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都市异能 > 都市最强邪尊
都市最强邪尊

都市最强邪尊

作者:陈思安

状态:已完结分类:都市异能

时间:2021-01-12 14:57:46

《都市最强邪尊》主要说的事情,看看陈思安是怎么讲的:林飞大概猜到了她的想法,但没法跟她解释。难不成说“我在修炼,等着哪天把林家给灭了”?估计这么说就更被坐实疯子的看法了,还得被自己老婆扭送到精神病院。要知道,他在这个陌生的世界,仅仅只有两个对他好的人,让他颇为在意。一个是二姐林琪,但因为和林家对立的关系,基本可以说是很难相间。另一个就是朝夕相处的苏晴雪,如果离开她,林飞在这个世界就真的是孤家寡人了。
展开全部

越境篆符

等到苏晴雪换好衣服之后,林飞直接推开门,打算大摇大摆地带着她离开。

“来。”他冲苏晴雪露出一个微笑,伸出了手。

“等一下。”苏晴雪拿起床头的美人蕉叶做的帽子,戴在了头上,这才走了过去。

她犹豫了一下,握住了林飞的手。

直到两人离开这栋别墅,苏至清也没有听到动静。

也有可能是听到了,而选择充耳不闻。

苏晴雪回头深深看了一眼,她待过这么多年的地方,而后转过头去。

“走吧。”她的声音有些落寞,但也有释怀。

两个人去到林飞的住处附近,又是买衣服又是置办床上用品,倒是费了不少时间。

听到苏晴雪将房门反锁的声音,林飞愣了一下。

他笑了笑,也没有说什么,只是莫名有点小失落。

其实林飞如果真的想做什么,又哪里是一个门锁能够挡住的。

只是苏晴雪表现出来的态度,自然是不言而喻的。

林飞也没心思去顾及这些,他拉动绳子,让院子里老旧的灯光发出了昏黄的光线。

将剥离出来的灵芽草种子,全部种在院子里的泥土中,这才回房睡下。

林飞这一觉睡得极其平稳,第二天是在敲门的声音中醒来的。

“吃饭了。”伴随着苏晴雪的声音,他开门便闻到了热腾腾的面条香味。

林飞有那么一瞬的恍惚,觉得这样的生活离自己过于遥远,甚至有些不适应。

简单的洗漱过后,他和苏晴雪相对而坐,静静地看着她绝美的容颜。

这让苏晴雪俏脸一红:“看什么?”

“没什么。”林飞笑了笑,这才开始和她一起吃面。

苏晴雪犹豫了一下,还是对林飞说道:“要不我们一起去找个工作吧?这样也不是办法啊。”

林飞其实是不想去找工作的,毕竟钱对他来说意义真的不大,没什么概念。

而所谓的工作,只能是浪费和耽搁他修炼的时间。

两个世界的文化差异过于巨大,让堂堂飞云天尊也无奈了:“可不可以不上班?”

苏晴雪听到这句话挺熟悉的,没多想就回了一句:“不上班你养我啊?”

说完这句话,她就有些心虚地低下了头。自己和他只是表面夫妻而已,怎么就说出了这样的话?

“那你还是上班吧。”林飞觉得这个世界一些被称为“梗”的东西,还蛮有趣的,当即脱口而出。

“我捶死你啊!”苏晴雪哭笑不得,三言两语就被他破坏了淑女形象。

吃过早饭后,林飞向苏晴雪说道:“把碗洗了吧。”

这让她脸上的笑容在瞬间僵硬了,心里莫名地抽搐了一下。

“嗯。”苏晴雪默默应了下来,将碗端到了厨房。

看着两个残留着面条碎屑和油污的碗,她自嘲地笑了。

为什么?

我好好地想和你过日子,从来没下过厨的人还来给你做早饭,结果他连洗碗这种小事都要推给我?

“毕竟是曾经的林家四少爷嘛。”她叹了口气,觉得自己有些可笑。

竟然天真地认为,林飞在车祸后和以前完全不同了。

然而在他看不到的地方,林飞在自己的卧室扯下了一张白纸。他咬破食指后,指尖渗出鲜红的血珠。

以指作笔,以血作墨,在白纸之上笔走龙蛇。

林飞练气七层的修为,做完这张符篆之后,额头都渗出了冷汗,感到一阵虚脱。

“踏马的,我真是神人。”他感叹了一句,看着桌面上那张白色的血符,感到十分满意。

他以超越同境界修为的元神之力,强行在没有其他任何材料的情况下,做出了练气八层才能制成的结界符。

这也是林飞让苏晴雪去洗碗的原因,如果不能时刻在她身边,那就给她做一张能保万无一失的符篆吧。

林飞将结界符折成三角形,递给了刚出厨房的苏晴雪,让她无论如何也要带在身上。

“这是什么?鬼画符?”苏晴雪勉强一笑,显然心情不是很好。

她觉得林飞可能真的是疯了,竟然还开始封建迷信了。

“难道我真要和一个疯子相濡以沫?”她不敢再想下去,只是心不在焉地将符篆揣进衣兜,而后径直出门,准备去寻找工作。

走到院门口的时候,苏晴雪犹豫了一下,还是转头说道:“林飞,你记住一定也要去找工作!”

“嗯,我知道,你快走吧。”林飞坐在板凳上,无力地向她挥了挥手。

他的大脑如万千钢针对穿而过,痛得像是要炸裂开来一般。

“没有妖兽之血、没有灵木做成的符纸、还没有符笔,这是什么鬼地方啊。”林飞用力按住自己的额头,整个人都快崩溃了。

换作修仙界任何一个人,得知有人在这三样材料中的任何一种,竟然越境做出了超越自己境界的符篆,恐怕都要跪下来求着拜师。

因为这本就是玄天大陆,一个不可能的定律,就像地球上所谓的“牛顿第一定律”一样。

但可惜的是,玄天大陆的这个定律,被林飞给打破了。

没别的,林飞的元神之力强大到不可思议。所有修真界关于元神的定律,在他那里都被打破了。

这也是他能够成为冲击天劫的绝代天骄,最主要的原因。

林飞觉得一张符咒不够,干脆心一狠,又做了三张练气七层的结界符放在桌上。

因为精神力消耗过度,林飞直接回房再次躺下了。

找工作?

不存在的。

打工是不可能打工的,这辈子都不可能打工的。

他沉沉睡去,呼吸平稳。

下午时分,苏晴雪迎着暮色归来的时候,在院子和大厅都没有看到林飞的身影。

“难道他真的找工作去了?”苏晴雪想到这里,心头微微一喜,心想至少可以过踏实日子了。

但当她看到林飞的房门没有关,看了一眼之后,整个人就呆住了。

因为他静静地睡在床上,敏锐地察觉到动静才撑起了身子。

“你就这么睡了一天?”苏晴雪心里一片冰凉。

“对啊。”林飞迅速起身,拿起桌上做好的三个符篆,笑着递给她,“我给你准备了这个。”

“够了,林飞!”苏晴雪一把打掉他手上的符咒,眼含泪花地看着他。

院中杀戮

林飞看到那耗尽自己精神力的三张符篆,就这样掉落在地,眉头微微蹙了起来。

苏晴雪突然觉得有些疲惫,又有些后悔刚才的举动,会不会太伤人了?

林飞默默捡起地上散落的三张符篆,说了声:“我出去一趟。”

在苏晴雪的注视中,他离去的背影显得有些萧瑟。

林飞并不因为苏晴雪将自己的心血弃若敝履而感到难过,甚至连一点久居上位的脾气都没有。

因为他想明白了,在这个世界的人看来,符篆这种东西就等于封建迷信。这不能怪苏晴雪,纯粹是两个世界巨大的文化差异所造成的。

苏晴雪在桌子旁坐下,一时间觉得万分委屈。

被家里人撵出来就算了,以为跟着林飞两个人会好过一点。可他偏偏就好吃懒做,明明答应了自己要找工作,却一整天都在睡觉。

更过分的是,他好像有时候还会不正常。

可能是出车祸导致神经有点失常?

想到这里,苏晴雪突然觉得他挺可怜的。但同时她也有些担心,如果林飞什么时候又神经失常了,会不会对自己拳打脚踢?

过了半个小时,林飞仍没有回来,苏晴雪心里咯噔一下,开始猜测他会去哪了。

想到林琪曾经提到过的杀手,苏晴雪竟然开始为他着急了。

而就在这个时候,她看到林飞慢悠悠地回来了,手上好像还提着什么东西。

“你去哪了?”苏晴雪站起身来问道,语气中有些生气。

林飞愣了一瞬,没想到她这么大反应,扬了扬手里的塑料袋:“买菜。”

苏晴雪心里突然一软,没想到他竟然还会买菜做饭,一时间喉咙竟然噎住了。

然而下一瞬,她的心思就被林飞打破了:“你去做饭吧。”

林飞说完这句话,就把菜交给了苏晴雪。

苏晴雪简直是感觉头部受到了重击,心里一片悲凉。

真是太天真了,怎么就指望他能对自己好一点呢?她联想到林飞睡了一整天,肯定是饿坏了才会想到买菜,让自己去做饭的。

结婚这么久,就算是养条狗也会有点感情吧,为什么他就能无情到把自己当佣人看待?

她觉得自己很幼稚,竟然被林飞深夜找自己过生而感动到。加上觉得是同病相怜,可能会彼此更照顾对方的感受,天真地和他到这边同居了。

苏晴雪心里堵得慌,尤其是做饭的时候开了窗户,看到林飞竟然拿着花洒,在院子里浇水。

他就是无聊到给那点花草浇水,也不愿意找工作,不愿意帮自己做点什么?

然而林飞只是睡了一觉之后,发现今天的太阳很大,整片院子里的泥土都干燥到裂开缝隙了。

灵芽草的种子很脆弱,如果没有足够的湿度,很容易就枯死了。

这可是他晋级筑基期的重要资源,让林飞一刻也不敢松懈,急忙给它们浇水。

“可惜了,没有灵土。不然这些灵芽草半个月就能成熟,还不用天天照顾。”林飞小声嘀咕了一句,又开始除草,避免其他不必要的杂草抢夺灵芽草的养分。

他在为正事忙碌,可看在苏晴雪的眼里,纯粹就是不学无术好吃懒做的纨绔性子,哪怕到了这份境地也不愿改变,对他的印象更差了。

只是吃过饭后,林飞终于主动去洗碗了。

这让苏晴雪有些错愕,心说他终于开窍了?

可转念一想,洗个碗能说明什么,谁又知道什么时候他就犯病了呢?

她轻轻叹了口气,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了卧室,“砰”的一声将门摔上,而后“咔擦”一声反锁了。

林飞大概猜到了她的想法,但没法跟她解释。

难不成说“我在修炼,等着哪天把林家给灭了”?

估计这么说就更被坐实疯子的看法了,还得被自己老婆扭送到精神病院。

要知道,他在这个陌生的世界,仅仅只有两个对他好的人,让他颇为在意。

一个是二姐林琪,但因为和林家对立的关系,基本可以说是很难相间。

另一个就是朝夕相处的苏晴雪,如果离开她,林飞在这个世界就真的是孤家寡人了。

“等着吧,会让你过上好日子的。”林飞轻声自语,对这一点没有任何怀疑。

自信源于实力,等自己突破到筑基期,定然将林家的一切夺走。

而且林云虽然死了,但那个一枪打在膝盖,让自己耻辱下跪的王大还活着。

血债血偿,林飞早已在心里给那两个保镖打上了死亡的标签。

只是林家守卫森严,且许多保镖私藏枪支,安保系统极为完善,现在还没有机会。

可只要到了筑基期,林家就完全就成了笑话。

杀人不过一念之间,飞剑纵横便可取项上人头。

林飞觉得这个世界的一切都蛮新奇的,买菜的时候还顺带买了包十块钱的廉价紫云。

他就是想感受下,这个世界那么多人喜欢抽烟,到底是什么感觉。

可当他刚刚点着香烟抽了一口,便微微皱起了眉头,看向了窗外。

杀意。

“六个人的脚步声。”林飞轻轻一笑,眼眸中闪过一抹冷厉的弧度,整个人如一柄出鞘的利刃。

正愁练气七层的修为无处感受,这就有人送上门来了?

林飞缓缓走到了夜色下的院落,迎上了无声无息从院墙爬进来的六个人。

他的动作快若闪电,六个人还没有反应过来,便已经有一个人“哐”的一声,被他一脚踹到了墙上。

那人“哇”的吐出一口鲜血,胸骨都被打裂了两根。断裂的骨茬刺进内脏,让他七窍流血,当场毙命。

这就是林飞对待敌人的态度,和杀死林云的时候如出一辙。

“林枫让你们来的?”林飞平静地问了一句。

回答他的,是剩下五人联手的攻击。他们手上拿着带血槽的匕首,看起来像是受过一定的训练,从各个方向无死角将林飞包围,手上银光交错如幕,直取要害。

然而他们根本没能看清林飞的动作,其中一人的匕首就被夺了下来,“噗”的一声,干净利落地刺进了心脏。

又是一击毙命,剩下四个人已经呆如木鸡,吓得不敢动弹,生怕一动就被取走性命。

林飞深深吸了一口香烟,照亮了他的脸庞。

他的双眸如同幽暗的深渊,令人从背脊骨泛起一阵凉意。

小说《都市最强邪尊》 第13章 越境篆符 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采亦小姐姐点评:

《都市最强邪尊》这本小说作者陈思安大大你要是不更新快一点的话,我就要寄刀片了。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