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穿越重生 > 医女倾城:皇子盛宠
医女倾城:皇子盛宠

医女倾城:皇子盛宠

作者:红糖姜水

状态:已完结分类:穿越重生

时间:2021-01-09 15:27:37

最新小说《医女倾城:皇子盛宠》是红糖姜水的书,主要内容为:青父向来疼爱青宁,顿时说道:“为父回去便查,应当是府中的下人,若是让我查出来了,当即重打八十大板,逐出府去!”青礼脸色一白,这八十大板,打完了,她怕是就可以直接去孟婆那里喝汤了吧。更加不用说还要逐出府去,她从小便娇生惯养,若是逐出了府,怕是连三天都活不过去。青宁,你好狠啊!青礼心虚地看向青宁,心中想着:还好当时夜色已深,听她这时的口气,应该摔到脑子,已经忘了那个女的就是自己才对。
展开全部

妙手回春

两人犹豫了片刻,还是将她带来了福晋屋中。

青宁一走进去,便闻到了一股血腥之味,丫鬟们从里面端着铜脸盆出来,与她插肩而过,青宁注意到每个盆里都满是血迹。

“王爷,她说她有办法救福晋!”

五王爷这是冷冷的视线打量着青宁,她很瘦弱,浑身脏脏脏的,脸上还有已经干的发黑的血迹,五王爷冷哼一声,猛的将手里的茶杯重重的的放在石桌上,冷哼道:“一个小丫头,居然口出狂言!”

此言一出,顿时在场的下人全都吓的大气都不敢喘。

福晋的病已经有五年了,连宫里的大夫都说没得救,一个小丫头说有办法?

难道她忘了她父亲,还在牢里关着吗?

“王爷,福晋的病不难,只要给我一个时辰一定手到病除!”

五王爷看她的时候,她也在打量着对方,他大约四十多岁,穿着一身淡黄色的华丽服饰,一脸愁容与怒气,在妻妾成群的古代,他能为了妻子如此,这让青宁忍不住生出一丝好感。

旁边一个大夫冷笑着开口,“青宁姑娘这话说大了吧,我听说你们青家医术最好是你父亲,你父亲都治不好,你一个黄毛丫头居然敢夸下海口?”

“王爷,不可当真啊!”

年迈的太医,不屑的看了一眼她,“此女不过十五六岁,完全没有行医的经验,福晋千金之躯,岂可儿戏!”

青宁蹙眉,严肃的看着五王爷,“王爷,我既然能来府中,是死是活都任凭王爷处置,但请王爷给我一个机会,让我给福晋治病吧!”

五王爷被她那个眼神看的心头一颤,明知道青家被打入大牢,她还毛遂自荐,是真有治好福晋的信心吗?

可是……

但一想到刚刚福晋病重,就是因为青父失误,一股怒气悠然而起,怒道:“来人啊,把这个不知死活女子拉下去,跟青家那几个庸医关在一起!明日处斩!”

“王爷,你可以杀我,但人我一定要救,求你给我一个机会!……”

顿时,侍卫涌入房间,将青宁拿下,但她一双冷冷的眸子却直直看着五王爷,身为医者,她绝对不允许眼睁睁看着病人在面前死去,而这……满屋子看戏的人……

根本不配身为医者!

“慢着!”

正当大家都以为青宁死定了,一阵低沉悦耳的男声响起,众人朝门口望去,一个穿着锦衣华服的俊美男人缓缓走进来,青宁惊讶的睁大了眼睛,这一身淡黄色的衣衫衬的他器宇轩昂,高不可侵,凌厉深邃的眼眸也注视着狼狈的青宁,嘴角微微上扬。

小丫头。

没想到,这么快又见面了。

“拜见恭亲王!”顿时除了五王爷,所有人皆下跪!

青宁愣住了。

恭亲王?

原来是王爷!难怪郡主的属下都那么怕他。

青宁愣了有好几秒,反应过来后,她挣扎着一边想要从侍卫的钳制下挣脱,一边冲他道:“恭亲王,你快帮我说说话,这些人都不信我!”

杨睿宸勾唇一笑,但看向侍卫的眼神却很冷,声音更满意任何温度,“放开她。”

侍卫愣了下,连忙松开手。

所有人都没想到,一个小小的青家嫡女,居然认识高高在上的恭亲王!

“你的伤还没好,怎么出来了?”五王爷嗔怪的看着杨睿宸,立即起身迎杨睿宸坐到上席,关切的眼神看着他,“不是说了,叫你静养吗?你总是这样胡闹。”

青宁看的出来,两人关系很好,这事应该有苗头!

“五哥。”杨睿宸开口,打断五王爷絮絮叨叨的念叨,他看了一眼青宁期待的眼神,诚恳的对五王爷道:“我身上的伤就是被此女所救,五哥,你看在我的面子上,让她进去为福晋治疗吧,一定能手到病除。”

“她?”

五王爷愣住了,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满屋子里的太医也顿时愣住了,这个野丫头,什么时候救过恭亲王殿下了?

恭亲王可是出了名的不好说话,居然为一个名不经传的嫡女恳求五王爷,她到底什么来路?

“这……”

五王爷怀疑的眼神看向青宁,她疯狂的点头。

“王爷,福晋……福晋不好了!”

这时,有个大夫慌慌张张的走了出来,浑身都是血。

这下五王爷没有犹豫,深吸了一口气看着青宁。

“看在恭亲王的份上,本王信你一次,你若治好了,本王允诺你千金,你若失败,本王一定要了你青家九族的命!”

“多谢王爷!”

说完,青宁顾不上许多,直接撩开帘子,一眼便看到雕刻着牡丹的床上,躺着一个昏迷的女人,她急忙扒开眼睛,瞳孔还么散开,还好,还有得救!

“福晋从什么时候开始昏迷不醒的?”

丫鬟愣了下,“从昨天下午开始,喝了青家送来的烧仙草药后,就吐血昏迷了,之前只是一直说头疼,耳朵疼,没有像现在这么严重。”

头疼?

耳朵疼?

青宁愣理一下,从异时空里,拿出手电筒对着福晋耳朵照了一下,果然看见里面已经溃烂,应该是感染风寒后导致的,不过位置很深,靠蜡烛之类的是完全看不见的,而且依照古代的医疗水平,就算知道耳鼓室积水,也没办法抽取。

他们只能凭借头疼去治疗,烧仙草虽然是治疗头疼的极佳药草,但也是作火之物,急火攻心,身体虚弱之时服用,便容易出现吐血昏迷等副作用。

青父就是因为这样,才被五王爷关起来了!

青礼恐怕连做梦都没想到,她不惜杀了原主,夺走的烧仙草,居然成了悬在头上的一把刀。

找到了病因,治疗就简单了!

青宁给她量了体温,给她服用了退烧药,消炎药,然后蹲在床边,用针筒小心翼翼刺入耳朵里,这一幕正好被耐不住好奇心的众多大夫瞧见了。

这神奇的手法,简直让所有人都惊呆了。

“你这个小丫头,到底懂不懂治病,怎么用这件尖锐之物刺入福晋的耳中,你可知耳与头相连,你这么做……”

青宁聚精会神,没有回话,她将股室里的积水缓缓抽了出来。

黄色的水占据了针筒五分之一的位置。

这是她遇到过的耳鼓积水最严重的患者,不过还好,全部排空了!

青宁松了一口气,可身后的太医们都急了,诧异的指着她,“你!你!居然把福晋脑子里的脑浆抽出来了?”

“脑浆?”青宁摇了摇针筒,无奈道:“这可不是白色的。”

“那你抽出来的是何物?”

太医自知说错了话,脸色微微不自然,但却坚信她肯定是将脑中的某个东西抽了出来。

“福晋之前患有风寒,导致鼓室发炎,产生了黄色的浓水,这些水时间长了,就会导致耳鸣,耳疼,然后慢慢压迫三叉神经,最后导致头疼,牙齿疼。”青宁说完,淡淡的看着五王爷,“王爷,不知草民说的对不对?”

“对!对!一字不差!”五王爷激动了起来,“没想到你才刚来,就知道了这么多,不愧是恭亲王推荐的神医,真是太神了!”

杨睿宸看向青宁,原本只是放手一搏,不过她从未让人失望过。

众多太医大夫听了青宁的话,纷纷围在一起讨论。

这时,福晋幽幽的醒了过来。

五王爷连忙坐在床头,握住她的手,“兰儿,你感觉怎么样了?”

福晋苍白的嘴角已经红润了许多,整个人虽然看起来很疲惫,但声音却有力,“已经好多了,你这次是从哪请来的神医?我觉得头没那么疼了,身子也松快了很多。”

说完,她抬眸在众多头发花白的太医中寻找。

疼了这么多年,如今快活了,她可真要好好感谢这位神医。

“就是这位青神医!”

五王爷指着青宁。

五福晋缓缓抬眸,入目,是个瘦弱的小丫头,生病这些年,来府中治病的一般都是四十多岁,还有一些已经八十多,她还是头一次见到这么年轻的面孔。

福晋勾唇一笑,感激道:“神医医术高明,此次多亏你出手相助,不然我有可能凶多吉少……”

“治病救人乃医者本分,福晋不必客气!”

青宁不卑不亢,更让五福晋与杨睿宸刮目相看。

福晋刚刚醒来要静休,顿时所有人都出来了,青宁回头去看,正好看见杨睿宸修长的背影离去,青宁正准备上前,那些原本不看好她的太医们,纷纷将她围住了。

“青神医,方才是我等有眼不识泰山,不知你医术如此高明,可否收下在下为徒?”

“收也是收我,我父亲可是在太医院当值!”

“我!我也要拜师!”六十岁的白发来着也挤了进来。

福晋的病,算得上是医术界一大难题,青宁随便一出手便治好了,也难怪这些人对她敬佩有佳,可看着一张张可以当她父亲,爷爷的脸,青宁实在不敢随便收徒。

五王爷上前,摆了摆手,“你们先下去,我与青神医还有话说。”

王爷一声令下,众人纵使再不甘心,也只能离去,等所有人都走了,五王爷起身走到青宁面前,“青神医,你知道了本王的福晋,你想要什么都可以提出来。”

“我想要的其实很简单,请王爷放了我们青氏一门。”

闻言,王爷勾唇一笑,“这简单!”

说完,没多久,青宁便看到侍卫们压着青父,青礼等人来了。

青礼在路上听说了青宁的神迹,只当做是同名同姓之人,根本不相信青宁那个傻丫头死而复活,而且还有如此高超的医术,可当她到青宁的脸时,顿时吓得愣在原地。

难道昨晚……

青宁还没死?

这怎么可能!

两人四目相对,青宁勾唇一笑,声音没有任何温度,“妹妹,没想到,我们这么快就见面了!”

“你!”青礼脸色煞白。

五王爷这时殷勤的问青宁:“青神医,你还有什么别的要求吗”

“有啊!”青宁看着青礼冷冷一笑,只是这个笑容,吓得青礼三魂不见了七魄。

青礼,你永远不能当医女

青宁看向青礼,笑了笑,眼中闪过一阵冷光,直看得青礼头皮发麻。

“王爷想必你也看到了,青家人前来给王妃治病但是却未能药到病除,作为青礼的姐姐,我认为青礼没有进宫担当医女的资格。”

青宁看着青礼,一字一顿地说着。

哈哈,不是想进宫当医女想的要死了吗,我就偏不让你如意!

气死你!

五王爷低下头沉思了片刻,又想起了刚刚王妃病发时的模样,严肃地点了点头。

青宁看他那模样,恐怕青礼这辈子也别想再进宫当医女了。

青礼听着,脸色渐渐发白,连忙想要辩解,却见五王爷摆了摆手,似乎连一句话也不愿意再与她说。

青礼只得忍了下来,她看向青宁,目光怨毒,要知道她为了得到这医女之位花了多少功夫啊,r如今,她轻飘飘一句话,医女之位,就跟自己没关系了。

五王爷转头,又看向青宁,笑着说道:“青神医,你看,你是否愿意到皇宫中担任医女一职,不管神医到时候需要什么相信皇上都会竭尽所能满足你的。”

他想着,这青宁的医术他也见识过了,这一个人比刚刚那一大群太医全都加在一起还管用,若是能够直接请到皇宫中,那自然是再好不过了。

青宁笑了笑,自然心中也知道五王爷心中打的是什么算盘。

“王爷,青宁在外面自由自在惯了,怕是呆不惯这皇宫。”

五王爷一急,说道:“无妨,若是青神医不愿意受那些繁文缛节,条条框框,本王大可禀明圣上,圣上向来爱财。到时候赏你一栋宅子,让你在里面想做什么便做什么。”

青礼就站在旁边,自觉地脸皮子臊得慌,银牙都已经快要咬碎了。

这两人之间待遇的差别,也太大了吧。

她青礼如何不恨!

青宁看着青礼已经快要爆炸的样子,心里乐开了花,想了想,还是回道:“王爷,我心意已决,不用再说了。”

五王爷看怎么也说不动这尊大佛,只能作罢,放青家一家人离开。

青礼跟在青宁身后向外走去,一脸的惴惴不安,不知道她还会怎样跟父亲告状。这青宁是青家的嫡女,虽然医术没有她厉害,但是因为父亲对青宁母亲扈氏的喜爱,爱屋及乌,虽然医术不出众也很是受宠。

她暗暗咬了咬牙,想着:原本以为自己把青宁给弄死了,父亲虽然会伤心一会儿,但是人死不能复生,终究医女的资格还是要落到自己的手上的。

但是,没想到,青宁竟然没有死!

她居然又活着回来了!

不,到时父亲问起,自己就抵死不认,反正青宁手中也没有证据。

青宁眼角暗暗扫了青礼一眼,嗤笑了声。

对,她现在确是还不能说是青宁想要害死自己,没有证据,讲了也不过是在挠痒痒罢了。

青礼,你以为我会这么容易就放过你?

想得真美!

两人很快就见到了父亲,显然父亲已经知道了整件事情,他拉起青宁的手,一脸后怕:“还好王妃平安醒来,不然为父真是要自责死。”

“不过,宁儿,你又是如何治好王妃的病的,为父原本让你来送药,为何最后送药的人却成了青礼?”父亲疑惑地看着青宁。

青宁心中暗暗发笑。

很好,既然父亲都已经问到这了,青礼你就等着慢慢地进死局吧!

等死吧你!

青宁立马换上了一副担惊受怕的样子,哭得梨花带雨,看这样子,颇为可怜。

青父赶忙问道:“怎么了这是,刚刚不还好好地吗?”

“父亲,宁儿差点就要见不到父亲了,呜呜呜。”

“今日,宁儿听父亲的话上山采那草药,谁知就这样遇上了歹人,也不知为何,她就直接割断了我的绳索,害的我直接掉下了悬崖。”

她哭得抽抽搭搭,难过的像是要直接背过气去了。

青父听得心头的怒火烧的噼里啪啦直响,这青宁可是她的心头肉啊,什么人竟然敢害她!

这人该死!

青宁偷偷看了眼,觉得似乎已经哭得差不多了。

“宁儿在山上一路颠簸,撞到了脑子,待醒来时,只还记得似乎是一男一女,听其言辞,怕是府中的人。父亲可要答应宁儿,到时候若是抓到那两个歹人,可一定要重重严惩!”

说着,青宁又撩起了袖子,上面密密麻麻地布满了从山上滚落下来的伤痕,一条条一道道,只看得人心里发疼。

青父向来疼爱青宁,顿时说道:“为父回去便查,应当是府中的下人,若是让我查出来了,当即重打八十大板,逐出府去!”

青礼脸色一白,这八十大板,打完了,她怕是就可以直接去孟婆那里喝汤了吧。更加不用说还要逐出府去,她从小便娇生惯养,若是逐出了府,怕是连三天都活不过去。

青宁,你好狠啊!

青礼心虚地看向青宁,心中想着:还好当时夜色已深,听她这时的口气,应该摔到脑子,已经忘了那个女的就是自己才对。

回去可一定要向那青似一好好交代一句,不能穿帮才行。

青宁暗暗看了青礼一眼,心知这么重的刑罚,青礼做贼心虚,回去必然是要跟那男子打声招呼的。

哼,跟我斗!

青礼,你就等着在这圈套里被我给玩死吧!

三个人个人怀着个人的心思,就这样一起乘了马车,摇摇晃晃的行在这官道上。

刚刚才下了马车,就见自己的小丫头紫云迎了上来,她的小脸皱皱巴巴地,显然是刚刚才哭过了。

“小姐,你可算回来了,刚刚来了好多官兵,可吓死奴婢了。”

清宁看着紫云红红的眼眶,心知这个小丫头完全就是担心自己,心中流过一股暖流。

“傻丫头,这不是回来了吗,你看看你,好好地哭什么?”说着,伸手把她眼中的泪水抹去。

小丫头如今见了自家主子,心里放下了心,又咯咯笑了起来。

转头又看见了青礼,想起这青礼向来跟自家小姐作对,恶狠狠地瞪了她一眼。

“走,有什么事情咱们回家说去。”青宁笑了笑,告别父亲后,朝着自己的院落芷兰苑走去。

小说《医女倾城:皇子盛宠》 第4章 妙手回春 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是你的志鸽呀点评:

《医女倾城:皇子盛宠》非常好看,不管是对于男主和女主的刻画,还是一些配角,都很细腻,特别是男主对于女主一开始的深爱,女主却不爱他时,心里那种强烈的感觉,引人触动。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