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玄幻奇幻 > 刺道天尊
刺道天尊

刺道天尊

作者:成刚

状态:已完结分类:玄幻奇幻

时间:2020-12-16 16:54:36

在《刺道天尊》里面是一波三折,成刚让故事情节起伏跌宕:入夜时分,孟府上下一片灯火通明,六位醉香楼的大师傅被孟大富高价请到府上,正在忙碌着备席。但凡青州城中有头有面的人物,陆续入了孟府,依着次序坐在了孟园的酒桌上。“今晚孟大富可是大出血了!这一桌酒席怎么着也得百来两银子吧?”席间有位富商笑眯眯的问道。旁边另一位开酒楼的老板摇头讥笑道:“张兄,隔行如隔山啊!咱们吃的这桌席可不简单,山珍海味,尽得其中真意。别的且不说,单说您面前的这盅血鹿燕窝汤,用的是新鲜的血鹿肉,还有八两重的血燕窝熬制而成,单是这一盅,至少也要值三百两!”
展开全部

折辱

收到探花郎徐庞今夜到孟府赴宴的消息,身为主人的孟大富欢喜得不得了,连忙发动全府上下,张灯结彩,从里到外,打扫一新。

他还派人到集市上,喊出高价全城收购最新鲜的山货和海味,只要货好,不怕贵!

总之就是一句话,生怕旁人不知道探花郎来孟府用宴似的,得意得不得了。

城中的乡绅们收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全都心里酸溜溜的,不过一想到探花郎就连城主府的面子都没给,立刻就也平和了许多。

有那些消息灵通的,很快就找到了原委。

原来,探花郎当年在青州城里过着窘迫日子的时候,也曾去过孟府当教习,受过孟大富的资助,只是同样没能教好那位废柴少爷而已。

探花郎知恩图报,这个消息一经传出,全城百姓又对这位青州偶像多了几分好感。

入夜时分,孟府上下一片灯火通明,六位醉香楼的大师傅被孟大富高价请到府上,正在忙碌着备席。

但凡青州城中有头有面的人物,陆续入了孟府,依着次序坐在了孟园的酒桌上。

“今晚孟大富可是大出血了!这一桌酒席怎么着也得百来两银子吧?”席间有位富商笑眯眯的问道。

旁边另一位开酒楼的老板摇头讥笑道:“张兄,隔行如隔山啊!咱们吃的这桌席可不简单,山珍海味,尽得其中真意。别的且不说,单说您面前的这盅血鹿燕窝汤,用的是新鲜的血鹿肉,还有八两重的血燕窝熬制而成,单是这一盅,至少也要值三百两!”

“哇!老许你不要唬我!血鹿肉我又不是没吃过,哪有那么贵!”姓张的富商摇头不信道。

许老板哈哈一笑,指着面前的那盅汤道:“血鹿肉对张兄来说当然不贵,可这是新鲜现杀的血鹿肉,价钱却不是这么算的!血鹿只要一离开产地黑狱森林就会死,要在两个时辰之内,把血鹿从黑狱森林运到青州城里,您算一算,这聘请脚力的钱,不是小数目吧!”

张姓富商眉头皱了一皱,脸上顿时出现了讶色,不住的点头道:“确实!确实啊!从黑狱森林到青州城有六百里,两个时辰赶六百里路,这得多快的速度啊!果然是有钱能使鬼推磨,佩服!佩服!”

“可不是?孟大富这一盅汤,最少值三百两银子!而且还是友情价,你我可找不到这么厉害的脚夫送货!”许老板微笑道。

张姓富商连连点头,挤出一抹苦笑道:“如此看来,孟大富还真是当之无愧的青州城第一富!他这一桌只怕要花三千两都不止,那这一顿宴摆下来,不得烧个二三十万两银子?太疯狂了吧?”

“的确!孟大富对咱们这位青州探花郎可真是盛情啊!只是不知他想求什么?”许老板摇摇头,表示不解。

孟园今夜整整摆了一百零八桌,宴请的全都是青州城的头面人物,里三层外三层,而这百多桌酒席的最核心位置,坐在上首主位的正是那位探花郎徐庞。

青州城主慕容雄关,携爱女慕容冰雪坐在徐庞对面,而孟园的主人孟大富则很自觉的居于下首陪座。

不知不觉间,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宾主尽欢。

慕容冰雪一直有意无意的偷瞄着对面的那位探花郎,心中不禁小鹿乱撞,充满了好奇。

这等少年英材,英姿勃发,完全就是骄傲少女的梦中情人。

城主慕容雄关也在观察着这位前途无量的探花郎,对方的境界比爱女高上一级,已经稳稳站在蕴神境界了,小小年纪实属不易,若是再进入天下第一大宗门打磨几年,前程似锦,绝非池中之物。

无独有偶,孟大富的一双眼睛也同样在探花郎身上转了好几圈,酒也敬了几轮,他似乎有话想说,却又欲言又止。

“孟叔,今夜如此良辰美景,为何不见孟慷出来?”徐庞端杯在手,慢条斯理的问道。

一听探花郎主动提到儿子,孟大富的脸上顿时笑得跟朵花一样,连忙答道:“我儿孟慷向来不喜欢热闹,我这就叫他过来拜见探花郎!”

说罢,孟大富连连招手,让下人去喊孟慷过来。

不一会儿,孟慷来到了众宾客面前。

众人见他头发蓬松,趿着双木屐,一副没睡醒的样子,分明是被人从被窝里拉起来的,顿时引来了笑声一片。

和席上这位严襟正坐,一身锦绣的探花郎相比,这孟慷怎么看都是一副烂泥扶不上墙的模样。

再次见到这无赖小子,慕容冰雪小嘴一撅,同样满脸的瞧不上。

“见过城主大人,见过诸位叔叔伯伯,见过探花郎!”孟慷并不在意四周那些异样的目光,照样笑眯眯的拱了拱手,大声道。

见到孟慷的瞬间,徐庞眼中有一道厉芒闪逝而过。

徐庞回想起入宫的那个漆黑雨夜,从那位身份高贵的宫装妇人口中听到孟慷这个名字时,自己当时是多么的惊讶!

“探花郎大人!小人有个不情之请,还望探花郎成全!”这时,孟大富突然出声了,他一口饮尽了杯中酒,缓缓的站起身来,冲着徐庞先深深的鞠了一躬。

“小儿孟慷,自幼体弱,文不成武不就,至今还未能破甲!还望探花郎看在乡党的份上,帮他一把,将他收入门下做个小厮,带他到宗门之中,哪怕学个一招半式,只为强身健体,不情之请,还望探花郎成全。”

说完之后,孟大富招了招手,下人们抬上了三只大箱子,当着众宾客的面打开。

第一只箱子里金光灿灿,满箱金银,夺目至极。

第二只箱子一开,一股浓郁的药香扑面而来。里面全都是千金难求的珍贵药材,什么千年人参、万年灵脂,成了形的何首乌,应有尽有,全都是有价无市的宝贝。

第三只箱子打开,里面只有一件东西,是一把寒光闪闪的战刀。

这把刀造型古朴,刀未出鞘,一股有若实质的杀意却凝而不散,惊得四周的宾客们差点冷汗都出来了。

就连稳如泰山的青州城主慕容雄关都眯起了眼睛,微微动容。

因为他认出了这把刀的来历,这是一把极其珍贵的魔族战刃,而且品阶绝对不低。

魔族大匠的铸造工艺远超中洲诸族,他们锻造出来的战刃,不仅锋利无双,还有各种各样的附魔属性,实战性极强。

以慕容雄关一城之主的身份,都没能有机会获得一把真正的魔族战刃,想不到孟大富却能拿出这等好东西送人,金钱的魔力实在是不容小觑。

只见孟大富走到这三只箱子面前,一揖到底,苦笑道:“探花郎,您是咱们青州城的面子,给咱们青州人争了光,无论您会不会答应小人的这个小小要求,这三箱礼物我都要送给您!”

“如果您确实不方便提携小儿,那咱们继续喝酒!是孟慷命薄,我们父子不敢强求!”孟大富一边说话,一边直勾勾的盯着徐庞的眼睛。

都说商人重利轻情义,可是孟大富突然来这一手,却教整个青州人都刮目相看了。

父爱如山,为了儿子不惜散尽家财,能做到这一步,孟大富果然不愧是青州第一号慈父。

在座的有不少都是商贾巨富,自然知道财不露白这个道理,孟家在城主大人,也就是官家面前自曝家财,而且还曝得这么彻底,这孟大富是铁了心要为儿散财了。

一时间,所有人都情不自禁的盯着探花郎徐庞,看他如何说话。

坦白的讲,大伙心中都有本账,如果孟大富求的是让儿子进入天下第一大宗门当弟子,那今天摆的这百来桌酒席,还有这三只大箱子的价值还嫌不够,可人家只求的是入宗门做个小厮,说白了就是给你徐庞当仆人,这个价钱就太足够了。

可怜天下父母心,为了体弱的儿子,孟大富付出这么大一笔家产,实在是触目惊心,感人至深。

就连慕容雄关都有些意动,忍不住想要替孟大富说句话了,正要开口,却冷不防瞧见探花郎嘴角微微上扬,似乎在冷笑,城主大人立刻知机,闭紧了嘴巴。

“这酒有些淡!孟慷,不如你来给我倒杯酒?”徐庞嘴唇微动,淡淡道。

听到徐庞让他倒酒,孟慷眉头一挑,眯起了眼睛,脚下却一动不动。

孟大富见儿子不动,急得满头大汗,拼命的冲着儿子使眼色。

孟慷见老父如此辛苦,心中不忍,只好强忍不悦,来到桌前,拿起了酒壶,一步一步的走向徐庞。

两人的年纪明明相差不了几岁,形势却截然不同,一个是高高在上的探花郎,天下第一宗门的真传弟子,前途无量,一个却是有求于人,只能忍气吞声,为了老父的心愿,替人斟酒。

而且这一幕还是在众目睽睽之下,还是发生在美丽少女慕容冰雪的面前。

孟慷心中微微一声叹息,走上前去。

酒壶倾斜,正要替徐庞斟满酒,突然徐庞的手一晃,主动将杯中酒液洒落到了自己的靴背上。

“废物就是废物,连杯酒都斟不好,还弄脏了我的靴子,给我擦干净!”徐庞一脸愠怒,声音陡然提高了八度。

这句话一出口,满座皆惊。在座的所有宾客们全都目瞪口呆的望着探花郎。

“不应该啊!探花郎为何故意为难孟慷?难道他们有旧仇?”

“不可能!孟慷性子温和,从不招惹谁!没听说过他和徐庞有过节啊!”

“也许探花郎是为了试一试这孩子的心性,所以才故意侮辱!”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就算是试探也太过了吧!吃着人家的,拿着人家的,还这么侮辱人家的孩子!这徐庞到底是怎么回事?”

宾客们议论纷纷,众说纷纭,谁也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

孟慷抬起头,一脸坦然的盯着这位高高在上的探花郎,他不明白为什么此人要如此侮辱自己,但是他很清楚的记得和对方并无私怨,故而目光坦荡。

徐庞见孟慷盯着自己,仍冷冷道:“你擦不擦?”

“我来!我来!这孩子不懂事,从小就这臭脾气!探花郎莫生气,您忘了,您也算他半个老师,以前还教过他的!”孟大富一边动作极快的弯下腰,用袖子在徐庞的靴面上用力擦了擦,一边说道。

孟大富本来就肥胖,努力弯腰替人擦靴的时候,整个人折成一团,就像一只圆滚滚的皮球,这副滑稽的模样却让人格外心酸。

孟慷的眼眶立刻就红了,连忙伸手去扶老父。

“滚开!我让你擦了么!”徐庞满脸厌恶的飞起一脚,孟慷的手还未碰到老父,孟大富的身子就像只皮球似的被踢得飞起一丈多高,额头重重的磕在了花坛边上。

“啊!”全场宾客都同时发出了不敢相信的惊呼声。

诬陷

慕容冰雪满脸讶然,正要开口说话,却被慕容雄关一把拽住衣袖,将她强压了下来。

“徐庞!你想干什么?”孟慷义愤填膺,怒极喝道。

虽然明知道自己打不过他,孟慷仍然捏紧了拳头!

“我想干什么?哈哈!我也想知道我想干什么!你等一等,让我想个理由先!”徐庞歪了歪脑袋,笑声中杀机四伏。

“孟园不欢迎你!你给我滚出去!”孟慷双目通红,大声吼道。

他这一声吼,声音之大,震惊四座。

青州的乡绅父老们第一次发现,原来老孟的儿子是有火气的,这个著名的废柴少年平时从不与人争执,今天为了老父居然敢跟探花郎叫板了!

就冲他这一声滚!就知道他是个不畏强权的孝义好儿郎!

徐庞的脸色阴郁了下来,冷笑道:“你不过是个经脉不通的废柴,居然敢叫我滚?是你自己找死,那就怨不得我了!”

说罢,徐庞的眼中闪过一丝厉狠之色,将蕴神境界的气势爆发出来,化为汹涌杀意,如浪奔,如潮涌,狠狠扑向了孟慷。

蕴神境界,已经初步将精神融入了武道,犹如脱胎换骨,再世为人,攻击方式也与普通武者截然不同,是真正的可以一眼杀人的大人物。

这股杀意有若实质,如同巨浪拍岸,以最猛烈的方式,一波接一波的向孟慷拍击了过来。

坐在对面的慕容冰雪只是稍稍放出气息感知了一下,立刻变得俏脸煞白,心神受到的冲击不小。

“给我跪下!”徐庞断喝一声,这喝声中蕴含了极强的精神冲击,这是蕴神境界的攻击方式之一,通过声打和目击之术,将精神冲击波蕴含其中,压制比自己境界低的对手。

孟慷被这一声喝,迫得口鼻同时流出鲜血来,他连破甲境界都没有达到,更别说经受蕴神境界的强大精神冲击了。

众人眼看着孟慷的身子摇摇欲坠,可偏偏就是没有倒下,更没有跪下。

“天地有正气,杂然赋流行。下则为河岳,上则为日星。于人曰浩然,沛乎塞苍冥我身自有浩然正气,只跪天地,不跪小人!”

孟慷昂着头,念念有词,虽口鼻流血,却夷然不惧,这少年的硬气与骨气,让在场所有人都心惊不已,且心存敬意。

青州的乡绅们被孟慷身上爆发出的浩然正气所染,纷纷为这对父子鸣不平。

“他们明明没有做错什么?为什么会落得如此下场?”

“探花郎实在欺人太甚了!他当年在青州也不过如此,子系中山狼,得志便猖狂!”

“就是,就是!人家好酒好菜的招呼他,金银财宝双手奉上,他不帮忙也就算了,为何要羞辱人家!”

一时间,青州的乡绅们群情激昂,纷纷七嘴八舌的乱嚷了起来,更多人则将目光投向了城主慕容雄关,此间以城主的身份最大,他不能不说话的!

慕容雄关感受到了乡绅们的愤慨,终于也决定表态了。

只见慕容雄关端起酒杯,轻轻晃一晃杯,杯中酒液腾空而起,唰的一下子在半空中铺成了一道极薄的晶莹冰墙,将徐庞压向孟慷的杀意隔断在冰墙之外。

神通秘境高手,已经达到了力量可在虚实之间转换的境界,化气为冰,隔开徐庞的精神冲击只是举手之劳。

“探花郎,孟氏在青州城向来是积善之家,你前程远大,又何苦为难他们,事情闹大了,恐有损声望吧!”

虽然武学境界高于徐庞,但是很明显慕容雄关并不愿得罪对方,大朝试前三甲也就罢了,关键是这个徐庞是上清明月宫的真传弟子,身份实在太显赫,无论是谁都要掂量掂量。

所以慕容雄关用的是商量的语气,他估摸着,徐庞多半是和孟家有旧怨,所以才以有损声望来点醒他一句。

可徐庞却毫不领情的回瞪了慕容雄关一眼,恶声道:“慕容城主,孟家父子通敌叛国,莫非你想包庇他们?””什么?“慕容雄关惊悚道。

不只是他,整个孟园里的宾客全都惊呆了!一片茫然!

通敌叛国,这个罪名可是要抄家灭族的啊!孟氏父子?怎么可能!

徐庞阴阴笑道:”证据就在箱子里!刚才大家都看到了,他们父子想用金银财宝来贿赂本人,被我断然拒绝!还有,那口箱子里有一件魔兵,那是魔族战器,他区区一个商人,怎么可能拥有这种东西!分明就是私通魔族的奸细!“

徐庞这番罪名一扣落下来,整个孟园里顿时一片哗然。

魔族战刃虽然稀少,但一直都是人族权贵的珍贵藏品,现在居然被探花郎说成是通敌叛国的证据,这实在实在有些指鹿为马,分明是胡说八道。

“放屁!那把战刃是我爹用三千两黄金从草原部族买来的!我们孟家跟你到底有什么仇怨?你要陷害我们!” 孟慷气愤道。

徐庞突然大笑了起来,笑得格外肆意,格外疯狂。

“我就是要陷害你们!那又怎么样?有人要管么?我是堂堂的大朝试前三甲,是天下第一大宗门的真传弟子!你们是什么?区区一个富得流油的贪财商人,一个经脉尽废的废柴少爷,谁敢指证我陷害你们,谁?有人吗?站出来!”

徐庞说每一句的时候,都冷笑的盯着慕容雄关,气焰嚣张到了极点。

因为他很清楚,只要慕容雄关不插手这件事,剩下的那些乡绅之流不过是土鸡瓦狗,谁又敢多事?

众目睽睽之下,慕容雄关身为一城之主,面子实在有些拉不下来。

他冷哼了一声,正要说话,却被徐庞抢在了前头。

“慕容城主,你是贞越十六年的大朝试三甲吧?你可记得入宫的那夜?”

徐庞这一句话,说得慕容雄关浑身一震,如遭雷击,脸色大变。

慕容雄关当然记得,每届大朝试三甲在放榜的第一夜,必须入宫谛听圣后教诲,而圣后除了教诲之外,还会给三甲每人颁发一个秘密任务,只有完成了任务的考生,才会受到朝廷进一步的重用。

“所以,城主大人一定会支持我的,是吧?”徐庞露出邪性的一笑,淡淡道。

慕容雄关左右为难,只得长叹一声,拉起女儿的小手,恨恨道:“走!我们走!”

说罢,慕容雄关拉着女儿,一路扬长而去,迅速离开了孟府。

他这一走,孟府中立刻乱作了一团。

宾客们纷纷离席,连城主大人都不敢趟这池混水了,大家还留在这里找不痛快啊!

“等一等!”

“我让你们走了吗?青州城的父老乡亲们,戏还没唱完呢!你们现在离开就是心虚,就是和叛党同罪!”徐庞仰天大笑道,疯狂之状一览无余。

“现在我宣布,孟氏父子私通魔族,就地正法!所有家产一律充公,你们有意见吗?”徐庞笑眯眯的说道,看得出来,他是真的玩得很开心。

“我有意见!”谁都没想到,酒席左侧的角落里,居然有人高声嚷道。

人群仿佛恐惧感染一样,唰的一下子分开了,露出了里面说话的那人。

说话的这个人穿着一身黑布衣服,衣着简陋,貌不惊人,却站起身侃侃而谈道:“徐庞,你私自定罪,不经公堂,既无原告,也无被告,居然还敢判人死罪,天下间绝没有这样的道理!”

徐庞眯起眼睛,淡淡道:“你是何人?”

那黑衣人朗声道:“俺是孟府的门客,人送外号孟门三客,姓胡名三,你想怎地!”

徐庞皱了皱眉,道:“哦!原来是孟府里那群吃白食的,我知道你们,你想替孟家出头?”

胡三大声嚷道:“世间自有公道,你想只手遮天,那是办不到的!我胡三才不怕你!”

“哦,那你可以去死了!”徐庞狞笑着,对着胡三遥遥一掌拍出。

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是你的岚霏呀点评:

《刺道天尊》这本书让你了解人间百态,值得彻夜未眠的欣赏,让你爱不释手,反反复复看了好多次,这本书内容一环扣一环,剧情棒!文笔好!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