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总裁豪门 > 一级宠爱:首席的宝贝妻
一级宠爱:首席的宝贝妻

一级宠爱:首席的宝贝妻

作者:一袖云

状态:已完结分类:总裁豪门

时间:2021-01-11 10:22:23

小说一级宠爱:首席的宝贝妻,是由作者一袖云创作的一本优质作品,这里小编为大家分享精彩内容阅读:“如果一年前,我选择和你一起回国,你还会和她在一起吗?”顾小悠咬着牙关,道出心中久存的疑问。严恒白沉默了片刻,视线却放在了许若淳的脸上。两人深情的对望着,严恒白终于开了口。他说:“顾小悠,如果之前对你的那种感情称的上是一种喜欢的话,那么现在,我对若淳的感觉无疑就是爱,我爱她……”瑟瑟的寒风中,顾小悠像是被人从头到脚淬进了冰渣子,冷的骨头都跟着疼了。
展开全部

7-绿茶

顾小悠侧过脸,硬生生的将眼泪逼回到了眼眶里。

严恒白已经扶着许若淳站了起来。

许若淳惨白的小脸上,一脸的诧异。

严恒白的眉头皱的很深,不等转身,就被许若淳一把给拽住了。

许若淳的梨花带雨,的确看了让人心疼。

她拽着严恒白的手腕,柔弱的说道:“严恒白,我没什么的,你别怪小悠……”

一旁的顾小悠闻言,嗤的一声冷笑。

严恒白的眉头蹙的更紧,转身看向顾小悠,脸上的嫌恶之意溢于言表。

将手腕从许若淳手里挣脱,严恒白双手扶着她的肩膀,将她从上到下打量了一番,开口问道:“有哪里受伤了吗?”

许若淳咬着下唇,摇了摇头:“我没事,小悠不是故意的。”

严恒白点了点头,转身走向顾小悠。

直到这一刻,顾小悠才觉得,严恒白是真的变了。

他看向她的眼神不再认真,不再宠溺,也不再有纵容。

自己的角色瞬间变成了恶毒的女人,而他也正为心中所爱,准备斥责她。

顾小悠的心角疼的难忍,却依旧高高的抬起下巴,半分也不甘示弱。

“顾小悠,你以前不是这样的……”

听到严恒白这么说,顾小悠笑的一脸讽刺:“难道你就还是从前的你吗?”

顾小悠的反问,让严恒白错开了与她的对视。

严恒白低头,从裤兜里摸出烟盒,低头点了烟。

他身后的许若淳依旧定定的站在那里,视线一刻不离的落在二人身上,脸色比之前更加青白。

“顾小悠,无论我之前做过什么,那都是我的错……我也说过,这件事不管若淳的事,你若是有气,只管对着我一个人发,别再欺负她。”

严恒白低沉的嗓音,还如从前一般好听,只是陌生的让顾小悠觉得不可思议。

“我欺负她?!”

顾小悠觉得自己比窦娥还要冤枉。

自己的男友被人抢走,竟然还成了她的不是!

严恒白用力的吸了一口烟后,将烟弹开,落到一旁的雪地里,刺啦的一声轻响,火与雪的融合,伴随着一股青烟,烟头很快熄灭。

就好像顾小悠此刻的心情,唯一的那一点余热,也禁不住这样的寒冷。

严恒白转过头走向许若淳,轻揽住她,道:“若淳,我们走吧。”

“严恒白!”

站在身后的顾小悠终于还是忍不住开口叫住了他。

严恒白和许若淳同时转过身来,他的手臂依旧还搭在许若淳的肩上。

……

顾小悠的视线模糊到已经看不清二人脸上是何种表情。

“如果一年前,我选择和你一起回国,你还会和她在一起吗?”顾小悠咬着牙关,道出心中久存的疑问。

严恒白沉默了片刻,视线却放在了许若淳的脸上。

两人深情的对望着,严恒白终于开了口。

他说:“顾小悠,如果之前对你的那种感情称的上是一种喜欢的话,那么现在,我对若淳的感觉无疑就是爱,我爱她……”

瑟瑟的寒风中,顾小悠像是被人从头到脚淬进了冰渣子,冷的骨头都跟着疼了。

顾小悠终于转身,眼泪就快要掉下来。

就算自己输的彻底,她依旧不愿被人看到她的软弱。

可转过身的同时,却发现,厉君寰正不远不近的站在那里……

顾不得身后两人是否还在看,顾小悠伸出手一把抹掉了眼中的潮湿,小下巴依旧倨傲的扬着。

她根本没注意到厉君寰是何时站在身后的,更不清楚他来了多久。

厉君寰一身黑色的大衣,笔直的长腿正大步的朝着这边迈过来。

顾小悠以为他会冷漠的从身边走过,当是看了一场笑话。

可没想到的是,厉君寰却在她身边停住了脚步。

厉君寰的个子很高,和韩穆宁几乎不相上下,他低着头看向顾小悠时,让人不自觉的联想到最近很流行的一个词“最萌身高差”。

在厉君寰面前,顾小悠的确像个孩子,即便伪装成坚强,可“演技”依旧稚嫩。

厉君寰呼吸间有白雾喷出,刚巧扑向顾小悠的脸。

顾小悠抬起头,与他四目相对。

“还站在这儿干嘛?不冷吗?走吧……”

厉君寰的语气里,难得的有了些关怀的成分,这叫顾小悠有些诧异。

可还不等她反应过来,手腕上一热,她的手臂已经被厉君寰攥在了手里。

顾小悠的眼睛睁的挺大,怔怔的看着眼前的厉君寰,懵了。

表情僵硬的顾小悠被厉君寰拽着,稀里糊涂的上了路边停着的一辆劳斯莱斯幻影。

黑色的幻影并没有因为雪天路滑而开的缓慢,而是瞬间一个加速,直接蹿了出去。

严恒白一脸不可思议的注视着幻影离开的方向,眉头不知不觉间已经的蹙在了一起。

一旁的许若淳将严恒白的表情尽收眼底,脸色婉婉变了变。

“严恒白……”

许若淳轻轻柔柔的一声叫,将严恒白从思绪中拉回。

严恒白及时的收敛了面上的表情,转过身看向她。

许若淳伸出手,动作温柔的掸掉他肩上零星的雪花,问道:“你怎么来了?”

“来见一个客户,刚巧在附近……”严恒白的脸色不太好,回答的也有些不走心。

此时,他的心里有一百个疑问,都是顾小悠怎么会跟厉君寰在一起?!

严恒白朝着一旁薛家的别墅看了一眼后,目光又收回,不解问道:“你和顾小悠又怎么会在这里?”

许若淳的表情里有些慌乱,赶忙错开了与他的对视。

她故作平静的说道:“我们也只是刚巧路过这里而已……”

“……”

严恒白没说什么,松开了揽在她肩膀上的手,独自走在前头。

“走吧……”他头也没回的说道。

许若淳朝着自己空荡荡的肩膀上看了一眼,这才转身,跟上了严恒白的脚步……

……

黑色的幻影上,

顾小悠坐在后排的座位上,绷着小脸,一直将目光放在车窗外。

厉君寰每次从后视镜里看向她时,她都会用眼角余光偷偷的瞄向他。

厉君寰轻摇了摇头,弯起了嘴角。

8-没见过被甩啊?

“笑什么?没见过人家失恋啊?没见过被甩啊?!”顾小悠语气尖锐的说道,也同时转过头来。

厉君寰怔了怔,小丫头的脾气可真不小。

顾小悠恶狠狠的剜了他一眼,将目光收回。

片刻之后,厉君寰才语调沉稳的说道:“我以为你起码会开口跟我道声谢……”

顾小悠一下就尴尬了。

的确,刚刚要不是厉君寰替她解围,这会儿她没准还傻站在那里看人家秀恩爱呢?自己也只能被人当笑话。

顾小悠绷着的小脸一下子泄了,垂着头,委屈的想哭。

厉君寰看了她一眼,平淡说道:“其实,你也才20岁而已,不必所有的情绪都克制着,趁着年轻,为什么不好好宣泄?”

顾小悠抬起头,有些不理解的看着他。

片刻之后,顾小悠脸上的表情变了,刚刚乖顺的样子一下子消失了,转而又凌厉了起来。

她斜眼看着厉君寰,底气却有些不足的说道:“关你什么事?”

厉君寰不禁觉得有些好笑,这丫头,时刻一副防备模样,动不动就像个被激怒的小野猫,有事没事就亮出利爪吓唬吓唬人。

可在他的眼里,她顶多算个小奶猫……

厉君寰叹了口气,后视镜里依旧注视着她脸上丰富的表情变化。

“你砸我车的事,你外公不知道吧?”厉君寰笑着问道。

顾小悠犹如被踩了尾巴炸了毛的猫,伸手就要推车门。

不过,厉君寰比她快了一步,用中控落上了车内所有的锁。

顾小悠没打开车门,用力的拍了一下车窗,这才转过头来,怒道:“你又锁我!”

厉君寰表情则平静的多,随手朝前面指了指,说道:“高架桥上,你觉得你可以步行?”

顾小悠不说话了,干怄气。

……

10分钟后,厉君寰的车下了高架桥,停在了路边。

他解开了车锁,回头朝着顾小悠看过来。

可此刻顾小悠已经不想下车了……

见顾小悠没动,厉君寰也没急着重新启动车子,而是低头含了一颗烟,用打火机点燃。

……

静谧的空间里,顾小悠的思绪转的飞快。

她不明白厉君寰刚刚提起她的外公是个什么意思!威胁她?还是只随便一说,目的是想让她尽快赔钱?

可无论是什么,她都不能让她外公知道。

深吸了口气,顾小悠终于做了一个决定。

刚刚的盛气凌人已经彻底消失,转眼间又是一脸可怜相。

她双手合十,一副求饶的样子,不停的作揖。

对着厉君寰说道:“厉叔叔,我知道错了,我求你,千万别把这件事告诉给我外公行吗?给我几天时间,等我把钱凑齐,立马就给您送过去……”

说到这儿,她还偷偷的打量了厉君寰一眼。

见厉君寰表情没什么变化,这才放下心,继续装可怜道:“您也知道,我外公年纪大了,心脏也不好,他要是知道这件事,没准一下就被气过去,到时候您……”

厉君寰一脸无语。

这哪是在求他,明明就是变相威胁。

那意思是在说:可别怪我没提醒过你,我外公要是知道这事,被气出个好歹来,你才是凶手!

看穿了顾小悠的小心思,厉君寰也懒得揭穿她,继续看着她演。

顾小悠依旧可怜巴巴的说道:“我说真的,您别不信……要不,要不您给我留个手机号码,等我把钱一凑齐,马上就联系您?”

顾小悠为了显示诚意,还把自己的手机掏了出来。

起初,厉君寰想说算了,一辆车窗而已,没必要这么为难她。

可当看见她那双言不由衷的大眼睛时,他突然就不这么想了。

厉君寰拿出手机,平静的看着她,说道:“号码?”

顾小悠傻了。

他还真当真了?

不过是一块车玻璃而已,至于这么较真么?

原本她还在想,只要好话说尽,自己再拖上一段时间,等她回到英国,就算这事被她外公知道了,也顶多就是挨几次电话骂,反正山高皇帝远……

顾小悠讪讪的干笑了两声,不得已,将号码报给了他。

厉君寰动作沉稳的将号码存了起来,并拨了过去。

顾小悠的手机响了,厉君寰弯起嘴角,指着她手里的手机说道:“这是我号码。”

顾小悠不得不当着他的面,咬着牙把号码存了。

心里却暗骂他不下几十次。

顾小悠存完了号码,厉君寰的一颗烟也抽完了。

将烟捻灭在车上的烟灰缸里后,他才回头问道:“还下车吗?”

顾小悠也来了脾气,看着他挺括的背影,有些压不住火,不客气道:“不下,送我去澎湖区德云路,我要去找朋友……”

厉君寰从后视镜里看着她那张愤愤的小脸,没说什么,重新启动了车子……

……

顾小悠和韩穆宁约在了一家街边的小餐馆内。

之所以这里被称为变态料理,不是没有根据的。

一家不足40平米的小馆子,无论冬夏,只做麻辣小龙虾和麻辣涮锅。

卫生条件差的简直没话形容,可依旧在这条旧巷子里苟延残喘了10几年。

小时候,顾小悠和韩穆宁就没少来这里,并不是没钱,只是这里的小龙虾实在好吃的没话说。

尤其是夏天里,吃的满头大汗,在配上一大杯冰冰的扎啤,足足让顾小悠在英国念叨了好几年。

当下,也管不了是冬天还是夏天了,回国的第一件事,就是想来这儿吃个过瘾……

……

厉君寰的车停在了小店门口。

韩穆宁早已经等在了那里。怕顾小悠几年没回来找不到路,还特意的站在门口,巴巴的望着。

当看着顾小悠从一辆黑色的幻影里走下,又看清驾驶座位上的男人时,韩穆宁逃一样的躲在了一根路灯杆子的后面,还时不时贼头贼脑的朝着这边看过来。

只是他那身大红色的羽绒大衣有些过于显眼,别说一根路灯杆子,就是十根八根摞在一起,也一眼就能被人看出来。

完本试读结束。

芊芊酱大魔王点评:

《一级宠爱:首席的宝贝妻》这本小说想象大胆,构思别具一格。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引人入胜。不错!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