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总裁豪门 > 掠爱成瘾:权少独占小娇妻
掠爱成瘾:权少独占小娇妻

掠爱成瘾:权少独占小娇妻

作者:北笙

状态:已完结分类:总裁豪门

时间:2021-02-23 16:56:22

《掠爱成瘾:权少独占小娇妻》,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北笙,这本书主要内容试读:“滚出去!再多说一句,我让你去收拾烂摊子!” 宁华沉默了。 言溪没再动筷,看着放在一旁安静的手机,这女人,确实不对,要是从前,她已经打了无数个电话来问。 这女人怎么还突然转性子了,脾气还多了?言溪冷笑,他就等着她来求他呢。 “宁华,最近你也没什么事,不如晚上跟我去放松放松,怎么样?” “好,言总发话了干嘛不去。”宁华吃着美食,连连答应:“不过去哪儿玩?”
展开全部

凭空消失-北笙

  “言哥哥……”蒋欣儿绞着手指,再抬眼时,红了的眼眶上又挂上了泪珠,瘪了瘪嘴,却又什么都没说。

  言溪摸摸蒋欣儿的脸蛋,替她擦了擦脸上的泪痕,说道:“走,跟我去吃饭。”

  “好。言哥哥,我最近过得不错,你别担心。”蒋欣儿一副乖乖女的样子,好像在安抚那为自己担心的不行的男人。

  不知道的人还真会以为俩人是正儿八经的夫妻,相惺相惜的。

  蒋玉琼看了一眼自己的女儿,向她使了个眼色,又把热腾腾的饭菜摆放在餐桌上,把甜汤舀在女儿的碗里。

  言溪坐在蒋欣儿的身旁,看着羸弱的蒋欣儿,眼中满是爱怜。

  “对了,这几天那个女人有没有来打扰你?”言溪对着蒋欣儿说道。

  一提起任嫣,言溪眼中就带着浓浓的憎恨和厌恶!

  蒋欣儿愣了一下,又沉默了一小会才支支吾吾说道:“没有啊……任大小姐怎么会对我这种人有兴趣呢?我……”蒋欣儿羽睫轻扇,眼眶里咸咸的泪水“啪嗒”一声掉进了甜汤里。

  蒋玉琼尴尬地笑笑,瞄了阿离一眼,阿离会意,连忙说道:“小姐,那天不是还……”

  恰到好处的留白,更是能惹人遐想。

  蒋欣儿抬眼,清秀可人的脸上,一双眼睛通红,充满了委屈。

  言溪猜到了阿离的言外之意,脸色铁青,愠怒道:“任嫣来找你们麻烦了!”

  “没有没有。没有人来找麻烦,是我……是我自己活该……不怪别人。”蒋欣儿眼里闪过一丝倔强,削瘦的脸蛋让人怜惜。

  言溪眉头紧皱,浑身上下涌动着怒火。

  这个贱人!果然蛇蝎心肠,一刻都不消停!

  蒋玉琼神色凄凉地关注着自己的女儿,蒋欣儿忽然从身后拿起一把水果刀就要往手腕上划。

  言溪厉色夺过蒋欣儿手中的刀,狠狠掷在地上!

  蒋欣儿呆立在原地,眼泪又落下来了。

  “我……我不想破坏你和她的感情,虽然我们两个才是互相喜欢对方,但她至少也是言哥哥名义上的妻子,我,我就是一个第三者,我没有脸活下去了,要是任大小姐知道了,我,我……”

  眼泪,刀刃,话语,无一不刺激着言溪,蒋欣儿这招,用的恰到好处。

  言溪好看的脸愤怒到扭曲,甚至青筋暴起。

  蒋欣儿无力的垂泪,揪了揪言溪的衣袖,解释道:“我的错……不怪任大小姐……”蒋欣儿抬起一只手,开始自掴巴掌。

  言溪死死攥着蒋欣儿的手,大吼一声:“够了!”

  任大小姐,任大小姐,呵,大小姐又怎么样,还不是在我身下?

  “那个贱女人!”言溪恨恨地说道。

  蒋欣儿似是压制不住内心的难过,饭也不吃了,转身跑回了自己的房间。

  蒋玉琼深深叹了一口气,站出来凄哀的说道:“你也知道欣儿她很脆弱,受不得别人的白眼和污蔑。”

  言溪冷冽的眼神刮过蒋玉琼,拳头紧紧攥起,胸膛内燃烧的熊熊怒火还没有散去,拉开椅子走出别墅。

  呵,污蔑?

  看来,那个女人又想要陷害欣儿了,还想要让她承受莫须有的罪名,欣儿那么脆弱,看来,必须要好好的保护欣儿,让她住到别处安全的地方去!

  言溪打算好好教训任嫣这个贱女人,可是他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任嫣不见了。

  当他回家按键打开别墅密码大门,打算蹂躏凌辱任嫣,再把她剥光扔出家门的时候,这个女人,竟然敢消失不见了!

  像她这样的女人,凭什么一声不吭就敢溜出他的视线范围,当他这儿是宾馆吗?

  别墅里的光像和往常一样透出来,言溪冲进别墅,可他怎么也找不到任嫣。

  一如既往的灯光,沙发,电视墙,沙发墙,蓝色吊灯,似乎……少了点什么……

  是那个女人,那个女人今日竟然没有等她,言溪嘴角露出一抹嘲讽,以前,他只要没有回家,不管多晚,那女人都会蜷缩在沙发上,安静等他吃宵夜,今天反而没有看到她。

  果然,她是装不下去了。

  算了,一会再好好让她体会被人凌辱得浑身青紫的滋味。

  言溪真的有些累了,把鞋换了顺便洗了一个澡出来,仍然没有看见任嫣的人影,也没有听见她的声音。

  好像……这个人真的不在家。

  言溪心里升起一股无名火匆匆忙忙把浴巾裹上,鞋也没穿好,从卧室到客房,衣柜甚至地下室……所有能藏人的角落他都翻个底朝天,竟然还找不到她。

  言溪找不到人,胸口火气越来越大,这个女人,今晚的表现,让人不爽!

  他冷静了一下,勉强挂起嘴角,但也顶多不算表情难看而已。

  这女人的心是越来越野了,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很好。

  你走是吗?那就别回来了。

  言溪把房门反锁,连卧室的门都锁了个严实,转身上床睡了过去。

  没有任嫣每晚睡前必说的爱他,没有她的气味,没有她那让人反胃的言语,言溪觉得自己睡得特别好,前所未有的好,除了那突然惊醒时的些许失落,除了身旁床单上冰冷的温度。

  第二天言溪醒了,不知道睡了多久。

  眼里还带着惺忪的睡意,摸过手机来一看,竟然已经快十一点了。

  “任嫣,你找死是吗?!”言溪习惯性的冲门口骂去,要是之前,任嫣总会端着牛奶,一副贤妻良母的恶心模样。

  该死的,那女人今天怎么没叫醒他呢?

  心里咒骂完这一句他才回过神来,昨晚任嫣不见了,这个女人说了离婚之后就不见了。

  他不信,这个女人能够脱离他的掌控,没过多久,任嫣就会来求他,求他回到她身边,求他再施舍给她一点爱,甚至,求他再要她。

  任嫣,贱人。

  这个女人不在更好,再也没人烦他了。

  言溪和以前一样去了公司里,现在他是任氏企业的掌舵人,迟到又怎么样,谁敢说他迟到。

  从默默无闻的境地,到成为任氏这么大企业的领导者,江城还没人不羡慕他的,更羡慕的是,他娶了任家那个貌美如花的女儿,年纪轻轻的就是人生赢家了,可是,世间哪有如此美好的事儿。

  言溪扯出一丝苦笑,揪了揪脖子上的领带,大步走进公司。

  “任嫣,公司还在我手里呢,你,能跑到哪儿去?”

桃色诱惑-北笙

  伴着早已习惯的问好声,言溪面无表情的走进总裁办公室,可刚坐下坐下,门就又被人推开了。

  宁华说道:“言总好呀。”

  宁华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富二代,宁氏集团的继承人,从小和言溪一块儿长大的,由于从小就认识,两个人的关系到现在还不错,宁华对家产不感兴趣,就天天跟在言溪身后跑。

  言溪看了宁华一眼,说道:“有事?”

  宁华收起开玩笑的心思,将手中一叠资料扔给他,说道:“这就是心理专家关于精神疾病的剖析,看看吧,我觉得蒋欣儿那种,其实还算挺正常的……”

  言溪瞪了宁华一眼,宁华识相的闭了嘴。

  任嫣毕竟是言溪名义上的老婆,他们两个办婚礼那天上层圈子里的人都到了,也都知道两人的关系。

  也当然有人知道,任嫣似乎,和言溪并不和。

  不过,言溪和蒋欣儿的关系几乎没有人知道,蒋欣儿心理“脆弱”,很害怕流言蜚语,所以言溪很少带她单独出现,更不用说让别人看出两人的关系了。

  宁华想了下,说道:“言总这么关心那个叫什么蒋欣儿的,这要是任大小姐吃了醋……”

  “闭嘴。”言溪头也不抬,说道。

  “唉~东边日出西边雨,道是有情却无情啊!”宁华感叹道。

  言溪瞪了宁华几眼,随手拿了几份文件扔给宁华,冷冷说道:“活少了是吧?把你的事做完再说,再去找几份来。”

  宁华识相的拿着文件溜了。

  言溪扶着太阳穴揉揉,感到很头疼。

  这些年,国内外的一些知名心理专家他找了不少,即便是权威的心理学专家也拿蒋欣儿的病症束手无策。

  但是他从来都没有放弃过,又让宁华出手,打听到了不少的心理专家。

  言溪翻了翻文件,拨通了心理专家的电话,约定好在合适的时间在蒋欣儿的家里进行治疗。

  中午吃饭照例在高档餐厅吃,言溪有个人房间,吃的东西也都是很美味的珍品。

  宁华跑进来蹭饭,边吃边凑到言溪身边盯着言溪的手机看。

  “走开,别打扰我,要吃饭去你那儿吃,宁氏那么大,饭都不给你吃?”言溪嫌弃地推开宁华。

  宁华又看了一眼言溪的手机,说道:“你没看见热搜?估计你身后的女人看见了,都要扑上来绑了你。”

  言溪把筷子扔在桌上,问道:“你说什么?”

  “有媒体人曝光,言总深夜驾车去了一所郊外豪宅与一女子私会,还有照片,而且那豪宅还是言总名下的。”宁华又凑近了些,一脸神秘地问道:“你什么时候买的房子?连我都不知道,金屋藏娇?”

  言溪的脸色越来越难看,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说道:“查出是谁干的,给你半天,应该很好查,普通记者还没有那么大的胆子敢爆我的料。”

  言溪眼中闪过一丝阴鸷。

  他为了给蒋欣儿一个好的休息环境,每个月的保密工作都投了不少钱,没有想到,还是被一些媒体人搜罗到了蛛丝马迹。

  言溪正回忆是在什么地方被拍到的,宁华凑近来说道:“咦,任大小姐还没有打电话过来,是不是已经心灰意冷懒得管你了?”

  “滚出去!再多说一句,我让你去收拾烂摊子!”

  宁华沉默了。

  言溪没再动筷,看着放在一旁安静的手机,这女人,确实不对,要是从前,她已经打了无数个电话来问。

  这女人怎么还突然转性子了,脾气还多了?言溪冷笑,他就等着她来求他呢。

  “宁华,最近你也没什么事,不如晚上跟我去放松放松,怎么样?”

  “好,言总发话了干嘛不去。”宁华吃着美食,连连答应:“不过去哪儿玩?”

  “桃色诱惑。”言溪嘴角流露出一丝得意,任嫣这样恶毒又会装的一个女人,大概是最看不得自己爱的人背叛自己吧?既然她能忍了热搜,就再给她加个猛料。

  桃色诱惑,知道这家会所的人并不多,只有一些很有钱的人才能具有在这家会所消费的能力。这里的女人,都是长相身材上成的女人,有钱,能让她们做任何事。

  这也是江城最豪华的会所,许多有钱人都会选择白天在这里进行商业交易,晚上找几个美女玩玩,想怎么玩就怎么玩,简直是极致快活。

  这里说白了,就是男人找乐子的地方。

  言溪刚和任嫣结婚那天,也到这里玩了一晚上,他不想让任嫣得逞,圆满了她的新婚之夜,也就是那时,他和任嫣不和的事很快就被传出去。

  想起这场婚姻便觉得可笑,举起酒杯轻嘬,眼里全是不屑。

  “言总~”

  身边传来娇媚的声音,言溪勾唇,笑得格外爽快。

  没有任嫣的日子的确很爽。

  怀里的女人穿着超短裙,媚笑着往他身上靠,脸上浓浓的妆容香得有些熏人,看他没有拒绝的意思,便直接坐在他旁边。

  包厢内灯开得极暗,纸醉金迷,灯红酒绿。

  宁华端着酒杯,一边享受美人的献媚,一边眯着眼出神,不由得想到,要是任嫣突然出现在这里,那又有一场好戏看了。

  言溪瞥了宁华一眼,打算去卫生间洗个脸醒醒酒,他可没打算和那些女人交缠到第二天,站起身,径直往外走。

  “言总,等等人家嘛,那么急做什么,我都还没玩够呢。”女人小跑着跟上。

  不是吧?这么急就要走了?

  宁华听了那女人的酥音,鸡皮疙瘩掉了一地,好心提醒道:“言总,这次千万别忘了收拾尾巴,免得又上了头条……”

  门“砰”地一声关上,言溪早就走远了。

  穿着暴露的美女贴上来,紧紧抱着言溪,言溪正在推开这个让人恶心的女人,却没有料到会在这里遇见熟人——叶天程。

  叶天程二话不说,一个坚硬的拳头呼啸而来。

  言溪眼疾手快避开,拳头差点落在他脑袋上,叶天程一拳砸空。尽管如此,他的脸色还是瞬间变得很难看。

  言溪看到那张五官端正硬朗的脸,说道:“叶天程,你有病吧?。”

  当年言溪还是个孤儿,背任家的人收养,见他各方面资质出色,便让他跟在任嫣身后做陪读,那时候叶天程总喜欢跟在任嫣后头,后来总到任家去见任嫣,现在想来真是恍如隔世。

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是你的诗筠呀点评:

《掠爱成瘾:权少独占小娇妻》这本书给我的感触很深,北笙文笔也很好,不啰嗦,很干净,希望继续加油!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