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总裁豪门 > 一纸宠婚:神秘老公惹不得
一纸宠婚:神秘老公惹不得

一纸宠婚:神秘老公惹不得

作者:水初心

状态:已完结分类:总裁豪门

时间:2021-01-11 14:52:33

作者水初心给大家带来了《一纸宠婚:神秘老公惹不得》的主要情节:这栋别墅装修特别,整个看是一体的,但如果从外面绕的话,从前门到后门大概要跑上半个小区。他每天都是从后门回到别墅,因此即使每天住在同一栋房子里,两人却一直没有遇到过。今天他从外面晨练回来,不料两人恰巧撞上,幸好那只小猫想法简单,以为两人住同一个小区,省了他费心去解释。四十分钟之后,霍庭深换好衣服出门,车到小区门口,眼角瞥到一抹蓝色身影,淡吩咐司机:“开过去。”
展开全部

11-住在同一个小区

“的确很巧。”霍庭深意味深长道,眼底带着促狭的笑。

安笒被他看的心里毛毛的,尴尬的摆摆手,“我还要上班,霍总再见。”

说完,她赶紧的转身跑开,这人果然怪怪的。

看着跳跃离开的粉嫩身影,霍庭深笑了笑,转身朝相反的方向跑去,绕到别墅的后门进去。

这栋别墅装修特别,整个看是一体的,但如果从外面绕的话,从前门到后门大概要跑上半个小区。

他每天都是从后门回到别墅,因此即使每天住在同一栋房子里,两人却一直没有遇到过。

今天他从外面晨练回来,不料两人恰巧撞上,幸好那只小猫想法简单,以为两人住同一个小区,省了他费心去解释。

四十分钟之后,霍庭深换好衣服出门,车到小区门口,眼角瞥到一抹蓝色身影,淡吩咐司机:“开过去。”

安笒不时的看着时间,脑袋朝马路上张望着,今天的出租车特别难打,她已经等了十五分钟,再耽误下去肯定又要迟到。

“吱嘎!”

黑色的保时捷911靠着路边停下,霍庭深摇下车窗看向安笒:“上来。”

“不、不用了!”安笒赶紧摇头,“我打车就好。”

她觉得他很危险,本能的想要躲着。

霍庭深弯弯嘴角:“确定?”

安笒咬咬嘴唇,稍作迟疑,拉开门坐了进去:“谢谢。”

她拘谨的并拢双腿,手指捏着包,试图缓解自己的紧张。

司机在前面开车,她和霍庭深一起坐在后排,呼吸里都是他的味道,全身的神经绷的紧紧的。

最近,她遇到霍庭深的频率好像高了点……可越是接触,这个男人越让人看不透。

汽车平稳的行驶着,马路两边的绿化带不停的倒退,车厢里安静的没有一点声音,寂静的让安笒觉得不自在。

幸好叶少唐的公司不是很远,十五分钟之后,汽车停在公司前面的小广场上,安笒暗暗出了一口气,冲着霍庭深礼貌的表示感谢:“麻烦您了。”

霍庭深“嗯”了一声,看了一眼不远处走来的人,不着痕迹的勾勾嘴角。

“早啊。”叶少唐笑眯眯的走过来,顺着她的视线看到车里的霍庭深,两个男人视线交汇,无声的交换了眼神。

安笒心里“咯噔”一声,想到叶少唐和霍庭深是死对头,这会儿见她坐他的车来……

“我打不到车,霍总就好心送我……”安笒赶紧解释道。

“我知道、我知道。”叶少唐忙不迭的打断了安笒的话,笑眯眯道:“女孩子应该睡眠充足,这样皮肤才会好。”

安笒心中疑惑更多,几乎抖掉一地的鸡皮疙瘩。

“我们进去吧。”叶少唐拍了拍安笒的见肩膀,笑的小狐狸一样。

真是没想,到他身边的这朵小白花竟然入了霍庭深的眼,有意思。

不过他已经答应了霍庭深,绝对不告诉安笒这件事情,只能默默祈祷这个傻姑娘不会被霍庭深“骗”的太惨。

从小到大的哥们情分十分重要,可真金白银的诱惑也很难抵挡。

而且,他觉得霍庭深对安笒很不一般。

“你总看我做什么?”安笒合上文件白了一眼叶少唐,总觉得他今天怪怪的,弄的她后背一阵阵发毛。

“你有没有不舒服?”叶少唐体贴道,见安笒在处理文件,又道:“女人嘛,每个月总要有那么几天不舒服,你先不要忙工作,好好休息。”

安笒嘴角抽了抽,冲着叶少唐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大姨妈已经走了n天了好嘛?

现在装温柔体贴,也不知道当初狠心压榨她的人是谁?

“小笒。”叶少唐亲自倒了一杯热水放在安笒的办公桌上,一脸温柔体贴,“我一直都把你当哥们的。”

安笒掉了一地的鸡皮疙瘩,受惊的看着叶少唐:“你忘吃药了吧?”

如果不是面前这张妖娆的脸无可替换,她真怀疑叶少唐是不是被掉包了?心狠的资本家要发善心了?

“如果我落难,你一定不会见死不救的,对不对?”叶少唐声音温柔的能掐出水来。

安笒用力的点头,十分认真道:“我不会见死不救,一定会踹上两脚,让你早死早投胎。?”

叶少唐嘴角抽了抽:“你太、太幽默了。”

安笒冷哼一声,不搭理他。

这么多年,她已经熟悉叶少唐的办事风格,无事大献殷勤,绝对要出幺蛾子。

她打定主意要防着她。

叶少唐一脸无辜的摸了摸鼻子:“好吧,我不打扰你。”

说完,他竟然真的老老实实的坐回到了自己的办公椅里,整整一上午都老实的坐在电脑前面,认真的敲敲打打。

中午十一点,叶少唐笑眯眯道:“我请你吃午饭,权当之前的精神补偿。”

安笒抬起眼皮看了他一眼,兴趣怏怏:“不去。”

和叶少唐吃饭、喝咖啡都是在拿自己的生命在冒险,她还不想死。

“好吧。”叶少唐意外的不再坚持,用力的眨了眨他的桃花眼,“我帮你打包带回来!”

安笒趴在桌上,摆摆手:“你走。”

说完,她懒洋洋的闭上眼睛,阳光落照进来,她觉得浑身都暖暖的,一阵阵困倦袭来。

她梦到一大片的向日葵,金色的花朵在阳光下摇曳,像一张张灿烂的笑脸。

她在日葵花海中一直走一直走,手指抚摸着柔软的花瓣,心跟着明媚起来,走了好一会儿,看到一个男人站在不远处。

明明站在很近的地方,但她偏偏看不清他的脸,像是隔着一层纱似的。

“你是谁?”

“是我!”

男人走过来,越走越近,她终于看清了他的脸,惊呼一声:“霍庭深!”

安笒心脏一缩,猛的睁开眼睛,有东西“吧嗒”一声掉到了地上,她疑惑的弯腰捡起来,是一封打印好的信。

准确的说,是叶少唐留给她的信。

“亲爱的安笒,我们相交多年,感情无比深厚,所以你一定不会见死不救。”

“我最近遇到了一些麻烦,需要找个地方避避难,公司留给你,全权负责,我相信你的能力。”

“我知道你一定不会让我失望的。”

“叶少亲笔。”

12-被叶少算计

看到最后一个字,安笒气的脸色铁青,将手里的信纸用力揉搓成一团,狠狠丢到地上,又一脚碾上,仍觉得不解气。

她就说,叶少唐忽然对她嘘寒问暖、关怀备至,一定没安好心,没想到这么快就应验了。

“叶少唐,有种你就永远不要回来。”安笒一手撑在桌上,咬牙切齿,“混蛋!混蛋!”

世界上,怎么会这么不靠谱的人?

“叶少唐,你出来!”办公室的门被忽然撞开,一群人吵吵闹闹的闯了进来。

安笒受惊的转过身,看到气势汹汹的一群人,吓了一跳,她定定心神,走到最前面的男人跟前:“叶先生,您有什么事儿吗?”

这人是叶少唐的三叔叶泽生,安笒在公司的年会上见过他,据说和叶少唐十分不对付。

“我的事儿你办不了。”叶泽生气急败坏道,“马上让叶少唐滚出来!”

安笒心中按暗说,她也想让叶少唐滚出来。

虽然恼恨那混蛋丢下的烂摊子,但鉴于他走之前,将公司“托付”给了她,暂时只能硬着头皮先扛着。

“叶先生,十分抱歉,”安笒礼貌道,“叶总出差了,一时半会回不来。您有什么事儿,可以等他回来再解决。”

叶泽生冷笑一声:“出差了?好的很!”

“不然您先回去。”安笒心中生出一种十分不好的感觉,强作镇定,“叶总回来,我一定会转告他。”

叶泽生走到叶少唐的办公桌前,拎起桌上的文件夹重重的摔下去,“从今天开始,我就是公司总裁。”

跟着来的几个人闻言都面露喜色,安笒认出来他们都是叶家本家的人。

“您,这是什么意思?”安笒诧异的问道,“就算公司更换领导,也应该等叶总回来之后,召开全体股东大会才可以。”

叶泽生目光凶狠的盯着安笒:“现在,我说了算!”

“请您马上离开,不然我要报警了!”安笒气急,这人太不讲道理了!

“报警?”叶泽生嗤笑一声,指挥着自己带来的人,“把她给我丢出去!”

他的话音才落地,立刻有两个面项凶狠的男人朝安笒走过去。

她防备的后退两步,双手撑在了桌上,随手摸起摆台当武器,颤声道:“你们不要乱来!”

叶少唐这王八蛋真是把她坑惨了!

“这个女人一定是和叶少唐一伙的,好好教训她!”

不知道谁喊了一声,剩下看热闹的人立刻乌压压的围了上来,个个摩拳擦掌。

“哐当!”

安笒丢了手里的摆台,在那些人后退的时候,迅速跑到门外抓了拖把横在手里胡乱拍过去。

但马上就有人趁机夺了那个拖把,顺便扯住了安笒的头发,她吃痛的惊呼一声,眼泪差点掉下来,趴在那个男人的胳膊上狠狠咬了一口,高跟鞋在另外一个人的脚上碾下去。

办公室里顿时哀嚎一片、人仰马翻,她一把推开面前的两个人,仓皇失措的跑了出去,后面还有人乌压压的追着。

她上辈子一定作孽太多,才会这辈子遇到了叶少唐。

“有种就一辈子别回来!”安笒狼狈不堪的扶着公司外面的一棵树大口大口的喘气,恨不得一刀一刀活剐了叶少唐。

她头发凌乱、额头有一道血口子,脚上的高跟鞋只剩下了一只,光着的那只脚后跟还在渗血。

“你总是有本事把自己弄的一团糟。”

淡淡的声音从头顶上传来,安笒心里“咯噔”一声,抬起头无奈道:“偏偏我狼狈的时候总能遇到您。”

“还能开玩笑,看来还不是很糟糕。”霍庭深忽然将安笒拦腰抱起,径直朝自己停在路边的汽车走去。

傻眼的安笒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晃着双腿挣扎着想跳下来:“你、你做什么?”

“闭嘴!”霍庭深冷声道,直接抱着人坐进了车子里,吩咐司机,“开车!”

司机被老板身上的寒气吓的打哆嗦,脚底油门一踩,迅速启动车子离开。

“我自己坐。”安笒嘟囔一声,不习惯被他抱在怀里,她觉得两个人的呼吸都暧昧的纠缠在了一起,闷声道:“你放我下来。”

霍庭深挑挑眉梢,稍稍换了一个姿势,仍旧将安笒抱在怀里:“脚上的血会蹭到椅子上。”

安笒:“我……”

一路上,两人都不说话,霍庭深看着怀里别扭的小猫,视线落在她额头上触目惊心的伤口,身上散发出浓浓的危险气息。

安笒感觉到一股寒意,忍不住打了个寒战,霍庭深紧了紧抱着她的胳膊。

霍庭深带她就近去了不远的一套公寓,他进去将人放在沙发上,又拿了药箱过来。

“我自己来。”安笒赶紧伸手去拿药箱里的酒精棉和创可贴。

每次和霍庭深单独相处,她都会十分紧张。

“别动。”霍庭深沉声道,拨开她额头上的头发查看伤口,身上散发出凌冽的怒气,叶泽生竟然敢对他的人动手!

感觉到霍庭深一动不动,安笒疑惑道:“霍总?”

“会有点疼。”霍庭深回神,拿着酒精棉,轻轻擦拭伤口上的汗渍和血渍,听着安笒倒吸一口冷气的声音,他的心像是被一只无形的手猛然抓紧。

安笒一边忍着疼一边在心里痛骂叶少唐,他可真是专业坑货一百年。

霍庭深见安笒低着头不做声,只当是疼的厉害,语气不觉缓了许多:“马上就好。”

他拿了创可贴小心翼翼的贴在她额头上,确定完全遮住了伤口,眼神缓了缓,这么漂亮的额头留下疤就不好了。

“剩下的我自己来。”安笒开口道,她怎么好意思让他帮自己处理脚丫上的伤。

霍庭深眼神沉沉,“别闹。”

安笒闻言一怔,耳根开始发烫,他好像把她当成了调皮的孩子。

霍庭深将她的左腿抬起放在膝盖上,拿起酒精棉认真的清理伤口。

他低着头,只露一个侧面给安笒,他长得很好看,和叶少唐的妖娆不同,他身上散发着王者的霸气和凌冽。

明明是在帮她处理脚伤,可优雅的动作,让人觉得他正坐在维也纳音乐大厅里弹钢琴。

“啊,好痛!”安笒猛然喊了起来,疼的心一下揪住,她下意识的抓住霍庭深的胳膊,泪眼汪汪道:“真的好疼。”

小说《一纸宠婚:神秘老公惹不得》 第11章 住在同一个小区 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曼蔓公子点评:

《一纸宠婚:神秘老公惹不得》这本书我感觉很好看,虽然非常种马,但是剧情确实很充实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