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都市情感 > 梦一场,爱一场
梦一场,爱一场

梦一场,爱一场

作者:奋起的叶子

状态:已完结分类:都市情感

时间:2021-01-13 16:53:46

这本书《梦一场,爱一场》会给大家带来什么样的表现呢:我闻言,心里瞬时腾起一股火,我毫不客气的打开他的手,“乔先生,如果你是带我去娱乐,那很抱歉,我没这个心情。”我父亲刚去世一个月,我被从慕家赶出来,整个海城市都在传我找野男人,气死亲爹的消息。我现在却还要跟一个陌生男人去参加宴会,我是嫌自己现在过的还不够惨么!是嫌自己的名声还不够难听?我还要被那些人看笑话么?!我气愤的瞪着乔煦白。在我走投无路的时候,我潜意识的把他想成了自己的帮手,可事实却是,他从未说过要帮我。
展开全部

梦一场,爱一场:008 送你一个惊喜

当我再次恢复意识,我睁开双眼,发现自己在一个完全陌生的房间,雪白的墙壁,褐色的木制家具,整个房间就这两个颜色,装修简单到令人发指。但房间空间很大,如此冷清的颜色,在房间里也不显压抑,反而让人觉得是一种很低调很有格调的装修风格。

我躺在一张大床上,一侧还挂着一个吊瓶。我低头看了眼自己的手,针扎在青色的血管里。这一段时间,我都瘦的脱相了,被折磨的没了人形,瘦骨嶙峋的手活像一只泡的发白的鸡爪。

正在我愣神的时候,房间的门被从外打开。

我如惊弓之鸟,立即警惕的看过去。

走进来的是一位五十来岁的老人,身穿着得体的西装,体型清瘦,头发花白,但气色很好,很有精神的样子。他手里端着一个托盘,里面放着一碗粥。

“慕小姐,你醒了?少爷吩咐,给你熬了粥。”老人把粥放在床头柜,见我一直很警惕的盯着他,老人礼仪性的一笑,“我是这里的管家,你叫我文叔就好。”

“我……”一开口,嗓子就跟冒烟似的,生疼,声音也哑的厉害,我艰难的咽了咽口水,忍着疼问,“我怎么来这的?这是哪?”

“是少爷把你接回来的,这是少爷的家。”

我心里翻了个白眼,“你们少爷是谁?”

“少爷说,你该知道的时候自然会知道。”文叔说完,见我警惕性完全没少,而且也没有要喝粥的意思,文叔续道,“少爷还说了,慕小姐一定会很想见他,他比慕小姐想的,对慕小姐更有用。”

是乔煦白?!

“他在哪?”我巴不得立即见到他,我有太多话想问他了。

文叔把粥递到我面前,“慕小姐养好身体,少爷会安排你们见面的。”

文叔十分注重礼仪,而且说话谦和又给人一种很肯定的感觉,有这样高素质的管家。我越发确定乔煦白不是一般人了。

接下来的几天,有家庭医生来给我检查身体,被打肿的脸和哭肿的眼睛逐渐的消肿,文叔每日变着法的给我做好吃的,虽然夜夜噩梦,但在文叔的照顾下,我身体也慢慢好了起来。

我缠着文叔带我去见乔煦白,文叔却说,少爷没准备好。

我心里纳闷,乔煦白见我需要准备什么。

不能见乔煦白,我每天就在别墅里乱晃,别墅一共三层,一层是客厅书房厨房,二层是乔煦白的卧房和客房,三层是一间阁楼,里面种着各种鲜花,做花圃用。

为了见乔煦白,到了睡觉的时间,我也不回房间,等在客厅,等着与乔煦白来一次“偶遇”。可乔煦白就跟不回来一样,一个月的时间,我愣是一面都没见到他。

我甚至开始怀疑,文叔口中的少爷是不是乔煦白,那个少爷到底存不存在!

这天,我正在书房对着书打瞌睡,文叔敲门进来,手里捧着一个大大的礼盒,“慕小姐,这是少爷给你准备的礼服。”

我一下子站了起来,眼睛放光,“他要见我了?”

文叔微笑,“是,一个小时后,少爷来接慕小姐。你快换衣服,化妆师在外面等着,少爷不喜欢等人。”

这一个月,我跟文叔已经算熟了。我跑过去,拉住文叔的胳膊,撒娇,“文叔,我要见乔煦白,干嘛还要穿礼服化妆啊?他要带我去哪吗?好文叔,你就告诉我吧!”

文叔被我磨的受不了,“快别晃了,我这把老骨头都被你晃散了。我说,我说。”

我瞪大眼睛,明媚的双眸闪烁期待的光。

文叔压低声音,故作神秘道,“少爷要给你一个惊喜。这个惊喜,他都准备一个月了。今天是海城市的大日子,你一定会喜欢这个惊喜的。”

我再问什么惊喜?

文叔却说什么都不告诉我了。

礼服是一件银色表面用蓝宝石粉点缀的斜肩鱼尾长裙,随着我每走一步,银色流光,蓝色波光粼粼,犹如一片宁静湖水上的一袭银色月光,美丽的足以惊艳全场。

我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一下子愣住了,长发挽起,脸上画上精致的妆容,皮肤白皙。一双清澈的眸子,眼眸低垂,纤长而微卷的睫毛便在下眼睑上垂下一道阴影。

这一阵,我被折磨的人不人鬼不鬼,都要忘记原来自己还是可以这样美丽。多久没穿这么漂亮的衣服了?好像从我妈病逝,何雪晴来到慕家之后,我就很少参加聚会晚宴。

我眼底渐渐浮起一层水雾。

“今天该高兴,哭的会是别人!”文叔拍拍我的肩,看了眼时间,道,“少爷差不多要来接你了,我们出去吧。”

我深吸一口气,把眼泪硬生生憋了回去,淡淡一笑,“好。”

我慕子妍不会再因为他们哭,我哭,他们会笑!我要昂首,活得漂亮,我要等看他们哭的那一天!

走出别墅,一辆黑色迈巴赫停在院里,车旁站着一个年轻帅气的男人,身穿米色手工剪裁的高档西装,头发搭理的一丝不乱,面容俊朗,三十左右,唇角噙着一抹浅笑,给人感觉十分儒雅。

看到男人,我就傻了。

他不是乔煦白!

我愣神时,一个清冷低沉的男声从车里传出来,“还不上车?”

虽是问句,但语气强势霸道,给人一种在命令的感觉。

我听出他的声音,车里的人,是乔煦白!

梦一场,爱一场:009 子妍,相信我

我一下子紧张起来,双手握成拳。

我一直想见他,可真的马上就要见到他了,一肚子的问题顶在嗓子眼却不知该先问什么。前一次见面我把他成了牛郎,可有开迈巴赫的牛郎吗?!

“慕小姐,我叫尹正阳,是乔先生的助理。”说着,尹正阳绅士的为我打开车门,“慕小姐,请。”

尹正阳人如其名,眸光温和。

我道了谢,钻进车里。

乔煦白穿着一身正式手工剪裁的黑色西装,里面搭白色的衬衫,乌发搭理的一丝不乱。很像是去参加什么重大的场合,可却没有系领带或领结,衬衫最上面的两颗扣子也未扣,露出性感漂亮的锁骨。

他手里拿着一个ipad,正在翻看着什么。对我坐到他身侧这件事,他似是不知道一样,连眼皮都没抬一下。

我上车后,尹正阳也回到车里,打火,开车。

乔煦白不说话,尹正阳也不说。车里连音乐都不放,压抑得我心慌。

“乔先生,”我忍不住,看向乔煦白,一脑子的问题,出口却问出一句,“你这是要带我去哪?”

乔煦白眼皮都没抬一下的回我,“送你一份大礼。”

“什么大礼?”我疑惑。

乔煦白没回答我的问题,而是将ipad放下,转头看我,清冷眸光在我身上扫了一圈,淡淡道,“今夜你很漂亮。”

我一怔,没想到乔煦白会说这样的话。

乔煦白突然抬手伸向我,我心底一慌,身体本能的向后缩,可车后座就这么点地方,我很快后背就顶在车门上,无处可退。

乔煦白没理我的反应,手伸过来,将我耳边垂下的碎发轻轻的归到耳后,然后,手指下滑,沿着我的脸颊滑到下巴,他用手捏了捏我的下巴,低沉着嗓音道,“今夜宴会,你是我的女伴。”

我闻言,心里瞬时腾起一股火,我毫不客气的打开他的手,“乔先生,如果你是带我去娱乐,那很抱歉,我没这个心情。”

我父亲刚去世一个月,我被从慕家赶出来,整个海城市都在传我找野男人,气死亲爹的消息。我现在却还要跟一个陌生男人去参加宴会,我是嫌自己现在过的还不够惨么!是嫌自己的名声还不够难听?我还要被那些人看笑话么?!

我气愤的瞪着乔煦白。在我走投无路的时候,我潜意识的把他想成了自己的帮手,可事实却是,他从未说过要帮我。

这,甚至是我和他第二次见面,我们并不熟悉!

当头一棒,敲碎了我给自己编织的美梦。我眼里浮起一层水雾,“乔先生,谢谢你收留我一个月,我想下车。”

乔煦白眉头微蹙一下,强势的命令,“不行!”

我心底的火烧起来,刚要发火。就听开车的尹正阳道,“慕小姐,老板为了你,都辛苦一个月了。这个宴会你可一定要去,我保证参加完宴会,你的心情肯定和现在不一样!”

“到底是什么宴会?”

没人理我,直到车子停下。我才反应过来,我的注意力一直留在乔煦白身上,根本没看车外景色,不知究竟是开到什么地方了。

车子停下,我转头看出去,当看清所在的地方,我心猛的一紧,身体不由自主的紧绷起来。

这是勒家别墅!

乔煦白竟然带我来勒家!

在我身体僵硬,大脑一片空白的时候,乔煦白已经下车了。他走到我这边,尹正阳打开车门,乔煦白绅士的将手伸向我,“下车。”

“来这里做什么?”我声音颤抖的厉害,不知是因为害怕还是愤怒。

“今天勒文栋和慕灵订婚,今晚是他们的订婚宴。”

慕灵?呵!连姓都改了!当真是抢走我的一切!

我连带着眼前的乔煦白一块恨了,“你带我来,是想把我当礼物送出去,让他们看我笑话的?”

“我从不送礼,还有,”乔煦白清潭般的双眸闪烁光泽,眸光坚定的看着我,“我带你来,是看他们笑话的。子妍,相信我。”

他声音很低,带着一种能魅惑人心的魔力。

我直视着他的眼睛,鬼使神差的伸出手,将手放进他手心。

我下车后,面对曾来过无数次的别墅,听着别墅里的音乐声,人们热络交谈的声音,看着亮如白昼的灯光。我承认我害怕了,遭遇的痛苦情景在脑海里涌现,我恨不得马上转身逃掉。在没有人发现我之前,逃离这里。

我还没做好再见到他们的准备,我……

我胆怯的看向乔煦白,脚步向后退,“乔先生,我……”

“叫我煦白,”乔煦白将我的手挎在他臂弯里,垂眸看我,“一切有我!”

完本试读结束。

子荧小娘子点评:

《梦一场,爱一场》这本书的情节比较接近现实,有喜有忧,有黑暗也有温暖,不是虐恋的揪心,这个构思是非常好的。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