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灵异科幻 > 狼胎入梦:养夫为患
狼胎入梦:养夫为患

狼胎入梦:养夫为患

作者:鬼眼姐姐

状态:已完结分类:灵异科幻

时间:2021-01-09 10:02:36

作者鬼眼姐姐的小说《狼胎入梦:养夫为患》主要讲的是:“刚刚去方便了一下,你找吧,那么小,可能是钻到床底下什么地方去了。”说着辛瑞把房门关上了,我就觉得有点不对劲。“不用了,我都找过了,差不多我也该出去了,可能是没在这里。”我想要走,辛瑞挡住门:“那么着急干什么,你找的可能不仔细,我帮你找。”说完辛瑞拉了我一下,朝着里面走去。“推开他。”冷冷的声音从我身上传出,我一把推开了辛瑞,转身走到门口逃一样的跑了出去,赶快回了对面卢珍珍的房间。
展开全部

小色狗

仿佛是看出我在想些什么,明明狼三太子已经过去了,忽然他又转身过来,结果他一转身我猝不及防的后退了两步,没站稳,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看我坐下狼三太子那张俊脸上浮现一抹不悦:“哼,这也能摔倒?”

“你试试。”

说着起身想要爬起来,却见狼三太子后面出现一个白衣女人,一头乌黑长发垂落地面,整张脸白的有些吓人。

“啊……”

我飞快起来,一把拉住狼三太子,躲在他怀里。

“鬼,后面有鬼……”

谁知道,手摸到下面不该摸的地方,狼三太子的身子微微的动了一下,怒道:“拿开。”

我一怕,吓得缩了缩,也不知道到底什么拿开,缩在他怀里不动了。

狼三太子转身,我立刻搂住他的手臂,此时他看着对面的白衣女人冷冷道:“滚开!”

“呜呜……”

女人抬起手掩面而哭,我吓得紧紧抱着狼三太子的手臂,这是什么东西,大晚上的从哪里出来的?

正当我怀疑的时候,我看见女人脚下的一座新坟,一时间吞了吞口水,难道是刚死的人?

以前也听奶奶说过一些关于死人的事情,可我总觉得奶奶就是为了把我养大,出去某个生活,没想到真的有鬼。

“她她……是鬼?”

我吓得说话都在结巴,狼三太子十分鄙夷的看了我一眼:“不然呢?”

“那怎么办?”

我吓得要哭了,结果这家伙丝毫不知道怜香惜玉,见我瑟瑟发抖竟把我扔下,迈步走去,我看他走了忙着追了过去,不想女鬼也跟了过来,我感觉后背心钻心的凉,好像什么东西扑到我身上了。

我害怕,快走不停,前面狼三太子忽然转身看向我,眸光刀子一样,冷的吓人。

我停下:“我只是睡觉就来了,你要走也带着我,只要不扔下我,让我做什么我都愿意。”

狼三太子好像没听见我说什么一样,犀利如刀的目光看着我身后,那双琥珀色的眸子瞬间闪过一抹亮光,吓得我一缩,这就是传说中的妖精?

我正想着怎么应对,狼三太子说道:“区区一只小鬼,也敢在本太子面前放肆,看你是活腻了。”

怒声之下,耳边一声惨叫,我去看身后只剩下一把白烟。

“还不快走?”

身后又传来狼三太子霸道的声音,我忙着追着他跑过去,他走的快,我只好一路小跑,算是跟上了。

走了一会,总算是走出那片坟包,停下来狼三太子看了看,这才带着我离开。

“这里是什么地方?”

“乱葬岗。”

“……乱……”

我回头看了一眼,有些害怕,忙不迭拉住狼三太子的袖子,管他是不是愿意,我是不会放开。

于是,换来狼三太子那霸道的一记白眼。

不过他倒是也没说什么,转身继续走。

只是这继续走,却怎么也没走出去那片坟包,走着走着我们最终又走了回去。

“是不是迷路了?”

我忙着拉住狼三太子的手臂,生怕被什么东西给抓了去。

狼三太子没好气看了一眼,而后在周围看看,冷声道:“好大的胆子,竟然在本太子面前班门弄斧。”

我也不知道狼三太子说的是什么,只是知道他现在十分不快乐。

但是周围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他说他的,周围还是原来的样子。

只不过这下一刻狼三太子要做的事情,确实很雄霸的事情。

他只是挥了挥手,眼前的坟包挨个冒烟。

“饶命,大仙饶命。”

一群穿各色衣服的男男女女从坟包里面钻了出来,都是一些虚晃的样子,一看见那些东西我有些害怕,躲到狼三太子身边,拉着他的袖子。

狼三太子看来,给了我一记刀子眼,转了过去。

我站在一边无奈,长得明明那么好看,凶就不对了。

“你等为何要挡住本太子的去路,可知道罪当该死?”

狼三太子雄赳赳气昂昂的看着那些跪着的影子,那些影子说道:“太子明见,我等都是在此等候重新去阴间投胎的命魂,虽然是魂,但是却毫无能力,天魂归天,地魂归地,剩下我们,只是为了承受家人香火,等待一个合适的机会离开这里。

因为没有能力,要听命一些仙家调遣,而我等归此处的黄仙调遣,他能力在我等之上,我等也是身不由己。”

“是么?今天看在你们不存坏心之上,放了你们,速速让开。”

“是。”

眼前瞬间变回原来样子,只是坟包上面飘散了一些烟雾,等烟雾消散,狼三太子才带着我离开,他从前面走,我则是在后面跟着他,一路走来,很快我们离开了那个地方。

我纳闷,我怎么回去,明明是在做梦。

正这样想着,眼前已经转了个弯了,在看我已经在卢珍珍和他男朋友住的院门口了。

我有些奇怪,狼三太子的声音传来:“进去吧。”

他先进去,我也只好平复着心情跟着他进去了,到了里面卢珍珍竟然不在,那张床也没人。

狼三太子此刻看了我一眼,说道:“上去吧。”

我问:“你不走了?”

“上哪去?”

我差点忘了,现在他在我身上。

我只好灰溜溜上去,但等我刚上去,身后一道风扑上来,被他压在了床上,转身一只硕大魁梧的银狼在我面前站着,他双爪按在我肩膀上面,摇晃着尾巴,好像发情期一样。

我吓得吞了吞口水:“不要这样……会被人……”

我正说着,银狼的鼻子已经在闻我的颈子了,时不时舔弄一下的颈子,我也不知道是动情还是害怕,竟然轻轻颤抖眯起眼睛。

而银狼一路向下,把我吓得不轻,我只感觉此时的银狼很愉悦,时不时的摇晃着尾巴……

随着我的衣服被退下,下一刻他竟变成了人的样子,双手紧紧按住我的腰……

因为太疼,我竟然疼的晕了过去,也是没谁了,想到这美好时刻我竟晕过去,简直暴殄天物。

等我醒来,他已经结束了,而且正在背对着我穿上衣服,我动了动感觉身体撕裂的疼,不免有些怨言。

尼玛,我也不是专门干这个的,就不能温柔点?

“这段时间我要时刻和你在一起,要保护我的孩儿。”

狼三太子转身过来,冷冷冰冰的对着我,我感觉他就是那种豪无温度的。

他说保护他的孩儿,我不免心里有些难受,他这话好像我只是孕育他孩子的一个容器,对我毫不在意,他只在意他的孩儿。

我好歹是孩子的母亲,他竟能这么不在意我。

难道说,这孩子也不是他愿意要生的?

想起小时候和老太太说的话,难道是他当时在修行我忽然闯了进去,坏了他修行,他是走火入魔才把我给那什么了。

事后他也不知道,直到这些孩子孕育?

此时他走到我面前打断我的思绪,也不问我愿不愿意,变成一只银狼一跃到了床上,而后趴在我身边团着,我刚好在他面前,本来我想起来,但一想到此时深夜,加上全身乏力也没起来。

看他很快合上眼睛睡着了,我看他睡着我也眯了眯眼睛睡了。

等早上,还没起来,就感觉胸口被什么东西蹭来蹭去的,睁开眼睛摸了摸,一团毛茸茸的东西,掀开被子去看,昨晚抱着睡觉的小灰狗竟然把我的衣服弄开了,或许是觉得暖和,正趴在我胸口睡。

我一阵无语……

小色狗?

“小离,小离……”

就在我看小狗的时候,卢珍珍急忙跑了进来,我还奇怪她怎么出去了,就看见她哭的满脸泪水跑了进来。

刚出马

我一看卢珍珍那样子,下意识的想到昨晚的辛瑞,不会死了吧?

下一刻卢珍珍哭着说:“辛瑞,辛瑞晕倒了。”

说完呜呜的哭了起来,我忙着起身下床,整理一下跟着卢珍珍跑出去看,结果辛瑞跪着的地方不是别的地方,而是我们住的房子的门口,人就躺在地上。

卢珍珍抱着辛瑞:“小离,你看这是怎么了?”

我走过去看看,还是活的。

“送去医院看看吧,我叫救护车。”

拿出电话我先叫了救护车,免得闹出人命,死在这里也不好解释。

救护车来的很快,上了车卢珍珍一直紧握着我的手,看她害怕,我就抱着她。

卢珍珍小声问我,说这件事发生的太奇怪了,是不是闹鬼了。

我知道卢珍珍被董琳的那件事搞得有些惊吓过度,但是我也亲眼看见了,这件事确实是有问题。

只是我也不知道怎么解释,先去医院看看再说。

谁知道到了医院那边,辛瑞很快醒了,但是他说要去上班,而且一点事情都没有,还说只是因为起得早,加上贫血才晕倒了,所以没事。

卢珍珍松了口气,相信辛瑞说的话,我也就没说什么,抱着小狗跟着他们回去了。

但辛瑞一直有些不对劲,一路上都心不在焉,卢珍珍缠着他说话,有几次他都说的对不上。

到了住的地方卢珍珍给他做饭,他一个人回到屋子里面关上门把自己关到里面。

我路过的时候看了一眼,发现辛瑞正在里面跪着念叨什么,但是他声音非常小,我一句听不见。

吃过中午饭辛瑞就去休息了,他休息卢珍珍和我在一边屋子里面坐着,卢珍珍还是有些疑神疑鬼的,问我觉不觉得辛瑞有点奇怪,回来都心不在焉的。

我也不好说什么,只能说我不了解敷衍了过去。

卢珍珍中午也有午睡的习惯,也不知道是不是晚上睡不好的原因,说了一会话早早的睡觉了,等她睡着我又起来去了对面门,想看看辛瑞在干什么,结果辛瑞竟然不在房间里面。

推开门看了看也没看见,我正转身要出去,辛瑞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房间的门口,一看见辛瑞把我下了一跳。

“小离。”

看到我辛瑞笑了笑,而且很讨好的那种笑,我就有些奇怪。

好好的那么对我笑的那么贱,干嘛?

“我过来找狗狗的,他也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我看你房门没关,进来看看,你不在啊?”

我假装找狗。

“刚刚去方便了一下,你找吧,那么小,可能是钻到床底下什么地方去了。”

说着辛瑞把房门关上了,我就觉得有点不对劲。

“不用了,我都找过了,差不多我也该出去了,可能是没在这里。”

我想要走,辛瑞挡住门:“那么着急干什么,你找的可能不仔细,我帮你找。”

说完辛瑞拉了我一下,朝着里面走去。

“推开他。”

冷冷的声音从我身上传出,我一把推开了辛瑞,转身走到门口逃一样的跑了出去,赶快回了对面卢珍珍的房间。

刚好卢珍珍听见开门的声音醒了,睁开眼睛看见我,一脸奇怪:“小离,你怎么了?脸都白了。”

“没没什么,我刚刚找狗狗,他不见了。”

正说着,小灰狗从一边走了出来,小胖腿肉呼呼的在地上迈着悠哉慵懒的小步子,他还抬头看着我,呜呜的叽歪了两声,好像埋怨我什么,我忙着抱起小灰狗,抱在怀里摸了摸,小灰狗不知道为什么,呜呜的叽歪了两声,上来给了我一口,把我的手指咬了,我瞪着他,舍不得下手,要是换了小猫,我估计能摔死!

谁让我爱狗呢!

不过也没咬坏,我继续摸了摸小狗,然后走到一边坐下。

其实我还有些惊魂未定。

狼三太子刚刚那冷冷的声音已经说明了一切,对门那个男人不是什么好东西。

卢珍珍被骗了!

就在这时候,辛瑞过来敲门,当当的两声吓得我一哆嗦。

卢珍珍马上起来去开门,一边开门一边说:“可能是辛瑞醒了,我去看看。”

推开门卢珍珍去了外面,一直也没回来,我就起来去看了看,结果那边门管的死死的。

我想人家是有什么事,我去看总归是不好,于是转身回来床上躺着。

原本我也不困,谁知道竟然睡着了,而且看到卢珍珍在对面门里和辛瑞亲热,弄的跟电影大片一样,顶着门把卢珍珍的衣服都扒了下来。

平时看卢珍珍的身材平平无奇,但是衣服撕开,里面简直波涛汹涌,辛瑞像是第一次看到,双眼雪亮,兴奋的一把吻住卢珍珍的嘴唇,凶残的咬了一口,朝着下面攻去。

我忽然睁开眼睛,有点奇怪,怎么我能看见这些?

“一会他们亲热完了,卢珍珍会找你去学校,辛瑞回去学校找你。”狼三太子的声音从我身边响起,我微微愣了一下,响起他在我身边趴着呢。

我问:“为什么找我?”

“哼,你说为什么?”

狼三太子不高兴的抬头看我,他那双狼眼睛极具杀伤力,我一下英雄气短,蔫了……

只是心里还在腹诽,这也不是我的错,那么凶干嘛?

难道造人喜欢也有错,谁让我人见人爱花见花开了?

“那个……那我怎么办?打晕他?”总不能接受吧?

“你刚刚出马,刚好借着这次机会锻炼一下,他找你的时候你就说他身后站这个东西,昨晚你看见什么,就告诉他什么,剩下的时候再说。”

狼三太子说完便钻到了我手臂上,我掀开袖子看去,牌子孩子,只是渐渐成了一块好像刺青的东西,出现在我白皙的皮肤上,而牌子上已经不是狼三太子四个字,仔细看是一只正卧在哪里的狼形图案。

看了看我摸了摸,手指下有些热,下一刻狼三太子说:“拿开。”

我立刻拿开了,跟着他不高兴道:“你准备准备,卢珍珍应该很快。”

“好。”

我忙着起身,但又想起一件事情问狼三太子:“出马是什么意思?”

“你先不用知道,等你忙完了这件事,带你回去,自然有人告诉你。”

“哦。”

完本试读结束。

承平小郎君点评:

这是少数几本能够让我看完本的书,里面的故事内容很是精彩。剧情之间虽然发展很快,但是节奏怡然严谨非常精彩,不会有水字的文章。我不是什么专业的评论家,甚至连业余的都不是。但是《狼胎入梦:养夫为患》这本书很精彩。符合我的口味。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