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都市情感 > 徒然喜欢你
徒然喜欢你

徒然喜欢你

作者:舒景寒

状态:已完结分类:都市情感

时间:2021-01-09 08:57:25

舒景寒给大家带来的《徒然喜欢你》讲述了:“你个贱人!”婆婆恶狠狠的骂道,恨不得扑过去将穆欢碎尸万段。病人,护士,迅速朝走廊靠过来,穆欢缩着身体,猩红黏腻的油漆一滴一滴的顺着脸颊滴下来,围观的人低声讨论着,一瞬间,“贱货”,“杀人凶手”,“小三”这些词一个一个流入穆欢的耳朵。穆欢努力扶着墙,纤细的手臂颤颤巍巍,闻到油漆的味道她已经快要晕过去,她的意识越来越迷糊,一瞬间世界天旋地转,竟重重的栽倒在地上。
展开全部

流产-舒景寒

接连的两个耳光打得穆欢头晕,从小养尊处优的她何曾受过这种委屈。她杵着桌子,一只手扶着桌子,勉强不让自己倒下,另一只手扶着头,世界顿时变得浑浊,一阵轰隆声将她覆盖。

“邵衡,连你也不信我吗?”

穆欢哽咽着,喉咙发疼,苍白的脸上落下两行泪来。

地上的鲜血像是要开出一朵血玫瑰来,秦雨柔抱着肚子,脸皱成一团。

接着,是一阵匆忙的脚步声,医生护士跑来跑去,这一切,穆欢像是经历了几个世纪一般,她浑身发冷,凛冽的风从四面八方将她吞噬。

“秦雨柔家属在吗?”

一个穿着蓝色手术服的医生拿着单子,在手术室门口冷淡的问道。

郁邵衡双手合十,坐在走廊角落里,听见医生问话后,急忙站起,眼里布满血丝,踉踉跄跄的走到医生跟前,说道:

“我就是。雨柔她怎么样了?”

“病人流产了,并且以后不能再生育。”

“这几天让病人好好休息。”

医生说完之后又转身走进手术室。

“什么?怎么可能?”

婆婆“蹭”的从椅子上站起来,双手紧紧抓着包包,嘴角抽搐。又重重坐了下去,头像是被什么重重击中。

昏暗的办公室里,穆欢呆坐在椅子上,一双丹凤眼微闭着,仿佛在思考着什么。

“穆欢,院长办公室找!”

主任铁着一张脸,冲昏暗的办公室里说了这么一句,叹了口气又走了。

穆欢的双脚像是被灌了铅一样沉重,步履蹒跚的朝着院长办公室迈去,每一步,都走得极为艰难。短短几步路,穆欢仿佛走了一个世纪。

“穆欢,你一腔热情的学医,最后就是这么对待病人吗?工作里怎么能带着个人情绪?!”

年迈的院长端着茶杯,长满老年斑的双手不停颤抖着。

穆欢什么也说不出口,小手不断缴着白大褂,光洁的白大褂被拧出许多褶皱来。

“行了,回去吧。过几天等着院里对你的处理——”

穆欢微微欠了欠身,从院长办公室里退了出去。

“贱货!!”

还没等穆欢抬头,一桶大红色油漆便朝她洒过来。

穆欢狼狈的站在原地,抬起头,又是一桶油漆坡过去。

“杀人凶手!你个心狠手辣的贱人!”

“简直是蛇蝎心肠!杀人不眨眼!”

婆婆拎起已经空了的油漆桶,向穆欢的头重重砸过去。

“你个贱人!”

婆婆恶狠狠的骂道,恨不得扑过去将穆欢碎尸万段。病人,护士,迅速朝走廊靠过来,穆欢缩着身体,猩红黏腻的油漆一滴一滴的顺着脸颊滴下来,围观的人低声讨论着,一瞬间,“贱货”,“杀人凶手”,“小三”这些词一个一个流入穆欢的耳朵。

穆欢努力扶着墙,纤细的手臂颤颤巍巍,闻到油漆的味道她已经快要晕过去,她的意识越来越迷糊,一瞬间世界天旋地转,竟重重的栽倒在地上。

郁邵衡闻声赶来,看着倒在油漆里的穆欢,全然不管这个女人对油漆过敏。一只手插在口袋里,另一只手扶着母亲的肩膀,轻蔑的说了句,

“贱人。”

把腿分开-舒景寒

从小对油漆过敏的穆欢倒在油漆里的死死的昏了过去,再次醒来的时候,她已经到家里,一丝不挂。

穆欢的头疼得快要炸开,那种油漆从脸上滴在落在肩膀的感觉仿佛挥之不去。她浑身无力,饭也吃不下,只是裸露的躺在被子里。

“妈,我回来了……”

郁邵衡推开门,将身上的雨水抖落一地,本来坚挺的发丝,变得塌了下来。

郁母坐在沙发上,脸色看上去并不是太好,手里的佛珠转得飞快看见郁邵衡进门,嘴唇蠕动着。

“邵衡,你不能和穆欢离婚。”

郁邵衡脸色一下就变了,他以为,妈妈一直是站在自己这边的。

“妈,不是都说好了吗?我娶雨柔进门。”

郁邵衡换下鞋子,外套都来不及脱就径直走向母亲。

“你别闹了!秦雨柔已经不能生育了,你要让郁家绝后吗?”

郁母将佛珠摔在桌上,一颗颗金黄色的珠子散落一地。她“蹭”的从沙发上站起来,耳坠摇摇晃晃,脸上的神情十分严肃。

“妈,可是我爱的是雨柔……”

“你的雨柔重要还是郁家后代重要。”

不等郁邵衡说完话,郁母很快打断了他,也是,那么大的家族,怎么能没有一个后代,那么大的家业,怎么能没有人来继承。

郁邵衡没再说什么,沿着旋转楼梯上了二楼。

开门声吵醒了穆欢,郁邵衡没好气的冷哼了一声。

“邵衡……”

穆欢掖了掖被角,挣扎着从床上坐了起来,头像是被什么重重的击了一下,她揉着太阳穴,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

郁邵衡看着那张凌乱发丝下苍白无辜的脸,心里一股怒火突然烧了起来,这个女人,为何那么恶毒?他解着衬衫扣子的手突然挺了下来,看着穆欢若隐若现洁白的胸,竟起了反应。

“啊……绍衡……”

郁邵衡一把扯过穆欢,将她压在身下,眼里带着怒火和欲火,迅速解开了自己的皮带。

炽热的吻落在穆欢脸上,胸上,下体,穆欢越是挣扎,郁邵衡就越是用力。

宽厚的手掌抚摸着穆欢细腻光滑的肌肤,穆欢急促的呼吸让她丰满的胸起伏得更加厉害,发丝凌乱的洒在秀气的脸上,小脸通红。

郁邵衡的手向下探去,一阵热浪将他席卷。

“骚货,嘴上不要,身体这么诚实。”

郁邵衡在心里冷笑着,既然妈妈说了要有后代,不如现在就把你上了。

“腿分开!”

郁邵衡满眼通红,恨不得穆欢整个人都揉进身体里。

“嗯……啊……邵衡……”

穆欢双手搭在郁邵衡肩上,又圆又打的眼睛此时此刻微微闭着,樱桃小口微张。

“贱人!居然敢咬我!”

一股血腥味弥漫在两人口中,穆欢竟死死咬住郁邵横。

“你这是强暴!”

穆欢大大的眼睛里含着泪,前两天还说着离婚的男人,现在竟……

郁邵衡并不理会穆欢,挺起腰,长驱直入。

“啊……”

穆欢咬着嘴唇,疼的说不出话。

“处……处女?”

郁邵衡更加愤怒,果然秦雨柔说的没错,穆欢这个贱女人,私生活那么不检点,居然还去补膜!

郁邵衡加快了速度,笔挺的脊背线条分明,穆欢暧昧的呻吟惹得更加他卖力的驰骋。

完本试读结束。

是你的淑雅呀点评:

《徒然喜欢你》这本书好好看,情节一环扣一环,很精彩,结局也很完美,支持舒景寒大大。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