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都市情感 > 全能胖医
全能胖医

全能胖医

作者:火尊

状态:已完结分类:都市情感

时间:2021-01-10 10:12:06

火尊的书《全能胖医》主要讲述了:好! 刘方拉了三个赌徒和林伟凑成了一桌,只过了五个回合,林伟不是清一色就是七对,还有两个回合,是别人胡的,这三个人每个人输了1万多,林伟现在累计有了5万块。 他们交了五万块押金到了高级贵宾区 有个打扮着人模狗样的服务员看到林伟胖子和刘方穿着吊丝,身上身下都是地摊货,山寨版,马上一副狗眼看人低的感觉:“你们想玩什么?” 林伟:“梭哈和麻将都浪费时间,有没有骰子”
展开全部

五行仙鉴2-火尊

  这本来是一个恶心的画面,林伟却看得酸泪纵横。

  “不用这样了”

  他一说,两个老人耳朵一耸,连忙翻了个身,警惕地看着他:“干什么的”

  “医生”林伟镇定自若地回答。

  不知道被多少江湖游医骗过的两老看着林伟:长相肥胖,表情猥琐,不像好人,两只手像利箭一样指向他。

  “骗子、滚”声音冷、刺、骨还有一切难受,被人误会为坏人的感觉。。。

  “不是啊,听我解释”林伟正惴摩着如何跟他们辨解。

  呸!呸!呸!

  两个中风后遗症吐的涎水星子像炸弹一波又一波朝林伟攻去,林伟觉得中风病人能向正常人攻击的也只能有恶心臭的唾沫星子了,躲过了攻击之后,呆若木鸡地站着。

  两老见其丝毫没有却退之意,互递眼神,挤眉弄眼着,老头子一头撞向墙上的红色按扭。

  嗖!

  一道渔网撒了下来,把林伟的身体罩个正着,老头子用命令的口吻“胡椒,把这胖子捆了”

  胡椒点了点头,目光像锐鹰一般锁着林伟,嘴角邪弧一勾,下面的铁拐杖倏地一横,手指拔动着里面的安钮,拐孔大开对林伟,孔口末端,一条红绳像毒蛇一般朝林伟蹿去。

  吱!吱!吱!

  胖子的身体很快就被被五花大绑着,如同粽子一般,那脸上的还有肚子上的肥肉从网孔渗出来,一波又一波的带着弹性,像球一般,甚是滑稽。

  胡椒用拐仗驱赶着林伟,把他赶到床沿。

  “胖子,说想骗我家的什么”老太婆的两只厉目像猎人一样审视着这个突如其来的胖子。

  “不骗什么啊”现在的林伟有种欲哭无泪哑巴吃黄连的苦逼感。

  “说不骗什么的一般都是真骗子”老太婆一头撞向墙上的黑色按钮,墙沿的水枪龙头大开

  “冲了,等会儿报派出所”

  哗啦!哗啦!

  一波冷水朝胖子射去,专朝胖子的下面激射,胖子长这么大还没有被别人这么凌辱过,尤其是下面的小弟弟,他抖得差点抓狂。

  “妹呀,老子刚从派出所出来”

  林伟愤怒一吼,猛一用力,渔网都被挣破了,他定晴看着这两个老鬼,他们依旧是是不怀好意地看着自己:“你们是不是好心当驴肝肺,刘方派我跟你们治病,你们却这样对付我,还像话么?”

  两老面面相觑,很快各有惭色,长叹一声“原来是刘方派你来的呀,怎么不先说”

  “你们都不相信我,我说了有什么用”

  “算了,汗!”

  胡椒把林伟的的捆绳解了:“我们家儿子重症肌无力,因为治病把家治穷了,成这般光景,我为了打工还债却得了重风湿,我们全家靠刘方一个人在监狱里面工作啊”

  嗙!嗙!

  “刘方回来了”

  林伟看到胡椒腿不方便:“我去开吧”

  开了门,看到刘方面有苦色:“我被开除了”

  林伟:“为什么?”

  刘方苦笑道:“私放犯人,被雷猛龚刚参了一把”

  林伟咬着牙,目瞳喷出仇火:“狗日的,又是这两家伙”

  “…天啊……”

  “我们一家可怎么活啊”胡椒听到刘方被开除,血气上涌,头冒金花,双腿一软,昏得栽下去了,摔了个趔趄。

  “胡椒,胡椒,你怎么样,你怎么样”刘方把胡椒扶起,放到床上面,左捏右掐,胡椒依旧不醒人事。

  “我来”林伟推开刘方,刘方静静地看着林伟:“别耍花样”

  林伟不理他。

  果断地朝胡椒仁中掐了去,胡椒没有活,按照华耀所传的指法回春指法往胡椒仁中掐去,很快胡椒就悠悠醒来,看着林伟,感谢地笑着:“你果然是个好医生”

  胡椒说罢,两老质疑的锐利的目光马上变得柔顺亲切:“看来我们两个确实是看走眼了,汗”

  “胡椒有严重的低血糖,如果要昏要睡一天一晚上,你就一下就把她掐醒了,神!”刘方朝林伟竖起拇指。

  “小兄弟,我们错怪你了,方才的事你介怀吗?”刘方父看着林伟,希望从他瞳孔之中找到肯定

  “没问题,不介怀,我来跟你们看”林伟释怀一笑。

  “嗯,不错!”两老对视一眼,四只眼睛交织着被人宽恕的快慰。

  林伟的双眼用医者的即视感看着二老:老太婆是严重的脑血栓引起中风,另外一个是因为喝酒引起的中风,再看了看孩子,重症肌无力,华耀的口决之中说这几种病需要针炙才行

  林伟摇了摇头:“治是治得好,不过没有工具”

  刘方“什么工具”

  林伟:“针炙”

  刘方:“我去买不是了”

  林伟摇了摇头:“普通的针炙只能活血化淤,针了发发热就差不多了,无法让他们恢复行走”

  刘方爹道“小伙子说得极是,我们以前不知道请了多少中医,从头到尾针一点用都没有”

  刘方母眼瞳满是焦奈色:“那怎么办?”

  林伟神色一紧:“我现在要回去找工具,才能跟你们医”

  刘方:“这样啊,我跟着你行不行”

  林伟盯着刘方,满是不安:“你跟着我?”

  刘方:“我怕你被龚刚的人盯上了,我跟你化个妆就好了”

  林伟笑道:“哥们,你真聪明,连这个都想得到”

  刘方把林伟的脸上画了个胡子,上面西装革领,下面西裤打扮,标准的四方胡,俨然一个东乌肥仔,自己装成了女人,他老婆的丝袜高跟鞋和文胸都碰上了,因为胸小没办法就拿两个苹果塞到胸前忽悠过客,这样才不会被龚刚的人吸引跟踪。

  浓装艳抹的刘方搀扶着林伟的朝林伟预定的地点走去,华耀告诉给他的地址竟然在龚刚住处对面的一个废墟内。

  林伟暗惊:“这华神医真是聪明,把绝技藏在敌人附近,这正所谓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

  林伟找到了废墟里面的宝贝,打开一个包裹,分别是一本书、一盒针、一只刀,一瓶丹药,一支笛。书就是精华,他看了看那金灿灿的四个字《五行仙鉴》,顿有一种怦然心动的感觉。

  翻了一页看介绍:

  “我靠,这东西原来有五层,第一层是医鉴、后面分别是毒鉴、风水鉴、武鉴、神鉴需要依次修炼才能冲破下一层,所以只能看到第一层啊”自言自语道。

  咽了咽口水,因为太过专注,后面什么时候站了一排人都不知晓,转过身,双瞳闪着惊骇,张口结舌:“刘方,你你怎么来了”刘方正在打手机。

  刘方看到林伟后迅速关掉手机:“告诉老板”

  林伟:“老板是谁?”

  刘方嘴角邪弧一勾:“龚刚”

  林伟大怒:“狗日的,原来你忽悠老子”刘方被林伟一拳打到脸,刘方手勾着嘴角血,不以为然笑了起来:“不然怎么样”

  “亏我这么相信你,你还阴我”林伟提着刘方的身体。

  嘘~嘘~嘘~

  刘方吹了吹口哨。“刚哥!”刘方破喉一喊。

  林伟身体一僵,出神,刘方乘机挣脱其束缚。

  龚刚和雷猛出来了:“林伟,如果我不让刘方放你出来,你怎么会找出那些宝贝”

  刘方站到了龚刚后面,配合着龚刚的连环计划。

  林伟淡淡地看了他们一眼,冷笑道:“如果你不放我出来,我怎么会找到这些宝贝”

  龚刚一头雾水,双瞳满是疑惑:“你什么意思”

  林伟往他们身边游走:“我还要感谢你们”

  “感谢我们,呆会儿要让你重新进牢里”龚刚嘴上狭促一笑,一股浓郁杀气从他的身边蔓延开来

  “是吗?”林伟缩着身体,仔细捕捉对手的气息。

  龚刚用左手一挥,后面来了十个打手,不是拿刀就是拿斧,一副兴师动众,摩拳擦掌的模样。

  龚刚再用右手一挥:“上,逮了这胖子,再打110报警,重新关到监狱里”

  林伟瞪着龚刚“你聚众斗殴,还打电话让警察抓我,真尼玛毒成了滓”

  龚刚冷笑道:“想当年,你马子那个英雄救美还不是我设计的”

  林伟猛然醒悟,为什么郭任霞一个晚上就对龚刚投怀送抱了,原来这孙子使的阴招,生米煮成了熟饭。

  “妈的”

  龚刚:“往死里砍,砍成重残不死就好了,让他下辈子在牢里吃饭,我坐着收他的宝贝就行了,嘿嘿嘿”

  刘方带着众人往胖子的身上砍去,胖子一拳解决一个,看得刘方傻了眼:“咦,这胖子怎么会功夫”

  只消10拳,这10人都被干扒,完全不拖泥不带水,连懂功夫的刘方都不知道胖子怎么出招的。

  刘方提起拳头要揍胖子:“死胖子,接招”

  林伟避了过去,一个摆拳把他打扒。

  龚刚的嘴唇哆嗦:“这不可能”

  林伟淡定地说:“华耀在我走前就把内功就输给了我,还教给了我五行拳,况且我来大学之前就学过武,我方才只不过热热身而已,有什么不可能”

  龚刚用一双惊恐地眼睛看着他:“你竟然藏得这么深”

  “我第一天就知道你是什么人,不留点实力怎么整你哼”刘方已经被干扒,雷猛又不会武功,林伟的拳芒爆涨,提起大拳就要轰炸龚刚。

  因为惧怕他的蛮力

  龚刚早就蔫了,身体往后面缩退:“快走,此地不宜久留”

  林伟赶上,一个飞腿过来,龚刚被撩倒,因为他体肥力猛,龚刚的胸骨直接断了三根,扒在地上没起来,现在只剩下了雷猛。

  林伟一脚踹到了雷猛胸口:“黑心律师,你害了多少人,老子今天要废了你”

  雷猛浑身颠抖着,胆颤着:“请请不要不要”

  林伟不屑地盯着下面的雷猛:“我永远不可能相信你的,你就是一只又滑又奸无可救药的垃圾”

  林伟一拳朝雷猛右胸切去。

  雷猛疼得痉挛起来:“别别”

  林伟冷笑道:“你的肺经已经坏了一大半,如果你不按我的要求,就算你切了肺换了肺每天打呼吸机也会感觉到呼吸困难,一周内肺衰而死”

  林伟要走,雷猛抱着他的腿:“求求你不要不要”

  林伟冷冷道:“刘方,龚刚这算什么罪”

  雷猛:“聚众斗殴罪”

  林伟:“打电话给雷诺让他把龚刚的事情告诉给公检法还有记者,明天我要看到他进牢,办好了你来找我领药,不然等死”

  “好。好。好。”

  林伟说完扬长而去。

进赌场-火尊

  找一个僻静无人处强行记忆宝典的口决,打通了该打通的经脉,身体的罡元像小溪一般冲撞着阻滞的经脉,几个周天过后,有一种神清气爽,膂力暴涨的畅感。

  “成了”林伟盯着《五行仙鉴》眼瞳闪着兴奋色。

  “得看看这书有没有实效了”林伟喃喃道。

  所以林伟复回刘方的家里面,拿出包裹里面的太乙神针分别给胡椒、刘方父母,刘方儿四人治病

  在不到半个小时之内,胡椒的腿行走自如、刘方父和母也能坐起来小站了,他们朝林伟不断点头哈腰,行礼,有一种受宠若惊的感觉。

  “咦刘方儿子为什么还没有反应

  ”

  林伟用手止住,他寻思着试图用指、掌、和针施治,依然无效

  他把五行仙鉴的内容再像放电影一样放了一遍,再次问胡椒:“你儿子会不会说话”

  胡椒摇了摇头,满是焦奈色:“他7岁时会说话会写字,比一般孩子还要聪明,自从得了小儿麻痹症之后就精神晃忽,再也不言语了,长时间不活动就出现了肌无力,哎”

  长嘘一口气后,胡椒脸上皆为无奈和辛酸。

  林伟望闻问切病人许久,回想着医决的内容:“丹指刀针无效,可用笛法强治通神。。。。”

  琢磨着:原来刘方儿子的病已经出现了精神问题,指、针、刀法无效,需要用笛法治疗驱除心魔。

  掏出里面的碧玉清心笛,青色的笛管放在嘴边,喃喃一首医曲《高山流水》过后,笛音袅袅,飘渺清扬,凡是听到的笛音之人无不心旷神怡,神情目明。

  林伟盯着胡椒的儿子,胡椒儿子脸上出现久违的健康红,巧嘴轻启:“妈妈,我饿”

  胡椒激动得泪如滂沱:“儿子,你肯说话了”

  她抱起儿子刘聪使劲地哭:“你身上还疼吗?”

  刘聪摇了摇头:“腿好像有劲了”

  “快跟叔叔磕个头,是他把你病治好了”

  刘聪站了起来,胡椒还有旁边的爷爷奶奶拍手称快:“能站起来,确实康复了”

  “谢谢叔叔、谢谢叔叔”

  嗙!嗙!嗙!三磕过去,刘聪的脸上带着康复的喜悦和畅快。

  “刘方哪里去了,该叫他买点酒菜谢谢你啊”刘椒环顾四周。

  林伟摇了摇头“不用了,这是我本份”

  “小兄弟,你帮了我们这么大的忙,不谢你怎么行,刘方这兔崽子怎么还没回来”刘父笑看着林伟。

  林伟叹了一口气“哎!刘方被坏人利用了”

  刘父两只锐眼飙出寒光:“什么?”

  嘎吱!

  门打开了,众人惊得朝门口一看,刘方看到林伟,气势汹汹地冲进来,抓起林伟胸前的衣襟:“死胖子,你还想来我家干什么?滚滚滚”

  前摇后晃着

  “放肆”刘父眼瞳锐利似刀,割着他这个不明好歹的儿子。

  刘方放下了林伟

  看到刘父站到他面前,他有点惊讶:“爸,你腿好了”

  刘正强朝刘方脸上打去:“我们全家四口的病都被他治好了,你还这样对他你是不是我儿子”

  刘方用手捂着嘴角的热辣,感,不敢抬头,嗫嚅道:“爸,我错了”

  “跪下!”刘父冷哼一声。

  扑通,刘方乖乖跪下受驯着。

  “说,你干了什么勾当”刘正强眼睛严厉的审视着刘方。

  刘方在众人的环视之下,一五一十的老实交待了。

  “汗!”

  刘正强长叹一口气:“我刘正强干了三十年警察,几时出了你这个废物儿子,你今天要不是去自首,老子把你的腿打断”

  “不用”林伟拉着刘正强的胳膊

  刘正强看着林伟

  “算了,他是你一家的主心骨,他这样也是为了混饭吃养你们,既然他知错了就行了,我已经让那个雷猛写状纸告龚刚了,明天龚刚会进牢”林伟脸上皆为快慰人心的笑容

  刘正强朝林伟义正严辞地作揖:“林伟,你真是宽宏大量,我刘正强没有佩服过谁,这辈子最佩服的就是你”

  “不用,刘方希望你以后改邪归正,好好待你老小”

  “行!”刘方坚定答应着。

  说完林伟转身要走。

  “小兄弟,你哪里去?”刘正强关切地看着他

  “我要开诊所”

  刘方看着林伟:“你的事我已经听说了,龚刚对你百般刁难,我爸在上面还有点关系,让他办吧”

  刘正强问林伟:“你现在还不是医生?”

  “我才从医学院毕业没多久,因为进不了医院,想开诊所,没有想到还要介绍人这一关”

  刘正强用手拍了拍胸脯:“介绍人呀,我在卫生局有个朋友,让他跟你开介绍信吧”

  林伟跟刘正强作揖:“多谢刘伯”

  刘正强笑道:“今天晚上让刘方去打点酒,我们不醉不归”

  刘方:“对,不醉不归”

  林伟支吾着:“这这个”

  刘方的老婆胡椒笑道:“你是我们的大恩人,让我们请你吃一顿饭有何妨”

  刘方亦笑:“胡椒本来就是厨子,他因为给儿子治病凑钱,拼命打工,最后得了风湿,结果被你治好了,现在让她露几手吧”

  林伟用手摸了摸肚子,方才和龚刚等人干了一架,又接着跟刘方四口治病,耗了不少体力,还真有点饿了,肠鸣得厉害:“呵呵呵,那就恭敬不如从命吧”

  一个小时后,林伟喂饱了肚子,心里不断捉摸着《五行仙鉴》的事情,记得华耀告诉他修炼五行仙鉴治病可以增强五识。

  他现在治好了刘方四口的病,视听明显比治前敏感了许多,他家里有三只老鼠在啃菜他都听得很清楚。

  林伟问刘方:“你家里是不是经常有鼠患”

  刘方面有苦色:“别提了,自从我上班之后,他们几个都没有什么自理能力了,这个房子的房梁都被啃得千疮百孔了”

  林伟再朝窗户外面一看,数里外有三辆卡车过来了:“这里是不是经常有施工车经过”

  刘方很惊恐地看着他:“你怎么知道”

  林伟暗喜,原来五识果然增强了,他随便找了个理由:“旁边不是在拆房子吧,有施工车来肯定正常得很”

  刘方:“可是这个点车还没有来啊”

  胡椒开玩笑道:“感觉林伟会远视”

  林伟被猜中了,装着傻摇了摇头:“我会远视就上央视《最强大脑》”

  哈哈哈哈哈~

  晚上林伟要走,刘方要挽留,林伟摇头:“这附近有没有赌场”

  刘方:“你想干什么?”

  “赚点钱当诊本啊”

  “跟我来,我知道一个好地方。”刘方拉着林伟的手往外走。

  林伟跟着刘方到了一个叫好再来的地下赌场,好再来里面乌烟瘴气,刘方拿着龚刚塞给他的小费递给了林伟:“哥们,这是我冒着下课的危险得到的好处,希望你狠捞一把”

  林伟笑道:“你放心吧,我会还给你,加倍”

  “你喜欢小玩还是大玩”

  “什么方法来得快就怎么样玩”

  “你要先赢几万块,才能到里面”

  林伟大惊失色:“这么麻烦啊”

  刘方:“到里面才是有钱人玩的地方,要5万的赌本”说罢脸上涌出酸涩感。

  “行”

  里面收银处。

  刘方换了一千块的筹码,他给了林伟500块,两个人玩老虎机,只消半个小时,林伟赢了一万块,刘方输了个干干净净。

  林伟叹息道:“老虎机太慢了”

  塞了刘方一千块,刘方看着自己手里的一大堆,有点不相信似的,错愕地看着林伟:“你你怎么做到的”

  林伟笑:“天机不可泄露”

  “装!”刘方跟他白眼。

  刘方的慧眼往旁边赌区一掠:“去打北方麻将吧,要快点”

  好!

  刘方拉了三个赌徒和林伟凑成了一桌,只过了五个回合,林伟不是清一色就是七对,还有两个回合,是别人胡的,这三个人每个人输了1万多,林伟现在累计有了5万块。

  他们交了五万块押金到了高级贵宾区

  有个打扮着人模狗样的服务员看到林伟胖子和刘方穿着吊丝,身上身下都是地摊货,山寨版,马上一副狗眼看人低的感觉:“你们想玩什么?”

  林伟:“梭哈和麻将都浪费时间,有没有骰子”

  服务员继续鄙视着林伟:“骰子需要三十万赌本,你们有钱吗?”

  刘方咽了咽口水,苦逼道:“兄弟,走吧,玩不起”

  林伟把刘方拉回,冷静地看着服务员:“既然来了,为什么要走”

  服务员蔑笑道:“如果你们没钱又不肯走,只有一个办法”

  “什么办法?”

  服务员:“借”

  “好,我借”

  “多少”

  “三十万”

  服务员狞笑道:“你可要考虑清了,三十万,利息百分之四十,还不完只有一个可能”

  刘方拉着林伟的手:“兄弟,这利息太高了,简直就是高利贷,还不起的,麻烦,闪吧”

  林伟不理刘方:“什么可能”

  服务员狭促一笑:“我们这里缺**,我看你们长得都挺壮,要是输了就充公”

  刘方要走,林伟又把他拽回笑道:“那么伺候的富婆好不好看?”

  服务员狞笑道:“你们伺候的不是女人”

  刘方听得要吐:“我靠”

  林伟看着服务员,这个人气息内敛,谈吐沉稳,一张脸上古井不波,双眼幽深似眸,老练无比。

  林伟的双眼锁着他:“我感觉你就是老板”

  服务员脸色倏变:“你果然有眼力,连这个都看出来了”

  林伟:“你从我进赌场以后就没有放松过对我的警惕”

  服务员笑道:“你一直赢,开賭场的都不会放过这样的人”

  “看来你对我感兴趣”林伟直直盯着他

  老板:“不如我和你赌一局”

  林伟冷冷道:“好呀,如果你输了,你给我什么”嘴角勾起一道微弧。

  “我手上有五个戒指,如果你赢了,全部给你”说完老板把戒指摘了下来,放到桌子上面,那五戒指冒着珠光宝气,亮瞎了旁边的刘方,刘方眼睛差点看得眯起来:“哇塞!”

  “你输了的话,那右边五头公野猪就要发情了”老板用手一指,赌场外有五个长着森森白牙的怪物,冒着幽幽寒光,特别是那身上的体毛,根根竖起,如同钢铁壁垒一般,看得让人发怵。

  刘方一看到赌场外边那五个生猛,浑身颠抖起来:“我们伺候的原来不是人”

  “对,他们饿了,就喜欢凌辱胖子和壮汉,因为你们肉好膘肉,吃得有嚼头”老板猥琐一笑

  “靠。。。。”林伟背心冒着凉汗

完本试读结束。

春萍mm丶点评:

喜欢男女主的性格与身份的设定,看到了爱情友情以及更深刻的东西,第一次看到都市情感文中有物理各种专业知识的运用,太好的一本书。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