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玄幻奇幻 > 狂徒
狂徒

狂徒

作者:百九笑

状态:已完结分类:玄幻奇幻

时间:2021-01-10 12:16:05

小说狂徒,是由作者百九笑创作的一本优质作品,这里小编为大家分享精彩内容阅读:入口苦,比黄连还苦,流入胃中,整个身子都变得不舒服。怪怪的感觉。 “小二,你们这酒有问题。” 哪知小二只是端起了她杯中的酒便料定了没问题。 “怎的没问题,这酒是苦的。” “姑娘是第一次来三重天吧。”小二倒不甚在意,只是笑笑。 姬楼月点了点头,确实第一次来。 “姑娘定不知道这三重天的招牌酒是什么。” 她摇摇头,也确是不知,不会就是眼前这苦到不行的酒吧。
展开全部

桃花依旧笑春风(二)-百九笑

  那日回来后的姬楼月便似变了一个人一般,谁见了都说怕是抽去了懒筋,从此改头换面了,只有姬楼月自己知道,师父不论对错,怕是这辈子在她眼中都是对的,与那些道貌岸然的神是不能够相提并论的。只是师父说,若想保护她想保护的人,就只有先强大了自己,像她这般坐等着修为圆满怕需要些时日,若想要大成,怕今生是别想了的。

  听着师父这话,姬楼月激灵灵的打了个寒战。

  但她心里或多或少还是怨师父的,若想激励她,大可换个方法,让她眼睁睁的看着两条生命寂灭,委实太残忍了些。

  一千年,在师父魔鬼似的训练下和把补药当饭喂给她的情况下,她姬楼月的修为终于第三次大成了。

  “师父,你说,以我现在的修为能站上几重天?”

  墨血只是笑了笑,伸出三根手指,轻轻的摇了摇。

  “现在修为三次大成却只能站上三重天,那我若想站上九重天,岂不是要修为九次大成?”

  墨血只是轻轻的笑了笑,笑容里,意味不明。

  “那我这辈子怕是没有指望了,我是九尾狐诶,生来便有三尾,修为一次大成增一尾,最多也只能六次大成。”姬楼月有些泄气,她想成为众神中最厉害的那一个,到时候,谁也不能欺负她,还有师父,只是听师父这么一说,貌似遥遥无望了。

  墨血看着姬楼月有些泄气的样子,只觉好笑。

  “不知你听说过没有,九尾狐族曾经出现过一个天才,修出了十三尾来。”

  “十三尾?那他是不是很厉害?”

  “很厉害,连当时的天帝都要嫉妒呢。”

  “那师父,我要和他一样厉害。”

  “恩,月儿会比他更厉害。”

  “师父,我说的是要和他一样厉害。”

  “楼月啊,当狐狸要有志气。”

  姬楼月最后只是瘪了瘪嘴,却没有做声。

  就这样又在十里桃林处呆了三百年,又一根尾巴要冒头时,姬楼月的母亲寻了来,姬楼月不记得自己的母亲,长这么大也只去过青丘两次,还是随师父去办事,师父只说她是友人托付给他的,在十里桃林处长了两千年,这时娘亲寻上门,怎么说心里也是别扭的。

  美人哭的那叫一个梨花带雨,可是姬楼月把眼睛挤出眼屎来都愣是没能挤出来一滴眼泪。“楼月啊,娘对不起你啊,娘当初也是走投无路才把你送出了青丘,这么多年过去了,你可别怪娘狠心啊。”

  姬楼月又眨了眨眼睛,最后还是发现,她眨出大天来都没有用,哭不出就是哭不出,既没有久别重逢后的辛酸感慨,也没有当初无奈离开青丘时的感伤,从她有记忆开始,就只有这十里桃花和玉一样的师父。

  桃花五百年开一次,如今意开了四次,此时,正是桃花凋谢的时候,风一吹,便散落满地的桃花。

  “师父,我可以不离开么?”姬楼月的眼里终于盈满了泪水,师父说,要她与娘亲回去,回哪里?回青丘?那是不是就要离开这十里桃林和玉一样的师父。

  墨血不敢直视姬楼月的眼,只怕下一刻便会心软,不着痕迹的叹息。

  “楼月,不得任性。你必须回去,这里毕竟是十里桃林,不是青丘。”

  “师父,你这是在赶我走?”想哭的时候哭不出来,不想哭的时候眼泪却大滴大滴的向下掉,姬楼月有些负起的抹了一把脸。

  “好,我走,师父你莫要后悔,待我有一天修出十三尾来,我便回来拆了你这不留人的十里桃林。”话虽这么说,可终归抵不过心中的不舍。转而又低下头,低低的唤了声师父。

  “你若有一天能修出十三尾来,即便是拆了我这十里桃林也是好的。”

  姬楼月抬头,却只看到师父负手而立的背影,终是一咬牙一跺脚便就离开了。

  不知待我回来时,这桃花,开了几次了。

桃花依旧笑春风(三)-百九笑

  这一走,十里桃林几千年之内是莫想回去了,娘亲摸着她已然六尾半的尾巴略带骄傲的说“果不其然是伴着七十二只七彩凰族出生的,你那时才出生,定然是不知道的,你出生那天,就连北海的海面上都出现了万里霞光,整整环绕了七天七夜。当时天族的人都被惊动了,娘实在怕你夭折在歹人手里,这才将你送到十里桃林,求墨血照顾了你两千年。”

  “为何一定要是送去十里桃林,送给墨血?”

  “因为他是狐族唯一一个修炼出了十三尾的上神。”

  十三尾?上神?师父?为何师父从未和她提起过,原来师父口中那个修出了十三尾的天才便是他自己,姬楼月一时之间呢有些失神。

  “六尾半,娘亲我整整修炼了一万年也不过修出了六尾,天才,十足的天才。”

  天才,快一千五百年才修成这般,中间不知吃了多少灵药,若要修成师父那般厉害,还不知要到何年何月呢。

  姬楼月神色有些恹恹,就算有朝一日她修成十三尾,难道师父就不会修出第十四尾,十五尾么?当初她离开十里桃林说的要拆了桃林的负气话最终也只能成了负起的话,想到此处,不禁隐隐有些失落。

  一失落便不知如何是好,遂和母亲打了个招呼,化了原形,直奔三重天而去。师父说她此时的修为已能在三重天立足,那她便去三重天看看吧。

  三重天果然是天,姬楼月掰着手指头计算有没有三千里地。

  应当是有的吧,姬楼月向来对数字不敏感,算来算去也只觉得眩晕,索性找了一家酒肆坐了下来。

  “老板,来壶好酒。”

  姬楼月两千多年来离开十里桃林的次数用两只爪子都可以数过来,如今倒是头一遭走来三重天,姬楼月记得师父总是对着月亮酌一壶清酒,有几次也曾心痒痒的去偷喝师父的久,暖暖的,味道倒是极不错的。

  只是这店小二端上来的酒与她记忆中的酒是极不同的。

  入口苦,比黄连还苦,流入胃中,整个身子都变得不舒服。怪怪的感觉。

  “小二,你们这酒有问题。”

  哪知小二只是端起了她杯中的酒便料定了没问题。

  “怎的没问题,这酒是苦的。”

  “姑娘是第一次来三重天吧。”小二倒不甚在意,只是笑笑。

  姬楼月点了点头,确实第一次来。

  “姑娘定不知道这三重天的招牌酒是什么。”

  她摇摇头,也确是不知,不会就是眼前这苦到不行的酒吧。

  “这酒叫做宿怨,三重天的人几乎每个都带有宿怨,或是前世的债,或是今世的劫,若是有宿怨的人喝了这酒便不是苦的,这里的人反倒日日夜夜盼着能喝出宿怨的苦来呢。只是有些人宿怨太深,怕是永远也喝不出这酒的苦来了。”

  姬楼月听得一愣一愣的,只觉心里憋闷着不舒坦,放下酒杯,转身便欲离开。

  “年纪轻轻便能过三重天障的九尾狐族,有点意思。”

  姬楼月知道他是在说自己,只是他说话的强调让她浑身不舒服,感情她今日来三重天是来找不舒坦来了。待回头看时,只见一打扮的五彩斑斓的少年略显放荡的坐在酒桌旁,手中拿着的便是他刚刚放下的酒杯,轻佻之味十足。

  “不要用那种眼神看我,不愧是九尾狐族,连危险的眼神也能这般魅惑人心。”

  “如果我没有猜错,你应该是凤凰一族的人吧。”

  “真是聪明。”少年笑意更深,不禁从上到下的打量着她。

  “也只有凤凰一族才会把自己弄得像山鸡一般招摇。”

  少年终于笑不出,眉眼间都带上了愠怒的神色。

  “你可知道我是谁?”朗月活了这么大,还是第一次被人拿来同山鸡相提并论,生平从未受此大辱,一时间竟只想掐死眼前的少女。

  “我无须知道你是谁。”姬楼月此时的心情是非常的不好,明明奇妙的离开了十里桃林,又莫名其妙的喝了一顿其苦无比的酒,现下又碰到一个莫名其妙的人,姬楼月只感觉自己已经处在暴走的边缘,一甩袖子,便真的走人了。

 

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元洲小仙女点评:

看《狂徒》这本书好感动,很现实。很平常,很好看。值得一看。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