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总裁豪门 > 纯禽帝少:娇妻火辣辣
纯禽帝少:娇妻火辣辣

纯禽帝少:娇妻火辣辣

作者:三点水

状态:已完结分类:总裁豪门

时间:2021-01-24 13:01:38

三点水给大家带来的《纯禽帝少:娇妻火辣辣》讲述了:江云深打量着她,清冷的眸底附带一丝玩味,静静等待着她。 窗明几净的窗户,清晰可见的蓝天白云,虽然没有人,但是在这明亮的办公室里面取悦他,还是第一次。 她咬了咬唇,垂落在身侧的小手,攥紧了松开,手慢慢向着自己的衣服伸去。 林妤珊伸手向着白衬衫的纽扣过去,手落定在纽扣前,一颗一颗解开,褪却。 瞬间,白皙的肌肤暴露在空气中,江云深眼眸色泽加重。
展开全部

在这里 取悦我-三点水

  总裁办公室里。

  江云深坐在宽大的椅子上,冷峻着面庞看着跪倒在地上的女人。

  “我求求你,求求你让我见见女儿,你不能带走她,她目前的身体状况不好,经不起这么折腾。”林妤珊跪倒在地,抓着男人的裤腿,哀求着。

  林妤珊仰头看着高高在上的男人,他一袭剪裁有度的西装,棱角分明的轮廓,英俊的面庞带着冷意,那双墨眸,从始至终,无动于衷,盯着她。

  “她准备出院了,放弃治疗,是死是活,看她的造化了!”忽地,江云深倾身向她,手指狠狠的捏住她的下颚,看着伤心欲绝的女人,他唇角勾起浅淡的弧度,略带着讽刺,“况且……我为什么要救她?”

  看着近在眼前的女人,她巴掌大的小脸上满是泪痕,尽显着凄楚,她穿着职业装,白色衬衫,半身裙,低领的衬衫,毫无形象的跪倒在他面前。

  这副狼狈不堪的景象跟在公司那个清高的秘书,截然不同!他冷笑。

  “江云深,她是你的女儿!你怎么能这么狠心!?”林妤珊顾不上下颚的疼痛,通红的眸子对视上近在咫尺的男人。

  “我的女儿?当年要不是你设计爬上我的床,怎么会有孩子!像你这样阴险歹毒的女人,不配为我生孩子!”

  “那沈碧莹就配是吗?”她笑,笑得绝望。

  骤然,江云深脖颈处青筋暴露,钳制住她下颚的手瞬间转移到她脖颈,攥紧。

  “咳咳……松、松手……”林妤珊痛苦的抓住他的手腕,掰扯着,奈何跟他的力量悬殊,怎么都扯不开。

  “如果当年不是你,她怎么会出事!是你逼走了碧莹!都是你——”江云深暴怒,朝着她嘶吼,掌中的力道不住加重,待看见林妤珊快要喘不过气来时,他眼神微眯,猛然松开。

  钳制她的手一松开,她整个身子倒地,手顺着脖颈,大口喘着气。

  林妤珊看着天花板,笑了,甚至笑出了声。

  这几年,她一直都处在水深火热当中,笑着笑着,笑累了,眼角滑落一行清泪。

  听见稳健的脚步声越来越近,蓦地,阴影笼罩,江云深眼潭带着深深的厌恶,他厌烦的扯了扯领带,“不要再烦我。”

  扔下这句话,离开。

  林妤珊登时清醒,她瞬间从地上站起,慌乱跟上去。

  看着江云深已经走到办公室门口,她匆忙拦截过去,双臂张开,“我要见小小,请你让我见她。”

  “小小没你这么阴险狡诈的母亲,你不配!”江云深不耐烦的绕开她,却被她再次堵截住。

  “求你,云深……”林妤珊眼眶通红,凄楚的看着他。

  江云深唇角微勾,“好啊,那就取悦我。”

  最后三个字,他的眼潭冰冻至极。

  林妤珊内里做着争斗,忽地,她眼神变得坚毅,“好。”她微颤的开口。

  脚步向着办公室里的休息间走去,刚走两步,手腕一紧,她被他抓住,“在这里。”

  “什么?”她怔愕,在办公室里,他不是没要过她,但都是在休息室。

  “在这里,取悦我。”他重复,“不愿意,就滚。”

  眼见江云深又要离开,她忙出口,“我愿意!”

  江云深打量着她,清冷的眸底附带一丝玩味,静静等待着她。

  窗明几净的窗户,清晰可见的蓝天白云,虽然没有人,但是在这明亮的办公室里面取悦他,还是第一次。

  她咬了咬唇,垂落在身侧的小手,攥紧了松开,手慢慢向着自己的衣服伸去。

  林妤珊伸手向着白衬衫的纽扣过去,手落定在纽扣前,一颗一颗解开,褪却。

  瞬间,白皙的肌肤暴露在空气中,江云深眼眸色泽加重。

  她手朝着他的衣服过去,手在触碰到他纽扣前,被他猛地抓住,将她抵触在墙壁上。

  “唔。”他手刚触碰上,她的身体就起了反应。

  “只一个星期没有碰过你,就这么寂寞难耐了?”

  他猛地松手,她整个人跪倒在地,正好对视上他笔挺的西装裤,她伸手向前,抓住他腰带的纽扣,解开。

  江云深居高临下的望着跪倒在他面前的女人,眼底浮现一抹厌恶,修长的食指挑起她的下颚,同时也阻止了她的动作。

  “你做得很好。”江云深嫌弃的表情溢于眼底,“可我嫌脏,你这犯贱的样子,叫人恶心。”

  林妤珊小脸泛白。

  她眼神幽怨的看着他,江云深眼底满是嗤笑,“你想要见小小,可以,代替我见王总,签下招标的合同。”

  看着江云深嘴角勾起似有若无的笑容,她浑身冰冷。

  王总好色,在商业界是出了名的,他为了签约,让她去陪别的男人。

  林妤珊心如死灰,小脸煞白。

  “怎么?身为总裁的贴身秘书,这不是你应该做的?”江云深身子微弯,脑袋俯在她耳畔,薄唇倾吐,“你不想见小小了?不想看看她过的什么样子,是死是活?”

  小小患有先天性心脏病,他准备将小小转移到了更高级的医院治疗,却不准她见,甚至骗她。

  因为,她根本就不配当母亲!

  “我去。”林妤珊脱口而出,末了,眼底透着绝望,“我要见小小。”

  蓦地,身前的男人离去,她坐在冰凉的地板上,呆滞着。

  好一会儿,她将凌乱的衣服整理好,步履不稳的出了办公室。

  出了公司,刚才晴空万里的天空,此刻已经乌云密布,像极了她的心情,她在路边等候,上了车,朝着医院方向而去。

  江云深不让她见小小,她却仍旧日复一日的去守候。

  到了医院,电闪雷鸣,下起了小雨,紧接着变成了倾盆大雨。

  狂风席卷着暴雨,她脚步加速。

  突然听见了前方一阵吵杂的声音,她向前走了两步,从医院的大门口向里望去,顶楼天台那里,有个瘦小的身影站在那儿,在狂风的席卷下,那瘦小的身影摇摇欲坠,随时都有掉下来的可能。

  而一群人站在雨中,担心的看着楼顶的瘦弱的人影,是一个孩子?

  她的一颗心也跟着提到了嗓子眼里,那抹身影有些熟悉。

  小小?

一命抵一命-三点水

  内里有一个声音不确定的在呼唤着她,她甚至可以看见那个孩子在望着她这边,她脚步慌乱,朝着前方跑去。

  一阵暴风下,那摇摇欲坠的身影却也跟着倒了下去。

  这一刻,世界都静止了。

  她向前冲去,拨开挡在前方的人,挤到了最前方。

  “嘭——”一声。

  她稳住身子的刹那,人也掉落在她眼前。

  林妤珊定住脚步,看着脸上满是鲜血的孩子,她心口一窒,腿哆嗦着向前,耳边的吵杂急救的声音像背景一般。

  待大雨冲去了孩子脸上的血迹时,她脚步一软,冲向前,“小小——”

  林妤珊将小小抱在怀中,撕心裂肺的吼叫着。

  “小小,你别吓妈妈,你醒醒,小小!”林妤珊整个人崩溃,手颤抖着抚摸着小小的脸,大声喊叫着,怀中的人依旧没有任何反应。

  “担架来了,担架来了。”穿着白大褂的几个医生将她怀中的人儿抱出来,林妤珊反应过来时,孩子已经上了担架,她踉跄跟上去,趴在担架旁,“小小,小小,小小……”

  她哭喊着,想要用这种方法将她叫醒。

  病房楼大厅,几个医生蹲在地上检查了翻,从那么高的地方摔下来,根本没有进入手术室的必要了。

  林妤珊看着几个摇头的医生,“医生,请你救救我女儿,求你救救她!”

  走的太急,她一个趔趄跪倒在地上面前。

  “抱歉。”医生眼里带着痛惜,望着她。

  “她还活着,她没死,救救她,救救她。”林妤珊抓住医生白大褂的衣领,紧紧的揪着,声泪俱下,“为什么不救她,你们这是见死不救!我要告你们!”

  林妤珊浑身湿透,头发散乱,像个疯子似的抓着医生的领子嘶吼哭泣。

  “小姐,别这样。”

  其他几个医生过来劝阻,将她从地上拉扯起来,林妤珊看着几个医务人员将担架上的小小抬走,她狠狠挣脱了医生,忙抱住担架上的人儿,猩红的目光对视着几个医务人员,“你们干什么!她是我女儿,谁也不能带走她!”

  “小姐,请配合我们工作。”医生向前,对着她道。

  林妤珊仿若未闻般,紧紧的抱着担架上的人儿,手颤抖着抚摸上她冰冻至极的小脸,“小小,你怎么能丢下妈妈,你醒醒,醒醒!”

  见她又发疯的失常起来,几个医生忙向前拉住她。

  几番争执下来,医生将小小安置在一个空病房里,林妤珊跌坐在地上,身子趴在病床前,一遍遍的抚摸着小小的脸儿。

  这一切发生的太突然,甚至让人来不及去细想小小主何会出无缘无故的出现“意外”。

  听见沉重的脚步声,林妤珊抚摸小小脸蛋儿的手骤然顿住,眼眸里迸射出愤怒。

  江云深微眯着眼,看着床上的人,眸光有瞬间的一滞,却随即被掩埋。

  “都是你,都是你!你还我女儿的命!”林妤珊发了疯似的几步跑到江云深跟前,双手掐着他的脖颈,要多狠有多狠。

  江云深看着狼狈至极的女人,掰扯住她两手的手腕,“林妤珊,你发什么疯!”

  她两只手被他钳制在大掌里,“我发疯?是你不让我见她,是你说要放弃她!你不就想让她死!”猩红的眼眸带着狠戾,她挣扎着,抓他,他手中用力,一甩,她重重摔倒在地上。

  心,在这一刻坠入冰窖,她攥紧拳头,“你怎么这么狠心,她是你女儿!”再也压抑不住心底的情绪,她咆哮出声。

  “你怎么忍心让她去死!”她摇晃的从地上起身,来到他身旁,撕扯着他的衣服,“江云深,你这个魔鬼,魔鬼!”

  她狠狠扬起手,朝着他脸过去,手在半空中被截住,两人怒目而视,末了,她笑了,“哈哈,哈哈……”

  江云深锁眉,“你笑什么?”

  林妤珊止住笑,“你满意了?沈碧莹死了,现在小小也死了。一命抵一命扯平了,江云深,你用的是你亲生女儿的命!”

  想到这里,她心痛不已,这个男人,从始至终,对她毫无半点情感,现在连自己的女儿都可以弑杀。

  沈碧莹在得知她跟江云深上床后,伤心离去,谁知飞机失事,死了。

  所以,这些年,他一直都恨她,恨不得她去死。

  江云深目光变得冰冷、深沉,盯着眼前跟疯子似的女人,“小小是谁的女儿你清楚!”他手上用力,将她狠狠逼迫到墙壁上,看着林妤珊僵硬的表情,他冷眼,“怎么?不说话了?”

  林妤珊看着他的眼睛,那里似乎早已洞察了一切,她以为这件事情可以瞒天过海,江云深这辈子都不会知道,“你是怎么知道的?”

  这话,连她都不自知的有些颤抖。

  小小是谁的女儿,只有她知道……

  “你这是承认了?”江云深抓着她手腕的手用力,“从一开始我就知道。”

  “什么?”他知道孩子不是他的,那么这五年,她在他的身边是……

  “你知道,我为什么还要留你在身边?”他脑袋附在她耳边,“折磨你,让你受尽折磨。”薄唇轻启,喷薄在她耳边的热气叫她浑身颤抖。

  猛地,他对视上她,目光清冷,“孩子的父亲是谁?你背着我跟哪个野男人在一起了!”大掌骤然掐住她的脖颈。

小说《纯禽帝少:娇妻火辣辣》 第1章 在这里 取悦我 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杨柳公子点评:

《纯禽帝少:娇妻火辣辣》故事情节不错,写得也算用心,就是文字功底欠缺了点,错别字多了点,总得来说故事还不错,值得阅读。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