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总裁豪门 > 婚从天降:娇妻通缉令
婚从天降:娇妻通缉令

婚从天降:娇妻通缉令

作者:溪红

状态:已完结分类:总裁豪门

时间:2021-01-11 10:29:39

溪红的书《婚从天降:娇妻通缉令》主要讲述了:“你们难道手术前都不检查么?她贫血的厉害,五脏已经收到不同程度的损伤,根本就不该进行肾脏移植手术,靳禹……四叔劝你一句,好好对她吧,她……能活多久都是未知。” 能活多久都是未知? “而且,她似乎心理还有些问题,似乎幼年收到过精神创伤,你不要刺激她,她心脏不好。” 唐靳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挂断电话的。 当他回过神来的时候,手里的电话已经挂断了很久了。
展开全部

哀莫大于心死

  唐靳禹看着那左右对称的耳光,不由得睁大了眼睛。

  她的右脸明显的有一个清晰的五指印,那是他刚刚打的,而她的左脸,也有一个巴掌印,比右脸轻一些,一看就知道,是女人打的。

  沈紫灵一看就知道要不好,立刻捂着脸委屈的哭出声音:“靳禹哥哥,那不是我打的,她诬陷我……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她先打了自己,一定是她要诬陷我,呜呜呜……靳禹哥哥,你要相信我。”

  沈紫灵的哭声凄惨极了,唐靳禹不由得有些心疼,再次怜惜的将她抱在了怀里,柔声的安抚着。

  沈星羽看着男人一瞬间又恢复疼惜的表情,不由得松开抓着头发的手。

  一种哀莫大于心死的感觉袭上心头来。

  自结婚以来第一次,对这段婚姻,对自己的坚持,有了很大的疑问。

  结这个婚真的对么?

  他真的是自己爱的那个男人么?

  自己爱了这么多年的男人真的是这个是非不分的男人么?

  狼狈的从站直了身子,胸口的疼痛已经快要爆炸了,她却不想去找药了,踉跄着,扶着墙往房间外走去。

  “你去哪里?”男人的冷冷的质问声从身后传来。

  沈星羽的脚步顿了顿,却没有回头,气若游丝,却又冷清的回答道:“去我该去的地方。”

  “呵呵。”男人冷冷的笑了一声,说不出的嘲讽冷漠:“你该去的地方?你最该去的地方就是离开唐家,而不是赖在这里,你收拾东西滚出去吧。”

  沈星羽手指猛地攥起,心底那种悲痛欲绝的感觉再次袭来,眼圈顿时红了一圈,抿了抿唇,压抑住那酸涩的感觉,倔强的不让泪落下。

  她颤抖着声音,压抑住那快要吐口而出的哽咽,挺直着背脊,颤颤巍巍的吐出一个字:“好。”

  说完,头也不回的朝着楼梯走去。

  唐靳禹看着那纤细瘦弱的背影,陡然的没来由的一阵心慌。

  那种好像有什么重要的东西快要失去的感觉,让他彻底的慌了神。

  他想要起身去追她,却发现沈紫灵的双臂正抱着他的腰,抱得紧紧的,生怕他要消失一般的,充满恐慌的拥抱,那张清丽的脸蛋上,淡粉色的五指痕,配上那被眼泪清洗过的清澈的眼睛。

  唐靳禹的面前出现的,却是刚刚那张青紫红肿的脸。

  那张脸上,几乎已经看不出她原来的模样。

  他的那一巴掌真的有那么重么?竟然将她打成那样。

  对比沈紫灵脸上淡粉色的五指痕,刚刚那两巴掌无疑要狠的多。

  这个女人是真的狠啊,对自己都这么狠。

  “靳禹哥,我真的……我没有打她,你相信我。”沈紫灵依旧哭的泪如雨下,梨花带雨的模样,惹人怜爱极了。

  唐靳禹却觉得浑身都不对劲,可一想到这是自己深爱的女人,又不得不耐下性子安抚道:“我自然是相信你的,但是,紫灵,不管怎么说,她毕竟救了你的命,她的身体不好,现在更是多了心脏供血不足的问题,至少……我们不能恩将仇报,若真的让她死了,我们的内心也会不好过的,所以……如果可以的话,以后我们在外面见面吧。”

  说完这段话,唐靳禹莫名的觉得心里松了口气。

  不由得有些怔然,原来这才是他一直以来心里的想法么?

  沈紫灵不敢置信的看着男人英俊的脸:“靳禹哥,你什么意思……你的意思是说,以后我都不要来这里了对么?可是……我才是你爱的人不是么?”

  “我爱你,但是,她的身体毕竟不好,我们还是不要刺激她了,以后……我会好好对你的。”

  不要刺激沈星羽?

  这怎么可以!

  这个贱人抢走了她的男人,她的唐靳禹,现在居然还想过安适的日子。

  简直做梦!

  沈紫灵深深的将脸埋入男人的怀抱中,她了解唐靳禹,既然他说出了这样的话,也就证明着他的想法是不会更改了,想到这里,她更是忍不住的啜泣出声音。

  呜呜咽咽的宛如一只受伤的小兽。

  唐靳禹听到她的哭声,不由得一阵心软,这个被她放在心上疼爱了这么多年的姑娘,如今竟然为了一个沈星羽委屈求全,不由得更加的心疼了起来、

  “靳禹哥,你会爱上小羽么?”可怜兮兮的声音从怀里传了出来。

  唐靳禹微微一怔,随即迅速的反驳:“怎么可能爱上她?这种有心机的女人。”

  沈紫灵一听,心里舒适了不少,于是声音更加的可怜巴巴起来:“那靳禹哥你不要住在这里了好么?你搬出去住,将这里给她住……就当是报答她的救命之恩了好么?你出去住……”

  出去住?

  唐靳禹很想点头说好,可突然,一种异样的感觉阻止了他点头。

  就好像,打从心底拒绝了这样的选项。

  他……不想出去住。

  沈紫灵没有得到男人的回答,不由得心沉了沉,脸上的笑容渐渐消散,变得阴鸷。

  “紫灵,你知道我的……”

  沈紫灵伸手抱住男人精干的腰,心底再多的意见此时也不敢提出来了,只敢紧紧的搂住她的腰,狠狠的抱住他,仿佛抱着最后一根稻草一般。

  …………

  沈星羽踉跄着回到了仓库。

  初秋的仓库,虽然不像冬天那样的寒冷,却也已经因为空旷而多了几分冷意。

  走到墙角处,一个单人卧榻钢丝床上面垫着一张薄薄的褥子,上面放着一张薄薄的毯子,显得格外的单薄。

  沈星羽的表情却没有任何的变化,整个人蜷缩在上面,缩成小小的一团。

  苍白的脸,因为心脏的疼痛而冷汗津津。

  过分纤瘦的手臂探出薄毯,白皙到透明的肌肤下面,一根根青色的血管隐隐约约的透了出来,头埋在毯子里,手无意识的抓握着什么。

  唐靳禹来到仓库的第一眼,看见的就是这样的画面,心不由得落了一拍,连忙走到床边,伸手一把握住她的指尖,温热的掌心包裹着那纤细的手指。

  太细了,也太瘦了。

  这是唐靳禹第一次握住她的手,只觉得握在手里的感觉,不像是一只手,就好似握住了一只鸡爪子。

  绵软,纤瘦,且病态。

  做手术之前,明明身体健康的沈星羽却比身体孱弱的沈紫灵看起来更加的瘦弱。

  他还记得,当时他听到说沈星羽为了不将肾脏移植给沈紫灵,一直都在装病躲避手术,可是此刻,却又陡然的开始怀疑起这件事来。

  她真的没有病么?

  陡然,想起当时在医院里第二次给沈星羽做手术的唐海渊。

  鬼使神差的,将她的手放进被子里,转身走出了仓库,拨打了个电话给唐海渊。

  “唐博士,电话。”

  刚做完一台手术的唐海渊刚出门就听见了助理的声音,让护士给自己脱掉满是血污的手套后,这才从助理手中接过电话,一看来电显示,不自觉的蹙了蹙剑眉。

  手下却还是迅速的接通了电话:“靳禹。”

  “四叔。”唐靳禹恭敬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过来。

  唐靳禹对唐海渊素来敬重,否则上次也不会到最后关头才将唐海渊叫过来,救沈星羽的命。

  “嗯。”唐海渊的声音听起来有些冷漠。

  唐靳禹倒是没觉得哪里不对劲,这个四叔向来情绪很淡,许是做医生的缘故,早就看淡了生死。

  情绪很淡。

  “我想问你一件事。”

  “嗯?”

  “你还记得三个月之前做肾脏移植的那个女人么?”

  唐海渊蹙眉:“你的妻子?”

  唐靳禹:“……”

  手指猛地攥紧,咬着后槽牙:“是,我的妻子。”

  “你想问什么?”

  “我想问,你当时为什么突然要求她出院回家,还有……她除了肾脏移植之外,是不是还有其他的病。”

  “……”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下,似乎在准备措辞。

  唐靳禹静静的等待着,可手指却紧紧的攥着,心跳渐渐的加速。

  他不知道自己想要听到怎样的答案。

  他潜意识觉得沈星羽是个有心机的女人,为了不移植肾脏而故意装病。

  但是心底却又有一个声音仿佛在说:“不是,她不可能假装,相处了这几个月,你难道一点都没看清她么?”

  这两个想法在脑海里拉扯着,仿佛要将他的思维撕扯成两半。

  “我让她立刻出院的原因,是因为我发现她的血液里面蕴含着有毒物质,但是五脏里面,胃部含毒素最低,这就意味着,毒性是直接通过静脉输液进入血管的,这种毒物是诱发心脏病的主要物质,也就是说,原本她手术移植后,不应该出现这种类似于心脏供血不足的病症,但是她现在却已经出现这种现象了,如果当时不出院的话,很可能连医院的大门都出不了。”

  唐海渊的声音很冷、毫无情绪起伏,就好像在做着最普通的学术报告一般。

  唐靳禹却只觉得宛如晴天霹雳,整个脊背都渗出一层冷汗。

  反射性的猛地转身看向仓库角落里,蜷缩成一团的女人,却恰好对上那双黑漆漆的眼睛。

  毫无情绪,毫无情感,空洞无比。

  就宛如一个毫无生命特征的破布娃娃,脆弱的让人的心都跟着慌乱。

  “至于在肾脏移植之前……我只能说,靳禹,如果不爱她,可以和她离婚,但是不要谋杀,我们唐家人可以心狠手辣,但是,人命,最好不要沾染上。”

  唐靳禹的脖子宛如被一只大手死死的扼住。

  就连呼吸都变得艰难,胸口沉沉的,就好像被巨大的铁锤狠狠的夯了一锤。

  唐靳禹努力平缓着呼吸:“四叔,你这是什么意思?”

  “你们难道手术前都不检查么?她贫血的厉害,五脏已经收到不同程度的损伤,根本就不该进行肾脏移植手术,靳禹……四叔劝你一句,好好对她吧,她……能活多久都是未知。”

  能活多久都是未知?

  “而且,她似乎心理还有些问题,似乎幼年收到过精神创伤,你不要刺激她,她心脏不好。”

  唐靳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挂断电话的。

唐家人手上不沾血

  当他回过神来的时候,手里的电话已经挂断了很久了。

  能活多久都是未知……

  他踉跄着,狼狈着转身走到钢丝床的旁边,轻轻的掀开薄薄的毛毯,女人的额头出了薄薄的一层汗,脸上青紫红肿一片,不仅不好看,甚至可以算的上是丑陋。

  紧闭的眼睛,微蹙的眉头。

  眼角还能看见一道浅白色的泪痕,牙关紧咬着,浑身都在不停的颤抖着。

  长长的指甲抠着掌心,指关节发白,可见是多么的用力。

  他陡然想起几个月之前,他和这个女人坐在咖啡厅里,她姿态睥睨,眼角眉梢皆是风情,什么都不要,一颗肾换来了一段婚姻。

  “喂,沈星羽,你没事吧。”

  颤抖着声音,轻轻的用手指拍打着她的脸颊,却发觉,额头都是冷汗,就连嘴唇都变成了青紫的颜色。

  呼吸都变得浅淡,几乎感受不到。

  他顿时心慌乱了起来,弯腰一把将她抱起来,转身就急速的往房间跑去。

  一进房间就将她放在床上,也不管她身上是否脏乱,直接就用被子将她裹了起来。

  沈紫灵急匆匆的从门外小跑了进来,脸上尽是焦急的神色,声音都变得颤抖了起来:“靳禹哥,小羽怎么了?到底出什么事了?”

  说着,便想要推开唐靳禹凑上去去看沈星羽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一次唐靳禹却没有让开,而是一把将她圈在怀里,薄削的唇贴着她的耳廓,轻声诱哄着:“乖,紫灵,别进来,你刚刚做了手术,不适合大喜大悲的,若是她真的有个三长两短的,你也不要伤心。”

  三长两短?

  沈紫灵的身子猛地僵住,猛地攥紧手指,尖锐的指甲掐到掌心的嫩肉。

  若不是想要给唐靳禹留下一个爱护妹妹的好形象,她此时恐怕要兴奋的尖叫起来。

  这个贱人真的要死了么?

  她要是死了,她和唐靳禹之间就不存在任何的障碍了。

  她的身体,沈星羽的存在。

  一切的一切,都不再是阻碍了。

  这样想着,身体都因为兴奋不由自主的颤抖起来,埋在男人的怀里,紧紧的圈住男人的腰。

  唐靳禹却以为她因为担忧而情绪激动导致快要流泪。

  连忙将她从自己怀里撕扯开来,拉着她的手腕,直接拉到楼下:“老王,送沈小姐回去。”

  老王连忙点头:“好的,少爷。”

  沈紫灵不甘心的看了一眼唐靳禹,却发现男人紧蹙着眉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没有看着她,不由得愤恨的跺了跺脚,转身直接走出了唐家的大门。

  坐在车上的沈紫灵,目光幽幽的看着这栋豪华无比的别墅。

  心底暗暗发誓,总有一天,她要成为这栋别墅的女主人。

  唐靳禹又走回房间,床上的女人又缩成了一团,偌大的床,只有最边缘的位置微微下陷着,无端的显的有些可怜,莫名的,心底的烦躁愈发的剧烈起来。

  这种情 绪来的莫名其妙,却也不知道往何处抒发。

  其实沈星羽对他来说,其实并不陌生,犹记得那时候他刚和沈紫灵确定恋爱关系的时候,这个女孩就一直出现在他们的身边,不声不响的,就连吃饭,都坐在最角落里,小心翼翼极了。

  大约除了逼他结婚的那天情绪张扬之外,再也没有那样外放的时刻了。

  想了想,还是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拨打了唐海渊的号码:“四叔,你能到雪海居来一趟么?”

  唐海渊正好开车到了这边,直接拐了个弯往雪海居开过去。

  不到三分钟,车子便稳稳的停在了门口。

  他一进门便被小女佣给带到了二楼唐靳禹的房间里。

  站在门口,唐海渊看着里面的景象,不由自主的顿住脚步,忍不住的发出了一声冷嘲的:“嗤。”

  唐靳禹转身就看见穿着白衣的男人,长身玉立的站在门口。

  “四叔。”他有些惊喜的看向他,连忙站起来:“你快过来看看,她一直在发抖。”

  唐海渊眯着眼睛睨了他一眼,这才站直了身体走到床边,从随身的药箱里拿出检查的东西,开始为她检查身体。

  掀开被子,看着还穿着睡裙的女人,睡裙因为唐靳禹的之前的粗鲁,而直接拉到了腰眼处。

  呈现在两个人眼前的,就是一双笔直洗白的双腿,和一个浑圆的,穿着粉色小可爱的屁股。

  唐海渊眉宇微挑,脸色未变,倒是唐靳禹猛地伸出手,一把就将被子又盖了回去。

  “四叔,等会儿,我给她整理一下衣服。”唐靳禹笑的有些牵强。

  没有掀开被子,而是直接伸手进被子,给她拉裙子,却不想,却一下子触碰到她浑圆的屁股上面。

  细腻的微凉的皮肤一下子透过他的掌心传到了他的心底,不由自主的搓了搓牙齿。

  尽管他和沈紫灵恋爱好几年了,但是沈紫灵身体不好,他一直都没有什么逾越的举动,在这方面,他也算得上是新手了,压抑着想要再次抚摸的欲望,僵硬的将裙摆给他拉好了。

  这才又将被子给拉开了。

  这次长长的睡裙,将她的双腿包裹的只剩下两个脚丫子。

  唐海渊冷冷的瞥了他一眼,这才带上听筒开始听心音。

  越听眉头蹙的越紧,最后抿直的唇线,显然是真的生气了,转过头来,抬起脚,对着自家侄子的腿狠狠踹了一脚。

  突如其来的疼痛和力道,唐靳禹狼狈的摔倒在地毯上,剑眉猛地蹙起,刚准备开口训斥,却突然想到,踹自己的不是别人,是自己的四叔。

  强势起来的气势一瞬间一落千丈。

  看向唐海渊的眼神茫然无比。

  “混账东西,我之前就和你说过,我们唐家人的手上不允许沾染人命。”唐海渊的声音不大,就连语速都不快,偏偏让唐靳禹觉得这位四叔是真的生气了。

  只是……他的话是什么意思呢?

  唐海渊一把揪住他的领子,将他拎到床边,狠狠的摔了下去。

  身为军人的气势将唐靳禹压制的不敢反抗。

  “我不管你们当初是因为什么结婚的,你愿意也罢,不愿意也好,但是既然你娶了她,那么她就是你的责任,一个男人,连属于自己的责任都背负不起,你还能背负的了什么?”

  唐海渊是真的生气了。

  他虽然是个医生,却也是军队出生,这辈子,两个肩膀,一肩扛着国家,一肩扛着责任。

  却没想到,回家后才发现,家里的人都已经歪到了亚马逊去了。

  “打老婆快活不?一巴掌下去多快活啊。”唐海渊眯着眼睛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唐靳禹被唐海渊的一顿臭骂给镇在了原地。

  “四叔,你先给她治疗行不,我们的事情我们之后再说好么?”

  他没办法反驳唐海渊的话,但是他现在更关心躺在床上生死不知道的沈星羽。

  唐海渊恨铁不成钢的瞪了一眼,这才开始伸手将黏在她脸上的头发给拨开,脸上的青紫更加的狰狞,唐海渊又忍不住的瞪了唐靳禹一眼,这才冷着声音哼了一声:“她的药呢?”

  “我去拿。”

  唐靳禹连忙起身下楼,将餐桌旁边的小药瓶给拿了过来。

  唐海渊伸手接过药瓶,倒了一颗,刚准备塞进她嘴巴里,却突然发现这药丸外面包裹的粉末似乎意外的多,不由得眉眼凝了凝,伸出舌头舔了一口。

  “靳禹,你现在去最近的医院再买一瓶这个药过来。”

  “什么?”

  “这个药有问题,暂时不能要了。”

  什么,药有问题?

  唐靳禹的脸色瞬间变得严肃起来。

  原本因为看见唐海渊而削弱的气势在这一瞬间,又变得凌厉了起来。

  如果这个人能神不知鬼不觉的在沈星羽的药里下药的话,那就难保不会在哪一天在他的饭里面动手脚,这样一想,唐靳禹不由得觉得后怕起来。

  不仅仅是因为沈星羽,更是为了他自己的人身安全。

  “雪海居已经不安全了。”唐海渊也脸色凝重了许多:“而且,这人还是冲着沈星羽来的。”

  说着,不由得凝目看着唐靳禹的脸:“你知道是谁在伤害她?”

  明明是疑问句,却偏偏用的是肯定的语气。

  “是那个沈家的大姑娘?”

  “不是!”

  唐靳禹大声的反驳道,色内厉荏的厉害,一双漆黑的眸子死死的盯着唐海渊的脸。

  似乎只要他坚持,唐海渊就能收回刚刚的话一样。

  “呵呵。”唐海渊冷笑一声:“你说不是就不是吧,我要给她治疗了,你不想她死的话,现在就去买药。”

  唐靳禹手指猛地攥了一下。

  他想要大声的告诉唐海渊,沈紫灵是多么的善良,多么的可爱,多么的乐于助人。

  曾经是怎样将身为陌生人的他悉心照顾。

  可是只要触及唐海渊那双漆黑的眼睛,他就说不出话来,张了张嘴,最后只能狼狈的抓起车钥匙转身快速的跑了出去,开着车就直奔市立医院。

  唐海渊则是从自己的药箱里抽出一针护心针,这是他在下午接到唐靳禹的电话时,特意塞进包里的。

  没想到,还没过几个小时,就用到了。

  直接将床上的女人翻过身去,给她的屁股扎了一针。

  细长白皙的腿儿再次暴露在眼前,针扎在浑圆的屁股上面。

  唐海渊冷哼一声:“不让我看,这不是就看见了么?”

  …………

  唐靳禹回来的时候,沈星羽的情况已经好了不少。

  至少脸色已经不是泛着铁青了,虽然还是苍白,却不是死气沉沉的那种惨白。

  唐靳禹小声的喘息着,将手中的药瓶递给唐海渊,男人眯着眼睛看了好一会儿,才从里面倒出一颗药给沈星羽喂了下去。

  眼看着沈星羽的眉宇舒缓了下来,唐靳禹这才舒了口气。

  唐海渊收拾东西:“走吧,我晚餐还没吃呢,饿死了,让你家厨师做点吃的。”说着,便拎着药箱出了房门,走到一半,突然脚步顿住,侧过身子看向他:“你也过来一起吃吧,正好我有些话要和你说。”

完本试读结束。

是你的诗筠呀点评:

这是少数几本能够让我看完本的书,里面的故事内容很是精彩。剧情之间虽然发展很快,但是节奏怡然严谨非常精彩,不会有水字的文章。我不是什么专业的评论家,甚至连业余的都不是。但是《婚从天降:娇妻通缉令》这本书很精彩。符合我的口味。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