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总裁豪门 > 一夜惊喜:老公不是人
一夜惊喜:老公不是人

一夜惊喜:老公不是人

作者:秦浅

状态:已完结分类:总裁豪门

时间:2021-01-08 15:20:36

《一夜惊喜:老公不是人》是一本非常直接推荐的总裁豪门小说,情节引人入胜:见我脸色很难看,他又说:“你要庆幸你现在还活着,更该庆幸他目前没有要杀你的打算。有的女人结了阴婚,破身当晚阴气入体,第二天就中阴毒死了。”“可是……可是你答应秦久要帮我除掉那纠缠我的那只鬼,但你却跟他做了交易。”我又气又不甘心,难受的哭了出来。“什么?你让我除的不是那只女鬼?”那人大为惊讶,就差没跳起来。我被他这么一惊一乍的,连哭都忘记了。
展开全部

结阴婚-秦浅

我咬咬牙,不知道秦久请来的所谓的高人这么不靠谱,只好把话挑明了说:“她今天也看见你了,横竖你今天也跑不了。”

他倒是毫不在意,得意洋洋地扬着眉:“我会怕她?”

“她刚刚对着我们笑了。”我捡重点说。

“不对,你不要想拉我下水,我眼可没瞎,她可是在看着你笑。”那人仗着个子高,三两步就朝前走出去好远。

走出门口的时候,又回头看着我说:“哦,对了,这个鬼,不太好处理,你家这么重的阴气,懂门道的人一般是不敢进来的,假的也看不好,搞不好,还把这只鬼惹急了,到时候先下手为强,到时候想害的可就不只是你了,你爸也得死。”

明知道他在威胁我,我却一点办法都没有。可是我家真没钱,我把所有能藏钱的地方都搜了个遍,最后只翻出来几百块钱,问他要不要。

他满脸嫌弃的看着我,那意思是在说,他这么有本事,就几百块钱能打发?

我急得快要哭了,就差没给他跪下求他。

也许他是看我真的没钱,最后走到我跟前,两手面朝我结印,最后说了声成,然后告诉我他留下来帮我除掉女鬼。

我惊讶的看着他,问他为什么突然就改变决定了。

他笑眯眯地上上下下打量了我一番,别有意味的说:“你跟鬼物在一起,我能得到的可远远不止钱这这点东西?”

“你就那么见钱眼开么。”我虽然不知道他在说什么,但是隐约也猜出来他刚刚说的那一句成,好像是跟鬼物之间达成了什么协议。

果然,他很快就把说了出来:“我刚刚跟你结印,就是在跟他试着沟通,我除掉女鬼,他送我一件东西。而且他答应了。”

“看样子,他对你还是不错的。我活了二十五岁,还从来没有听说过结阴婚的鬼,能问都不问要什么,就能爽快的送东西的。”

我张了张嘴,竟然不知道要跟这个人说什么好,我以为秦久找来的人会很靠谱,能帮我除了那只纠缠我的鬼物,可是眼下看来,这人还要从我这里通过鬼物来捞走一些好处。

这只鬼物一开始就上了死人的身子把我吓晕,又威胁我不能把他的身份告诉别人,否则就弄死我跟我爸,看得出来他不喜欢我,可是为什么会跟这个人达成了交易。

交易的背后,又有什么目的。我猜不透,也想不明白。

只是觉得很害怕,因为一只来历不明的鬼……

那人看我沉默了很久,笑了笑:“你该知足了,结阴婚这种事儿,只要礼成了,那就是连阎王出面都没有办法拆散的。”

见我脸色很难看,他又说:“你要庆幸你现在还活着,更该庆幸他目前没有要杀你的打算。有的女人结了阴婚,破身当晚阴气入体,第二天就中阴毒死了。”

“可是……可是你答应秦久要帮我除掉那纠缠我的那只鬼,但你却跟他做了交易。”我又气又不甘心,难受的哭了出来。

“什么?你让我除的不是那只女鬼?”那人大为惊讶,就差没跳起来。

我被他这么一惊一乍的,连哭都忘记了。

你家阴气重-秦浅

那人抓了抓头发,直接爆了句粗口:“这我可除不了,他厉害的很。”然后他眼皮子抬了抬,不冷不热的说:“你要是没收他的聘礼,他会跟你结阴婚么,别逗了吧。你以为鬼的财物这么好拿?”

“我从来没收过他的东西。”我哭着朝他吼。

那人嘴角一勾,邪气的笑了:“你以为我是被骗大的?”

既然他不信,那我再解释也没有用了,只能逼自己冷静下来,问我最关心的问题:“那……那我还有救么?”

“结了姻缘,就没有办法解开了。”他说话的语气,就像是讨论今天的天气是晴天还是阴天一样。

一整天,我都浑浑噩噩的,这个人把他的包打开,一直在研究捉鬼的法子,还写了两张符,让我揣在口袋里,说什么以备不时之需。

一直到了下午七点多,到了我爸快下班的的时间,才打起精神勉强往厨房里走。

快要经过卫生间的时候,那人忽然叫住了我:“你别出去了,你家卫生间是大凶之地,女鬼就在卫生间里,虽然你现在阴气没有之前那么重,但是也比一般人重很多。”

我这才明白为什么我能在卫生间里看见那只鬼,而我爸却看不见,因为我阴气太重了。

可是不做饭,我爸回来吃什么?

还不等我开口,我就听见大门开锁的声音,知道是我爸回来了。

现在做饭也来不及,我也只好留在房间里。

“潇潇,你醒了没有?”卧室的门被打开,我爸进来了,看着他笑了笑:“江河啊,还在陪潇潇呢?”

原来他叫江河。

江河点点头,站了起来,嘿嘿一笑,像个阳光的大男孩,跟他刚刚跟我要钱的样子判若两人。

我爸对江河这个人似乎很有好感,跟他说:“潇潇这几天身体不好,我回来给她做饭。”

我撇过脸,眼泪一下子不争气的流了出来。我身体好的很,要不是被鬼物缠上,我能三番几次的被吓晕么?

被一个死物占了身子也就算了,我能当做我运气不好,可是他占了便宜不说,还让我变成了短命鬼,要是能遇到个把他收掉的人该有多好……

正这么想着,我忽然觉得心口疼的厉害,像是被什么东西撕扯一样。

我皱着眉头,痛苦的呻·吟着。

江河听见我的呻吟,止住了笑,朝我这边看过来。

我爸爸也是吓了一跳,连忙问我怎么了。

看着我爸,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跟他解释为什么心口会有被撕裂的感觉,可是这种疼让我连气都要都要喘不过来。

江河观察了我片刻,转过头看着我爸说:“哎呀叔叔,我口渴的厉害,我扶着潇潇去坐下,您给我倒杯水喝好不好?”

我爸说了一声好,去客厅给江河倒水。

江河等我爸一出了门,就问我:“你是不是在说你的阴婚男人了?”

我点点头,可是他怎么知道?

江河嫌弃地看了我一眼:“他跟你是心灵相通的,不然阴婚怎么结的?你说什么,想什么,他都知道。”

我张张嘴,还想说什么,却听见我爸的脚步声走过来,只好把阴婚的话吞进肚子里。心里暗道在病房的时候,难怪那只鬼物似乎能看出我心里的想法,原来是这个原因。

“潇潇,你饿不饿,我带你跟你同学出去吃饭吧?”我爸才问完话,我就看见他直挺挺的倒了下去。

我看着江河怒问:“你把我怎么了?”

江河把手里的飞针收了回去,看着我的眼神就跟看着一个白痴一样:“马上就八点了,那只鬼要出来活动活动,你家阴气重,晚上她出来活动,你爸保不准能看见,你想他吓死啊?”

这么说来,确实是我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我理亏,没敢再吭声。

江河把我爸从地上弄起来,放在床上。

才将我爸放下,窗户忽然被什么东西撞开,外面刮着大风,窗户被吹的吱呀作响,这时候我才注意到,原本不到天黑的时间,外面却已经黑了透。

完本试读结束。

孝礼少爷点评:

看完《一夜惊喜:老公不是人》这本书,我长呼一口气,柔和的日光温柔的洒照在我的头顶,形成一个光圈,秦浅的笔风不拘一格很有意思。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