。

女警花进屋之后,大马金刀地坐下来,然后对昊宗说:“现在,你可以说了,将你的全部犯罪过程,一一详细讲来。我们的政策是,坦白从宽,抗拒从严,和政府耍心眼,搞欺骗,罪加一等。”

昊宗怒火燃烧,对着女警花就嚷起来,“我到底犯了什么罪?要是没有的话,麻烦你先将这东西给我打开,不然的话,我就要投诉你。”

女警花一点也不害怕,一拍桌子,“你喊什么?你贩卖淫秽光盘,还不配合警察办案,你还有理了吗?”女警花的声音很大,和昊宗你一言我一语的对着喊起来,隔壁的两个男警察跑过来看热闹,靠在门口,一左一右,看他俩那架势,昊宗若是敢出言不逊,口上带脏字的话,他俩就敢过来给昊宗一顿暴揍。看到并无异常之后,两个男警员这才离开。

昊宗和女警花吵了一会儿,发现和这野蛮女警实在是无道理可讲,天知道她为何要刁难自己。来硬的不行,昊宗只好换了一副口气说:“警察同志,我真的是无辜的,你相信我吧,你想现在都什么时代了,我要是靠贩卖盗版光盘谋生,能养家户口吗?”

看到昊宗没了火气,警花的口气也稍微温和了那么一丁点,“算你有觉悟,你当我不知道吗?我带你回来,主要就是让你配合警方,抓捕贩毒分子。”

昊宗不太明白她的话,就含糊地回答:“我一定配合政府。”

警花点点头,说:“你说那些光盘不是你的,那是谁的?”

昊宗回答说:“我也不认识那个人,我今天早晨刚到华海,在这里亲戚朋友都没有,谁也不认识。”

警花看了看昊宗的行李包,继续问:“他都跟你说什么?”

昊宗回忆了一下,就把胖哥跟自己说的那些话,重复了一遍,警花一拍桌子,怒道:“果然是他,我们的人跟了他好些日子了,今天居然又让他逃跑了。”

昊宗惊讶道:“政府,那小子是犯罪分子吗?我要是知道他是犯罪分子,就不会让他逃跑了。”

警花皱着眉头说:“准确地说,是贩毒分子,这家伙这几天准备和人接头,误把你当成联系人了,看你这一副傻呆样,和大毒枭搞到一起都不知道,还说什么大话?抓贼是我们警察的事,你老老实实干好你的本职工作就行了。对了,你是哪里人?来华海干什么?”

警花说着,打开了昊宗的手铐。昊宗见她为自己打开了手铐,就对这位警花徒生几分好感,也没隐瞒,就直接说:“我是东北人,来华海……找媳妇。”

“找媳妇?”警花突然把脸孔一板,冷声问:“你先前不是说在华海市没有亲戚朋友吗?怎么又冒出媳妇来?”

昊宗说:“我们还没有结婚……”

警花出于职业习惯,顺口盘问:“你媳妇是干什么的?”

昊宗也随口说道:“和你一样是警察。”

警花悠然一怔,抬起头正好看到昊宗正在注视着自己,那目光中似乎有一种说不清的暧昧,她下意识感觉昊宗是在故意调侃自己,啪的一拍桌子,“你给我老实点,刚给你打开手铐,你就开始油嘴滑舌,我现在怀疑你是贩毒分子同伙,打开你的行李包,我要检查……”

“这个……有这个必要吗?”昊宗一听警花要检查自己的行李,有点不太高兴。但是,警花手快,啪的一声,将昊宗的行李包搁在了眼前的办公桌上,狐疑的目光看着昊宗,问:“你为什么不让我检查?”

昊宗觉得警花是在无理取闹,她检查自己行礼的理由是自己不让她检查,也就是说,你越是排斥的事情,她就越喜欢做,干脆由着她好了,反正里面也没有代表犯罪的东西。于是昊宗将脸仰起来看着天花板不理她了。

警花也不客气,将行李包里面的东西一件一件往外掏,里面差不多全是昊宗的换洗衣服,这丫头却看得挺仔细,一件一件的过目,好像真把昊宗当成了贩毒分子的同伙。突听她愤怒地大骂一声:“混蛋,臭袜子你也好意思让我检查?”昊宗低头一看,只见警花一手捏着鼻子,一手将昊宗的臭袜子扔回行李包。

昊宗顿时心花怒放,口上不饶人地说:“警察同志,是你自己要检查的,我的臭袜子怎么了?应该不会成为贩毒的证据吧?”

警花哼了一声,显然失去了继续检查下去的兴趣,她唯恐下一件摸出来的会是昊宗穿过的内裤。就在她打算放弃检查的时候,突然眼睛一亮,同时伸出白玉手,从行李包中将一个卷轴事物拿出来。

桃运狂少:嫌疑犯

“喂,你别动我的那幅画。”昊宗见警花要动自己的传家之宝,有点着急了。那幅画可是昊宗爷爷,昊宗爸爸,昊宗自己练功的必备之物,哪容别人乱动,可是他越是反对的事情,警花就越想看个究竟。

“不让看?我现在怀疑你走私文物,非看不可。”警花说着就要把轴画打开,昊宗也急了,伸手过去阻拦……警花一抬胳膊,伸出双手就想推开昊宗。昊宗一心想着别被这个女暴龙弄坏自己的宝画,不知不觉中手上就用上了金丝缠腕的功夫,昊宗的手掌如同泥鳅一般,从警花的双手之间滑了进去,由于用力过猛,居然一下子推到了……

“啊?”被袭胸,警花一刹间羞得粉脸通红,失声大叫,她长这样大,还是头一次被男性摸到胸部,而且对方还是一个……嫌疑犯。

“啊!”昊宗也失声叫出来,那触手如软的感觉让他顿时大脑短路,竟忘了将手从警花身上收回来,还没等昊宗清醒过来,啪!脸上就挨了一记耳光……

“你怎么打人?”昊宗质问。

“是你自己讨打。”警花说着又是一记重拳朝昊宗胸口打过来,这一次昊宗没让她再得手,脚下迷踪步法将身形移动了一下,警花一拳打空,她余怒未减,还想对昊宗继续施暴,突然她的手机响起来。

警花停下手,接完电话,审视了昊宗几眼,突然掏出手铐又把昊宗拷到椅子上,打开那副轴画看了半天,也没看出啥情况,警花阴着脸说:“你的问题我还没有查清楚,等下午我回来继续审你。”

昊宗这才意识到已经到了午饭时间了,“喂,你还没查清楚?我的行李包你可都看过了,没有证据,你凭什么扣留我?”

警花冷漠地一笑,“我回家吃午饭,你的情况我下午回来会处理的。”

警花走出分局大楼,开车回到市北郊别墅家中,她的父亲欧阳勋正在等她,刚才那个电话就是欧阳勋打给她的。见欧阳莉姿回来,欧阳勋问道:“小姿,明天周末休息吗?”

欧阳莉姿回答:“爸爸,我周末有任务,怎么,明天又要我陪你的客人吃饭?我可没空哦。”欧阳莉姿说完,直奔洗手间去了。

看着女儿离去的背影,欧阳勋陷入了沉思……

曾经是华夏特工的欧阳勋,在那次难忘的海外斩首行动中,险些丧生,幸亏自己的搭档冒死相救。任务完成了,他的搭档牺牲了,那个搭档就是昊宗的父亲。十五年前,欧阳勋带着搭档的遗物,去他的老家看望他的妻儿,为了报答搭档的救命之恩,就将自己的女儿,与搭档的儿子订下了娃娃亲,他希望女儿长大之后嫁给搭档的儿子,替自己报答恩人前世的救命之情。

十五年过去了,这件婚姻摆到了面前,欧阳勋知道,君子一言驷马难追,何况是婚姻大事?不过,他对昊宗,一直有些偏见。昊宗从小被爷爷在体内种下了八部天尊的育苗,年幼时候,体质尚弱,昊宗经常因为控制不住自己的真气而抽风晕倒。欧阳勋不知道内情,只觉得昊宗是个病秧子,曾经一度后悔自己的决策。

尤其,欧阳勋更清楚女儿欧阳莉姿的秉性,那是一个不折不扣的野蛮女友,欧阳勋猜想以女儿高傲的性格绝对看不上平头老百姓出身的昊宗。欧阳勋也更愿意女儿嫁给现在正在狂追她的东方骏。东方骏不仅是华海重工的总经理,更是前任华海市市委书记的儿子。东方骏的姑姑也是现任的华海市常务副市长,有着这样深厚背景的优秀男子,要不是昊宗的出现,欧阳勋铁定要将女儿嫁给东方骏。

现在,欧阳勋十分为难,毕竟昊宗的爸爸对自己有救命之恩,自己出尔反尔悔婚,会让人家耻笑的。欧阳勋正在犯难,这时有人敲门,欧阳勋说:“请进。”

进来的是一个气质女郎,她一袭浅灰色公司职业套装,娇躯被束缚得曲线玲珑,凹凸有致,未穿丝袜的玉足上是一双乳白色的高跟鞋,整个装扮高贵中不失典雅,端正中不失妩媚,柔弱娇怯,文静典雅的古典美人,她就是欧阳勋之子欧阳剑的女友沐卉。

“董事长好。”沐卉向欧阳勋微笑致意。

欧阳勋点点头,“沐卉,没有人的时候,你就叫我叔叔。你也知道,我就小剑一个儿子,我辛辛苦苦打下的这一片江山,将来还不是留给你们?小剑身为警务人员,自然不能出面帮我打理公司。沐卉,我把你提拔到销售部,就是为了培养接班人。所以,你不用见外。今天让你过来吃午饭,叔叔有件事找你商量……”

精明的沐卉马上意识到欧阳勋遇到了为难之事,在她心目中,这个未来的公公可是个能屈能伸,手眼通天的能人,怎么也会遇到难事?“叔叔,什么事让你这样为难?”

欧阳勋叹口气说:“有这么件事,沐卉,你说我应该怎样做……”

欧阳勋将昊宗的事情说出来,在欧阳勋眼中,沐卉是一个眼光独到,对待任何事情有独立见解的智慧型女性,这也是欧阳勋选她做自己未来儿媳的原因之一。沐卉听了欧阳勋的话后,皱皱眉说:“叔叔,现在都什么时代了?你还搞独裁婚姻?再说,丽姿那丫头,你也左右不了啊?”

欧阳勋说:“是啊,我这不就为这事犯愁吗?不管怎么说,昊宗的爸爸救过我的命,我总不能拒人千里之外吧?再说,这件婚事,当初是我主动提出来的。”

小说《桃运狂少》 第2章 我媳妇是警察 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元洲小仙女点评:

东方少帅大大写的很好哦,继续加油,有很多人不喜欢这本书,但是我喜欢。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