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灵异科幻 > 妻尸,求慢点
妻尸,求慢点

妻尸,求慢点

作者:黄瑶

状态:已完结分类:灵异科幻

时间:2020-12-28 11:54:33

作者黄瑶的小说《妻尸,求慢点》主要讲的是:可不论是李癞子还是李华强,两个人的伤口都是圆的,能唯一对的上这个的就是人。难道说咬死李癞子根本不是野兽,而是人?可会是什么人会把李癞子咬成这个样子,我相信正常人做不出这种事,能如此丧心病狂的恐怕只有不正常的人才能做出。结合这几天发生的事情来看,不正常的人只有一个,那就是刘寡妇。这些事在刘寡妇之前都是没有的,如果和她没关系为何之前不发生,非得在我把她入葬了后发生?
展开全部

11-偷鸡不成蚀把米

我冲着李竹竖起了个大拇指,笑着说:“虽然你这招有点损,不过我支持你!”

李竹哈哈笑笑,还专门穿上试了试,还别说正好不大不小,不知道的可能还以为这就是李竹的衣服呢。

一下午的时间都没事做,我本来打算去刘寡妇的坟地去看看,但出了这一档子事,也没了心情。

这李癞子突然暴毙,跟刘寡妇有没有关系暂且不知,但我知道一件事就是那个神秘人的钱不能收,我得想办法给他退回去。

到时候如果刘寡妇的尸体有什么事,我还好撇清关系,但如果我收了这钱,就结了这因,那就得自食其果。

从目前来看,此事处处透露着邪乎,必须得有防范措施才行……

一直等到傍晚时分,吃完晚饭李竹便有些迫不及待的要实施他的计划了。

为了显得更加真实,他还专门整个些红色染料弄到了身上冒充血。

穿上后还转了一圈让我看看怎么样?

我上下打量了他一眼,还别说,这红色染料碰上这衣服还真有那么点味道。

我点了点头告诉他可以,当然为了不让李竹闹得太过,我还是提醒了他一句,吓吓就行了,别太过分。

李竹让我放心,他自有分寸。

一到十点,李竹便拉着我出了门,这个点村子外边已经没什么人了,屋里也只零零点点的亮了一两盏灯,大部分村民都睡了。

这倒是给了李竹可趁之机,吓唬完李华强还能全身而退,不至于引起围观被认出来。

走到村里的时候忽然刮起了一阵冷风,让人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搁在平时李竹肯定被这风吓得夹着尾巴抓着我了,但今天不知是被兴奋冲昏了头,他竟然没怕反而还哈哈大笑的表示天助他也。

这风来的及时正好提供了氛围,吓不死李华强也能吓个半死。

看他那洋洋得意的样子,我一时间犯起了嘀咕,也不知道让他这么做到底是对是错。

说话间就到了李华强的家,此时李华强估计已经睡了,大门反锁,屋里也没有了灯光。

我看一切都挺平静,便拉了拉李竹,小声道:“你看人家都睡了,要不今天就算了吧,改天改天再来!”

说完不等李竹回答,我便准备拉着他走,可并没有拉动,就他那体重,如果他不愿意跟我走,两个我也动不了他分毫。

我扭过头,李竹正一脸纳闷的看着我,不一会儿就沉声道:“李亚哥,你是不是怕了?”

我赶紧解释自己不是怕了,而是这李华强都睡了还怎么吓唬他,以我看还是在他醒着的时候在吓最好,我俩可以明天早点来。

李竹听完却朝我脑袋上拍了一下,说我是不是傻,这吓唬人就是睡着效果才好,他要是大白天去还吓个毛线的人。

我还想劝劝他,但李竹先我一步摆了摆手道:“李亚哥你不用说了,如果你怕了就回去我不勉强你,但是我今天必须得吓唬吓唬那老东西,为了给我爸报仇!”

我盯着李竹,发现他目光坚定,看来是吃了秤砣铁了心了要教训这李华强了。

而他说的报仇我也知道是什么事,之前就说过这李华强年轻的时候是村子典型的无赖和流氓,几乎各家各户都被其欺负过,包括我家和李竹家。

那时候李竹的爸还不是村长,李华强很是肆无忌惮欺负他们家最多,记得有次李竹家来亲戚炖鸡,那李华强听说了,死活要去吃。

人家好言相劝,他却得寸进尺还动了手,这一切李竹也是亲眼所见,从那后李竹对李华强便有了恨。

这也是我们两个成为好哥们的原因,可以说有共同的敌人,毕竟有句话怎么说的,叫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这话一点也不假。

深知今天是说服不了李竹了,况且想起李华强欺负我爸的场景我也是气不打一出来,当即便一咬牙一跺脚:“怕个毛,这老东西现在老了,翻不起什么大风浪了,在加上李虎失踪,早就成了瓮中之鳖了,教训教训也好,省的整天拽的跟个二五八万一样。”

我这么一说,李竹严肃的脸才好了点,笑呵呵的拍着我的肩膀说:“这就对了,怕他个卵子的,走,翻墙进去。”

农村的墙普遍不怎么高,所以我跟李竹很轻松就翻了进去,李华强家并没狗,这倒是好事,要不然我俩这动静早就被狗发现了。

进入院子后,我跟李竹便一口气跑到了堂屋,贴在门上听了听,能清楚的听到李华强打呼噜的声音。

我跟李竹对视一眼,李竹让我找个地方躲起来,其他的他来就行。

我点了点头,临走时还是提醒了他一句,注意点分寸,别真把李华强给吓出个好歹来。

李竹点了点头,我才找了一处石磨躲了起来。

等我躲好后,李竹站了起来,从地上弄了点土撒到了自己头上,接着穿上衣服,伸长着手就跟电视里的僵尸一样站在了门口。

今天月光不错,在月光下在配上那带有染料的衬衣还真有些瘆人,连我自己看着都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把这一切准备好后,李竹行动了,他推了推门结果一把就将门给推开了,推开后我明显看到他愣了一下。

估计是没想到这李华强心那么大,睡觉连门都不管,不过也就是两三秒的功夫,李竹便进了去。

很快李华强那屋的煤油灯就亮了起来,我伸长着脖子想听李华强和李竹会说些什么。

可老半天时间过去了,里面一点动静也没有,那盏煤油灯亮起来之后就没动静了。

我心里着实纳闷,这不对啊,这李华强见到李竹难道不怕的吗?印象中的尖叫和慌乱怎么都没呈现呢?

并且不仅没有李华强的声音,李竹也没了动静,这吓唬人都没动静还怎么吓唬,这两个人到底在搞什么。

由于距离的太远,我也看不到里面发生了什么,只能干等。

差不多过了有半个小时左右,我都打起了哈欠,堂屋的门吱呀一声开了,这声瞬间让我有了精神。

我瞪大着眼睛看过去,就看到一个人从屋里跳了出来。

对,不是走的是跳的,他伸长着两只胳膊,身上还满是血迹,被月光一照别提有多诡异了。

我来不及多看就跑了过去,一把拉住了这人的胳膊就往外边跑,同时道:“李竹,你他娘的总算出来了,里面什么情况,怎么一点动静都没有。”

我的问话并没有得到回应,更让人不解的是,我并没有拉动他。

这个时候我才感觉到不对劲,定睛一看,差点没把我吓尿。

我在这个人的脖子上发现了一处巴掌大的伤口,上边还染着鲜血,烂肉和皮肤粘连着,在风的吹捧下在上下摆动。

看到这个,我不由得一怔,背后嗖嗖的,彷佛有人在我背后吹凉气。

李竹的打扮我是见过的,脖子根本就没弄,而且如果细看下来能看出来这人的衣服也不一样。

我像是触电般的松开了抓着他的手,随后一把跳出了距离好几米的位置才敢问他:“你,你是谁?快说!”

那人并没有搭理我,而是从喉咙里发出了一声低吼声,也就在此时,屋里传来了一阵呼救。

“李亚哥,救我!”

我一听是李竹,整个就愣了,李竹在里面没出来,那这个是谁?

还没等我反应过来,那人便冲我冲了过来,此时一阵风吹来将他头顶上的帽子给吹了下来,露出了里面的脸

透过月光,我看清楚了,这个人不是别人,而是李癞子。

我只觉得脑袋一抽,差点就没晕过去,这李癞子不是被我关在了义庄里了吗?怎么会出现在这儿,难道说,真诈尸了?

不给我机会反应,李癞子便已经到了我面前,伸着双手便朝着我的脖子过来了。

我灵活一躲才没有被他掐到。

这次来我根本没有想到会出这样的事也没有丝毫准备,那个黑木箱子还在家里可以说是手无寸铁,这突然碰到李癞子诈尸,我也慌了。

李竹在里面求救的声音还在,我却脱不开身,只能向屋里喊了一声让他闭嘴,我遇到麻烦了?

一击不中,李癞子的尸体有些毛了,一转身就又朝我冲了过来,我这次躲闪不及,直接被其掐住了脖子。

等我暗道不好,反应过来的时候已 经晚了,他用了非常大的力气,不一会儿我就感觉到了呼吸困难,一双眼球似乎冲了血了一样向外涨。

整个头都是懵的,没过多久,意识就淡薄了起来。

就在我以为自己要歇菜了的时候,突然一道很空灵的声音传来。

他不知在对谁说了一句:“行了,差不多得了。你要真把他掐死,谁给我办事呢?”

这话过后,李癞子的尸体就松开了我,我也顾不得什么开始狂喘气,好久才恢复了理智。

可是等我爬起来在去看的时候,李癞子的尸体不见了踪影,整个院子都恢复了一片平静。

我咳嗽了几句,却不知所措,在被李癞子的尸体掐的就快要死的时候,我竟然听到了一个男人的声音。

正是这男人的声音救了我,那李癞子的尸体听完就像收到了什么命令,顷刻间就把我给松开了。

这是怎么回事,那个人是谁?李癞子明明被我关在了义庄为何会出现在这儿?

各种疑惑在我脑子里同时出现,太阳穴隐隐作痛,我忍不住捂住了头。

“李亚哥,救我!”

12-猜不透的心思

屋里的求救打消了我的思绪,我站起身子才想起来李竹还在屋里。

我快速的进了屋,结果发现李竹被五花大绑在了床头上,而在正床之上则躺着一个人,不是别人正是李华强。

此时的李华强没有了白天的蛮横,变得安安静静,而在他的脖子处我看到了一处伤口,一处和李癞子的伤口一模一样的撕咬伤。

而李华强早已经没有了生命迹象。

我赶紧把李竹给松开,一把把他按到了桌子上问他怎么回事,我不是跟他说了要适可而止,他竟然杀了李华强,还用了这种方式。

李竹明显也被吓到了,吞吞吐吐了半天也没有说出一句话,到最后在长舒了一口气后,才颤着道:“李亚哥,我没杀人,是那个人,那个死尸杀得不管我的事。”

死尸?我当即就想到了李癞子的尸体,难道说李华强的死是李癞子干的。

我将李竹给松开,问他到底怎么回事,刚刚究竟发生了什么,让他快点跟我说明白。

李竹咽了一口唾沫,估计也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才哆嗦着道:“刚刚…刚刚我进来的时候就看到,看到那个尸体正咬着李华强的脖子,那个时候李华强就已经死了……”

在李竹的解释里我明白了,这李癞子比李竹还要快一步赶到了这里。

李竹进去的时候那李癞子便已经在了,正在啃食着李华强的脖子。

当时李竹看到后整个人就愣了,很快李癞子就发现了他,不过说起来也奇怪的是李癞子并没有对他动手。

而是出现了个神秘人将他给绑了起来,之后那神秘人就消失了,而李癞子也出去了。

之后的事情就是我看到的了。

我听完李竹的解释,眉头不由得皱成了一团,李竹说出现了个神秘人将他绑了。

明明这李癞子的尸体可以把李竹给杀了的,为何他没让,反而是用了绑的方式?

这让我想到了我刚刚被李癞子掐着脖子的时候也有个神秘人,只不过他没有出现而是说了一些话,李癞子就放开了我。

结合我和李竹遇到的两种情况来看,这神秘人应该是同一个,而且李癞子是听从于他的。

他没有要害我跟李竹,却害死了李癞子的堂叔李华强这是为什么?

这神秘人究竟是谁,葫芦里又卖的什么药?和之前让我给刘寡妇穿嫁衣的人又有什么关系?

种种的疑惑在我的脑海里浮现,令人捉摸不透,李竹轻轻拍了拍我:“李亚哥,你…你没事吧?”

我对着李竹摇了摇头,之后让他赶紧去通知他爸吧,这人命关天缓不得。

李竹狠狠的点了点头,爬起来就出了门,刚出去就又返了回来,苦着一张脸对我说:“李亚哥,这我去找我爸他要是问起来我咋说啊,这大晚上的咱俩不睡觉出现在李华强的家里,不免会引起怀疑的。”

我抬头看了李竹一眼,李竹说的有道理,这我跟李竹大半夜不睡觉出现在这儿,还死了人确实解释不清楚。

告诉村长我们两个本来是想吓吓李华强的似乎也说不太通。

想了想,我告诉李竹:“就说李癞子的尸体跑了,我们两个追的时候追到了这儿,进来后就成了这个样子。”

李竹听完眼前一亮的表示还是我聪明,这李癞子的尸体确实诈尸了,又没有什么证人,这么说他爸肯定不会怀疑。

说完这句话李竹便小跑着出了门,等李竹出去后,我的注意力才放在了李华强的身上。

听李竹说,李华强脖子上的伤口是李癞子咬的,看撕咬的程度和李癞子的也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我之前认为李癞子脖子处是野兽咬的,可现在来看好像不对,野兽咬的不会那么整齐,并且野兽的口也比人的大,加上牙齿的排列顺序不一样,咬出来应该是很长的伤口才对。

可不论是李癞子还是李华强,两个人的伤口都是圆的,能唯一对的上这个的就是人。

难道说咬死李癞子根本不是野兽,而是人?

可会是什么人会把李癞子咬成这个样子,我相信正常人做不出这种事,能如此丧心病狂的恐怕只有不正常的人才能做出。

结合这几天发生的事情来看,不正常的人只有一个,那就是刘寡妇。

这些事在刘寡妇之前都是没有的,如果和她没关系为何之前不发生,非得在我把她入葬了后发生?

我咬了咬牙,之前就应该去刘寡妇的坟地看看的,只可惜李癞子的一事打乱了我的计划。

现在看来,这刘寡妇的坟地不能在葬着了,在这样下去肯定还会出事,必须得抽个时间出来,把坟给起了才行。

打定主意,我就在心底深深记下了,没过多久李竹就带着村长过来了,后面还跟了几个人,应该是村长叫来帮忙的。

“李亚,这到底怎么回事,李竹这臭小子吞吞吐吐也说不清楚,快急死我了!”村长一进门便对我询问道。

我把具体发生的告诉了村长,当然不是真实发生的,而是之前我跟李竹商量好的措辞。

得知李癞子诈尸了,村长两腿发软差点没摔下去。

我眼疾手快急忙搀扶住了他,才没有让他倒下,但看村长那张脸却不是一般的苦涩。

“作孽作孽啊,我们村子究竟是得罪什么神灵了,要这么惩罚我们,李呈道你个老家伙究竟死哪儿去了?”我看村长眼泪一把鼻涕一把的哭,心里也挺不是个滋味。

心里多少也有些埋怨我爸了,他走的太突然了,好歹也应该让我有个心理准备在走,这一下子打乱了我之前的生活,挑起如此大的一个胆子,不仅是压力,更重要是没有经验。

哭解决不了问题,村长也明白,所以发泄了一番后他便擦了擦眼泪恢复了正常。

上前抓着我的手,死死不松开:“李亚,你看这事该怎么办,那李癞子诈尸了,还逃走了,以后说不准还会回来,可不能再有人死了,不然村子非得变成鬼村不成,你爸不在你倒是想想办法啊!”

都这种时候了,村长还能相信我,我着实难得可贵,我想了想告诉村长,李癞子的尸体还不是什么大事,毕竟他刚诈尸成不了什么气候,捉就是了。

不过在捉李癞子尸体之前我必须要解决一件大麻烦,那就是刘寡妇的尸体。

一听刘寡妇的尸体,村长忍不住的打了个寒颤,问我刘寡妇的尸体又怎么了,不是按我说的已经入土了吗?

我点了点头,告诉村长入土了是没错,不过我觉得我可能错了,他想想,这些事在刘寡妇入土之前都没有发生。

可入土之后村子接二连三的出事他就不怀疑吗?

村长被我这么一说也思考了起来,不一会儿就点了点头说我说的有道理,肯定是这刘寡妇死不瞑目,找村子讨债来了。

我告诉村长没错,刘寡妇死时被拔了个精光,还遭受了,奸,怎么可能会死的踏实?不能埋了,得挖出来,重新放回义庄,先把那个害死她的人都给抓起来在说。

只有洗脱了刘寡妇的冤屈才能踏实离去,转入轮回,不然那人一天不找到村子就一天不得安宁。

村长支持我的这个提议,问我什么时候去挖,他现在就去叫人。

我拦住可村长告诉他不急,等午时在去,现在先把李华强的尸体给处理一下,不能在出错了。

几个人搭把手将李华强的尸体给抬到了院子里,并且村长还从我家拉来了一口棺材,暂时先把李华强的尸体给放在了棺材里晾晒。

将这些忙好后,留了两个人看着,我则回了家去看了看义庄,这李癞子的尸体是从义庄逃跑的,我得去看看义庄有没有出什么事。

好的是有惊无险,义庄并没出什么意外,除了装着李癞子尸体的那口李登科的棺材盖飞了出去之外就没别的了。

我特意去看了一下李登科的尸体,一切正常,完好无损,还保持着之前的姿势。

而在他的胸口处则落着一张草纸。

我捡起草纸看了看,上边歪歪扭扭的写着几个字,说是字倒不如说是用什么东西划出来的。

离远去看,是一行话:“抱歉,李兄,你交给我的任务没完成。”

我背后一凌,猛的把纸给扔了出去,在去看李登科,感觉立刻就不一样了。

这难道是李登科写的,可是他不是已经死了,为何能写出这些。

我不会相信这会是李癞子所写,因为李癞子的样子我是见过的,如此僵硬不可能会写出字来。

不是李癞子就只有李登科了,我彷佛打开了通往新世界的大门,原来这死了的人也能做事。

也正是从此之后,我从一开始的只与尸体打交道转而变成了也与鬼打交道。

相比较尸体这种冷冰冰的东西来看,鬼更加灵活,也更加麻烦,毕竟有句话叫鬼话连篇,他们的话实中带虚,虚中带实,不仔细去听。很容易被欺骗,为此我也付出了不小的代价。

当然,这都是后话了。

我将李登科的棺材盖重新盖上,之后又为他烧了些纸钱,这才出去。

看了下天差不多已经快中午了,我去李华强家看了看,发现李华强的尸体并没有出现什么问题,一切正常。

这倒是让我长舒了一口气,现在我面对着刘寡妇,又带着个李癞子,还有个未曾见过一面的神秘人,足够我头疼的了。

要是在加上个李华强,把我一个人分成四个人用也不够。

吩咐了他们几句,我便准备回去了,刚走到门口李竹正好进来,我俩撞了个大满怀。

“哎呦,谁那么不长眼啊,连小爷也敢撞!”我还没说话,李竹便怒火冲冲的捂着脑袋开始找人算账了。

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小涵真吖点评:

《妻尸,求慢点》此书创意好,不降智,不圣母,不虐主,不无脑,作者黄瑶文笔挺好。看小说很少给五星,这本书挺好的。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