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总裁豪门 > 不曾与你识悲欢
不曾与你识悲欢

不曾与你识悲欢

作者:丫丫

状态:已完结分类:总裁豪门

时间:2021-01-11 10:51:48

快看看丫丫的新书《不曾与你识悲欢》:叶宁不知道自己是如何出来的,整个人跟丢了魂一般,游走在大街上。今晚祁振哲原本约了赛车,没想到却被临时放了鸽子,烦躁之时脑海里突然浮现了某张清丽的脸,唇角微勾,停在了红绿灯这里。这条路人烟稀少,等红灯时,祁振哲正好来了个电话。他漫不经心的听着电话对面男人聒噪的声音,望向了窗外,忽而目光一凝,落在了某点上。“有事,挂了。”祁振哲不等对方说完,迅速挂了电话,打开车门,下了车。
展开全部

不曾与你识悲欢:叶宁,你是不是瞒了我什么?

叶宁做了一个噩梦,骤然惊醒,猛然睁开眼便撞进了一双幽深的墨瞳里,其中蕴含的深意让她看不真切。

“你占地方了。”刚才的温柔仿佛是叶宁的错觉,此时的刻薄才是真正的阎苑延。

叶宁“哦”了一声,急忙站了起来。

不料刚刚卷腿太久已经发麻了,刚刚站起来脚下便一软,朝着前方地板倒去。

叶宁一惊,想也没想就双手护住了肚子,合上双眼,没有意料之内的疼痛,她被一双温热的手接住了。

“不是以退为进,改为投怀送抱了?”他暗讽的声音在叶宁头顶响起,唇角轻扯。

“对不起。”叶宁忙不迭推开他,借助着旁边的桌子站立,离他远了些。

阎苑延眉峰冷意迭起,心中生疑,薄唇轻启,“叶宁,你是不是瞒了我什么?”

叶宁心中大骇,他难道知道了?

不过只是一瞬她便冷静下来,时明兰不可能将孩子的事情告诉他。

“没有,我刚刚做了个噩梦,吓到了罢了。”

“什么梦?梦里有我?”阎苑延紧逼,叶宁无路可退,身子抵在床头柜上,双手撑在上面,却不小心扫到了什么。

“啪嗒”一声,是东西碎掉的声音。

叶宁顺着声音望了过去,目光一呆,已经感觉到身后锋利的眼神,不敢回头,那是阎苑延最喜欢的陶瓷娃娃。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对不起。”叶宁急忙解释,面露难色,百口莫辩。

阎苑延却抓住了叶宁的手,戾气肆虐,声音阴寒,“不是故意的?叶宁,你想死吗?”

阎苑延抓着叶宁的手臂用了很大的力气,疼的脸色都变了,她却不敢吭声,紧咬着下嘴唇。

“哗啦。”

叶宁被阎苑延给甩在了地上,手掌直接扎在了地上的碎片上,很快地面上便多了一层血迹。

“嘶。”叶宁疼的眼泪都快出来了,忍不住轻呼了一声。

见状,阎苑延眼中的寒意散了一些,却在触及叶宁面上的忍意时微微伸出去的手瞬间收回,冷漠地丢下一句,“收拾干净。”

叶宁看着阎苑延离开的身影,心中顿时松了一口气,记起来之前的那个荒唐的梦,视线落在地上染了血色的瓷片上,忍不住打了个冷颤。

她绝对不能让阎苑延知道孩子的存在,绝对不能。

叶宁是伤了左手,玻璃扎的很深,周嫂给她处理的时候都忍不住咂舌,可是对上叶宁温静的双眸时却什么也问不出,只是叹了一口气。

“周嫂,麻烦你了。”叶宁冲着她笑了笑,道谢。

周嫂连忙摆手,表示这是自己应该做的,随即又听到叶宁漫不经心地问道,“周嫂,你知道先生房间里的那个陶瓷娃娃吗?”

“那个啊,已经存在了很久了,先生平时很宝贝那个娃娃,没想到竟然碎了。”周嫂有些可惜,不过对上叶宁若有所思的目光,惊觉自己说错了话。

“太太,先生可能只是一时生气,您……”

“你知道那个娃娃是哪里买的吗?”叶宁打断了周嫂的话。

……

周嫂说的那家陶瓷娃娃的店在郊区,她找了很久才找到,没想到却被通知这种娃娃已经停产了。

“师傅,麻烦你帮我看看这个,还有类似的陶瓷娃娃吗?不管多少钱我都买。”叶宁拦住了不耐烦的手工师傅,连忙说道。

“小姐,我已经说得很明白了,这款很多年前就不做了,这是限量版。”师傅再重申了一遍,挥了挥手,示意叶宁赶紧离开,不要添乱。

“师傅,这是我很重要的一个人喜欢的东西,你帮我看看吧,如果您能够做出来,让我做什么都行,拜托了。”

叶宁不依不饶,磨了很久,最终他只能够妥协了。

手工师傅叹了一口气,“你这小丫头,怎么就这么执着?”

叶宁心中一喜,知道成了,忙不迭地道谢。

不知是不是叶宁幸运,这款以前便是他负责烧制的。

叶宁在郊外待了整整一天,直到深夜,手工师傅将陶瓷娃娃给取出来时,她心中终于是松了一口气,和阎苑延的一模一样。

“周嫂,先生回来了吗?”叶宁手中提着盒子,唇角上扬。

“还没有。”

叶宁唇角笑意微顿,记起来了另外一个地方,抿唇,说了声“知道了”便挂了电话。

晚上的郊区来往的车辆很少,叶宁等了好久才好不容易拦了辆返程的的士,说道,“师傅,去西遇。”

西遇的保安已经认识叶宁了,让她签了字便放她进去了,不过叶宁总觉得她看着自己的眼神有几分不对劲。

她摸了摸脸,难道有什么脏东西?

“叮咚”

叶宁没有钥匙,只能在门口等。

“咔擦”门开了。

叶宁扬起脸,却在触及站在面前的人时,笑容凝固了,唐欣然?

“叶宁?好久不见。”唐欣然身上只裹了一件浴袍,修长的小腿还裸露在外面,场面十分香艳。

“这么晚过来?你这是?诶,这不是我送给苑延的娃娃吗?”唐欣然面露诧色,视线落在了叶宁手中的娃娃上。

“轰”

唐欣然的话在叶宁的心中炸出了一片惊雷,已经尝到了嘴中的苦涩。

难怪她打碎那个娃娃的时候,他会这么生气,难怪……

“之前那个娃娃不小心被我打碎了,正巧碰见了制作这个的厂商,送了我一个,便带过来了。”叶宁微笑。

“哦,我就说怎么只送了一个,这娃娃是一对来着,我和苑延一人一个。”唐欣然不经意地说着,却像是一把把的刀直直地戳在叶宁的心上,让她有些呼吸不畅。

“那麻烦唐小姐帮我转交,时间不早了,我先回去了。”叶宁脸上挂着典型的叶氏假笑。

“苑延在里面,要不你亲自……”

“不用了。”

叶宁将东西递给了唐欣然,毫不犹豫地转身,大步走进了黑暗中。

唐欣然脸上依旧是那副温柔的笑容,却掩饰不住她眸中的得意。

“谁来了?”阎苑延刚刚换了一身衣服出来,空气中弥漫着酒味。

唐欣然不知何时披上了一件外袍,回头冲着阎苑延笑了笑,“走错门的。”

不曾与你识悲欢:这辈子你都逃不掉的

阎苑延也没多在意,拿起了车钥匙,淡淡说道,“你好好休息,我先走了。”

“好,晚安。”唐欣然微微一笑,目送着阎苑延出去。

等到车离开以后,脸上笑容消失殆尽,转身便将刚刚叶宁递给她的陶瓷娃娃给丢进了垃圾桶,眼神轻蔑。

叶宁不知道自己是如何出来的,整个人跟丢了魂一般,游走在大街上。

今晚祁振哲原本约了赛车,没想到却被临时放了鸽子,烦躁之时脑海里突然浮现了某张清丽的脸,唇角微勾,停在了红绿灯这里。

这条路人烟稀少,等红灯时,祁振哲正好来了个电话。

他漫不经心的听着电话对面男人聒噪的声音,望向了窗外,忽而目光一凝,落在了某点上。

“有事,挂了。”祁振哲不等对方说完,迅速挂了电话,打开车门,下了车。

“叶秘书?大晚上的一个人闲逛?”

叶宁被这声音吓了一跳,猛然抬头,就撞进了祁振哲的那双潋滟的桃花眼里。

“你哭了?”祁振哲脸上笑意收敛,蹙眉问道。

叶宁茫然,抬手摸了摸脸,指尖触及到一片湿润,才惊觉,原来她哭了?

“没有。”叶宁反手擦了一把,仰起头,“你怎么在这?”

“这话应该我问你吧?叶秘书,这时间可不早了,难道今天是我的lucky day?大半夜还能遇到美人落泪?”祁振哲坏坏地笑着,似乎不怀好意。

但是今天的叶宁却没心思应付他,推开他便继续朝着前面走,祁振哲却不依不饶地一直跟着,在她的身边一直叨叨个不停。

“叶秘书,这么美妙的夜晚,相遇即是缘分啊。”

……

黑色的劳斯莱斯内,阎苑延垂眸看了眼手表,已经是十点半了。

路上行人很少,叶宁和祁振哲一男一女走在路上十分惹眼,阎苑延几乎是一眼便认出来了走在前面的那个背影,是原本此时应该在家的叶宁。

他握着方向盘的手瞬间青筋暴起。

“砰。”黑色的劳斯莱斯的车身震动了一下,默默承受着主人的怒火。

“祁振哲,你烦不烦?”叶宁的手忽而被人抓住,她想也没想就甩开,一脸不耐地回头,却在触及到阎苑延这张脸时,瞬间冷了下来。

“阎总,松手。”叶宁一字一句的盯着他的眼睛,说道。

碰过了别的女人的手,她嫌恶心。

“阎总,是不是得讲究个先来后到?我先碰到叶秘书的,正邀请她一块儿去LUCAS喝一杯呢,怎么?阎总,连下属的私生活也要管?”祁振哲一双桃花眼微微眯起,一闪而过的精光。

LUCAS是A市有名的酒吧,晚上的时候热闹非凡。

阎苑延却一句话都没说,拽着叶宁就往车那边大步走去,叶宁的手仿佛都要被掐断了。

“阎苑延,松手!”叶宁用力挣脱,反应十分激烈。

“阎总。”祁振哲原本是看戏,却在触及叶宁眼中的泪光,心中微微一震,想也没想就上前挡住阎苑延。

“阎总,你这样为难一个女人不太好吧?”

“滚。”

阎苑延眉眼锋利,宛如地狱修罗,周身森冷。

“滚也可以,我得带着叶秘书一起。”祁振哲唇角噙着一抹笑,望向他身后的叶宁,“叶秘书,你是要跟我去LUCAS还是和阎总走?”

“谁也不跟。”叶宁语气淡漠,今晚已经是没心思应付任何人。

“阎总,请放开我,我要回家。”叶宁强调了“家”这个字,落在阎苑延耳里却是再嘲讽不过了。

“家?你还知道自己有个家?”阎苑延反讽道。

叶宁此时却已经生气不起来,只觉得十分好笑。

刚从唐欣然那里出来,身上的香水味还没散去,凭什么指责她?

叶宁深呼吸了一口气,唇角淡淡的,“阎总怎么认为就是怎么认为的吧,现在能放我离开了吗?”

阎苑延心中的火瞬间就被叶宁这不在乎的态度点燃了,直接将人抗了起来,大步来到了车边,将她往车里一丢,动作快速粗暴,把叶宁和祁振哲都吓了一跳。

叶宁被丢在后座的那一刻只想着护着自己的肚子,根本就来不及遮掩什么,正在气头上的阎苑延也没注意到黑暗中叶宁的动作。

“祁振哲,我的人,少打主意。”阎苑延鹰隼一般的双眸,泛着危险的光。

劳斯莱斯内,气氛安静的可怕,阎苑延的车速开的飞起,叶宁面色发白,却倔强地不肯开口求他。

叶宁几乎是被阎苑延给提着到卧室里的,周嫂他们没有一个人敢拦,谁都不敢直面阎苑延的怒火。

“叶宁,你怎么就这么贱?一个谢亦彬不够,现在又多了一个祁振哲?你就这么急不可耐?这么饥渴?”

阎苑延一双幽黑的眸子宛如地狱来的使者,修长的五指掐在了叶宁的脖颈,让她根本就喘不过气来。

叶宁拼命地拍打着阎苑延的手,这男人疯了!

“既然你这么想要,我满足你。”阎苑延话音一落,便大手一撕,扯开了叶宁的衣服,露出了大片春光。

好不容易喘息了两口气的叶宁满脸惊惧,想也没想就要推开阎苑延,却被他将双手给抓住,举过了头顶。

“阎苑延,你这是强女干!”叶宁嘴里喊着,想到孩子,绝对不可以!

“强女干?你是我名正言顺的妻子,这样算吗?”他俯身,狠狠的咬了一口,叶宁忍不住呼出了声,身体传来一阵酥麻。

叶宁拼命地摇头,却阻止不了阎苑延粗鲁的动作,眼泪滑落脸颊。

阎苑延舌尖尝到了咸咸的味道,动作一顿,理智回笼,居高临下地俯视着叶宁,“叶宁,你给我记住,你这辈子都不可能有其他的选择,你逃不掉的。”

话毕,阎苑延狠狠地一动作,叶宁已经尝到了嘴里的血腥味,缓缓地闭上了眼睛。

叶宁这幅绝望的样子刺痛了阎苑延的眼,却忽而记起之前他在路上看到的她和祁振哲在一起的一幕,怜意散去,只剩下了冷漠,身下的动作越发狠厉。

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一只滨海呀点评:

《不曾与你识悲欢》这本书的人物特点塑造的很形象非常好而且内容也很新颖我很喜欢。这年头儿能找到这么好看的一本书也是不容易了,我非常推荐大家看这本书。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