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穿越重生 > 未有繁花迎春华
未有繁花迎春华

未有繁花迎春华

作者:青梨

状态:已完结分类:穿越重生

时间:2021-01-13 14:32:11

《未有繁花迎春华》主要说的事情,看看青梨是怎么讲的:她会彻底摆脱开这个男人的束缚,远离这是非之地,还是做一棵桃树,无情无爱,接受风雨的洗涤,接受阳光的滋润,开心时便尽情的伸展自己的枝丫,编织漫天的桃色,不开心时连果子都懒得结,收拢起自己的枝丫沉睡个千千万万年,再不去听他人的醉言醉语,便也没有那份伤害了。“我…真的没有做那些事!是愉苗自己的安排,她有……”一开口,声音便颤的厉害。天知道她压抑喉间的酸涩压的有多辛苦。
展开全部

勾引未遂-青梨

“什么?殿下有、有婚约?”愉苗面色有些发白,大脑一片懵怔。

这九重天上的婚约不同凡间。

若是口头婚约哪怕不退也没有影响,可偏偏星崇打了青丝结,意为结发夫妻之意,向天地诸神表了决心,成为了他命格中的东西。

是以这婚事若是想不作数,只有将青丝结化解方可,才能再娶他人做妻。

否则,哪怕婚礼再盛大,充其量她也只能做个侧妃。

这不是愉苗想要的,她盯上的是正妃的位子,将来若是不出意外的话,星崇就是下一任圣帝,那她就是帝妃。

这是何等的尊荣?

星崇点点头道:“没错,可至今我也不曾想起是何时定下的这桩事,甚至于连对方是谁都无半点印象,那青丝结因被法器屏蔽,亦算不出与之相关的信息,怕是有些麻烦。”

愉苗内心焦急如火,偏偏面上不敢露出分毫,还需一副关切的样子道:“殿下莫急,这或许是一个误会。许是当时殿下醉酒趁机被人迷惑了也说不定……”

似乎又有什么画面在星崇脑海中一闪而过,他却无法抓住。

可愉苗的话却真的为他提供了思路。

愉苗看出星崇当前的思量,眼珠微转再次道:“殿下是否有重伤昏迷过被谁救了?”

星崇努力搜索着记忆,摇了摇头:“不曾!”

倒是醉酒……

有过几次。

愉苗见星崇久久思索不清那桩荒唐往事,贴心的委身上去,靠在星崇胸前体贴的道:“殿下不管能不能解开青丝结,愉苗都愿做殿下的人,只要殿下疼爱愉苗,哪怕永远结不成夫妻愉苗也绝无怨言……”

纤细的手去勾挑星崇腰间的接扣,充满了魅惑的声音努力的挑逗着星崇的心神。

星崇却似乎并未出现半分愉苗期待的神情,眼底一片清明,大手一握制止了愉苗的动作,温声道:“我不能委屈了你,愉苗,希望我们最恩爱的瞬间是在洞房花烛夜,而不是有实无名……”

愉苗眼底流露出浓郁的失望。

又是这样!

他可以对金蕊那般作为,到了她这里不管她如何暗示这位三太子总是不为所动,一再坚持要留到洞房花烛夜。

许是看出愉苗的失望,星崇宽慰道:“苗儿,你是本殿下心中钟爱的人,本殿下不想委屈了,别生气好吗?”

愉苗只好收敛起心头复杂的情绪,满面感激的喜悦:“殿下这般珍重苗儿,苗儿开心还来不及呢,怎么会生气!”

“我就知道苗儿是通情达理的,与其他人不一样。”

星崇将怀里的人紧了紧,心头闪过些许的迷茫。

愉苗心地善良,以往在金蕊那里吃了委屈那副隐忍的神情让他心生恻隐,总想好好呵护与她。

当年的主仆二人金蕊刁蛮霸道,愉苗却善良温顺,每每自己生气时她也总是在替金蕊说好话,只言金蕊与她有救命之恩,是一位知恩图报的好姑娘。

可是金蕊却越发过分,为了替他寻一枚灵果,竟答应对方那荒唐的要求,将愉苗推了出去。

他紧赶慢赶还是晚了一步,让善良的愉苗遭受了那样的伤害。

金蕊越不拿自己的丫鬟当人,他对金蕊就越厌恶,甚至对愉苗越发喜爱。

金蕊在乎他,他是知道的。

可他不喜她的方法,她越是嫉妒愉苗能得他的维护,他便越发变本加厉。

这种情绪一直到金蕊又一次对愉苗出手,设计将她贬去凡间历劫,他才彻底爆发了。

便也有了后来那些替愉苗出气的作为。

辩解-青梨

可愉苗回来后几次想主动献身的举动,却丝毫也撩拨不起他半点男欢女爱的欲望。

许是真的太过珍重她吧!

至于对金蕊……

许是太过厌恶她,想尽情的凌辱她,一想到她做的那些事便怒火攻心,火气大了,那份欲望便也跟着水涨船高,总能转化为另一种欲火,狠狠的将她灼伤。

星崇离开后愉苗也不再遮掩,眼里含着一份算计。

“不能再等下去了!”

愉苗在房间里来回踱步,她必须与星崇取得进一步的发展。

必须让这位三殿下不管是身体上还是灵魂上都完完全全属于她一个人的。

她竟然有点害怕星崇对她的那份客气。

同样的,也有些嫉妒金蕊能在星崇身下承欢……虽然那个男人口口声声说的是惩罚。

可这样的惩罚久了,谁知道不会滋生出别的情绪?

这是她不想看见的。

星崇属于她的,只能属于她的。

下人房里,金蕊在愉苗离开后又蜷缩了起来。

心里是一片凉意,连带着骨头缝里都开始往外冒凉气。

她心爱的那个男人如此在乎愉苗,要给她最无上的荣宠。

以后那个女人就是这座宫殿的女主人,而她的身份不过是下人和玩物。

她难道真的要留在这里看他二人花前月下卿卿我我?

难道要同时承受他们两人的欺凌羞辱?

不!

想想都有万箭穿心的痛,何况亲眼目睹!

室内人影一闪,熟悉的气息让金蕊忍不住瑟缩了一下,身子蜷缩的越发厉害了。

星崇站在床边能清晰的看到那个人儿剧烈的抖了起来,心头竟有些难掩的烦躁。

“你在怕什么?”

男人低沉的声音让金蕊越发怕的厉害,面色都有些微微发白。

身子被人强行掰了过来,对上那双满含讥讽的眼:“若是真怕,当初又为何处处算计,连一个柔软的女子都不放过!金蕊,你知道愉苗对你存着何等的感激,又是如何一次次在本殿下面前维护你吗?那样善良的一个女子你竟也忍心伤害,你的心是肉长的吗?”

金蕊咬紧了唇,努力压着眼底与喷薄而出的水汽,不开口发一言。

她没有陷害愉苗,她没有处处算计,她更没有做出那等狠辣的事……

她想解释,过往她曾经解释过无数次,可这个男人不信。非但不信,还换来他越发变本加厉的折磨。

可她又心生不甘。

最后一次吧……

最后一次为自己辩解,或许以后连面都不用见了。

她会彻底摆脱开这个男人的束缚,远离这是非之地,还是做一棵桃树,无情无爱,接受风雨的洗涤,接受阳光的滋润,开心时便尽情的伸展自己的枝丫,编织漫天的桃色,不开心时连果子都懒得结,收拢起自己的枝丫沉睡个千千万万年,再不去听他人的醉言醉语,便也没有那份伤害了。

“我…真的没有做那些事!是愉苗自己的安排,她有……”

一开口,声音便颤的厉害。

天知道她压抑喉间的酸涩压的有多辛苦。

可这作为在床边男人的眼里却成了另一种含义。

“金蕊,本殿下还是…太心软了。”

男人眼里浮起浓郁的失望,缓缓的摇着头打断了金蕊未说完的话:“以至于到了至今,你都还坚持往愉苗身上泼脏水。”

他缓缓靠近,居高临下的盯着金蕊那渐白的脸色:“若是当初苗儿知道落在你手里会遭受这般毒害,怕是宁死也不愿知你那份恩吧!”

语毕,转身飘然而去!

完本试读结束。

一只凝静呀点评:

《未有繁花迎春华》这本书真的很好看,独特的思路,细腻的文笔,绝对佳作。关键是描绘的那种精神,值得一看!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