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总裁豪门 > 豪门溺宠:总裁,惹爱上瘾
豪门溺宠:总裁,惹爱上瘾

豪门溺宠:总裁,惹爱上瘾

作者:小肥肠

状态:连载中分类:总裁豪门

时间:2021-01-22 16:50:54

《豪门溺宠:总裁,惹爱上瘾》,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小肥肠,这本书主要内容试读:母亲死的时候,苍晴也在?她怎么可以……就这样见死不救?事后还隐瞒事实,说她一直在屋外?“你怎么可以这么恶毒!”苍伶手上用力,想将手从苍晴手里收回来,可是还没等她用力,苍晴已经往后一个踉跄,身子撞在了洗手台上。“啊!”一声惊叫响了起来,苍晴的肚子磕在了大理石的台面上,马上,她就捂着肚子瘫坐了下去。“你……你干什么?我没有推你!”苍伶也慌了。
展开全部

:打麻将不行吗?

俞正宏盯着那张卡片,震惊之色溢于言表。

这是……

全世界只有两张的通行卡,听说其中一张在牟聿的大哥牟啟手上,而这一张,竟然给了苍伶?

“苍伶,你这东西是哪来的?”俞正宏惊叹,能有这张卡的人,那必定与牟二爷关系匪浅。

苍晴也是不敢相信,她虽没有不知道这个东西,但是见到俞正宏的神色,她身上那点优越感,似乎被什么东西击垮了。

“你们不用管我这东西哪来的,王经理,我只问你,我能不能包?”苍伶仰着下巴,要多嚣张就有多嚣张。

王经理拿起手机背过身去打电话,没过一会,态度更加谦卑的走过来。

“愿意为苍小姐效劳。”他对着苍伶弯下了腰。

“你……”赵兰芝傻眼了。

其他人更是惊得说不出话来。

“姐姐。”苍晴见风使舵,软着声音上前去拉苍伶的袖子,“我知道你是想给我长面子,但是,这排场未免也太大了。”

倒是她失算了,以为俞家已经算是南市的显贵,没想到苍伶不知道什么时候又攀上了这个高枝。

不过,这Nova股东的有四个,只要不是牟聿,那就还是赢不了她。

“谁说我要给你长面子?”苍伶很不客气的将苍晴甩开,“怎么,你是早上没睡醒还在做梦呢?爬上姐夫的床还不够,现在竟然还想让你姐姐我给你办婚宴吗?我就是真给你办了,你们请来的人敢吃吗?就不怕我下毒?”

“你!”苍怀舒气急,苍伶的声音不小,刚才看热闹的还没有散去,听到她的话,不禁都小声议论了起来。

“那你想干什么?”

“我包下来打麻将不行吗?”苍伶环着胸,一副傲娇的模样,“王经理,你们这没说不让人打麻将吧。”

王经理笑笑,“全听苍小姐吩咐。”

“伶伶。”俞宸拧着眉头,“你不要闹了。”

他知道苍伶的脾气,是个有仇必报的性子,可是,这毕竟事关两家的面子,她这么做是不是太过分了些。

“没事的。”苍晴安抚大家,“姐姐有这个兴致,我们也没要非要跟她抢,反正现在喜帖还没发出去,咱们另选个日子。”

“不管你们选哪个日子,这里都没有空。”苍伶眨了眨眼睛,“我就是想挑在你们结婚的那一天打麻将。”

“苍伶!”苍怀舒怒了,抬起手就要扇过来,“我今天非要好好教训你。”

苍伶早就看清了苍怀舒手上的动作,灵活一闪,苍怀舒的身子扑了个空。

“你以为我还会任你打骂吗?”苍伶瞪圆了眼睛,“爸爸,同样是女儿,同样是嫁进俞家,我的婚宴你从不过问,只说不要铺张,而现在轮到苍晴了,你就要风光大办?妈妈死后你不是跟我说你说心疼我吗?怎么现在就要区别对待了?”

“你要招人疼才会有人疼!”苍怀舒指着她,“你看看你从小到大娇惯成什么样子?你有你妹妹一半懂事吗?你仗着我对你的亏欠在家里作威作福就算了,现在还把脸丢到外面来了?”

呵!她作威作福?苍伶真为自己悲哀。

“我还真就没有她这么懂事,懂事到去睡了自己的姐夫。”苍伶眼神倔强。

“伶伶!”俞宸赶忙制止她,扫了周围一眼,“你要闹,咱们可以回家好好说,何必要撕破脸呢?”

“你觉得你还有脸吗?”苍伶不肯在语言上落下风,可是,俞宸与他们站在一起指责她,还是让她抑制不住的觉得难过。

从17岁开始,他们相约考同一所大学,学同一个专业,他了解她所有的喜欢,知晓她所有的心事。

他明明知道她恨透了赵兰芝和苍晴,明明知道她有多迫不及待的想要逃离那个让她窒息的家,可是,却还是在她最满怀希望的时候,将她推进了深渊。

“姐姐,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你放过大家,把气都出在我一个人身上吧。”苍晴已经哭得梨花带雨。

苍伶已经见惯了苍晴这个模样,冷笑,毅然的转身离去。

够了,她真的受够了。明明谁都能看出来的把戏,却偏偏这些她最在乎的人看不透……

身后乱成了一团,黎昕毕竟是生意人,上去圆场子。

苍伶走出了宴会大厅,刚才去撒野的嚣张气势全没有了,万千的委屈涌了上来,她躲进了洗手间,不想让如此狼狈的模样被人看见。

如果可以,她也想父慈女孝而不是想现在这般像仇人一样对峙。

如果可以,她也想像苍晴一样,只要在俞宸的身边哭一哭就可以赢得他的保护。

她明明什么都没有做错,她明明只是想过安稳日子,可为什么这种平凡的生活到了她身上就是奢望呢?

苍伶在洗手台洗了把脸,抬起头,却看见了那镜子里缓缓走来一个人影。

“姐姐。”苍晴不知何时出现在门口,脸上早已经不再是刚才那般楚楚可怜,而是带着一种阴鸷,“你这是怎么了?搅黄了我的婚宴,不应该很神气吗?怎么还偷偷躲在这里哭呢?”

:为什么要害我

苍伶没有搭理她,苍晴当面一套背面一套的作风她早就见怪不怪了。

“只是可惜啊,你是出气了,但是却惹恼了爸爸和俞伯父,就连俞宸也越发的觉得你过分了呢。”苍晴眼睛一挑,带着厌恶。

“那又怎么样?反正我又不在乎,只要你不好受,我就觉得值。”苍伶回怼她。

“是啊,你现在有了更好的,怎么会在乎这些呢。”苍晴一想到苍伶刚才的盛气凌人就特别的不服气,“你是从黎先生那里拿到通行卡的吧。真是没想到啊,你表面上装得这么在乎俞宸的样子,背地里还不是也跟别的男人搞上了?”

“不要以为你自己是这样的人,就以为全天下都是这样的人。”苍伶瞥了她一眼,就要离开。

“你站住!”苍晴扯住了苍伶的手臂,“你把事情做得这么绝,就想这么走了?” 苍晴就是再傻也知道,苍伶不许Nova举办他们的婚宴,那其他一些大型酒店听说了这事估计也不会给他们多大的面子,她苍晴一辈子就这么一次的婚礼,就这么被苍伶毁掉了。

“我不走还留下来喝你们一杯喜酒么?我倒是敢喝,你们敢敬么?”苍伶冷冷一笑,“苍晴,你还年轻,别学你妈那一套,当了表子还想立牌坊,抢走了俞宸就算了,还非得要得到我的祝福?”

苍晴眼眸一眯,狭长的狐狸眼里有看不透的神色,“学我妈又怎么了?学我妈,才能做俞家的当家主母,而你呢?你跟你妈一样,是大小姐又怎么样?空有嘴上功夫,到最后还不是承认自己无能,还自杀了呢。”

“苍晴!”苍伶狠狠瞪了一眼。

“我说得不对吗?姐姐,我再告诉你一个秘密,青姨死的那一天,家里不是没人,其实我就在呢,我看着你妈割开了手腕,看着她把血流尽,可是我好害怕呀,怕到都想不起要打急救电话了,就这么错过了抢救时机……”苍晴说着,还特意做出一副可怜的表情。

苍伶恍若挨了一道惊雷,怎么也无法接受这个事实。

母亲死的时候,苍晴也在?她怎么可以……就这样见死不救?事后还隐瞒事实,说她一直在屋外?

“你怎么可以这么恶毒!”苍伶手上用力,想将手从苍晴手里收回来,可是还没等她用力,苍晴已经往后一个踉跄,身子撞在了洗手台上。

“啊!”一声惊叫响了起来,苍晴的肚子磕在了大理石的台面上,马上,她就捂着肚子瘫坐了下去。

“你……你干什么?我没有推你!”苍伶也慌了。

“我的孩子……我的孩子……”苍晴的脸色死白,身下窜出一大摊血来,她指着苍晴,指尖颤动,“姐姐……你为什么……为什么要害我……”

来上洗手间的女服务员尖叫了一声,很快,这边的动静就被众人知晓。

听说苍晴出了事,俞宸也顾不上这是女洗手间,马上就冲了进来。

“晴晴!”苍晴坐在血泊中的场景确实骇人,俞宸惊住。

苍伶正要解释,可是还没有开口,俞宸已经是将她一把推开,直接过去将苍晴抱起来。

苍伶亦是站立不稳,后背撞在了墙壁上。

“晴晴,你怎么了?”俞宸赶忙扶住了苍晴。

“孩子……宸哥哥……姐姐要害我的孩子,她恨透了我,她不许我生下你的孩子……”苍晴指着苍伶的方向。

“我没有。”苍伶辩解,“我没有推她,是她自己撞的……”

话还没有讲完,赵兰芝已经狠狠的给她扇了一个耳光,“你还狡辩!这个孩子对我家晴晴多重要大家都知道,她怎么可能会是自己撞得!你这个恶毒的女人!”

苍怀舒和俞家夫妇也是围了上去,洗手间里乱成一锅粥。

见俞宸抱着苍晴要走出去,苍伶跟上他的步伐。

“俞宸,你听我解释,我真的没有推她。是她想陷害我……”

“够了!”俞宸对着苍伶怒目而视,“苍伶,你怎么闹都可以,这是我亏欠你的,可你怎么可以伤害晴晴?你刚才那么羞辱她,她第一时间想到的都是来找你道歉,可你呢?你怎么会是个这么恶毒的人!”

苍伶张了张嘴,不敢置信。

“我恶毒?”苍伶自嘲一笑,“俞宸,我们在一起五年,我是个怎么样的人你不知道吗?你觉得我恶毒?可你知道苍晴说了什么吗?她说当年我母亲死的时候她就在旁边,她亲眼看着我妈割了手腕却见死不救……”

“那又怎么样?你妈早就死了!当时苍晴才多大?你就因为这样,非得要害死她,非得要害死我和她的孩子吗?”俞宸非常不耐地瞥了她一眼。

苍伶只觉得脑子都炸开了,她看着面前的俞宸,不敢相信这些话竟然会从他的口里说出来。

“俞宸……”

“苍伶,你真的太让我失望了。”俞宸扔下了这么一句,抱着苍晴快步离开。

苍伶愣在原地,直到他们两个的身影消失在她的视线中。

“苍伶。”赵兰芝冲过来,死死的扯住了苍伶的衣袖,“走,你跟我们一起去,要是晴晴肚子里的孩子有个三长两短,我就是把这条老命拼了也不会让你好过。”

“你放开我!”苍伶想甩开她,可奈何身材娇小的她哪里会是赵兰芝那种悍妇的对手,赵兰芝一边拽她一边在她身上用了死劲的掐,苍伶躲避不及,痛叫出声。

“我叫你犯贱!你动我女儿,我今天非得要好好替你死去的妈教训你不可!”赵兰芝发起狠来,手下没有留一点余力。

苍怀舒在一旁看着,虽然有些不忍,可是一想到刚才苍晴遭的罪,也硬是没有上来劝阻。

“住手!”牟聿凌冽的声音出现在门口。

牟聿身边的黑衣人替他开了道,将那些看戏的闲杂人等全部驱散开。

“牟二爷?”见到牟聿,苍怀舒这才想起了这是牟聿的地盘,赶紧给赵兰芝使了个眼色。

苍伶被赵兰芝重重往地上一扔,撕扯之间,赵兰芝将她的衣服撕碎,此时此刻,她的肩头和腰线全部都暴露了出来。

她抱住自己的双臂,将头埋在膝间。

牟聿看着地上的人,冷眸一眯。

“苍先生,您这是什么意思?”

小说《豪门溺宠:总裁,惹爱上瘾》 第18章 :打麻将不行吗? 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江潜超级甜点评:

作者小肥肠写的很好,很喜欢男女主性格,超甜超甜,支持作者,加油^0^~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