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穿越重生 > 暮色浓妆却微凉
暮色浓妆却微凉

暮色浓妆却微凉

作者:云珠

状态:已完结分类:穿越重生

时间:2020-12-22 14:08:22

《暮色浓妆却微凉》,这本小说的作者是云珠,这本书主要内容试读:慕容泽正无言以对,李公公匆忙来报,耳语道:“萧菲还没到沧澜宫就昏过去了,奴才唤太医为其诊断,竟是喜脉。”慕容泽倒抽一口气,镇定的扫了一眼四周,回孙太后:“母后教训的是,儿臣知错。”带人离开,径直前往沧澜宫。望着床上不住所措的萧菲,慕容泽怒不可遏的握紧拳头:“萧大小姐,朕真是小看你了,在朕的眼皮子底下,神不知鬼不觉的怀上了别人的野种!”
展开全部

第8章-云珠

慕容泽面露狐疑,嗤的一笑:“别以为他躲在德昌宫朕就拿他没办法了,朕才是太后的骨肉亲儿,且看她老人家会向着谁。”

萧菲轻蔑的笑笑,颤巍巍的站起身,摇摇晃晃的往外走。

她对慕容烈的行踪一无所知,也不指望借着孙太后的仁义阻止她的皇帝儿子手足相残的行径,她只是很清楚,他们得不到慕容烈的线索,会没完没了。

索性将这个麻烦的锅甩给了孙太后。

她见孙太后的次数很少,从前,基本都是在大型盛典上匆匆打个照面,礼仪性的请安问好。

但孙太后的为人,她只需见一次就了解了十之八九,毕竟一个人的善恶会透过外貌体现出来。

孙太后无疑是个慈眉善目的中年妇人,所以她完全不担心孙太后会因此找自己的麻烦,她现在只想回到沧澜宫,安安静静的睡一觉。

当做一切都没发生过。

慕容泽在身后扬声道:“没有朕的允许,不许萧菲踏出房门半步!”

李公公应道:“是,奴才这就吩咐下去。”

慕容泽道:“来人,立刻与朕一同去德昌宫搜逆贼。”

孙太后见到儿子兴师动众的闯进来,不怒自威的问了句:“皇儿,有什么了不得的事需要动用这么多人?难不成本宫寝殿有贼么!”

慕容泽恭敬道:“母后勿惊,儿臣是来请安的。”

“请安?请安用得着如此兴师动众?”

“儿臣得到密信,说发现逆贼掠入德昌宫躲了起来,儿臣不放心母后的安危,迫不及待的带人过来搜查。”

“逆贼?”孙太后提高嗓音,“皇儿,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慕容泽沉着脸:“母后不是不知道,烈王几次三番搅乱朕的江山社稷,朕无论如何也要捉到他,一则为了国家太平,二则为了拿到雪灵芝,治愈月儿的顽疾。”

孙太后拍案而起:“月儿月儿,在你心里,那个狐狸精比亲兄弟还重要么!”

慕容泽正无言以对,李公公匆忙来报,耳语道:“萧菲还没到沧澜宫就昏过去了,奴才唤太医为其诊断,竟是喜脉。”

慕容泽倒抽一口气,镇定的扫了一眼四周,回孙太后:“母后教训的是,儿臣知错。”带人离开,径直前往沧澜宫。

望着床上不住所措的萧菲,慕容泽怒不可遏的握紧拳头:“萧大小姐,朕真是小看你了,在朕的眼皮子底下,神不知鬼不觉的怀上了别人的野种!”

“烈王经常和你幽会吧?”

萧菲心中只有惊,没有喜,可是,一想到自己腹中有着一个孩子,她的心像是重新活了过来,她抬眸看着慕容泽,轻声说道:“这孩子是陛下的。”

“不要脸!”慕容泽反手挥了一掌,扇的她眼前一黑。

慕容泽切齿怒目:“你们这些门派中人,惯会神出鬼没,干的是见不得人的事,说的是自命清高的话,朕受够了!”

“他不是藏的很深吗?朕有办法让他主动现身。”慕容泽吩咐旁边的年长宫女,“阿莲,给萧小姐准备一碗落胎药,要循序渐进的那种,一下子就掉了多没意思,烈王可是很喜欢救弱济贫呢。”

第9章-云珠

萧菲娇躯一怔,她不可置信的看着慕容泽,沉声说道:“这孩子跟慕容烈没关系!”

慕容泽冷笑:“那跟谁有关系?莫非你还想说自己怀的是龙种?”

萧菲吃力的起身,双目死死的盯着慕容泽,“慕容泽,你对我做了什么,你自己心里清楚!”

慕容泽嫌恶地笑:“是啊,朕清楚的很,若非朕亲自做了,怎会知道你的床上功夫如此了得?”

萧菲嘴角噙血,喉间干涩,他的话一字字灌入耳中,像钝了刃的刀子嚯嚯磨着自己的心。

“无话可说了?心虚了?水性杨花的贱货!”慕容泽的目光一次次凌迟着她。

阿莲道:“奴婢这就去准备。”

萧菲哑然失声:“慕容泽,虎毒不食子!”

慕容泽眼中忽然焕发出兴致勃勃的光彩:“原来你这么想给朕生孩子。”

萧菲哽咽着:“孩子是无辜的。”

慕容泽:“的确无辜,谁让他摊上你们这对狗男女的爹娘呢?”

萧菲恨恨的咬牙:“我好恨当初没有跟大师兄远走高飞。”

“终于说出心里话了!”慕容泽仿佛等待已久,阴厉的脸色铁青,残忍的笑意掠过唇畔,“放心,朕很快就让你们团聚。”

萧菲无论如何也想不到随口一言会给自己带来弥天大祸,慕容泽认定烈王躲在德昌宫,碍于孙太后的威严不敢擅闯搜人,便拿萧菲腹中胎儿做人质。

不,是一大一小两个人质。

这次,慕容泽有信心抓住这个狐狸一样狡猾的哥哥。

因为姬胧月给他出了个好主意,把萧菲关在巨大的铁笼子里,置于德昌宫前花园里的一处假山侧。

关进笼子之前,萧菲当然被灌了落胎药。

“把握好分量,温水煮青蛙,才有趣。”慕容泽饶有兴味的叉着手指,靠在御椅上。

阿莲仓皇的扑跪在地:“奴婢该死,那贱人趁奴婢不注意,整整吞了两剂落胎药!”

慕容泽从椅子上一跃而起,他眉心紧皱,隐隐有一股不详的预感冲击胸腔:“废物!滚!”一脚踹开阿莲,呼吸急促的快步走向沧澜宫。

那个贱人不是很心疼肚子里的野种吗?怎么会突然变的那么决绝?

他脑海中不期的回旋着萧菲的声音:“这孩子跟慕容烈没关系!”

“慕容泽,虎毒不食子!”

她那么在乎烈王,应该会千方百计的留住他的骨肉才对,绝不应该如此决绝。

他有那么一瞬间,竟怀疑那个孩子真是自己的。

“不,就算是朕的,朕也无法容忍是在跟别的男人有染的期间怀上的。”

“她这么做,一定是为了不连累那个混蛋,对,一定是这样!”

尽管这么想,慕容泽还是有点急于看到萧菲现在的状况。

“砰”的一声,门开,萧菲鲜血淋漓的躺在一个男人怀里。

那男人正握住她的手,泪流满面,口口声声唤着“菲儿……”

怒冲九霄的火焰从慕容烈眼中暴起。

小说《暮色浓妆却微凉》 第8章 第8章 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一条小安妮点评:

看完《暮色浓妆却微凉》这本书,我长呼一口气,柔和的日光温柔的洒照在我的头顶,形成一个光圈,云珠的笔风不拘一格很有意思。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