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总裁豪门 > 你如星风入骨凉
你如星风入骨凉

你如星风入骨凉

作者:细雨听风

状态:已完结分类:总裁豪门

时间:2021-01-10 13:13:19

《你如星风入骨凉》这本书的主要内容:虞雯旸听到这话,脸色骤然一变,恶狠狠的瞪着她,在宫刈年开口前痛心疾首的斥责道:“你还有脸来问宫伯父?文晓,我真的没想到你居然会是这种人,竟然和付霄上床,宫家刚出事,你就给刈年哥哥带绿帽子,还是和他最好的朋友搞在一起,你怎么能做出这种事来?” 看着宫刈年愈加阴冷的脸,孟文晓慌乱的说:“我没有!我和付霄是被人陷害的!” “陷害?”虞雯旸恨声道:“文晓,你当别人都是傻子吗?都捉奸在床了,你还说自己是被陷害的,难不成有人强逼着你去和付霄上床吗?你对得起刈年哥哥吗?”
展开全部

你如星风入骨凉第3章试读

  空旷死寂的走廊上,孟文晓白着脸站在那儿,她甚至以为自己看错了。

  好半晌,她才忍住心里的痛一步步走过去,每靠近一步,那痛就更入骨一分,等她走到两人跟前,直似一把刀在四肢百骸肆无忌惮翻搅。

  “刈年……雯旸……你们……”短短一句话,她提了好几次力气,最后还是没能问出口。

  看到孟文晓,虞雯旸下意识要放开宫刈年,宫刈年却手臂一紧,抱的更紧了。

  这一幕刺的孟文晓心脏剧痛。

  宫刈年偏过头,冷冷盯着她:“你来干什么?”

  孟文晓艰难的喘`息,一张脸苍白如纸,她没再看虞雯旸,只是看着宫刈年。她在心里告诉自己,一定是假的,不是自己想的那样,她强迫自己不要慌,要冷静,好一会儿那股锥心的痛才缓和了些,她开口,哑声道:“我来……看看宫伯父,现在……现在情况怎么样了?”

  虞雯旸听到这话,脸色骤然一变,恶狠狠的瞪着她,在宫刈年开口前痛心疾首的斥责道:“你还有脸来问宫伯父?文晓,我真的没想到你居然会是这种人,竟然和付霄上床,宫家刚出事,你就给刈年哥哥带绿帽子,还是和他最好的朋友搞在一起,你怎么能做出这种事来?”

  看着宫刈年愈加阴冷的脸,孟文晓慌乱的说:“我没有!我和付霄是被人陷害的!”

  “陷害?”虞雯旸恨声道:“文晓,你当别人都是傻子吗?都捉奸在床了,你还说自己是被陷害的,难不成有人强逼着你去和付霄上床吗?你对得起刈年哥哥吗?”

  孟文晓脸色大变,正要再说什么,宫刈年突然低头在虞雯旸唇上亲了下,温柔又心疼的说:“和这种人生气,不值当。”

  孟文晓猛然睁大了眼,心脏都停止了跳动。

  他……他们……?

  她眼前阵阵发黑,几乎要站不稳。

  虞雯旸脸上的愤恨消了些,但还是皱着眉头,红着眼眶说:“刈年哥哥,雯旸就是看不过,他们怎么能这么伤害你……”

  孟文晓再也忍不住,她抓着虞雯旸的手腕把她从宫刈年怀里拽出来,气息不稳的问她:“那你现在又是在做什么?趁虚而入?抢好朋友的未婚夫?你还要脸吗?你……”

  啪的一声。

  她话还没说完,脸上就挨了一个耳光。

  宫刈年把虞雯旸护在怀里,冷冷盯着她:“孟文晓,你以为所有人都跟你一样毫无廉耻吗?”

  孟文晓整颗心都在发抖,生生吞下那口涌上喉头甜腥,凄然的看着宫刈年,忍着泪说:“刈年,我知道你现在很生气,我说什么你都认为我在狡辩,可我们毕竟在一起那么多年了,我是什么样的人,你难道一点儿都不了解吗?”

  虞雯旸瞥见宫刈年眼睛里的松动,眼底闪过一抹怨毒,指着孟文晓大声道:“孟文晓,你到现在还想骗刈年哥哥,我原本顾忌着这么多年的姐妹情分给你留个面子,前几天你还跟我说,说宫家破产,刈年哥哥配不上你了,你们的婚约让你头疼……你怎么可以这么无耻?”

  “你胡说!”

  孟文晓悲愤至极,她万万没想到虞雯旸会当着宫刈年的面这么污蔑她,虞雯旸和宫刈年亲密无间的样子更是深深的刺激着她,她突然就疯了,抬手要打虞雯旸,只不过,手刚抬起来就被死死钳住。

  孟文晓只觉得手腕一阵剧痛,只觉得骨头都要断了,她忍着疼抬头,对上宫刈年冷漠的双眼,眼眶立时就红了。

  宫刈年一张脸布满寒霜,眼睛里怒火翻腾:“我们的婚约已经作废,雯旸现在是我女朋友,你敢伤她,我一定十倍奉还!”

  说完,他狠狠一推,孟文晓踉跄了两步跌倒在地,再抬头时已泪流满面。

  宫刈年眉眼间带着戾气,看她的眼神就像是看到什么肮脏之物一般,揽着虞雯旸走了。

  受到剧烈打击心神恍惚的孟文晓根本就没注意到,虞雯旸转身时眼底闪过的那一抹得意。

你如星风入骨凉第4章试读

  没有见到宫伯父,也没能和宫刈年缓和紧张的关系,反倒得知了一个让她痛不欲生的消息。

  宫刈年和虞雯旸在一起了。

  孟文晓丢了魂一样瘫坐在医院走廊,整整坐了一夜。

  第二天一早,往来的医务人员和病人及家属认出了孟文晓,一个个都绕着她走,看她的眼神带着审视和鄙夷……

  “啧,这就是孟文晓啊?还有脸出来啊?”

  “哇靠终于见到真人了!看着就像个荡`妇!”

  “跑医院来装可怜,有钱人真会玩!”

  ……

  “都被捉奸在床了,还跑来找宫刈年呢,果然,人至贱则无敌!”

  “宫刈年都登报了,婚约已经解除了,这种女人,谁敢要?戴绿帽子就算了,喜当爹可就好玩了……”

  听着此起彼伏的谩骂声,孟文晓混沌的意识渐渐回笼,她想分辨几句,全身的关节都像被冻僵了一般,连开口说话都格外吃力,更不用说起身离开。

  不知道过了多久,一个人停在她面前。

  孟文晓脑子里一片混乱,迟疑了好一会儿,才缓缓抬头。

  “呵,”虞雯旸不屑的冷笑了声说:“你居然还在这儿?苦肉计啊?不过可惜啦,刈年哥哥现在都恨死你了,你就是死在这儿,他也不会过来看你一眼。”

  一夜没睡,又受了这么大的打击,孟文晓脑子转的有点慢,只愣愣的看着虞雯旸,不太明白,怎么突然间虞雯旸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

  看着孟文晓木然的一张脸,根本就没把自己放在眼里,虞雯旸突然就火了,她弯下腰,压低了嗓音说道:“识相的就滚远点,这辈子也别出现在刈年哥哥面前!”

  “……雯旸,”孟文晓迟钝的思维终于转了起来,她看着虞雯旸,嗓音嘶哑的不成样子:“你能不能带我去见刈年。”

  虞雯旸气的脸都绿了。

  她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孟文晓居然还不死心。

  见宫刈年?

  想都别想!

  不过走廊上人实在太多,虞雯旸忍着火,说:“你跟我来!”

  孟文晓以为虞雯旸是要带她去见宫刈年,忙爬了起来,站起来的那一瞬间,两条腿锥心的疼,要不是扶着墙,她能直接跪了。饶是如此,她还是忍着疼,跌跌撞撞跟在虞雯旸身后……

  虞雯旸把她带到楼下花园。

  孟文晓脑子已经清醒了大半,此时也明白了虞雯旸的意思,她看着转过身冷冷盯着自己的虞雯旸,皱了皱眉:“雯旸,你什么意思?”

  虞雯旸昨天的表现,还有她刚刚跟自己说的话,孟文晓不傻,已经想通了其中的关窍。

  “没什么意思,”虞雯旸勾了勾唇,一脸冷淡的说:“就是以宫刈年现任女朋友的身份警告你,离我男朋友远点儿!”

  孟文晓脸色稍稍变了变:“你这是趁人之危!好朋友的未婚夫你都抢,虞雯旸,你怎么这么卑鄙?”

  “卑鄙?”虞雯旸笑了起来:“我对刈年哥哥可是真爱,在他落魄的时候不离不弃,和你这种爬未婚夫兄弟的床的荡`妇可不一样。”

  孟文晓白着脸气的不住发抖:“你闭嘴!我……是被人陷害的!刈年他只是误会了我!我和他在一起这么多年,等到误会解除,他还会回到我身边的。你……你不过是他一时怒极……用来报复我的手段而已!刈年怎么可能会喜欢你这种人?”

  听到这话,虞雯旸脸上的笑瞬间就没了,明明是她先认识宫刈年的,孟文晓抢走她喜欢的人这么多年,现在居然还敢这么说?

  积累了这么多年的恨意和妒火尽数爆发,虞雯旸怨毒的盯着孟文晓,她本来打算只要孟文晓识相不再纠缠,就放她一马,现在看来……

  “我会去找刈年说清楚。”孟文晓不愿再和虞雯旸多说,转身要走。

  虞雯旸瞥见远处一个身影,眼底寒光一闪,伸手抓住孟文晓的胳膊,凑到她面前压低了声音说道:“你还要不要脸了!我都说了刈年哥哥现在说我男朋友你还要纠缠不休,你有付霄还不够吗?就这么喜欢脚踩两条船?孟文晓,你怎么这么贱?”

  孟文晓气的头昏脑胀,扬手就甩了虞雯旸一巴掌。

  虞雯旸料定了她一定会动手,根本就没有躲的打算,生生受了。

  “孟文晓!”

  一声爆喝传来,孟文晓一怔,还没反应过来,脸上就挨了一巴掌,整个人被打翻在地。

完本试读结束。

傲夏酱大魔王点评:

《你如星风入骨凉》的剧情紧凑,人物刻画细腻,前后呼应,整篇没有废话凑字数,很久没看到这么好的小说了。关键更新速度还快。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